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了,好了。這不是沒有事情嗎?柔兒,乖。讓我過去跟四大掌門說個話,讓他們儘快統計出來傷亡。」

白雲飛安慰著妻子,笑著,想讓她儘快平穩下來。

雖然他自己也很累了,其實,最累的人,大概就是他了。

但是,這會兒,白雲飛要撐著,不能夠倒下。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白雲飛過去,在妻子的注視下,過去跟站在一起,輕聲說話的四位掌門那裡。

跟他們說了幾句話,幾位掌門,都是輕輕點頭,然後立即開始分頭行動起來。

「希望沒有傷亡。」

白雲飛非常期待地道。

「應該會有吧?這次的戰鬥,這麼慘烈。」冰山師姐蘇靜茹,也不願意這樣說,但是,這卻是每個人心裡都會清楚的事實。

「我知道。只是一種希望而已。」白雲飛自己也苦笑起來。

他也知道,這回的戰鬥,想要沒有傷亡,有多麼的難。

休息了一下的人族修士,一些已經起來,到處撿取掉落了。

被群滅的boss,不知道掉落了多少掉落。

真仙,極品靈符,奇珍,金幣,遍地都是。

「雲飛,我們不撿嗎?這些boss,主要都是雲飛打的。」陸琪問道。

白雲飛笑著道:「讓他們撿取吧。他們撿取了裝備,實力會提升的。下次再有這樣的危機,大家的實力,就會更加強一些了,應付起來,更加會少一些風險。」

「嗯。」聽到這話,陸琪頓時覺得,白雲飛果然很有大局觀,從來不在乎這些蠅頭小利。

「雲飛,給你。」杖宗師姐寧雨,突然遞過來一堆裝備給白雲飛。

「什麼啊,師姐。」白雲飛奇了。

寧雨師姐溫柔的笑了:「黑暗妖龍大boss掉落的裝備啊!你心急守護杖宗,打爆黑暗妖龍之後,裝備都沒有撿取。我就幫你撿取了。太掌門也說,讓我給你。他說,這身魔戾之氣的裝備,只有你適合穿。」

「我看看。」看到極品裝備,白雲飛當然也會高興了。

立即接過來,仔細的看過。

「至少雲飛不用擔心裝備掉落的職業區別了。不管是掉落哪個門派職業的,你都能夠穿。因為,人族四大職業,你已經齊全了。」師姐洛凝仙微微幸福地道。

白雲飛也笑了:「話是這樣說,不過,要是掉的是女裝,我副職業再全,也穿不上。但是,幸好,是男裝。劍宗黑暗妖龍套裝。等級150,武器暴擊加7!極品真仙!衣服,帽子,鞋子,穿成套裝,會有暴擊減免!果然極品!」

「這太好了!只是,可惜是滿級裝備!現在,雲飛也穿不上。」寧雨師姐很替白雲飛開心,卻是替白雲飛覺得著急,那就是,這麼好的裝備,白雲飛眼下還穿不上。

「還好。武器是150級的,衣服是147級的。帽子和鞋子是142級。應該很快就是能夠穿上了。雖然我現在還沒有五重。」白雲飛倒是看得開。

然後,馬上溫柔的對特意幫她撿取掉落的寧雨師姐道了:「謝謝師姐,幫我撿取裝備。如果不是師姐心細,這麼好的裝備,就該讓我粗心給扔了。」

「雲飛,是我該謝謝你才對。你今天,救了杖宗啊!我和師父,還有整個杖宗,都欠你一個大人情!」寧雨師姐,卻也更加激動的對白雲飛道。

「雨兒說的對!雲飛,師父和杖宗,都該好好謝謝你!」杖宗掌門師父,定儀師太,突然過來了,然後,正好接上了這句話,表示了對白雲飛的感激不盡。

「雲飛,師父真的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師父只知道,如果不是你,今天的杖宗,就徹底完了。什麼都沒了。這裡的每個人,都會死……」

「師父,不要繼續說了。師父,我也是杖宗弟子,為門派儘力,都是應該的。如果不是當初師姐授我九轉易經功法,也沒有今天能夠替杖宗擋住黑暗妖龍的白雲飛。可以說,是當初授我功法的師姐,救了整個杖宗。」白雲飛這樣道。

「雲飛,你不要這樣說。明明都是你的功勞,是你捨生忘死,力扛妖龍……」師姐寧雨聽了這話,當然激動不已了。

白雲飛竟然把一切功勞,都是推給了她,這讓她怎麼能夠承受的住呢。 這份功勞,太大了啊!

