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情進來說!」

助理諂媚的說道:

「謝謝,謝謝沈經理!」

一邊說,一邊想著自己剛才有沒有出醜!

幾乎是同一時刻,沈凌菲心中也在想著:

回去以後,她要和言辰風好好溝通一下。

上班時間,吩咐身邊人亂逛設計部門,到底意欲何為!

這樣一來,不僅妨礙了設計部門的工作進度,更是為她的生活,帶來了無窮無盡的困擾。

助理不明所以,還以為自己並沒有給沈凌菲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正兀自洋洋得意著。

「沈經理,言總讓我過來通知您一聲,今天下午下班之前準備準備,晚上去言老爺子家裡吃飯!」

「收到!」

沈凌菲清冷的嗓音道,斬釘截鐵,毫不拖拉!

十幾秒鐘后,沈凌菲突然問了句:

「還不走!」

助理兩股顫顫,拔腿要走:

「我這就走!」

言總和沈經理,還真是天造地設的絕配。

一個隨時隨地不認人,一個工作起來不認人,真是把人的心都傷害的千瘡百孔,無葯可治!

相比較於白日的死氣沉沉與寂靜,對於這個城市來說,或許,夜晚才是它最真實的色彩。

黑色籠罩了整個天空,浩瀚的星空中,點點星光,匯聚成了海洋,肆無忌憚的閃爍著自己得光芒,一點點,匯聚成了汪洋大海。

擁擠繁忙的車道,儘是下班以後,帶著倦怠的面容,準備踏上回家之旅的上班族。

寂靜的車廂里,昏黃的燈光,只起到了一點點奢侈的照明作用,供應你我,看清楚彼此的面容與輪廓。

沈凌菲調整了坐姿,抽出後車座上的羊絨毯子,摺疊好了以後,蓋在了小腹處,慵懶的眯著眼睛,倦怠的神情,眼底傾瀉出來的流光,像是中世紀貴婦人抱在懷裡,精心伺養著的小貓。

而這一次,貓咪的養主,卻是言辰風!

「李偉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

男人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李偉現在沒出現,我貿然出動,只會打草驚蛇!」

這麼多天以來,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和自己說話!

言辰風做事情,向來火急火燎,頗有自己的見解,沒想到,今天盡然這麼沉得住氣?

沈凌菲心中疑惑著,嘴上也跟著說了出來:

「看不出來,你也有如此心平氣和的時候!」

「老婆是在責怪我,對你不夠關心?」

言辰風轉過頭來,愜意的躺在駕駛座上,前方的路,車輛只會越來越少。

先婚後愛,大佬要離婚! 言家的別墅,距離鬧市區很遠很遠,環境清雅,是不可多得的好去處。

沈凌菲瞪了他一眼,心中頗為不滿:

「當然不是!」

言辰風失笑,看著她彆扭的反駁,自圓其說的模樣,一顆心瞬間就被融化了。

想了想,他還是忍不住提醒道:

「這幾天,你進出門,上下班的時候,千萬要小心,別讓李偉抓住了空隙,傷害到你!」

雖然說,他和沈凌菲同吃同住,同進同出,但是,也不可避免有心人想要強加過來的傷害。

李偉的事情,他會儘快解決。

但是,在那以前,他需要定位李偉的落腳地方,以及,李偉到底有沒有洗心革面,還是說,出來只是單純的為了報復社會! 幾秒鐘后,沈凌菲品味出了話語裡面的不對勁。

女人偏過腦袋,紅唇微微嘟著:

「李師傅怎麼辦?」

李偉的威脅簡訊,已經發在了李師傅的手機上,李師傅之前已經拿了手機過來,說了情況,簡介的求助了。

於公於私,她都不能視若無睹,獨善其身,置身事外。

聞言,言辰風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很是微妙。

看來,無論怎麼變化,他的菲菲始終那麼善良。

他側過頭,說出了自己下午在公司提出得決策:

「李師傅這幾天睡在公司里,公司的安保系統,和巡邏時間,我也吩咐了底下的人,重新安排了一遍,任憑李偉有飛天遁地的能耐,也絕對進不了公司。」

沈凌菲「噢」了一聲,

「怪不得,我說你怎麼設置了進公司的打卡門障,原來,早有布局!」

看來,又是她杞人憂天,擔心的太多了!

察覺到身邊人突然變得低落的情緒,言辰風思緒轉動,便猜到了原因。

騰出手揉了揉女人柔軟的手背,低沉性感的聲音,安撫說道:

「謝謝老婆的關心,得妻若此,夫復何求?」

沈凌菲難得傲嬌了一把:

「哼!」

算他有點兒良心!

