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有意思。」甄步凡見著招式,當劍刺中血色長槍時,長槍便化為一團血氣,甄步凡便踏著剛剛扔出去的長槍,整個人再一次騰空而起,竟就這麼躲過了那幾道血氣。

男孩身上的元氣波動變得愈發強烈,整個人卻顯得是那麼從容,男孩落地那一刻,整個人以一種恐怖的速度飛馳,剎那間便來到甄步凡身邊,一掌對著剛落地的甄步凡的腹部拍去。

甄步凡也非凡輩,剛剛扔出去的劍便在這裡自動飛了回來,正要直接從男孩的背部直插心臟。

不知是男孩已經放棄躲閃也要殺死甄步凡,或者是沒有把握躲過去,竟一點都不躲閃,依舊是拍向甄步凡。

「噗。」甄步凡吐了口鮮血,整個倒飛出去,直接撞上後面的牆壁。

而那把劍便直接插入男孩,但男孩並沒有什麼變化,而是從容的拔出了劍,似乎這一劍根本就沒有插入身體一般。

「血身?」甄步凡大驚,隨後甄步凡右手撐地,整個人便向前突進,但這一次他並沒有沖向男孩,反而是去撿他的長槍。

男孩神色微微一動,整個人便追了過去,但速度卻是此時甄步凡的好幾倍。

「瞬移!」

萌妻嫁到,總裁接招 甄步凡雖然在疾馳,但是他也用意識一直觀察男孩,但就在男孩追過來的那一瞬間,他的感受不到男孩的氣息!

甄步凡急忙向後看了一眼,便急忙轉頭,果然!那男孩此時離他不過十厘距離,男孩此時空中喃喃自語,似乎在說什麼咒語,只見男孩右手握拳這一次對著的是甄步凡的頭部。

就在即將接觸到甄步凡的時候,一柄劍擋住了這拳頭,拳頭直接打上了劍身,其衝力甄步凡向後整整退了三十步才有減慢的趨勢。

甄步凡強忍著左臂的酸痛,剛剛那一拳的威力如果沒有擋住的話,可能他現在已經血肉模糊,即使是現在他的劍還在震動。

「那便是你家的虎牙?」男孩盯著甄步凡手中的劍,心裡泛起一絲佔有慾,「沒想到你爹還真捨得,就這麼把這把劍交給你了?」

「你不知道的多了。」甄步凡甩了甩左手,右手出現一柄長槍,眼神也變得更加凌厲,「這次,我要動真格的了!」

「龍睛虎牙?」男孩嘴角向上一斜,整個人化成一團血霧,直逼甄步凡。

甄步凡整個人元氣大發,便開始向前突襲,長槍直插血霧,血霧裡面的身影也浮現除了,此時甄步凡的長槍已經被男孩抓住,但甄步凡可不是用槍的,他是槍劍!

甄步凡揮起手中的劍便直劈男孩,男孩依舊不躲不閃,就當甄步凡劈下的那一刻,男孩便化成一片血霧,整個人消失不見。

甄步凡環視著四周,此時精神已經是緊繃,他即使是現在也沒有看到這個男孩的實力究竟是什麼層次,簡直恐怖的一批。

在距離他們五百米處,有兩個人正在觀察這邊的情形,而且喝起了小酒,就著花生米,就好像在看大片一樣。

「徒弟,你說他們兩個誰能贏。」劉秀喝了一口二鍋頭,拿起一個花生米扔進了嘴裡,還時不時發出享受的聲音。

「剛剛要不是那把劍,那人已經死在那裡。」風澈喝了酒,便繼續盯著戰場,「哪怕是在低一階的武器,他都必死無疑。」

「那劍很強嗎?」劉秀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完全對他們誰贏誰輸沒有興趣,反而是對那把劍很有趣,「跟三轉玲瓏比起來誰要強一點。」 「這兩把劍,根本就沒法比啊。」

甄步凡環視四周的血霧,他現在已經屬於元氣全開,但是他根本就看不出那男孩在什麼地方。

不過,與其說是看不到的話,不如說是這附近的血霧都是他!

