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個胖胖的男人出現在電梯門口,看來他認識那個黑仔。

「哎呀!…黃經理啊!….這是怎麼回事?」

胖子男人馬上就看到了一臉陰沉的黃金貴,馬上就換了一副嘴臉,點頭哈腰的招呼。

「這個人!…如果是公司的人,馬上開除!還有這個!…不然你就自己走人!….駱少!…這邊請!…」

黃金貴看了眼那個胖子,冷哼一聲說。

接著,滿臉堆笑的看著駱林和周曼麗,駱林看了也差不多了,槍早就收起來了。

牽著周曼麗的小手,大搖大擺的看了眼那個白凈的男子,冷哼一聲,走了。

那個白金男子眼裡閃著極度的恨意和怨毒,一個香港人,竟然被一個內地人羞辱,那是不可忍受的。

香港人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其實他們才是可憐,殖民地上的奴隸而不自知,囂張啥?

華夏國再窮,那也是一個主權國家,而香港算啥?嗯?一個殖民地而已,我不知道他們有啥好自傲啊?真是無知者無畏!

駱林牽著周曼麗的小手,來到了黃金貴的辦公室。

房間很大,看來黃金貴起碼是個老總級別的人物,黃金貴很熱情的招呼駱林和周曼麗坐在沙發上,喊了秘書泡茶,秘術是個年輕的美女,看了眼一臉傲氣的駱林,心裡有點害怕,隨便能那把槍,出來的人,那可不是好惹的。

「呵呵…小叔!…是我啊!…是呀不負重望啊!人來了!…哈哈….就在我辦公室呢….好好!….待會見!….」

黃金貴在那打著電話,駱林卻在那想著股票的事情。 「趙天平?」洛天也是同樣看到了從大門走出之人,眉頭微微一皺,這裡是沙王殿,趙天平所在的趙家,是沙海王城的四大家族,洛天看趙天平的樣子,好像經常出入一般。

時隔多年,趙天平已經到了真仙巔峰,身上的氣息很強,目光中還帶著威嚴。

「拜見趙長老!」兩名侍衛臉上帶著恭敬,沖著趙天平開口,隨後目光看向洛天,以為洛天跟趙天平認識。

「怎麼回事?」洛天冷聲開口,看著從院落中走出來的趙天平。

「殺我侄兒,沒想到你還敢回來!」趙天平大喝一聲,直接伸手,一掌拍出,轟鳴中金色的真仙之力大手,朝著洛天狠狠的拍了過去。

「以為我還是當年的我么?」洛天冷笑一聲,一指按出,天地轟鳴,粗壯的手指,碾壓在了趙天平打出的大手之上。

「轟……」轟鳴之聲響起,趙天平的大手直接被洛天一指碾碎,趙天平也是轟然倒飛,撞在了沙王殿的大門之上。

「怎麼這麼強!」趙天平臉色難看,看著站在那裡的洛天,沒想到當年的洛天雖然強但是跟自己差了不只一點,現在自己竟然不敵對方一指。

洛天伸手一抓,一把將將趙天平抓到了身前,目光之中泛著冰冷,冰冷的聲音如同寒風吹在趙天平的身上一般,讓趙天平不斷的打著寒顫。

「你怎麼會在這裡,沙海王城發生了什麼?」洛天冷聲開口,目光森冷的看向趙天平,感覺沙海王城出了事。

而沙王殿背後是火主孟無雙,古千雪的另外一個分身,跟孟無雙在一起。

不說古千雪,就是冉浩,洛天也不想看著冉浩有什麼三長兩短。

「我兒救我!」趙天平大喝,聲音傳進沙王殿之中,其實趙天平不用大喊,已經有數道身影從沙王殿沖了出來,看著趙天平被人掐著脖子拎在手中,眼中露出詫異之色。

「你是誰,快快放了我父親!」一名青年大喝一聲,白衣飄飄,身上氣勢驚人,赫然是半步仙王的修為。

趙成風,曾經沙海王城中的四大家族的第一天才,如今卻是成長到了如此地步,這樣的速度,比起中三天那些絕世天才都絲毫不逞讓多少,哪怕是洛天,現在也不過是半步仙王,遲遲沒有進入到仙王境。

