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不完了么!」人們臉上帶著感嘆,天鬼王一招就能夠斃掉洛天,因為那毒掌之上蘊含著滔天的劇毒。

但是洛天的臉上卻是露出笑意,頭頂之上青色的大印散發著陣陣的神則,無形的波動,席捲而出。

「他是不打算反抗了么?」人們目光之中帶著不解,看著洛天,雖然洛天和天鬼王兩人相差了一個等級,但是以洛天之前大戰無面的實力,不可能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放心,這一擊不能要了你的命,只能讓痛苦,我會好好殺你!」天鬼王大喝,眼中帶著猙獰。「吼……」不過就在天鬼王的話音剛剛落下,人們以為洛天必死無疑的時候,一聲聲的咆哮之聲,在輪轉殿的飼鬼閣中升起,凶勵的氣息滔天而起,一道青光閃動,瞬間出現洛天的身前,龐大的身軀阻擋住了

那即將碰到洛天的毒掌。

「嘭……」鋒利的爪子直接震碎了那灰色的毒掌,澎湃的毒氣,化成灰色的毒雲席捲而起。

「這是!」人們嘩然,看著站在洛天身前的龐然大物,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隨後猛然想到了當年輪轉殿的一戰,那是洛天對抗火尊的時候。

整個龐大的身軀,彷彿一條巨蛇,但是腹部卻是長著一對翅膀,更是有四隻粗壯的利爪出現。

「天毒獸,飼鬼閣中第三層的凶獸,馭鬼天尊飼養的鬼物,馭鬼天尊不是跟隨毒劍天尊駐紮在火海地獄了么?他的鬼物怎麼會突然出現!」一些不明白的輪轉殿的弟子轟亂起來。

「吼……」天毒獸張口一吸,無形的漩渦出現,將那灰色的毒氣吸收的一乾二淨,讓人們嘴角抽搐。

「一隻畜生而已,又能耐我何!」天鬼王臉色陰沉,隨後依然不屑,在他看來,再多的凶獸,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吼……」不過天鬼王剛剛要再次出手,一道道身影,從飼鬼閣中出現,又有幾個龐然大物出現,每一道身上都是泛著驚天的氣息。

「我的天,那是陰咸……那是犀渠……」輪轉殿的弟子們驚呼起來,看著那一個個泛著凶勵氣息的凶獸鬼物。

「九頭鳥!」天鬼王臉色也是難看起來,因為他在這幾隻凶獸的身上感覺到了強大的危機,尤其是其中兩隻,一個九頭鳥,一隻好像蠻牛一般的凶獸,更是感覺到仙王中期的氣息。

「給我乾死他!」洛天站在原地,伸手一指天鬼王,沖著那幾隻氣息滔天的凶獸開口。

「吼……」下一刻,幾隻龐然大物滔天的而起,煙塵席捲,朝著天鬼王沖了過去。

「我想起來,當年洛天就是靠著這些凶獸,把火尊虐的不像樣!」有些輪轉殿的老人,嘴角抽搐。

「嘭……」人們說話間,十隻凶獸也是殺到了天鬼王的跟前,蠻牛鋒利的犄角頂向天鬼王,直接將天鬼王撞飛。

風雨雷電,霧雪冰霜,九頭鳥九顆頭顱,張口一吐,九道波動爆發而出,如同滅世一般,將整個擂台沾滿,朝著天鬼王席捲而去。

天鬼王悲催了,不斷拚命,毒霧叢生,但是相差的太多了了,九頭鳥和蠻牛兩個就能壓制天鬼王,更何況還有其他幾個凶獸鬼物,尤其是天毒獸,對於天鬼王太過克制。

轟鳴之聲不斷,轉眼間,天鬼王就狼狽不以,差點被蠻牛的犄角洞穿胸膛,身上更是被幾道黑色的神雷,劈的冒煙,身上破破爛爛,還有鮮血流淌而出。

「太慘了,這是天鬼王么?」人們看著不斷被虐的天鬼王,臉上露出感嘆。

天鬼王畢竟在地獄之中是聲名赫赫的存在,但是現在卻是如此凄慘,不得不叫人唏噓。

時間緩緩流逝,一個時辰,天鬼王都不斷的被虐著,最後終於堅持不住,直接被八頭大蛇纏住了身軀,席捲到了洛天的跟前。

「嗡……」洛天沒有絲毫猶豫,黑色的長槍帶著驚天的威能,朝著奄奄一息的天鬼王刺去。

「不可!」看到洛天要殺掉天鬼王,絕影天尊終於坐不住了,若是天鬼王死了,那麼其他幾個天王那裡,必然會不幹。

八大天王世襲,當年放棄統治地獄,為的就是自己的後人,能夠傳承下去,否則現在就不是十殿閻羅,而是十八個勢力,每個掌握一座地獄。

女團締造者 天鬼王若是死了,那就輪轉殿違背了先祖的遺願,說不定會遭到可怕的反噬,而且其他天王還有十殿那裡也不會同意。

絕影天尊動了,身形閃動,化成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了天鬼王的身前,伸手一抓,抓住了黑色的槍身。

