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秦趙歌,這個問題你來解答。」劉俊之又往前一步。

「你們三個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問問我身後那個白色頭髮的人。不好意思,我先行一步。」劉俊之說完之後,便原地消失了。

「到哪裡去了,他到哪裡去啦?你們快找,不然的話,待會兒小姐又該說我們了。」其中一個很漂亮的丫鬟說道。

「他已經進屋了,你們別找了。」其中一個丫環見一個黑色的人影進了屋中。

房間之中。乾坤夫人拽著劉俊之的耳朵。

「你膽子真大呀,你竟然敢繞開他們進來,真是混蛋。去,那邊給我呆著去。」乾坤夫人發話了,劉俊之只能默默的走到了一個角落裡,在那裡呆著。

「把你的方天畫戟給我,我要看看那個叫聖帝的人。」乾坤夫人說完之後,方天畫戟,平平飛出。

然後一個虛影,從方天畫戟裡面走了出來。

「你是我所見的人當中最強的一個。」乾坤夫人說道,他沒有想到,自己在神武大陸,竟然看見這麼一個強者。這個強者,很接近聖人。

但是差那麼一點點,雖然現在只是一絲靈魂,可是也十分的強大,把這神武大陸的強者綁在一起的話。估計都打不過面前這個叫做聖帝的男人。因為這個男人的十分的強。

「如果我全盛的時候,可以和夫人有一拼,可是現在,我只是一縷殘魂,在這裡苟延殘喘罷了。」聖帝說道。 如果全盛的時候,聖帝知道自己有可能和面前這個器靈有所一拼,可是現在只有一縷殘魂,是根本打不過面前這個女人的。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你的身體還活著,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你的身體應該是被偷天魔族的人,給偷了過去吧。」乾坤夫人只需要一個眼神。他便知道聖帝的情況。

「我想問一問這偷天魔族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我的身體會被他偷走?它究竟有什麼用?」這是聖帝,第二次聽見偷天魔族。

這是他第二次聽見這個詞,偷天魔族,這是個什麼種族?

「偷天魔族,域外邪魔種族之一,應該是早已經被滅絕了的種族,但是他現在又出現了,這一點值得考慮,看來通天之路上,也混進了他們的人,我想我暫時應該和九幽那些人談談,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這裡面應該有人有你的血脈,你和他聊聊吧。」乾坤夫人指了指莫無雙。

「確實,他身上有我的血脈,而且他身上的血脈很純正,既然這樣的話,我交給你一樣功法。」聖帝來到莫無雙面前。然後一直點在他的眉心之上。

然後聖帝便消失不見了。

「他,真的是我的祖先。」莫無雙指了指方天畫戟。

「是,而且你的家世十分的顯赫,如果我說了不差的,聖地應該是武神九重,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功法,為什麼沒有傳給你們。」乾坤夫人很不明白為什麼聖地沒有把他的功法傳給他的後人,如果傳給他的後人的話,恐怕莫家就是個武神世家。

「如不過我猜的沒錯的,應該是他改變了歷史,我記得,神武大陸有一段歷史,是處於空白期,上面沒有一個字記載。當時武聖石家,記載了一段東西,是那個時代的文獻記錄,裡面記載了一段十分黑暗的歷史,而且這段歷史不讓外傳。提到了當時的人皇,更提到了九幽。」石寧說道,他見過那個記錄,知道那段歷史,那段歷史,堪稱神武,大陸最黑暗的歷史。