不過洛天觀察趙成風身上的氣勢,明顯是剛剛進入到半步仙王,還不太穩定,進入半步仙王的時間,絕對不超過一個月。

「邵老他們也不在?」洛天看著趙成風身後之人,都非常眼生,沒有一個當初沙王殿之人,心中更加陰沉起來。

三大真仙巔峰的副殿主也不在,整個沙王殿好像換了主人,趙家成了主導。

「放了我父親!」趙成風大喝一聲,邁步朝著洛天走了過去,半步仙王的氣勢,朝著洛天鎮壓,每落下一步,都是讓大地顫動。

若是一般人,或許會被這股氣勢嚇到,但是洛天是誰,別說一個半步仙王,就是仙王初期,洛天也無懼。

「說,你們怎麼在沙王殿中?」洛天冷聲開口,趙天平的脖子上傳出咔咔之聲,讓趙成風停下了腳步。

「你……不是沙海王城之人?」

「三天前,這沙海王城就易主了,這裡從今以後姓趙,不姓孟!」趙成風冷笑一聲,為了這一天,他們趙家謀劃了很久了。

一直在等待,終於等到了,十年前,死亡沙漠爆發了滔天的沙暴,整片死亡沙漠彷彿翻天覆地一般,如同天威末日,足足持續了一年時間才停止下來。

沙暴停止之後死亡沙漠便是沒有了生機,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那種恐怖的波動,根本沒人能夠抗衡。

沙王殿的兩個真仙巔峰的副殿主,在沙暴停止之後,便是進入了死亡沙漠中,因為那種波動,即使是仙王強者說不定都要隕落,實在是太可怕了,如同天災。

而兩個副殿主進入到死亡沙漠之後,卻是再也沒回來過,足足過了幾年。

沙海王城是個肥肉的地方,中三天不少宗門都在盯著,很快便是知道了孟無雙和兩個副殿主都消失的消息。

四大家族,終究是附屬家族,除了焦家跟沙王殿聯姻,對沙王殿比較忠心之外,其他三大家族不過是見風使舵之人,雖然也有忠心,但是沒那麼深。

而趙家,就是宗門扶持起來的新的沙海王城的城主,三天前剛剛把城主府佔領,洛天今天就趕到了。

「冉浩,邵鴻朗他們在哪裡?」洛天冷聲開口,如今他的身份已經今非昔比,實力雖然不算是中三天的頂尖,但是他背靠星河府和補天山,敢動他的人,還真的很少。

「冉浩?」聽到洛天的話,在場的人身軀微微一怔,趙成風雙眼微微一縮。

「你是洛天吧,當年便是聽說你很強,今天正好替我那個弟弟報仇!」趙成風眼中戰意瀰漫,再次邁步。

「咔嚓……」洛天手下用力,目光看向趙成風:「我最後再問一遍,冉浩在哪裡?」

「那小子和那個老東西,還沒死,等將你抓到,送你們一起上路!」趙成風眼中露出自信之色,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原地。

「就憑你這個垃圾?」洛天想都沒想,一腿掃出,抽斷虛空,而洛天掃出的位置,一道身影募然出現,眼中帶著不可思議。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趙成風的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不過卻是狼狽不堪,整個人直接撞在了沙王殿的高牆之上,大片的高牆,轟然倒塌。

「當初就該直接將趙家滅掉!」洛天心中暗罵,伸手一捏,碎裂之聲響起,趙天平直接被洛天掐斷了脖子,如同死狗一般,被洛天扔到了地面之上。

「這……」看到洛天說殺就殺了趙天平,人們頓時驚駭起來,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知道洛天的,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不記得了而已,畢竟當初洛天在沙海王城中呆的時間不長。