甄步凡之前就聽說過血元宗的強大,這次也算是清楚的見識到的,這就是功法和武技上的差距,最重要的就是天賦,他才幾歲啊!

「小子。」男孩的聲音響徹在四周,「這次我要動真格的了。」

甄步凡頓時全身警惕起來,開始環視著四周,一陣陰風吹過,還帶著少許的血腥的味道。

這男孩屬實非常詭異,這修鍊的功法也絕非凡物,能夠達成這種級別的效果,恐怕是神品無疑。

「砰!」

血霧裡深處一隻大手直擊甄步凡,甄步凡險些便被一掌拍死,用槍劍化解了這次攻擊,整個人被震的也有些發懵。

甄步凡剛準備發動起下一次的攻擊,便看到血霧裡鑽出一隻只的大手。

剛剛一隻大手就已經逼得他用出了將近全力來抵擋,這將近三四十隻大手,變態啊……

只見這大血手便開始向這邊逼來,所經過之處能夠清楚看到留下的血跡,或者說是紅色的元氣。

但此時甄步凡根本就沒有選擇,他現在根本就逃不出去,那個血界根本就不是他現在能夠擊破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現在就是在角斗場,只能拼一個你死我亡,不然根本就出不去。

甄步凡此時也只能和這男孩血拚一把,雖然機會很渺茫,這不僅僅實力的差距……

甄步凡一個箭步扎到血手裡,毫不保留釋放者元氣,手中的槍劍流暢的揮舞,能夠看出對槍劍的熟練。

但,差距又豈是簡單就能夠追上的……

「啊!」

甄步凡的背部被一隻大手直接拍中,整個人向前撲,幾隻大手便趁機全部攻擊甄步凡,當大手消散時,只能看見血肉模糊的甄步凡,嘴裡還喃喃自語。

「你……不,不會,有好下場的……」

只見血霧也慢慢消散,空中站著一個男孩,手中拿著一把血紅的劍,傲視著看著排在地上的甄步凡,整個人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向甄步凡突襲。

「這是要置他於死地啊!」

劉秀放下手中的酒,元氣大放,便要衝向血界。

「廢話,傻子都看的出來吧。」

風澈身體輕輕一動,便一躍而已,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向前移動。

男孩右手輕輕揮動,便要一劍斷了甄步凡的性命。

「鏘!」

「什麼!」

男孩看著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面前的男孩,眼神里充滿了震驚。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公然殺人,你們血元宗是不是有些太猖狂了。」風澈手持甄步凡掉在地上的虎牙擋在甄步凡面前,就那麼接下了男孩的劍。

男孩根本就沒有發現有人居然就這麼悄無聲息的進入到他的血界,這一劍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又豈是一般人能夠擋住的,男孩看著面前這個和他年齡相仿的男孩,眉頭也不由得皺了皺。

而且……

現在也特么不是白天啊!

風澈右腳輕輕一動,開始甩動手中的劍,眼神中出現了跟平常不一樣的凌厲,也可以說是殺意。

男孩現在心裡也格外的慌,他現在無法洞察這人的實力,要麼在他之上,要麼隱藏的非常好!

他自然是不相信在同齡人里能有比他還要強的,如果有那也是那位,但那人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男孩和風澈對戰了片刻,兩人便拉開了距離,只是四目相視,似乎都在思索什麼。

「你是什麼人? 游戲世界旅行者 真武館?還是執法堂?或者玄門?」男孩滿臉疑惑的看著風澈,他沒想到華夏這邊居然還有這種底蘊,這世界能夠和他這麼平分秋毫的已經不多了,能夠和他平分秋毫的人,都能數得過得來,而且那些面孔他都已經非常的熟悉,而他從來都沒見過這號人物。

「不用你管。」風澈左手掐訣,右手持劍,整個人向前突襲,劍上居然隱隱約約傳出虎嘯,這虎嘯的聲音相當震撼,有一種吞吐天地的感覺。

「玄門?」

男孩看著風澈的樣子,那掐訣顯然是玄門那些人特有的標誌,利用道法溝通天地,自然也有一些散修也是這樣,但這個年齡這個實力恐怕不僅僅是一個散修能夠用出來的。

不……就算不是散修,這個年齡也不可能擁有這等元氣!