因為見過那段歷史,所以他的心中才對戰爭十分的反感。因為那段歷史,戰爭是十分的慘烈的。

當時共有三位人皇,在這場戰爭中死亡,三大聖地也重創。不過那段歷史過去了。

那段歷史也被抹消了,被徹徹底底的抹消了。

那段歷史當中的英雄們,也都沒有留下任何濃重的一筆。

不過也正是因為那段歷史。

才會有了今天的神武大陸。

被遺忘的歷史。同樣也有被遺忘的英雄。

這場戰爭最終導致了很多遺憾,原來武神世家石家,從武神世家當中去名。

「如果你們想知道這段歷史的話,我可以給你看我們石家的文獻記載。」石寧說道,如果神武大陸再一次統一的話。那麼這段記錄將會重新的,重新的出現在世人面前。

「那到時候你們帶我去看看。既然新郎已經進來了,那麼我們就出去吧。給,你的紅蓋。」周雪將紅蓋頭遞給石寧。

不過乾坤夫人卻把它拿在手中,然後說道:「劉俊之,我想你的活還沒有幹完。」

劉俊之聽完這句話,火急火燎的出去了,然後將門關上。

「備戰。」劉俊之看著天空之上,不知不覺之間,他發現天空再次的黑了下來。

不僅僅是他,其他的人也發現天空暗淡了下來。

「好像有人要撕裂空間。」冷天殊看了看天空。

「我想應該是異界入侵。」景浩開口說道。

他沒有想到,他們剛剛經歷完戰爭,沒準又要再打一場戰爭,因為異界入侵,很少出現但是自從神武大陸亂了以後,出現了各式各樣的種族,異界入侵發生的概率也是十分的高,以前的話只是小股敵人入侵,但是現在,看這個情況來說,應該是大規模的入侵。

「空氣當中有魔法的波動,看來是剛才我們遇到的那些自稱魔法界的人,大家小心點,他們的魔法和我們的武技很相像,但是若論攻擊力來說,魔法的攻擊力在武技之上,但是他們自身的防禦力沒有我們強。大家可以利用這個弱點,進行攻擊。」劉俊之說的很清楚,他沒有想到現在這個時候,竟然有異界入侵。

自己只不過是結個婚而已,不會這麼麻煩吧。

眾人聽到劉俊之的警告之後,紛紛的將這些話記住。

果然有一隻大手撕裂了空間,然後走出一個人。

這是一個女子,身上穿著火紅色的衣服。而且身上有濃烈的火系魔法纏繞。

緊接著,後面又出現了各種各樣的人,有拿著法杖的,你有哪些不拿法杖的。

其中一些穿黑色衣服的人。劉俊之特別的注意。 醫妃狠兇猛 因為這些人所使用的是亡靈魔法,所以身上都有死亡的氣息。

「我們確定不參戰,他們能應付嗎?」莫無雙很擔心的說道。這一次的敵人是未知的,所以她很擔心,因為未知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他們了解九幽魔族,所以對九幽魔族的入侵,不會感到太驚訝,能做到及時的防禦,可是別的世界的人,他們卻不知道。所以也不知道他們的實力究竟如何?

「如果是魔法的話,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忘了告訴你們,劉俊之這傢伙有個小秘密,他會的東西很多,武技只是一方面。忘了告訴你們,如果對方是別的人的話,我們可以出去並肩作戰,不過魔法界的人就算了吧,因為劉俊之這傢伙是魔法的創立者之一,所以你不用擔心,而且魔法這種東西你們也能學會,如果有興趣的話,我可以教你們。」秦鳳凰說道。對於魔法,他也會使用,只不過因為是輔助手段而已,他並沒有會更高深的魔法。

「師姐,我不想嫁給劉俊之。」少司命說道。為什麼冥皇嫁給劉俊之,自己就要嫁給劉俊之呢?

「如果你要知道你自己是誰的話?恐怕就不會這麼想了。」乾坤夫人說道。這個少女,並不知道她真實的身份。所以才會這麼說。 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肯定不會這麼說的,只不過他並沒有完全的恢復記憶,所以現在才這麼說。

不過乾坤夫人也很好奇,到底是巧合還是逍遙帝君故意安排的,只要跟劉俊之有瓜葛的女人。要麼就是真身降臨,要麼就是轉世重修。

不過現在這一切都不是乾坤夫人所料考慮的問題。他決定等到婚禮過去之後,自己一定親自前往徐州,與准堤天魔王見面。

不過乾坤夫人也感嘆,現在是多事之秋。要盡量和九幽避免正面衝突。所以談判的第一步就是雙方罷兵,對於徐州,現在只能默認。默認有九幽魔族管理。沒有其他辦法。

……

鯤鵬妖師,看著那遮蓋天際的烏雲。沒有說任何話,因為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下,烏雲之下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就是幾個別的世界的人入侵到這裡來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鯤鵬妖師一臉看戲的向下看去。

