• Home
  • 未分類

「喂?問的就是你!」見陳三條不動聲色,並未理會他們,為首的那隻頓時就有些氣憤,他不由得上前一步,緊緊地盯著陳三條沉聲道。

「請柬,進這裡需要請柬嗎?」見此人來勢洶洶,陳三條微微皺眉,狐疑道,「我以前不知道……」

「當然了!這可是武陵城內的拍賣會,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的,能夠進入這裡的無不是武陵城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們!」為首的男人微微皺眉道,

「沒有請柬,請回吧,不要耽擱後邊的人!」

陳三條對他的話和舉動也是一笑置之。

畢竟,自己沒有請柬!

錯不在人家,在自己。

陳三條正準備朝著旁邊讓出幾步。

不過。

就在這時。

門口便是一陣騷動。

由遠及近,正有著一道身影正朝著這裡走來。

「咦?這不是牧塵嗎?」眾人中,有眼尖的早就認出了來人。

這時。

在人群中就自動的讓出了一條通道,正是牧塵,跟在他身邊還有兩名護衛,在臨近門口時,他就停了下來。

「陳少?」見到陳三條后,牧塵微微皺眉,「陳少,你怎麼會來我武陵城呢?」

「參加拍賣會!」陳三條如實道。

「哦?你也是來參加拍賣會?」牧塵有些驚訝道。

「牧塵少爺,你們認識啊?」為首的男子臉色愕然,旋即就變了一個臉色,急忙上前賠罪道,「您看,陳少爺,您早說認識牧少啊,還需要個啥請柬啊!」

陳三條一陣無語。

牧塵也是會心一笑。

兩人並肩而行。

其實,只有他們心中才知道彼此的關係,沒那麼好。

在快要進入拍賣場大廳時。

陳三條微微停頓,他臉上就帶著狐疑的笑道:「牧塵,你為何不戳穿我們之間關係呢?」

牧塵微微皺眉,臉上帶著笑道:「我們之間的關係的確是很……僵持……」

牧塵似乎捉摸了片刻后,最終才說出了僵持二字。

陳三條不由得也是回信一笑。

他能看出,此刻的牧塵已經是武者五品境界。

心中不由得也是有些欣喜,沒想到這傢伙還真是一名真正的天才。

畢竟是劍胚子。

兩人在進入拍賣廳后,很多人見到牧塵都會過來打招呼。

這時,走上來一名中年不油膩的男子,添著個大肚子,走在到了牧塵的面前,不由得眼中一亮,跨步上前驚喜道:

「牧少,你今日也來了?不是說你去雪老城了?」

「嗯,前些時日去了,早回來了,怎麼袁叔叔也來湊熱鬧啊?」牧塵見到此人,臉上帶著禮節性的笑道。

所過之處,皆是認識牧塵。

……

一行人就步入了拍賣廳內,這拍賣廳佔地面積極廣,在執事的引領下,走了好幾處甬道,最後才步入一個比較寬敞的大廳內。

在大廳內正在等候的一群人,這些人的穿著,氣度不凡,皆是武陵城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們。

在見到牧塵后,皆是臉上帶著笑。

而且上前殷切的打招招呼。

「牧少,您也來了?」

「牧少,看你精神煥發啊?」

「牧少,你今日來,肯定是看上了什麼好物件吧?」

一路上,牧塵走到哪,都如同眾星捧月,被人稱讚,拍馬屁。

牧塵似乎早就已經熟悉了這種場面,面對這些人,也是禮節性的點頭,帶著笑容,顯得是從容,面不改色。

在這些人中。

都認識這位武陵城的天才少年。

即便是不認識的,外地來的,都會在身邊之人介紹下,也漸漸的熟知。

畢竟是武陵城年青一代中第一強者。

一直走在牧塵身後的陳三條不動聲色。

不過心中也覺得好笑,這些人對牧塵如此敬重,看來在武陵城內,牧塵的地位真的是極高。

不過,就在這時。

在門口處傳來一聲道:「喲,李公子,有成功的引起了騷動啊!」 眾人正在很開心之際,突然在門口就傳來一名女子的聲音,帶著些許的諷刺。

陳三條聞言,臉色一變。

他在這聲音中聽出來的是陰陽怪氣。

人未到,聲音先到。

而且還是令人極為討厭的感覺。

眾人聞言,不由得微微皺眉,心中想,這誰,腦殼是不是有病?居然敢如此陰陽怪氣的說牧塵?