「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目光看向絕影天尊,眼中露出憤怒。

「他不能死!」絕影天尊沖著洛天開口,看出了洛天眼中的憤怒,但是手卻紋絲未動。

「哈哈,小子,殺我啊,你殺不掉我的!」天鬼王大笑,聲音之中帶著得意。

「噶吱吱……」黑色的長蛇緩緩的收縮,讓天鬼王的身上傳出脆裂之聲,同時鮮血不斷的從天鬼王的口中流出。

「真的不能殺?」洛天沖著絕影天尊開口,同時也是在詢問黑白無常,他知道黑白無常肯定會關注此事。

「真不能殺!」絕影天尊開口,黑白無常卻是沒有回應,沒有回應,洛天就明白了,心中長嘆。

「天鬼王,今天我放你一馬,不過你的命,我早晚會取走!」洛天輕聲開口,看著臉色漲紅的天鬼王。

「就憑你?若是沒有這些凶獸鬼物,我一掌便可鎮殺你!」天鬼王一邊吐血一邊開口,呼吸急促。

「好,我還是給你機會,等你傷勢好了,我會登臨天鬼王城,到時候咱們兩個決一死戰!」洛天大聲開口。

「你若敢來,我就敢戰!」八頭大蛇,緩緩的鬆開了天鬼王,讓天鬼王躺在了地面之上,但是說話依然強勢。

天鬼王氣若遊絲,身上的傷極為嚴重,相信沒個半年一載是回不到巔峰的。

「滾吧,若是好了就告訴我一聲,我們父子去取你性命!」洛天冷聲開口,隨後目光看向那幾個天王還有長老們。

「各位誰想要抹殺我洛天的么?」冰冷的聲音,讓眾人心中暗罵,看著洛天身後的那十個凶獸,誰要是敢的話,那就是找死了。

「好吧,沒有的話,那我就走了!」洛天沖著眾人抱了抱拳,懶的理這些人,邁步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各位,我為大家準備了水酒,若是想留下,還請一敘!」絕影天尊臉上帶著笑意,帶頭的天鬼王都被打了個半死,他們這些人便是沒有理由找他們的麻煩,說是準備了水酒,其實什麼都沒準備。

「在下告辭!」十殿的長老們心中暗嘆,對著絕影天尊幾人抱了抱拳。

「好久沒回輪轉殿了,天尊大人,不知道能不能讓我進去看看!」王綱臉上帶著感嘆,沖著絕影天尊開口。

摩天,丘龍幾人臉上也是帶著感嘆,畢竟在輪轉殿,他們曾經渡過了一段最重要的時光。

洛天此時卻是帶著那些凶獸鬼物,走到了飼鬼閣,安撫了這些傢伙一番,走到了最後一層,出現在輪轉地獄之中。

洛天剛剛降臨,黑白無常的聲音便是在洛天和伏星璇兩人的腦海中響起。

「你們兩個來一趟,有事!」黑白無常的話,讓洛天和伏星璇微微一愣。

兩人不敢怠慢,飛身而起,出了飼鬼閣,走到了輪轉殿之中,一路來到了最後一重。

「我查到如何恢復你的記憶了!」黑白無常目光看向洛天,輕聲開口。

「恢復記憶?」聽到黑白無常的話,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伏星璇的臉上卻是露出喜色。

「不過,有些艱難,需要一種丹藥,回魂丹!」

「而且這種丹藥非常不好煉製,是仙界修士的一種丹藥,我們地獄之中根本沒有!」

「主葯回魂草,我倒是知道在哪裡,血狼谷中就有這種回魂草!」黑白無常沖著洛天開口。

「你可以去走一趟,萬一什麼時候是遇到仙界的煉丹大師,說不定能煉製成功,讓你恢復記憶!」黑白無常沖著洛天開口。

「算了吧,我還是抓緊提升實力比較好,畢竟跟天鬼王還有一戰,下一次,我要殺他,你不會阻攔了吧!」洛天沒有在意,目光看向黑白無常。

「嗯,不過最好你們二人提前立下血誓,這樣更穩妥一些!」黑白無常輕聲開口。

「你去一趟吧,若是不去,我怕你會後悔!」不過伏星璇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認為洛天應該將記憶恢復。「你就這麼想讓我恢復記憶么?」洛天目光看向伏星璇,開口詢問。 中午,油布街小巷,一輛黑色的紅旗轎車,停在門口。