男孩這一次臉上並沒有恐懼,反而是興奮,整個人握劍便向前突襲,這年代和強者對戰的機會可已經不多了!

兩人都可謂棋逢對手,風澈眼中不再有平時中的懶散,多的是嚴肅,他也感受到了這一戰的壓力。

男子也感受到了壓力,雄厚的壓力,他只不過來出一次任務,這玄門至於這麼針對嗎……就不怕殺不了我暴露出去嗎?華夏在這個年齡出現了兩位這等實力的強者,恐怕一定會惹到其他三個區的關注吧!

要是按照現在看的話,這華夏還真是不得了!

不過……執法堂的活,你們來真的好嗎?

男孩也更加認真起來,也不再是單手持劍,演變成了雙手持劍,揮劍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風澈左手不斷的掐訣,各種武技傾囊而出,看得人都有一點眼花繚亂。

「好強!」男孩被逼的節節後退,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感受到這種壓力,他也感受到憑藉這個是不可能敵得過他眼前的這個男子,似乎,也是時候用出一些殺手鐧了。

男孩雙瞳又一次變成紅色,不過,這次以已經是血紅,身邊頓時又一次血霧繚繞,但比之前的也要濃郁不少,一隻只血紅的大手從中伸出,向風澈擊去。

風澈見勢便不再追擊男孩,反而是向後一退,便和血紅大手糾纏起來,不過五息,數十隻血紅大手便被盡數消滅,風澈心中一慌,便看向男孩。

「八技-血骨!」

「似乎讓他用出了一些不得了的東西……」 男孩此時已經不是單純的眼睛血紅,而是全身泛紅,整個人充滿了血腥的味道,甚至整個血界又開始活躍起來,比之前更加濃郁,男孩骨頭甚至都有些凸起,給人一種極其恐怖的感覺。

「血元八技,眼、霧、血、膚、肉、骨、暴、亂!」風澈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龍睛,看向正在變化的男孩,「居然對我使用骨,還真的是看得起我啊。」

風澈早就聽說過這血元宗最強的就是這煉體之術,這煉體之術必須配合血元宗的《血元功》,但真正能將這連體之術能夠用到骨的一隻手都能夠數的過來,這千百年過去,倒是也沒人用過暴和亂,但骨已經是非常恐怖的一個程度。

「對付你,不用骨,沒有把握贏啊。」男孩說話的聲音變得更加陰森,「你應該感覺到榮幸,你是第一個能夠把握逼到用骨的,你如果還準備隱藏的話,可能真的會死在這裡。」

說罷,男孩便動了起來!

「好快!」

風澈驚訝的神色絲毫沒有掩飾,立刻抬起了槍劍,「不愧是最強的煉體,有意思。」

一步!

便直接來到風澈面前,手裡拿著一柄長劍,兩人便對持起來。

只見那劍在打中長槍時,整個劍猶如繩子一般,竟將長槍直接纏住,便硬生生的拉扯到了一邊。

「這是骨劍!」風澈眼中帶著疑惑,隨後便笑了起來,「這個年齡,這個實力,恐怕你就是血元宗那位絕世天才了吧,傳說中第八個血元功大圓滿的杜殷了吧。」

「不告訴你。」男孩左手掐訣,一根根巨骨便從地凸起,目標都是風澈。

風澈靈光一閃,步伐變得詭異,手中的劍也越揮越快,但還是被一根巨骨刮傷。

風澈便將手中的劍甩了出去,急忙後退,凝視著傷口,慢慢的說道:「有毒?」

但毒性不是太大,倒是可以化解,只不過……

風澈不理解這怎麼可能會傷到他,這不應該,風澈忽然注意到了一些事情,便抬頭凝視天空……

這血界壓制了我的元氣!

