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而且,這裡的海盜猖獗,所以才會被世人稱之為逆亂之海。」

張慕白一臉凝重地說道。

「嗯,不應該啊,既然這裡有這麼多海島,為何你們太一劍宗沒有派人收編這些海島?」

莫宇辰有些疑惑地問道。

御劍海域的大島嶼不是很多,而且還要被三大劍宗和那些大小勢力瓜分。

所以,一分下來,他們到手的土地就變得很少。

所以,莫宇辰就奇怪,為什麼離這裡最近的太一劍宗,為什麼會放過這裡呢?

「莫大哥,你先聽我說!」

「逆亂之海雖然島嶼眾多,但是大部分都是沒有什麼修鍊資源的島嶼。」

「所以,這樣的地方,我們太一劍宗實在是不願意大動干戈來整編這裡的海盜。」

「也恰恰因為這樣,生活在這裡的那些武修,只能通過不斷的掠奪,才能勉強讓自己繼續修鍊下去。」

「所以,常年生活在這裡的人,幾乎全都是海盜。」

莫宇辰聞言,瞬間恍然。

按照張慕白這麼說,敢情這逆亂之海就是一片沒有價值的海域,難怪不管是內陸還是太一劍宗都將其視而不見。

「莫大哥,在逆亂之海,對我們威脅最大的就有十三個大勢力。」

「如果沒有到必要的時候,我們最好別和他們發生衝突。」

「這十一個大勢力,他們自稱為十三太保,平常各自為政,一旦有外敵入侵,他們將會擰成一股繩,共同抗擊外敵。」

「十三太保中,最為強大的是其中四個半步渡劫境的強者,而另外九個則是出竅境九重的修為。」

張慕白非常忌憚的說道。

「十三太保?」

莫宇辰眼眸中驟然一亮,緩緩地點著頭。

「雖然說,幾乎每一個經過逆亂之海的人,都會遇到海島打劫。」

「但是以莫大哥的實力,只要低調一點,應該還是能順利通過的。」

可能是覺得自己說的有些玄乎,張慕白忍不住笑了起來,輕鬆地說道。

莫宇辰饒有深意地看了張慕白一眼,輕輕一笑,說道:「你說得對,每一個經過逆亂之海的武者,或多或少都會遇見海盜打劫。」

「也不知道打一個打劫我們兩人的,會是那一股實力的海盜,會擁有什麼樣的實力。」

話音剛落,少年陡然轉身,雙眸綻放出兩道璀璨的劍芒,朝著身後爆射而去。

「啊?」

張慕白見狀,楞了一下。

不過,當他見到莫宇辰的動作時,他也當即反應過來,滿臉警惕地戒備著。

此時,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天際中。

一道黑影在莫宇辰眸光的逼視下,迅速接近,速度非常之快,讓莫宇辰與張慕白兩人的臉色,不由得凝重起來。

「好快的速度!」

莫宇辰暗暗心驚。

他看得出來,來者擁有這樣的速度,實力絕對實在出竅境七重以上。

婚色襲人:天價二婚妻 不過,即便對方的實力在出竅境八重,莫宇辰也無所畏懼。

兩個呼吸之間,那道黑影已經來到兩人跟前,顯現出一張年輕且又陰狠的面孔。

特別是他那雙眼眸之中,所蘊含的殺意,好不掩蓋的籠罩住莫宇辰與張慕白。

此時,莫宇辰沒有發現,身後的張慕白見到來者后,臉上的表情陡然一變。

「從御劍海域的方向來的,而且又是一個人。」

「你不是逆亂之海的海島。」

一晌貪歡:總裁離婚吧 「說罷,你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跟著我們?」

莫宇辰淡漠地掃了來人一眼,體內的劍胎已經時刻準備著。

只要下一刻,他感覺到對方有什麼不對勁,他將會即刻暴起。

黑衣青年聞言,不屑地斜了莫宇辰一眼。

畢竟一個小小的出竅境武者,他還沒有放在眼裡,即便他也知道莫宇辰在武鬥場中獲得了挑戰了出竅境四重,也是一樣。

他的目光落在莫宇辰身後的張慕白身上,陰冷的臉龐,瞬間露出一個森冷的笑容,說道:「小白,好久沒見啊。」

「怎麼,離開太一劍宗,也不來和我這個做大哥的告別,是不是看不起你大哥我啊?」

「小白?大哥……」

忽然間,莫宇辰有些錯愕。

他忍不住回過頭,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張慕白。

「呵呵,莫大哥,他說的沒錯,他……他確實是我大哥……」

「但是,我跟他是同父異母,他叫做張慕之!」

張慕白神情恍惚地看著來者,無奈了嘆了一聲,對著莫宇辰苦笑道。

…… 「同父異母?」

莫宇辰淡淡地點了下頭。

不過,他心中卻感覺到很是奇怪。

既然張慕白跟眼前這個青年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那為什麼來者會以如此態度對待張慕白呢?