白雲飛笑著繼續道:「還要感謝劍宗,刺宗,斬宗的幾位掌門,收我為弟子,傳我技藝。今天,他們更加是來親自來幫忙戰鬥,捨生忘死,我們都該好好謝謝他們。師父,讓弟子們稍事休息一下,然後,中午擺宴吧。咱們師徒,好好答謝一下幾大門派的兄弟姐妹。多少花費,徒兒出了。」

「雲飛師弟,你看,這回,我們撿到了多少金幣。」正說著請客吃飯的錢的事情呢,一眾杖宗弟子,抬著一筐一筐的金幣過來了。

一女二三男事 「雲飛師弟,群了那麼多怪,到處爆的都是金幣和奇珍掉落。我們這些實力弱的杖宗弟子,不能夠幫忙戰鬥,便是幫著分發氣血大葯,還有打輔助狀態,做些撿取掉落這樣輔助工作。這回,我們跟著雲飛師弟,還有各位師弟妹的身後,撿取了不少掉落。這些金幣,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呢。師弟,一句話,這回啊,杖宗雖然遭了難,卻是也算是小發了一筆橫財。」杖宗的師姐們,這樣激動的告訴白雲飛。

這話,讓杖宗掌門師父也笑了,她擺擺手道:「哪有這麼誇張。我是聽說了,撿取了一筆小橫財,不過,杖宗受損,還有以前實在沒錢的時候,耽誤修繕的大殿房舍,這回,劫難過後,我都想好好修繕一下。這些錢,怕是都不夠呢。」

師父這樣說,弟子們也立即道了:「還是師父想的周全。這樣說,也是。這次大戰,門派好多房舍都受損了,的確是需要修繕。到時,的確是一筆大的花費。」

「不過,請客吃飯的錢,是當務之急。霞兒,秋兒,你們幾個師姐,跟著你們大師姐雨兒,支取足夠的錢,多弄些酒菜來,今天咱們杖宗,設宴答謝幾大門派的兄弟姐妹。」杖宗掌門師父雖然扣扣索索的,但是,也跟普通的婦人一樣,明白大事上是不能跟省錢的,該花的錢,還是會很痛快就是花的。

一眾弟子,自然欣然領命:「是,師父。」

別人來幫忙守護杖宗,現在艱苦的戰鬥,也打完了,自然要設宴款待這些人了。

她們每個人,也都真心愿意做好這件事,好好答謝這些其他門派的師兄弟,師姐妹。

弟子們抬著成筐的錢,在一旁商量了一下,便是決定,幾個師姐,帶著足夠的錢,分頭行動,去朝雲城,去刺宗之地,去斬宗之城採購大量的食材,準備中午的感謝宴。

商量好了,便是這樣分頭行動了。

杖宗師父看著弟子們已經開始在行動了,也躍躍欲試的道了:「那我也該去答謝幾位掌門,挽留他們留下中午用飯了。雲飛,你來幫師父一起邀請他們留下來吧。師父擔心自己的面子,還不夠呢。加上你的,肯定夠了。」

「是,師父。弟子當仁不讓,為師父解憂。」師父想要他幫忙,白雲飛當然不會拒絕了。

跟媳婦講了一聲,媳婦們也都支持,便是馬上都是放白雲飛過去,跟著師父,去跟其他三大掌門說話了。

「雲飛,你來了。真是太好了。剛剛你讓我們統計傷亡,目前來說,最後的結果還沒有統計出來。但是,負責統計的弟子,已經說了,四處並沒有見到人族修士的屍體。看來,這次,大概是沒有傷亡了。聽弟子們說,這都是多虧了,你給分發的氣血大葯,還有傳送符。讓他們力有不逮的時候,打不過,也可以全身而退。」