「徒兒,莫慌,為師來也!」

男孩看著聲音的來源,只見一個男子正從天空直落這邊,皺了皺眉,「七星武士?」

「師父,你來這邊幹什麼,快跑啊。」風澈見到劉秀過來立刻慌了起來,本來他對付這人就有一點費勁,這劉秀一來,那就還要保護劉秀,簡直就是壓力太大了!

「徒弟,接下來就交給為師吧!」劉秀一副大義凌然的樣子,「妖孽,見到本大爺還不束手就擒。」

劉秀怕嗎?怎麼可能,他一直以最快的速度向這邊疾馳,自然這邊是什麼情況他都不知道,當他過來的時候只看見風澈受了傷。

在他的面傷他徒弟,這他怎麼能夠忍受,立馬就跳了出來,絕對為風澈討回公道。

「你師父?」男孩指了指劉秀,一臉奇怪的表情看向風澈,一副不可思議的樣。

這實力差距也太大了,這換誰都不會相信,而且你打架就打架,你特么嘴角的是什麼?我曹,花生米……

「算是吧。」風澈一副尷尬的樣子,但也不能不承認,不然劉秀得多心碎。

「小子,打架認真點。」劉秀指了指地面,沖男孩說道:「這,我承包了。」

男孩可沒心情和劉秀扯淡,本來就已經很忙了,又來了一個七星武士,真是這年代,什麼人都有。

一個瞬移,便出現在劉秀面,揮起手中的劍,殺意泛濫,這個距離就算是風澈……

也不可能救得了!

「電眼逼人!」

「我曹,什麼玩意,你特么打架怎麼還帶電燈泡呢!」

奸臣之妻 「師父,幹嘛。」

「關掉,快關掉!」

當所有人眼睛都恢復的時候,場面已經改變太多,只見男孩一臉懵逼的站在原地,而劉秀此時正扛著風澈再向遠處疾馳。

「你特么打架有沒有點道德心!」

男孩頓時火怒三丈,打架這麼多年了,這還是第一次讓人家調戲了,還是在開了血骨以後,你特么打架就打架,還特么放光,你當你是燈泡俠啊,媽的!

「師父,你這是幹嘛,把我放下來。」風澈此時被劉秀抗在肩上有些懵,看著身後正在追過來的男孩心裡有些擔心,這特么是多生氣啊,至於這麼追嗎?

這也不過是風澈沒有體驗過而已,這就好比洞房花燭夜,兩人在房間裡面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一個人在外面偷看,還發出一些賤賤的聲音,你特么看就看唄,你特么發出聲幹什麼!

揍你,殺你都不解恨!

「這怎麼打,當然跑啊。」劉秀現在完全是依靠著要隨時都有可能死的信念在支撐著他,他一進血界就發現自身的元氣全都被壓制住了,他根本用不出一絲元氣,而一時腦熱,也就把小秀子的事情忘掉了……

小秀子也就在腦海里看著外面,心裡很不舒服,這麼緊要的時候就把他忘掉了……

他特么也就不想理他,你忘就忘吧,我特么也不提醒你!

不用我的時候你特么老煩老子,這緊要時刻你特么把老子忘掉了。

老子特么是個牛逼的系統啊,你特么真當老子是個陪聊啊……

「吃屎了你!」 娛樂圈最強替補 劉秀轉頭看向男孩,心裡更是擔憂,更是加快了速度,「你特么咋跑這麼快!」

風澈也隨時準備戰鬥,這個速度最多兩息,就能來到這邊,他這次戰鬥也對著血界有了一個全新的認知,這血界簡直就是一個BUG,如果不是元氣很高,根本就發現不了這個地方,別人也就查不到這個地方的元氣波動,而且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話,這血界還有能夠壓制別人實力的功效。

「電眼逼人!」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還來這招!」

這次倒是沒有閃到風澈,風澈見到男孩那一頓,頓時靈光一現,身體動了起來,掙脫了劉秀,閉上了眼睛,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把長劍,根據之前記憶的位置,殺!

「徒弟,快跑啊,你幹什麼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