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想讓我幫忙也行,不過你們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寧罪是分得清輕重之人,心中一動,冷笑了一聲,對著高台上的族長說道。

「大膽,你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還敢提出條件!」

雲鶴頓時暴跳如雷,從椅子上站起來,指著寧罪呵斥道,有種忍不了寧罪現在這種樣子的感覺。

「你說吧,是我們能夠做到的,會答應你」

族長卻是微微擺了擺手,示意雲鶴坐下,隨即對著寧罪詢問道。

「幫你們得到那個東西,放我離開!」

大叔,不可以 寧罪的雙眸,緊緊的盯著面前高台上的族長說道。

「哼,還想走,有沒有那個本事還是另說,現在就敢談條件」

一旁的雲袖,也是冷聲說道,絲毫不看好寧罪,因為他們知道,那古氏家族的古月,可是有著仙尊中期的修為。

「好,如果你能夠得到,放你離開不是不可以,不過如果你離開了,在雲氏家族需要你的時候,你必須回到雲氏家族」

族長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同意了寧罪的請求。

「好,一言為定」

看到族長竟然是真的同意了,寧罪的心裡頓時興奮了起來,雙拳緊緊的握著,他返回霆囯,就是為了報仇,一旦仇給報了,救出了冰鳶,其他的事情,都已經無所謂了。

而且寧罪心裡也清楚,逐鹿學院的副院長讓他返回學院,雲氏家族讓他回雲氏家族,兩者之間的爭奪,剛好能夠讓寧罪坐看好戲。

「從今日起,你的名字,就改成了雲罪,畢竟你是雲氏家族之人,在比試之中,不得使用你的那個名字」

族長再次對著寧罪說道。

「取個名字也這麼隨意」

寧罪嘀咕了一句,寧罪好聽,雲罪可不那麼好聽。

「咳咳」

雲鑫連忙咳了兩聲,這才讓寧罪的話給收回了嘴裡。

「明日開始,雲鑫,你帶著寧罪前往藏寶閣,讓他好生修鍊一些功法,他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是」

說完之後,雲鑫帶著寧罪,退出了大殿,朝著他們居住的地方走去。

返回了居住的地方,寧罪連著修鍊了半年時間,如果現在還讓他修鍊,還不如殺了他算了,此時的寧罪在屋裡坐了一會兒的時間,閑的無聊,走出了房屋,在庭院中來迴轉悠著。

「媽的,那個小子從哪裡蹦出來的,雲濤死了,這個名額原本就是我們雲貴老大的,現在突然被那個小子給搶去了,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

「是啊,雲貴大哥,今天非得讓那個小子知道你的厲害」

數道青年的身影,此時正在逐漸的靠近著雲鑫的府邸,各個面露兇狠之色,尤其是走在最前方的一位青年,眼神中更是有著一絲的殺意。

為首的那位紫袍青年,就是他們嘴中所說的雲貴,眾人腳下如風一般的,來到了雲鑫所居住的府邸外面。

「那個叫寧罪的雜種,出來!」

一道喝聲,從府邸外,傳入到了府邸內的天空。

正在悠閑賞花的寧罪,在聽到這道喝聲之後,頓時雙眸凝固,一絲冰冷之意,從他的眼神中湧現出來。

撒旦情緣:四爺的惑情寶貝 一道瘦弱身著樸素的青年身影,片刻之後,出現在了雲鑫府邸的門口位置,冰冷的目光,掃視了一下外面站立的六位青年。

「是誰剛才叫他爺爺?」

出現之人正是寧罪,一道冰冷的喝聲傳出。

「小子,你找死是不!」

「你就是寧罪?」

聽到這句話,剛才辱罵寧罪的青年,指著寧罪呵斥道,腳步上前,體內的元氣能量就是催動了起來。

而為首的雲貴,則是攔住了身後的青年,對著寧罪詢問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爺爺寧罪!」

對於面前的這些人,寧罪沒有絲毫禮讓的意思,繼續占著對方的便宜回應道。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子,有本事,別在你的嘴上體現,咱們去比武場練一練如何?」

異域農場 雲貴冷哼了一聲說道。

「你算什麼東西?我為何要跟你打?」

寧罪冷聲回應道,

「你敢這麼跟我們雲貴大哥說話,兄弟們,上,殺了他!」

聽到寧罪的回答,站在雲貴身後的眾人,體內的元氣能量催動,朝著寧罪便是沖了過去。

「慢著」

一道喝聲傳了出來,而說話的,正是雲貴。

「大哥,這個每種的傢伙,不敢跟你打,難道就這樣算了嗎?」

「哼,一個依靠魔教斬殺雲濤的叛徒雜種,怎麼敢真刀真槍的與我們雲貴大哥打呢」

兩道聲音,從雲貴的身旁傳了出來。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既然你想跟我打,行,滿足你的要求,只是別到時候被打的滿地找牙跪地求饒」