聽到這話,白雲飛也立即激動了:「師父,如果是這樣,那就真是太好了。大家都那麼好,失去了誰,弟子心裡都會難過。一個不少,自然是最好的。師父,趕快讓人統計吧。希望會是這麼一個好結果。」

「放心吧!一定會是個好結果的!」劍宗掌門師父,格外欣賞這個弟子的,拍了拍白雲飛的肩膀。

這樣的弟子,有勇有謀,又宅心仁厚,怎麼讓幾位掌門,會不喜歡呢?

這點上,幾位掌門,都是一樣的感覺。

「今天,都是多虧了雲飛指揮有道啊。不然,還真是怕擋不住那黑暗妖龍的陰謀!」劍宗掌門師父,又是說起了白雲飛的好。

「是啊,雲飛當然肯定是首功。雲飛,這點,你就不要謙虛了。」刺宗掌門夫妻,也立即附和劍宗掌門的話,一樣認為的確是這樣沒錯。

「的確。雲飛,你的首功,是當仁不讓的。師兄,也替你高興。」斬宗掌門,心裡不好意思,都是不得不嘴上對白雲飛異常福氣。

杖宗掌門師父,也再次笑著道了:「這還用說。雲飛啊,一直是我們杖宗的福將。這回更是。他幾乎是以一人之力,替杖宗抵擋住了黑暗妖龍,粉碎了這場針對杖宗,針對人族的險惡大陰謀。現在,雲飛,說是整個人族的英雄,也是實至名歸呢!」

「對,實至名歸,實至名歸!」實至名歸這幾個字,完全得到幾位掌門的一致認可。

「雲飛,這回,真的是名震江湖了!以後,整個人族修士界,整個江湖,都會知道你的名字了。白雲飛!」刺宗掌門夫妻,更加是以白雲飛是她們的女婿而驕傲不已。

白雲飛都是被說的極度不好意思了,伸手都不知道該怎麼摸後腦勺的,都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白雲飛只能夠傻笑著道了:「幾位師父,中午留下吃飯吧。咱們一起慶祝一下,咱們的勝利。功勞,不是我的,是大家的,是每個人的。沒有大家的捨生忘死,只有一個白雲飛,有什麼用。一點兒用也沒有。為了感謝大家,今天所有參加這場戰鬥的兄弟姐妹,我都會給予發放一份獎勵任務。我已經讓小白在準備中了。下午就會一定發放。主要是經驗,我已經確定了,參加這場戰鬥,為了這次守護杖宗出過力的人,每人獎勵一千經驗元丹。其他各種獎勵,需要午飯之後,我回去跟小白繼續討論,確定一下。我的想法是,還要弄個紀念章出來,或者一個稱號出來,紀念這次戰鬥。讓出過力的人,可以受人敬重。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曾經為守護杖宗,捨生忘死,抵抗妖獸大軍出過力,是個大英雄!」

「雲飛,你這個主意好啊!」白雲飛的話音剛落,立即就是得到劍宗掌門的大驚喜般的認可! 「雲飛,這手筆不小了。一千經驗元丹,夠很多人升級大半個月的了吧。」斬宗掌門,也是高度評價這個主意。

刺宗掌門夫妻,更加是看的深遠的道了:「經驗還在其次。那枚紀念勳章,才更加有意義。特別是滿級修士,不會在意經驗的了。紀念章,倒是個非常值得期待的獎勵。到時,也送我們幾個掌門一個。」