他們順著聲音來源的方向看過去,就見到一群人簇擁著一名女子走了進來。

女子身材高挑、面容白凈,小蠻腰,有幾分姿色,小小的小巴微微的翹起,眼中噙著一絲不屑神色。

「咦?這不是司馬家的司馬清風大小姐嗎?」

這時,不知道是誰在人群中咦了一聲道。

而後就有人繼續給眾人科普。

「聽聞,這司馬家的大小姐也是武陵城內天才級別的任務,修為僅次於牧塵。」

「對對,這都還是次要的,聽聞她不僅僅是在武道上修為天賦卓絕,就是在丹道上造詣也很高,據說是一名一品丹師。」

「嗯,據聞他是武陵城的丹道天才。」

「嗯,丹武兼修,著實了不得。」

「你們看,站在她身邊的那位,不正是李大師嗎?他居然也來參加這次的拍賣會了?」

看到站在司馬清風身後的中年人後,眾人不由得議論紛紛起來。

他們口中李大師,正是司馬家的客卿,李劍。二品丹師。

曼珠沙華之愛殤 不過,在丹道一途,造詣比不上馮長江,否則,牧塵又何必捨近求遠,非要跑到雪老城,去尋馮長江,就為了煉製聚氣丹呢?

「喲,這不是司馬家司馬衍伯伯的大小姐嘛,丹武雙修的司馬家的天才,司馬清風……」見司馬清風如此直接,只是微微皺眉,不動聲色,語氣顯得有些淡漠。

一來是說出她的身份。

二來是讓眾人知道誰無禮。

眾人在聽到牧塵的話后,神情都是一愣。

他們之前可能都覺得這司馬清風的事迹是子虛烏有,但現在被牧塵一說,他們豈能不相信呢?

然後在屋子裡便是一陣的嘀咕。

「司馬清風啊?司馬家的天之驕女,丹武雙修,而且在武陵城,司馬家是僅次於牧家和蔣家的存在,如今這司馬清風才二八年齡,丹道一途有李劍指點,如今已經是一名一品丹師了!」

「的確是了不起啊!」

「據說,她的武道修為也到了武者一品境界,在加上煉丹師這個身份,是僅次於牧少爺,武陵城內當之無愧的第二天才!」

因此,這一刻。

看著司馬清風的眾人眼中無不是露出了欽羨之色。

醫行天下 在幽冥大陸上,強者為尊,哪怕你只有幾歲,你的修為高,都會受到尊重。

「嗯?這是你的朋友?很面熟,嗯,若是沒記錯,在客棧我見過你,沒想到牧少的品味居然只有這水平了?」這時,司馬清風就將目光落在了陳三條的身上,目光上下打量一番,在這個過程中是頻頻皺眉。

而後,他在說這話時。

特別是在說到品味只有這麼一點點事居然用兩根指頭放在了視線中,然後眼睛眯成一條線,就像是在看最後那一點點的光芒一般。

而後,等她恢復如常后,眼眸中閃過一抹冷笑和不屑。

她繼續道:「牧少,你真是我們武陵城的好榜樣啊!」

「呵呵,司馬清風,你遲早會在你的這張嘴張吃虧。」牧塵淡淡道。

而後,他便看著一旁的陳三條。

然而,只見陳三條不成開口,不動如山,只是在臉上閃過一抹寒芒讓人不易察覺。

對於在這是,突然就遭受了無妄之災,陳三條並未在意。

「嘖嘖,忍者神龜啊?真能忍,養氣功夫簡直是一流,半天都憋不出一個屁!」見陳三條不說一句話,司馬清風不由微微皺眉,有些不悅,冷道:

「怎麼,你就一點都不生氣嗎?」

聽到司馬清風的話后,以及她那高傲冰冷的神情,陳三條不由得眯起了那雙丹鳳眸子,讓他情不自禁的就想起了另外一個人。

沒錯。

正是南宮鳳華。

當日在蕭家,南宮鳳華同樣是居高臨下!

古人誠不可欺啊!

天下烏鴉一樣黑,走到哪都能碰到這樣的人……

或者,這便是狗眼中如何能看出高人呢?

陳三條一陣苦笑,而後搖頭。

如今以他的實力,若是要捏一捏眼前司馬清風,一點問題都沒有,何況站在他身邊還有一位武師二品境界的李劍呢?

最重要的是他現在還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

因此,就在陳三條的目光掃過司馬清風時,便是站在了一變。

很顯然。

他讓出了路。

「哼,算你識相!」

見到眼前這個白衣少年讓路,冷哼一聲,並未繼續冷言碎語,而是在那雙冰眸子里閃過一些濃烈的不屑,而後跟在她身後的李劍看了一眼陳三條后,也朝著三樓而去。

「清風。丹師是該有自己的傲氣,但在這些人面前,你要時刻記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如你今日這般的任性胡亂為之,日後肯定會吃大虧,讓司馬家難堪。」走在樓梯間,一直沉默不言的李劍突然開口道。

司馬清風聞言,神情一愣,而後恭恭敬敬道:「徒兒,謹遵先生的教誨!」

……

「你沒事吧?」見到陳三條遭受了無妄之災,牧塵也有些不好意思道。

「無妨!」陳三條淡淡道。

「之前多謝,就此別過!」

說完,陳三條就在一樓的一處比較不顯眼的位置坐下來。

牧塵一陣無語。

他也只能直接上了三樓。

牧塵所過之處,皆是一陣的喧嘩。

眾人都向他一陣的打招呼。

而且。

很快他就在三樓一處屋子中坐下來。

在三樓便是這拍賣廳的貴賓區。

拍賣廳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