沈凌菲在心中補充了一句,躺在副駕駛座上,身體隨著轎車的一路顛簸,緩慢的進入了夢鄉。

顧太太天天想離婚 身旁,男人投遞過來的目光,摻雜著心疼,握在方向盤上的手,不自然的緊了緊。

下午,言老爺子掛斷了電話,想了想,還是打給了柳文倩。

終歸是他一手帶大的孩子,要說因為一次的失望,就失去了所有的情感,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福伯準備飯菜的時間,推遲了幾分鐘,無意瞥到言老爺子糾結的表情,心底也跟著抽搐了幾下。

「手機在自己手裡,打電話也沒有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激動什麼?難過什麼?」

福伯心中吐槽說道,臉上波瀾不驚。

電話通了,言老爺子直截了當表明來意:

「倩倩,今天晚上,你哥哥,和你嫂子回來吃飯,你要抽空回來一趟嗎?」

彼時,柳文倩正躺在美容院里貼著面膜,做水療,工作人員把手機遞了過來。

聽完,她恍然坐了起來:

「當然要回去!」

不僅要回去,而且,還要光鮮亮麗,漂漂亮亮的回去。

能給言辰風和沈凌菲添堵,是她樂此不疲的事情,沒有之一。

「今天晚上六點鐘,必須到家嗎?」

她算了算時間,美容院工作人員小聲提醒:

「你結束水療的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

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她在電話里答應道:

「好的!」

下一秒,她的表情變得很是微妙:

「邱……爺爺是問雲清嗎?我待會兒打電話問一下!」

掛斷電話,言老爺子轉頭看了眼福伯:

「你是不是看不懂我在做什麼?」

「嗯!」福伯老實的點了點頭!

擺出虛心受教的模樣,像是在等待言老爺子的答案。

下一刻,他整個人風中石化,言老爺子說道:

「其實啊,我也不知道我想要幹什麼!」

他拄著拐杖,從沙發上爬起來:

「人老了,總是希望子孫後代繁榮昌盛,所有人都和睦相處,一個家庭的人,不要鬧出來什麼不愉快的地方,妨礙了以後的交往。」

福伯聽著他一個人的自言自語,撇了撇嘴,繼續扮演情緒垃圾桶的角色。

緊接著,言老爺子嘆息一聲:

「哎!」

拐杖砸在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響,言老爺子高大的身影,佇立在窗口:

「這件事情要是向前推了五十年,我絕對會拿槍斃了一個個不聽話的小兔崽子!」

福伯捂著嘴巴偷笑:可真是一個倔老頭!

就算是倒退了五十年,您也捨不得。

都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哪裡真的狠心下去,捨得動手?

不過是脾氣剛硬,嘴巴上說的一兩句氣話而已。

言老爺子催促著福伯去廚房,補充了一句說道:

「今天晚上,讓廚房都準備一些菜,要盡量按照菲菲的口味做!」

「這……」

這是要讓大家都認識到沈小姐的重要性嗎?

原來,言老爺子並沒有朝令夕改,只不過,是用了最委婉的手法,迂迴證明沈小姐在言家的地位!

「這什麼這?真當我是一個倔老頭,不通人情?」

等待言老爺子掛了電話以後,柳文倩想了想,還是撥通了邱雲清的電話。

「今天晚上,爺爺設置了家宴,你要陪我一起去參加嗎?」

「家宴?」

男人躺在皮椅上,舒服的搖晃著鞋子,運動足關節,微眯著眼睛,笑的像個狐狸。

不會又是什麼巧設明目,想要達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家庭宴會吧?

柳文倩點頭道:「嗯,家宴!」

慵懶的撥開身上的堅果殼子,骨節分明的手指,夾著一枚開心果,放在了嘴巴里,輕輕咀嚼:

「你想要我陪你去?」

「嗯!」柳文倩爽快的點頭!

本以為,邱雲清這麼問了,會答應的很爽快,沒想到,男人突然來了一句:

「為什麼?」

柳文倩解釋說道:

「家宴自然是要一家人團聚,你我雖然不是一家人,但是,在爺爺心裡,你還是我的丈夫,你是要把老婆一個人丟在外面,自己去逍遙嗎?」

爺爺在電話裡面已經說了,晚上是家宴,只要是家庭成員,就不能缺席。

邱雲清雖然人過分了電話,到底是她戶口本上的一部分。

再者,以言哥哥疼老婆的慣性,讓她挺著大肚子,看著自己曾經愛過的男人,對著另外一個女人噓寒問暖,而她什麼都沒有,也沒有人疼,那樣的畫面,簡直不敢想象……

「當然不是!」

邱雲清優雅的笑聲,透過手機傳遞了出來!

男人修長的手指,敲擊在桌面上,有一下,沒一下,發出「咚咚咚」的聲響:

「我心已經動搖了,但是,還需要一個不得不去的理由!」

聞言,柳文倩心臟抽搐了一下!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回一句: 水池裡,兩行清淚,從女人眼角溢出,隨後,落入池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