對於他們這種層次來說,下面的敵人是根本不夠看的,但是鯤鵬妖師之所以沒有動手,是因為他知道這不是屬於自己的事情,自己也沒有理由動手。

……

「你們到會挑時候,不過對於我們來說,這場戰爭是無可避免的,我們是不會臣服你的,所以想要勸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周俊只一字一句鏗鏘的說道,他的聲音遍布到了整個袞州。雖然有許多武者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他們依然拿起了自己的絕學,來守衛他們的家園,因為天空之上的空間被撕裂,有無數人降臨在地上與他們廝殺。

……

劉俊芝之完話后,便不再說話。

因為他已經告訴了這些入侵者應該怎麼辦?那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絕對沒有一點婉轉的餘地,談判投降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想都不要想。

重生一世安寧 身穿火紅色衣衫的女子降臨在劉俊之面前。劉俊芝愣了一下,法師體質虛弱,他是知道的,近戰能力根本不強,但是這個女子卻落在了他的面前,以這種距離的話,自己要擊殺這個女子是分分鐘的事情,因為法師的防禦力太弱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女子竟然敢在他面前晃悠,就說明了一點,這個女子的實力應該是強大,他們所有人。這^魔法師的短板對於女子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這一點是劉俊之猜測的。

「你就不怕我襲擊你嗎?畢竟你是這裡實力最為高強的人,但是法師,身體十分的脆弱,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劉俊之說道,其實她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這裡的人,如果不是他提醒的話,根本沒有人知道法師的身體是十分脆弱的,他所指的所有人是來自於盤古大千世界的人,因為他們都知道法師十分的弱,身體是最大的弱點。

所以根本不用擔心他們突然暴起。因為一旦近戰,他們將會失去所有的優勢。

但是這個女子明顯的是反其道而行之,他竟然這麼近距離的面對著劉俊之,也就是說,他十分的有信心。

劉俊之看著女子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上面有古銅色的光芒在閃動著。

劉俊只知道這個女子為什麼敢站在自己面前了,因為這個女子雖然主修的是火系魔法,但是其實這個女子還會防禦魔法,防禦魔法,是一種很罕見的魔法,它可以增加魔法師的體質。 你的靠近,我的救贖 改變魔法師身體很弱的這個事實。

「很稀有的魔法,十分的罕見,不過對於我來說,形同虛設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用處,所以你死心吧。」劉俊之看著自己面前那個身穿紅裝的女子。

「這個倒不見得,我們還沒有動手呢,勝負還很難分曉,不要那麼的狂妄自大,你沒有任何機會。」女子對於眼前這個少年人的話,並不在意,因為他知道以他們的整體實力,要比面前這些人強上不是一點半點,要想把他們完全擊潰,基本上不是問題。

「自信是好事,但是盲目的自信會要了你的命的。」劉俊之說完之後。一掌打向面前的女子,雖然這個女子有防禦魔法護身,不過在他看來,這種東西,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因為對於劉俊之自己來說。所有的魔法在自己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因為魔法來源於魔力,而分解魔力,對於劉俊之來說十分的簡單。正是因為太簡單了,所以他不怕任何魔法的攻擊。

紅衣女子很快的向後退去。不過讓她十分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他發現自己還站在原地不動。

而且是一動也不動。這個明顯是束縛魔法。

但是這個魔法是什麼時候發動的?

這不是紅衣女子最驚訝的事情,他最驚訝的事情是面前這個少年人竟然會魔法。

但是按照他們所收集的情報來看。這方大陸,所修鍊的是武技,而且和魔法並無關聯。

但是面前這個少年明顯是會魔法的。而且是很少見的束縛魔法。這就讓她十分的納悶兒了。

不過他雖然躲開了劉俊之的一掌,是的,在電光火石之際。她從束縛魔法中脫離出來。

堪堪躲過這一掌,正當這個紅衣女子以為結束的時候。

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將他退了老遠。 骷髏架子日常 紅衣女子迅速的運用自己的防禦魔法,堪堪抵住了攻擊。