而沙海王城,距離中三天的其他宗門也很遠,很少收到洛天的信息。

「殺……」趙成風站起身來,目光之中帶著瘋狂,尤其是看大慘死的趙天平,雙眼頓時血紅起來,飛身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不自量力!」洛天冷哼一聲,他不信就只有一個趙家知道冉浩的下落。

說話間,趙成風已經殺到了洛天的近前,轟鳴中,一把長刀力斬而下,朝著洛天的頭斬了過去。

洛天沒有在意,在人們震撼的目光下,直接伸出了手掌,迎上了那鋒利的刀芒。

「崩……」刀芒碎裂,洛天的手則是抓在了刀刃之上,洛天又是一腳踹出,踹在了趙成風的胸膛之上。

「咔嚓……」碎裂之聲響起,趙成風的胸膛塌陷,身軀再次倒飛,鮮血狂噴。

「嘭……」趙成風的身軀再次跌落在地面之上,眼中帶著驚恐,看著渾身已經被魔氣包裹的洛天,彷彿看一隻怪物一般。

「怎麼可能!」趙成風一邊吐血,一邊開口,他是被那窺斂沙海王城的宗門強行提升到半步仙王的,讓他來統治沙海王城,不斷的給他們輸送資源。

趙成風雖然進入半步仙王時間不長,而且是強行提升,不過趙成風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在洛天跟前竟然如此弱小,兩腳就將他踹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洛天眼中帶著煞氣,邁步走到了趙成風的身前,大腳高高的抬起,讓趙成風的臉色蒼白起來。

「我告訴你冉浩在哪裡!」趙成風開口,一股生死危機在充斥在趙成風的心神,連忙大聲開口。

「晚了……」洛天冷聲開口,大腳落下,如同西瓜碎裂,鮮紅的血沫,撒在了地面之上,讓周圍的人們顫抖起來。

「半刻鐘,將冉浩和原來沙海王城的人們找出來,否則都別想活!」洛天大聲開口,目光帶著殺機看向眾人。

「是,是……」剩下的人哪裡敢反抗,洛天殺了趙家父子,比起殺雞還簡單,更何況是他們。

兩個真仙巔峰中年人,連忙朝著沙王殿沖了過去,兩人正是沙海王城的另外兩大家族。

「煞星,絕對的煞星!」兩人心神巨震,沒想到火主孟無雙不見了,又來了這麼個存在。

黑暗的地牢中,關滿了人,地牢的深處,一道身影被鐵鏈拴住,身上布滿了傷痕,衣衫破爛,一個穿著獄卒衣服的人,手中攥著一條紅色的長鞭,不斷的抽打在對方的身上。

長鞭每落下一次,那人身上便是多出一道赤紅色的傷口,流出的鮮血則是被蒸發掉。

「你也別怪我,一朝天子一朝臣,誰讓火主不見了,若是在的話,你還會是沙海王城的城主!」獄卒輕聲開口,眼中帶著感嘆,不過手中的鞭子,卻是越來越狠,眼中帶著快意。此事若是放到幾年前,獄卒肯定想都不敢想,自己會親手摺磨火主孟無雙的弟子還有沙王殿的副殿主。 「副殿主,城主,焦家的族長,哈哈,現在不也都成了階下囚嗎,聽說城主夫人長的不錯,等下我們兄弟也去嘗一嘗!」獄卒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奄奄一息的冉浩,邵鴻朗還有焦家的老族長,手中的鞭