「爹,娘。那是自然。」白雲飛憨笑著,當時就是答應了。

杖宗掌門也是跟著望著白雲飛,眼神欣慰的道了:「雲飛為了我杖宗,真是又出力,又出錢,又出心思的,師父真的是覺得,早就已經離不開雲飛了。杖宗也離不開雲飛了。」

這話,聽得幾位掌門也都是笑了。

其實,他們心裡,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

跟師父說完了正事,白雲飛先提出來告辭,幾位師父也都知道白雲飛累了,所以,囑咐他好好休息一下,一會兒還要他過來說話。

然後,幾位師父,站在一起,肯定還是在談關於白雲飛的話題。

畢竟,白雲飛的血脈秘密,如今,在幾位掌門面前,已經不是秘密,她們幾個還是要通下氣,參詳下彼此的意見的。

白雲飛大概也能夠明白,所以也是故意給幾位師父機會商討這些事情的空間,他沒有點破,回來,帶著媳婦先回家了。

踏過傳送門,來到公會基地,立即就是看到白忠福和李青衣夫妻兩個人,在等著一雙兒女回來了。

「爹,娘!」白雲雪看到爹娘,立即很激動的撲到爹娘的懷裡。

娘輕輕摸著自己女兒的腦袋,見她平平安安的,白雲飛也平平安安的,也就一下放心許多了。

「你們大家都沒有事,就好了。這樣杖宗的麻煩,一定很大吧。我們都聽說了。」娘李青衣道。

白雲飛不想讓兩位父母擔心,便是只是道出結果寬慰她們道了:「爹,娘,你們不要擔心了。事情已經解決了。我們大家都沒有事。杖宗的麻煩,也順利解決了。一會兒,只用過去杖宗吃慶祝人族勝利的酒宴就行了。」

「事情肯定沒有你說的那麼簡單的。不過,爹明白,你從小就是這樣,不願意讓人操心。爹以後遲早也會知道這些事情的。因為,爹會從別人那裡聽到。」白忠福笑了笑,見到兒子沒事,也就不想耽誤兒子的正事了,看似冷漠,其實心熱的已經轉身離去。

其實這麼心急走,是怕被人看到當眾落淚吧。

因為,他已經聽說了,戰鬥有多麼驚險了。

現在,整個朝雲城也是一樣。

杖宗遇到麻煩的事情,早就通過公會頻道里的消息,被許多飛雪公會的弟子得知。

然後,這些弟子,再告訴家人,朋友,一傳十,十傳百,早就傳開了。

現在勝利的消息也是一樣。

整個朝雲城,都為杖宗取得勝利而高興。也為白雲飛能夠帶領杖宗取得勝利,而覺得驕傲。

這個妖獸橫行,人心開始惶惶的年景,就是需要這樣人族勝利的消息,來讓人覺得可以安心啊。

「雲飛,你爹可是很擔心你的……」

這話,不用李青衣說完,白雲飛就是已經打斷娘的話道了:「娘。我和爹都是男人,男人表達感情的方式,我懂。娘什麼都不用說,我都明白。」

聽到兒子這話,李青衣也是才抹了眼淚道了:「那就好。」

白雲飛微微笑了:「娘,先帶著雪兒回家吧。我也囑咐您的這些兒媳婦一聲,讓她們先回家報個平安,之後再過來跟我一起吃飯。」

「對,對。應該這樣安排。雲飛,那你去安排吧。 半月天使 雪兒,跟娘回家。然後跟娘好好說說,你們今天是怎麼過的。」李青衣十分激動的拉著女兒,也走了。

送走她們娘倆,白雲飛才是轉身過來,對一眾媳婦道了:「媳婦兒,家在朝雲城的,先回趟家吧。一會兒該吃飯的時候,我叫你們,你們用夫妻傳送直接過來我身邊就行了。這樣,就不用跟著我一起在杖宗乾等著了。」