寧罪此時的面色露出了一股冰冷的寒意,對著身前的雲貴等人說道。

「哈哈,小子,跪地求饒這四個字,應該留給你」

雲貴冷笑著說道,隨即轉身朝著遠處走去,而他所去的方向,正是雲氏家族的比試場地。

看著雲貴等人的離開,寧罪也同樣跟了上去,只是在離開之前,看了一眼身後雲鑫的府邸,而雲鑫也沒有要出來阻攔的意思,想必是讓他在雲氏家族中立威。

「那不是雲貴嗎?他們一群人這是去什麼地方,看上去像是要去打架啊」

「你看,最後那個,好像就是那個寧罪,聽說他將代替我們雲氏家族參加四大家族的比試」

「看來他們之間是要較量了,畢竟雲濤死了之後,雲氏家族也只有雲貴能夠出手,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寧罪,他肯定是去教訓一番那個小子」

「走,跟上去看看」

當雲貴等人的身影出現之後,整個道路上,遇到他們幾人的青年,紛紛是跟了上去,想要看看會發生什麼。

而眾人的腳步,最終停留在了比試場地的周圍,只有寧罪和雲貴兩人,進入了那如同深坑一般的比試場地。

「原來他們兩人要比試」

「肯定是為了爭取那個名額,雲貴的實力早已經步入了靈仙巔峰期,再精進一步,就能夠進入仙尊期,那個小子,要倒霉了」

「倒霉也是活該,雲貴的實力那麼強,聽說那個小子只有靈仙中期的修為,他搶走了雲貴的名額,雲貴能不跟他拚命嗎?」

看到寧罪和雲貴兩人緩步走到了比試場地,周圍的議論聲再次響起,而來此看熱鬧的人,也在不斷的增多,片刻之後,整個比試場地周圍,都圍滿了雲氏家族的年輕一輩。

冰冷徹骨的殺意,從天空之上蔓延開來,彷彿連這片比試場地內的溫度,都是降低了不少,這個時候,誰都看得出來,場中的兩人,都是處於極度的針尖對方芒,兩虎相鬥,必有一傷!

一些人的目光,望著寧罪那算不得有多麼壯碩的身體,略有點感到難以置信,因為在這不算壯碩的身體之下,卻是蘊含著火山爆發般的可怕力量!

那種力量,足以裂地崩山!

當然,雖說寧罪展現了不俗的力量,不過當眾人的目光望向天空上的雲貴時,也是明白,後者的實力,同樣還未展現出來,真正的比試,才剛剛開始!

天空上,雲貴腳踏虛空,任由那無數道目光匯聚在他的身上,而他那冰冷陰寒的目光,卻是死死鎖定著下方的寧罪,後者對他表現出來的種種挑釁,已是令得他心中殺意無比的澎湃。

「既然你這麼想看我的實力,那我便讓你好好的看個清楚!」

寧罪眼中殺意暴涌,身形猛然一震,頓時間,天地元氣能量立刻劇烈的翻騰起來,一股無比強悍的氣息,如同風暴般席捲而出,在這天際之上,蹈滴翻滾!

這等一出現,便是引來無數道震撼目光,許多青年都是感覺到了一種極強的壓迫,在那種壓迫下,他們彷彿呼吸都有些難受!

「好強的氣息,看來過不了多久,雲貴的實力就會達到仙尊期了」

「那個寧罪的實力還沒有展現出來,想必也不會太弱」

一些青年有些震驚的看著雲貴說道,不過在他們看向寧罪的時候,也是有些吃驚,因為他們發現寧罪根本沒有被面前雲貴的氣勢所壓倒。

「嗡」

一道嗡鳴聲響徹起來,瞬間,寧罪體內雄厚的元氣能量,也在這個時候催動了起來。

「怎麼,怎麼可能,寧罪的修為,看樣子竟然要比雲貴都要強上一些」

「看來這小子的修為,已經是達到了仙尊期,雲貴這下,算是踢到了硬板子」

「破天魔風手!」

雄渾氣息席捲天際,雲貴雙目冰寒,並沒有給予寧罪太多的思考時間,只見得其雙手一探,兩方巨大無比的魔手,直接是在那天空上成形。

雲貴腳踏虛空,一手各自撐著一方巨大魔手,猶如頂著山嶽的戰神一般,光是看上去,便是讓得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死!」

雲貴眼神之中,殺意涌盪,手臂一揮,那兩座被凌厲霸道拳意所瀰漫的魔手,便是如同兩座巨大山嶽,狠狠的對著寧罪怒砸而去!

嘭嘭嘭!