駱林從車上下來,跟「撲克臉」笑著招呼了下,把車後門關上,雙手插在褲兜裡面,朝家裡走了過去。

「駱林回來了!昨晚去哪裡了!搞得我都沒睡好!…」

張倩坐在客廳走廊外在那摘著菜,看見駱林進門,一臉的嬌嗔白了他一眼,有點撒嬌的意味。

「昨晚!去鄧老爺子家了!下大雨就沒回!…不好意思啊!讓你「失眠」了嘿嘿….」

駱林抬眼掃了下客廳,那幾個小丫頭一個人都沒在,抬手就捏了下張倩的滑嫩臉蛋。

「討厭!壞死了!…別亂動!….幾個丫頭昨晚瘋了一晚,還沒起床呢?……」

張倩俏面紅了下,有點害羞的躲開了駱林的輕挑手指,嘴裡笑罵了一句。

「哦!我說你這幾天沒回家看看?老宋也真可憐啊!我要是老宋啊!趕緊找個女人住家裡去哈哈……開個玩笑!別生氣!…」

駱林故意逗了張倩幾句,張倩臉色瞬間就變了,有點哀怨的樣子,搞得駱林連忙蹲在她身邊摟著她的香肩,吻了她一下,笑著說。

「你就會氣我!哼!我看你對你的那個曼麗「乾媽」,就不知道多好!我可比不上她漂亮….」

看到沒有,這就是典型的吃醋,還找機會表達出來,駱林趕緊道歉不停,親吻不斷,最後兩人直接熱吻了起來,張倩最後俏面嫣紅,美眸變得水汪汪這才把駱林推開來,沒在生氣了。

駱林暗吐一口氣,這以後的注意啊,玩笑不能亂開。

「…既然你問了,我就告訴你,老宋昨天回來拿衣物,吃睡都在單位,好像他們局裡面有個什麼大案子,他說他們局長,天天守著他們,叫他們叫什麼戶口?所以啊!根本就是忙的一塌糊塗….」

張倩這無意中的話語,讓一邊蹲著的駱林腦子,如同被閃電擊中一樣,我草!不妙啊!查戶口!NND!好你個嚴姐啊!厲害!

這一招我咋沒想到,不妙了!得趕緊想辦法。

是的,駱林還算是反應夠快,他的臉,那個情報局的嚴姐是看到過的,還有那幾個小屁孩,倒是一個照面那就全部都穿了,他倒是不怕,萬一一旦深查起來的話,什麼造反香鍋,張子欣,張胖子等人那就得全部跟著倒霉,這可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怎麼辦?真是好險啊!還好今天問了句,不然,那就真的不好玩了!

「嘶….我的寶貝!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駱林雙手抱著張倩的滑嫩俏面,狠狠的在她香唇上親了幾下狠的,搞得張倩媚眼亂飛,嬌嗔不斷,這個狐狸精啊!

呼!駱林趕緊得想辦法,站起來,心說,冷靜!冷靜!現在還不知道查到了哪裡了。

讓他感到幸運的是,那個年代的戶口本在派出所登記的,都是由一本本厚厚的冊子裝訂起來的,不像後世電腦,一查就能讓你無所匿藏。

嗯!先給張大同打給電話。想到這就走到客廳的電話旁,椅子上坐下,思索了下,抬手拿起電話就打。

「喂!….大同!是我!嗯!…你這段時間忙不忙啊!….哦?你們嚴局長親自坐鎮?再查一個大約十五,六歲少年的檔案?哦!我問下通道街派出所的戶口名冊…還沒送去啊?….知道了!…行了!…沒事我掛了!…嗯!再見!…」

好險啊!這可真在那查上了,一定要先下手為強。

有兩種方式,一種就是銷毀戶口,那麼這樣反而打草驚蛇,是呀,本來好好的,你這邊一查,這裡就戶口不見了,是個傻子都知道這裡面有名堂吧!

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改戶口,改戶口可不簡單啊!

你想啊,不但你要改自己的,還得改掉父母的,這樣才查不出來,而且還不能太假了,不然,真會出問題,這可是有技巧的,嘶…再想想啊!

駱林放下電話,修長的手指在那敲著茶几,沉思著。

張倩知道駱林別看太年紀不大,那做起事來的沉穩勁,就連很多成年男人都比不上他,你說這樣的男人,女人怎麼不會愛呢?

何況他還這麼得有錢又帥,汗!自己先嘔下!