不過他受的傷勢也不輕。自己腰間的衣服已經被撕裂。上面有一大片血跡,鮮血順著傷口滴落。

「不錯,瞬間能夠讓自己的身體進行石化,所以你能擋住這個攻擊的衝擊,不過你的防禦魔法在我面前一無是處。」劉俊之說完之後。只看見天上有一個人正在拿著法杖,正在凝聚著魔力。黑褐色的天空之上,出現了一個魔法陣。正因為這個魔法陣的陣紋是黑色的,所以沒有人發現。

這個拿著魔杖的人,要施展禁忌魔法,也就是禁咒。

「魔力解除。」劉俊之輕聲的說道。因為他施展魔法,不需要法杖,也不需要念大段的祭文。

除非是有必要,他才會念祭文。不過眼前這種情形,他不需要。 隨著劉俊之的話音剛落,那黑色的魔法陣立刻消失不見。

那個手拿著魔杖的中年男子突出一口鮮血,直挺挺的向下栽了下來。

只不過他的同伴伸手一抓他,將他拉了上來。

所以這個中年男子並沒有掉下去。

那個紅衣女子十分驚訝的看著劉俊之,她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會魔法,而且是魔法解除這類魔法,這類魔法,十分的罕見。和防禦魔法束縛魔法相同,都屬於十分稀有類的魔法,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人會用,而且他沒有念祭文,直接使用魔法,這對紅衣女子的衝擊力十分大,他也能做到無杖施法。也能做到不念祭文施法。可是紅衣女子知道這樣會使效果減半,但是眼前這個少年人所使用的魔法效果,不僅沒有減半,而且似乎比他們所用的解除類魔法更強,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傢伙難道是魔法界的混血兒,但是不可能呀,魔法界並沒有記錄有人來過神武大陸,他們這一次入侵是受到了指引。是受到了多哥和老菲特的指引,這兩個傢伙遊歷修羅大千世界的小世界。

最終葬送在了這裡,剛才如果不是西天界的人插手,這方世界恐怕早已淪陷,但是他沒有想到的事面前,這個少年人會魔法,而且魔力水平不低。

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難道這個人本來就會魔法,那麼它的真實來歷就值得商榷了。因為魔法不僅魔法界的人會,主世界修羅大千世界的人也會。

如果眼前這個少年和修羅大千世界有瓜葛的話,那麼只能將他俘虜,並不能將他殺掉,否則的話,萬一這傢伙是哪個修羅大千世界,府主的子弟,出來歷練,到時候死於自己等人之手,這不是給魔法界找麻煩嗎?

不過除了他以外,眼前神武大陸的人可以殺掉,也可以俘虜,讓他們為自己等人做事,這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紅衣女子抖動渾身的魔力,他的身旁出現了無數條火蛇,這些火蛇吐著猩紅的信子。並且眼神兇惡的盯著劉俊之,在他們的眼裡,這個少年人就是它們的獵物,它們可能已飽餐一頓。

只不過這些火蛇還沒有攻擊,便被冰凍了上。而且紅衣少女十分納悶,他的火蛇是火系魔力所組成,能冰凍上火蛇,一定是冰系的魔力,可是這並不同於他所接觸的冰魔法,上面附著著奇怪的力量。

這奇怪的力量,十分的神奇,竟然能將自己的魔力包裹在其中,讓魔力釋放不出去。

果然如同魔法學院院長所說的事情一樣,這個世界不簡單呀。

不過紅衣女子並沒有放棄,既然已經來了,一定要征服這個世界,哪怕就算征服這個世界的一小片地方,只要站住腳了就可以將魔法界,隸屬於自己的這方勢力的魔法軍團全部的召喚過來,來進行戰爭,侵入這片大陸。

紅衣女子想象的很好,可是現實是殘酷的,他竟然發現自己的雙腳被冰凍住了,而且這些冰還在不斷的上移,已經移到了膝蓋的位置。

正是因為這些冰已經移動到膝蓋位置,所以這個紅衣女子有些十分的擔心,因為他發現自己的魔力,無法震碎這些冰,但是這些兵雖然將他凍住,可是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因為他用火系魔法將自己的雙腿包裹了起來,這些冰只是將魔力凍住了,但是即便是這樣,也讓紅衣女子十分的詫異。