「多謝夫君。」一眾媳婦,都是應下。

然後,家在朝雲城的媳婦,開始依依不捨的跟白雲飛告別了。

雖然只是短暫的小回家一下,很快就又能夠再見到了,都是讓人覺得不舍。

「柔兒,我送你吧。」姜柔是大婦,留到最後的。

姜柔笑著搖搖頭道了:「今天夫君也累了,就別送我了。我回家告訴爹娘一聲,我們都平安,也就會過來陪你了。這樣安排,好不好?」

這是妻子賢惠,白雲飛自然沒有理由拒絕,立即道了:「好。」

「那我一會兒就回來。」說定了,姜柔才是完全放心的,帶著開心的神色,也急匆匆的往姜家的方向跑去了。

「秀兒,琪兒,走,咱們回家喝茶去。」白雲飛對著兩位在朝雲城沒有娘家的媳婦道了。

白雲飛沒有回白家,也是因為要陪著這兩個沒有娘家在朝雲城的媳婦。

這點,白雲飛沒特意說,兩個媳婦,心裡也早就什麼都明白了。

「雲飛,我升級了。秀兒姐姐也是。」在公會大殿,陸琪和夏秀兒一起給白雲飛端來了新泡的茶水,然後心急的立即告訴白雲飛這個好消息。

夏秀兒也激動的看著白雲飛,等著白雲飛說些什麼。

白雲飛也馬上開口道了:「你們兩個,不聽話啊。讓你們不要來,多危險,你們還是來了。不過好在沒出什麼事情,我也就不責怪你們了。 玄黃方真劫 以後,要盡量聽話啊。不過,這回,你們也算是沒有白來,雖然冒險了點,但是,卻是拿到不少經驗,我心裡肯定很高興了。哈哈,剛剛的話,嚇到你們了吧。」

「夫君真壞,就會開玩笑!嚇死人了。」白雲飛的話,剛剛的確閃了兩個媳婦一下,以為白雲飛真的沒心沒肺,不但不替她們升級高興,反倒還責怪她們呢。

「不過,這麼多妖獸,被柔兒姐姐她們群著,我們跟著組隊分經驗,經驗那麼多人分,每個人得到的經驗,都是那麼多,真的太讓人意外了。」媳婦夏秀兒至今還有些難以置信地道了了。

白雲飛道了:「那麼多妖獸,群殺都群殺不過來了,經驗當然多了。再說了,你們還開著五倍經驗呢。夏秀兒都133了!」

「其實,就差一點點經驗,就134了,夫君!」夏秀兒更加高興的告訴白雲飛這個更好的消息。 「那就更好了!」白雲飛激動的拍著大腿道了:「這麼說來,豈不是,秀兒很快就要五轉了。這可是天大好消息!」

「多謝夫君。」看到白雲飛這麼替自己高興,夏秀兒的心裡,也是十分暖和啊。

說完夏秀兒,白雲飛也沒用忘記陸琪的道了:「琪兒也升了一級。」

「一級還多一大半呢。」陸琪也是笑著告訴白雲飛這個好消息。

「越多越好。我多想你們都儘快五重。」白雲飛欣慰不已地道。看著兩位媳婦,也是耐不住心裡的激動,把她們都攬入懷中。

兩個媳婦,都更加是覺得沒有青睞錯男人的,抱著白雲飛一樣激動不已。

白雲飛的那些媳婦,回到家,也是一樣的情景。

父母看到她們平安歸來,不知道多高興呢。

聽說她們去杖宗,去戰鬥妖獸大潮了,這讓人心裡,怎麼能夠不擔心呢。

特別是單身母親,獨自一個人拉扯大蔣芸的蔣月嬌,更加是擔心不已的,站在街口上,一直等著女兒平安歸來。

現在看到女兒騎著坐騎,踢踏踏,踢踏踏的風光無比的平安歸來了,蔣月嬌的心裡,不知道多高興。

蔣芸也是一下就是收了坐騎,撲到娘的懷裡,跟娘一起一樣激動的落淚。

能夠從杖宗歸來,絕對是九死一生啊。自然值得激動了。

回到家裡了,也主動跟娘說起,今天的大戰,有多麼驚險。

白雲飛是怎麼大戰的黑暗妖龍,她自己是怎麼跟著那些姐妹,一起捨生忘死的幫著杖宗抵擋妖獸大潮。

那些情景雖然驚險,可能會嚇到娘,但是,蔣芸知道,那些都是娘願意聽到的,想要聽到的,所以,她都願意告訴娘。

姜柔回到家,也是一樣。

娘抱著弟弟,也是一直在門口等著女兒歸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