張慕白看了他大哥一眼,極為不甘的說道:「大哥,你莫非真的要弄死我才甘心嗎?」

莫宇辰聞言,心中一震,不由得看向眼前那個青年,右手也悄無聲息的搭在左手中的乾坤戒上,警惕著對方。

然而,張慕之卻始終都沒有理會莫宇辰,他的目光依然放在張慕白身上,陰森地說道:「桀桀,大哥不會殺你。」

「畢竟你我是親兄弟,父親自小就忙於修鍊,無心照看你我二人,再怎麼說我們也算是相依為命長大的,大哥豈會忍心殺你。」

張慕之看向自己弟弟眼神中,除了森冷的殺意之外,還有一絲難以被擦覺的複雜之色。

「既然你不是要殺我,那你來是為了……」

張慕白鬆開緊握地雙拳,臉上的怒色也消沉了不少。

他不是害怕張慕之,而是不想兄弟兩人兵戈相向。

就像剛剛張慕之說的那樣,他們的父親從小沒有陪伴他們兄弟兩,整天不是修鍊就是處理宗門俗物。

而反觀他大哥張慕之,從小就一直很照顧他,不僅在修鍊上給他提供幫助,就連去哪玩耍都要帶上她這個弟弟。

他們兩人的關係,可以說是非常的深厚,直到後來……

「我不殺你,但是他卻必須要死!」

張慕之聞言,猛然轉過臉,獰笑著盯著莫宇辰說道:「不知道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話嗎?」

「無論你做錯什麼,大哥永遠不會殺你。」

「但是你身邊的朋友,我一個不留,我要你嘗嘗失去在乎的人是什麼味道,我要你孤老一生。」

張慕之的情緒越來越暴躁,眼眸之中布滿了無盡地恨意,這股恨意是沖著張慕白,可是給人感覺到又不像。

莫宇辰搖了搖頭,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他聽了張家兩兄弟的對話,差不多能猜得出其中的隱情,這其中恐怕還真有一段凄慘的往事吧。

不過,當他聽到張慕之想要殺自己泄憤的時候,莫宇辰劍眉一挑,冷漠地說道:「呵呵,想殺我?」

「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了。」

「你在武鬥場的戰鬥我見過,雖然勉強算是不錯,但是只有出竅境一重的你,就算天賦再強,又能越得了幾個境界?」

張慕之瞥了莫宇辰一眼,背負著雙手,不屑地說道。

不過,真還別說,他的確有自傲的資格,以他如今出竅境八重的修為,自然可以鄙視莫宇辰這個出竅境一重。

因為在他的認知中,哪怕是蛟王海域中,最為天才的蛟太子,它也只能越七重殺敵。

而莫宇辰哪怕天賦在高,也不可能越過七重戰鬥,所以他料定,莫宇辰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

兩人修為的差距太大,這讓張慕之心中充滿了自信。

因此,這一次他只有一個人追來,這也是說明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強大的自信。

「不行,你不能殺他!」

「大哥,你難道真的要把事情做絕了不成?」

張慕白聞言,臉上的神色劇變,滿臉驚怒的瞪著張慕之。

沒錯,莫宇辰是他如今,唯一一個朋友,他不希望就這麼被他大哥毀了。

「哦,我還沒動手你就這麼緊張了?」

「你問我為什麼做的這麼絕,那你怎麼不去問你娘,當初為什麼要做得那麼絕?」

看到張慕白越來越生氣,張慕之卻顯得格外的興奮,而且身上的氣息也變得越來越狂躁。

「大哥,你也知道那件事,我也是求過我娘的。」

「可是,如今我娘她老人家已經死了,你為什麼還要對我苦苦相逼。」

張慕白越說越憤怒,氣得整張臉都憋紅了,眼神中充滿不解的質問道。

「苦苦相逼……哈哈哈……」

「小白,咱們雖說是同父異母,但是你捫心自問,我這個做大哥的,從小對你怎麼樣,是不是處處維護著你。」

張慕之仰天大笑,滿臉自嘲地問了張慕白一句。

張慕白聞言,臉色更加複雜了。

他並沒有反駁,而是點了點頭,說道:「你對我的好,我永遠銘記在心。」

「可以說,除了我娘之外,就你對我最好,比爹他老人家都還要好。」

「可是,你娘呢?」

「她怎麼對我,她做的那些事還算是個人嗎?」

張慕之抓著他弟弟的肩膀,使勁搖晃著,怒吼道:「當年,我跪在你娘腳下,把頭都給她磕破了,可是結果如何?」

「你娘卻因為我是長子,怕我威脅到你的地位,不僅辱殺我娘,而且還要對我趕盡殺絕。」

「大哥,這一切都是我娘的錯,我承認。」

「但是,你也知道我自小與世無爭,根本不在乎太一劍宗的傳人之位,同時也從來沒想過要讓你娘死。」

張慕白雙手無力的順著雙肩下垂,沉聲的說道。

「太一劍宗,狗屁太一劍宗,老子從來就沒看上。」

「當初,我本來還在打算,等你長大接受完成人禮之後,便帶你去天龍仙院修行。」

「可是,不曾想到,你娘卻是個十足的小人,早知道會有那樣的結果,我我……我……」

「我恨啊!」

張慕之跪在地上,將拳頭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不過,他並沒有動用真氣,只是憑藉著肉身的力量在發泄而已。

莫宇辰見狀,微微一嘆。

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他們兄弟兩人的恩怨來由。

說到底,其實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恩怨,都是因為上一代人的仇恨,所以兩人才不得不反目成仇的。

這樣的事情,對於大宗門以及那些高門大閥的子弟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畢竟自古以來,不管是在哪裡,繼承權的奪取,從來就沒有間斷過。

然而,眼前這張家兩兄弟倒是都不在乎什麼繼承權,而是因為各自母親的爭鬥,所以才導致了今天的後果。

…… 「好了,廢話少說!」

張慕之揉了揉拳頭,滿臉煞氣地看向莫宇辰,說道:「小子,你要怪就怪自己認識了我弟弟。」

「這一切都是你命不好,別怪我!」

話音一落,張慕之身上氣勢暴漲,一股澎湃的劍意,呼嘯而出。

「你沒有那個本事殺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