「奇怪的力量,我的冰系武技,竟然無法侵蝕你的力量,不過無所謂了,只要能限制你的行動,要擊殺你,十分簡單。」冷天殊說道。他發現自己的力量,無法將這所謂的魔力凍結。

雖然無法將它們凍結,只要將表面的元力凍上就可以了。因為這樣也能夠限制這個紅衣女子的行動,只要限制住他的行動,自己就可以近身而戰。按照劉俊之的說法,他們應該是近戰實力很弱,如果自己在近處進行攻擊的話。這個紅衣女子應該很難躲避的開的,是應該躲避不開,因為他的雙腳已經被凍住了,所以他的行動也受到了限制,無形中等於他已經被束縛在原地了。

只不過冷天叔剛要靠近的時候,天空中飛下幾支雷霆長矛。

只不過這雷霆長矛立刻落到了一個人的手中。

莫奈何,看著手中的雷霆長矛。才發現這些雷霆長矛之中的構造和自己所學的武技不相同,而且這東西不是元力,是他們所謂的魔力。

不過雖然有些不同,但是主要修鍊雷系武技的莫奈何知道,這些東西自己也可以輕鬆的控制。

他步入武聖這個階段比冷天殊和劉俊之更長。

所以他他也更能熟練的控制自己不知道的東西,雖然這些附著在雷霆長矛的魔力,他不是很了解,但是它同樣能以原力驅動這些雷霆長矛,這就是為什麼這些雷霆長矛會在他的手中。

天空上一個少年人看到自己的雷霆長矛,被一個持劍的中年男子收走。他沒有任何慌張,雖然這些雷霆長矛沒有救到那個紅衣女子。

可是另外的魔法起了作用,那就是地上出現了無數的地刺。這是一個大面積攻擊的魔法,是對所有人都能造成傷害的,不過這個少年人卻發現,他這個魔法似乎沒有用處,因為整個土地都出現了冰。這些冰層十分的堅硬,讓土刺根本生長不出來。

所以他這個魔法又失敗了。雖然他的魔法失敗了,可是紅衣女子已經被四面冰牆護在當中。

一個手執法杖的老者。口中念著不同的祭文,冰牆之上被施加不同的魔法。

只不過這些魔法立刻的消融不見。因為在女子面前站著的人是劉俊之,劉俊之可以讓這些魔法立刻的化為無形。

其實劉俊之所施展的是最簡單的一種魔法,這種魔法和魔力解除不同。

我理解出這種魔法,雖然能夠解除魔法的效果,但是魔法的魔力還在那裡留存著。但是劉俊之現在所使用的魔法。是完全的將周圍的魔力消散。也就是摧毀魔法的魔力,讓這個魔法無法在支撐下去。這種,魔法叫做粉碎魔法。 擁有粉碎魔法的劉俊之無疑是強大的,它可以讓任何魔法瞬間化為無形。

「如果你們只有這點能耐的話,就全部都留在這裡吧。」劉俊之的手指之上生出來火焰。

然後劉俊之,將手指一甩。無數的火焰幻化出無數條的火龍,向那個紅衣女子疾馳而去。

紅衣女子笑了笑,心道,這傢伙是不是傻了?自己可是修鍊的火系魔法,這種火焰根本傷不到自己的。只不過這無數條火龍,在接觸它的一瞬間,這個女子放棄了先前心中的想法,原來可笑的不是對面的那個少年,可笑的是自己,這火焰竟然能夠燒傷自己。

也就是說,這個少年人所掌握的火焰魔法在自己之上。

但是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可是,這不可能的事情,確確實實的發生。

這讓紅衣女子難以接受,明明自己是魔法界的人,會魔法魔力高是應該的。可是眼前這個少年人不是魔法界的人,魔力高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他還會魔法。

這本身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的魔法很高超,高出自己很多。

雖然這件事情難以接受。可是紅衣少女,知道她必須接受。並且接受自己的對手。

因為眼前這個對手十分歷害,紅衣少女不得不承認,這應該是自己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厲害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