魔手落下,漫天空氣頓時爆炸而開,下方那諸多場地,都是被震裂開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如此破壞力,看得不少人都是目瞪口呆。

「哼!」

寧罪抬頭,望著那如同山嶽般砸過來的魔手,卻是一聲冷哼,一步踏出,手掌猛的對著下方一塊巨大廣堊場隔空抓去。

「給我起!」

低沉喝聲,自寧罪喉嚨間暴喝而出,頓時間,強悍的魂力直接是鋪天蓋地的暴湧出來,然後,那下方的一塊巨大廣堊場,竟直接是在那一道道驚恐的目光下激烈的顫抖起來,最後,居然是直接浮空而起!

以寧罪如今的魂力,足以撼動山嶽,要抗起一塊廣堊場,倒也並非是不可能的事!

這一幕,實在是太過的駭人,那些雲氏家族子弟,更是被駭得渾身顫抖,他們明白,如果此刻寧罪操控著那巨大的山頭對著他們砸過來,恐怕這裡得人,十之七八都得變成肉泥!

當然,面色劇變的不止是他們,甚至就算是金色席位之上的那些雲氏家族長老,眼瞳都是陡然一縮。

「靈魂的魂力!」

站在場地周圍的一位黑袍長老,面色陰沉的望著那被寧罪以魂力生生抓起的巨大廣堊場,一字一頓的道。

「這個傢伙,不僅元氣能量修為強橫,沒想到連魂力,也是這般強悍!」

站在一旁的一位紫袍長老同樣是一臉的驚愕,如此強悍的魂力,就算是雲貴,都是無媲美!

他們幾人也是聞風前來,為的就是想要看看寧罪真實的實力,現在,確實讓他們非常吃驚。

轟隆隆!

大亨的臨時女友 在那無數道震撼目光注視下,龐大的廣堊場,直接是帶著巨大的陰影飛掠而出,而後直接是在抹動的操控下,狠狠的與那兩方巨型魔手轟然怒撞!

「咚!」

驚天般的巨響聲,自天空上傳盪而開,旋即彷彿連光線都是被遮掩而下,緊接著,無數的巨石,鋪天蓋地的轟了下來,立刻便是將這巨大的比試場地內砸得千瘡百孔,不過好在有著雲氏家族的強者出手,這才未讓得那些巨石落入觀眾席,不然的話,恐怕兩人還沒打完,這裡已是血流成河。

「哈哈,雲氏家族修鍊了這麼多年又能如何?不過如此!」

在那漫天巨石砸落間,寧罪身形也是陡然暴衝天際,隨著他所衝過的地方,一道道巨石頓時環繞在其周身,而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狠狠的轟向天空上的雲貴。

雲貴面色冰冷,十指連彈,一道道凌厲的元氣能量勁風,直接是將那眾多掠來的巨石轟成粉末。

「咻!」

漫天灰塵擴散而開,一道身影,卻是快若閃電般的撕裂塵霧,兇悍的掌風,毫不留情的對著雲貴心臟要害攻了過去。

見到寧罪出手,雲貴眼中寒意更甚,他同樣沒有絲毫的退避,一步踏出,拳影滾滾,每一道拳影,都蘊含著足以將一名半步造化的強者震得吐血飛退的強悍元氣能量。

砰砰砰砰!

天空之上,人影交錯,拳掌閃電般的交轟,低沉的悶聲,如同雷鳴一般轟然傳盪開來,一驚人的勁風漣漪,看得人心驚膽寒。

兩道身影,在那無數道道目光的注視下,幾乎是霎那間便已交手數十回合,雙方的攻勢都是異常兇狠,稍有絲毫分神,必然會瞬間被壓製得落入下風!

不過,對於這種激斗,那些雲氏家族的子弟,卻是面色相當的不自然,他們想要見到的,是一種絕對的壓制,他們一直都是以為,只要雲貴出手,寧罪的囂張必然利馬崩潰,但眼下這般局面卻是讓得他們明白了現實的殘酷,而到了現在,他們方才明白,寧罪之所以如此狂傲,原來,他是擁有著狂與傲的本錢!

他們必須承認,寧罪的實力,的確已是真正達到了足以代表雲氏家族年輕一輩的地步!

「哼,剛剛進入仙尊期而已,今天,就讓你真正的見識一下我們雲氏家族的功法!」

一道喝聲,從面色冰冷的雲貴嘴中爆喝出來,在雲貴身體周圍的那些元氣能量,瞬間暴動。

「雲貴真的要使出那一招了嗎?」

「看來那個小子,真的要倒霉了」

「地炎天風掌!」

天地之間的元氣能量,瞬間匯聚在了雲貴的手掌中心,隨著這些元氣能量的匯聚,雲貴的手掌周圍,形成了一道無形的手掌,整個空間都變得微微顫動起來。

「初級靈決的功法,那個小子要倒霉了」

周圍的那些青年,在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之後,緩緩的說道,他們都知道雲貴的這個底牌,靈決功法,使用者的修為強悍的話,足以毀天滅地。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整個場地的地面,猶如被烈火焚燒一般,遠遠望去,像是地獄搬到了人間,那火紅的地面,濃郁的元氣能量,瘋狂的朝著雲貴的方向聚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