「嗯!倩倩!我等會有事出去下…你們中午自己吃,別等我!哦!還有,要是香港那邊來電話,你接就是,他們那邊估計已經發出了邀請函了!…還有還要加個人,鄧盈!女孩,是個初中生!…就這些了!記得跟她們說啊!…我先走了!…」

駱林跟張倩交代了幾句,張倩認真的聽了,這可是駱林交代的事情,她知道這些事情很重要,所以認真的記下了。

駱林說完,吻了她下,轉身出門了。

張倩美眸柔柔深情的看著駱林高大修長的背影,痴痴的想著,那晚上的誤會真好,唉!要不是誤會我是微微,嘶…微微怎麼辦?算了不管了,都已經是這樣了,那就這樣吧!

還是他說的對,快樂,才是一個人的根本追究,何況我又沒傷害其他人?小心點就是了!張倩自我安慰的自嘲笑了下,搖了下頭,拿起摘好的菜,扭著水蛇腰,朝廚房走了過去。

通道街派出所,就在通道衚衕不到五百米的南面街上面,靠著右邊馬路。

駱林還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陳舊的圍牆,陳舊的建築要不是門口掛了塊牌子,他是不會想到這是個派出所,而是更像一個大雜院,黑色的大門大開著,還是破爛陳舊的那種,可見這個所里極其的貧窮。

兩層木樓到處是白蟻咬爛的腐朽痕迹,走廊上還掛著洗涼的各種警服衣服,還有女人的褲衩啥的,樓下停著不少舊自行車,還算比較大的院子裡面停著一輛綠色的邊斗摩托車。

一樓走廊角落上堆了不少煤球,汗!

這那是個派出所啊?真是無語!駱林暗自搖頭,這種地方能出啥好警察,那就真的奇了怪了。

背著雙手,整了下面容,大步的朝大院內,走了進去。

「喂! 重生八零小廚娘 小子!找誰?登記!….」

當駱林的前腳剛踏進大門時,左手邊一間黑咕隆咚的小房間內,就傳來一聲帶著點乾燥的男人聲音。

「呵呵…我找劉所長!…」

駱林轉臉露出笑容,看著小黑屋門邊上頭掛了塊白色舊木板,上書傳達室,汗!

裡頭坐著個穿著套舊綠軍裝的中年人,額下留著幾根稀拉的黃鬍鬚,兩隻小眼睛亂轉著看著駱林,臉上表情呆板。

「….找劉所長?…那也得登記!這是規定!…啪!」

一本臟不拉幾的黃色大本子,大開著上面還用細繩子栓了根木杆圓珠筆,那粗糙的焦黃手指有力的點了下大本子,翻了個白眼,一口焦黃的爛牙。

讓駱林有點反胃,皺了下眉頭,拿起那隻筆,寫了個假名字,是由,公事!刷刷幾下該寫的都寫了,把筆丟在大本子上。

「嗯!…馬紅軍!…名字不錯啊!字也不錯…行了,進去吧!劉所長辦公室在二樓頂頭!…」

看到沒,這就是典型的混吃等死型!而且像這種人在這個年代有70%之多,我怕我還說少了。

駱林暗噓一口氣,邁步朝樓梯口走去。

「嘻嘻….張姐!你看我這衣衫,我媽說這可是好料子啊!嗯!…」

「是不錯啊!咋了?家裡跟你介紹對象了?呵呵…見面沒….」

駱林走上了搖搖晃晃嘎吱亂響的木板樓梯時,從樓上走下來兩個嬉笑聊天的兩女警察,毫無警察的那種威嚴,更像是兩個年輕的八卦小婦女。

駱林趕緊走上幾步,到了轉彎那等著,不然大家誰都不過去。

兩個年輕的女警察看著駱林那俊俏秀氣的掉渣的臉,眼睛刷的下就亮了,腳步也停了下來,臉上的嬉笑表情,馬上就消失了。

「嗯!…你幹什麼的?找誰啊?…」

其中一個麥色肌膚,小瓜子臉,清澈烏黑的杏眼,臉上還有點小雀斑,一個俏麗清秀的女警察故作嚴肅狀,在駱林身上各處上下掃視著,語氣帶著明顯的官味,淡淡的說。

另一個圓臉微胖的年輕女警,也帶著審視的表情看著駱林,好像他就是一個壞蛋!

「呵呵…兩位美女!我是找劉所的!有點事!…」

駱林心裡不耐煩,那還得裝得很高興的樣子,露齒陽光一笑,聲音很溫暖。

「小滑頭!嘻嘻….上去吧!….」

一聲美女馬上就讓駱林解脫了,那個問話的雀斑女警察頓時臉上微紅,帶著絲得意的羞澀,杏眼帶著絲嬌媚瞟了下「妖艷」的帥弟弟駱林,揮了下不算太白的縴手,嬌嗔的笑著說。

駱林趕緊笑著點頭道謝,心裡真想找個地狂吐一番,真TMD呃!算了!辦正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