子不斷落下。

「屈辱……」冉浩三人眼中噴火,身體上的疼痛,抵不過這獄卒帶給他們的屈辱。

「住手!」不過就在獄卒再次舉起鞭子的時候,兩聲暴怒的聲音響起,一隻火紅色的大手直接拍在了獄卒的身上,讓獄卒化成了一團血霧。

幾道身影出現在了冉浩等人的面前,看著冉浩幾人凄慘的模樣,心神顫抖。

「完了,不管如何,先救下來再說!」兩個家族的族長腦袋熱汗直流,連忙將冉浩,還有邵鴻朗三人解開,三人的身軀狼狽的跌落倒在地面之上。

「三位,這事情的確是我們照顧不周,還請三位不要見諒!」一名家族族長臉上帶著阿諛之色,連忙給冉浩三人服用了丹藥。

「林邪,你要殺就殺,老夫若是眨下眼就不姓邵,火主會為我們報仇,等著吧,火主一定會回來的!」邵鴻朗慘笑一聲,聲音之中帶著堅定。

「邵老,我們怎麼可能殺你呢,我們也是多年的交情了!」那個叫林邪的林家家主,臉上露出恭敬之色,連忙開口。若是兩天前,他們還不會將邵鴻朗當回事,畢竟邵鴻朗也不過是真仙巔峰而已,而且又被俘,他們說殺也就殺了,之所以沒有殺掉邵鴻朗,為的就是防止火主沒死,真的回來了,也希望能夠在三人身上挖

出點秘密來。

可他們沒想到,火主沒回來,卻等來了洛天這麼個煞星。

「嗯?」提到林邪的話,冉浩三人心中詫異了,說實話,他們都不認為火主能夠回來,那場沙暴實在是太恐怖了。

不過三人沒想到,林邪兩家家主的態度,為什麼會轉變的這麼快。

「三位,外面有個大人想見你們,還請在那位面前替我們美言幾句!」林邪臉上帶著諂笑,沖著冉浩和邵鴻朗三人開口。

「難道是火主大人?」聽到林邪的話,邵鴻朗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紅光,眼神都變的亮起來。

「你們還他么看什麼?還不快點將副殿主他們抬出去!」林邪大罵一聲,想到了洛天給他們的時間,眼中露出焦急。

「這裡挺好的,我們沙王殿的人呢?焦家的人呢?我們還是住在這裡,住的習慣!」邵朗老奸巨猾,雖然這些年實力沒有精進,但是看到林邪的焦急,瞬間便是明白過來。

「副殿主,你……」林邪也是知道,自己焦急,讓邵鴻朗猜到了什麼,不過眼下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求著人家。

「快快將沙王殿的人和焦家的人放了!」林邪再次開口,心中暗嘆,幸好當初沒有徹底將焦家和沙王殿的人滅掉,若是滅掉,外面那個煞星,說不定會將他們全都弄死。

「副殿主,我們是一時糊塗,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們一般計較,讓外面那位等著急了也不好不是,我們肯定,從今天開始,重新效忠沙王殿!」林邪大聲開口,距離洛天所說的半刻鐘越來越近了。

邵鴻朗沒有開口,依然一副要死不死的樣子,沒有動身的意思。

「副殿主,我們願意用我們兩家三年的收入換您出去……」林邪知道邵鴻朗這種老傢伙,肯定是不見兔子不撒鷹那種人。

最後林邪和陳家家主,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終於讓邵鴻朗和冉浩還有焦家的老族長,才走出了地牢。

在林邪眾人的帶領下,來到了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的洛天所在的大殿之中。

「洛天!」邵鴻朗和冉浩三人一進入大殿,便是驚呼一聲,看到了大殿中臉色陰沉的洛天。

三人以為是火主孟無雙回來了,卻沒想到是洛天,而且看林邪幾人的樣子,所說的那人就是洛天。

「邵老,冉浩兄弟,焦家族長,好久不見啊!」洛天輕笑一聲,眼中卻是帶著殺機,目光看向林邪和陳家家主。

「將李家雞犬不留,此事算是揭過!」洛天冷聲開口,讓林邪幾人眼中露出苦笑,他們知道,將李家徹底滅掉,那麼從今以後他們就沒路可走了,只能跟著洛天。

「你們不願意?」不過洛天冰冷的聲音卻是讓他們咬了咬牙,身形閃動,帶著人開始在沙王殿中屠戮起來。

「三位,跟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洛天現在還雲里霧裡,取出了丹藥為三人服下,他迫切的想知道,古千雪和火主到底怎麼樣了。

「唉……」邵鴻朗長長的嘆息一聲,開始敘述起來。

不過邵鴻朗也不知道火主孟無雙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只知道那場沙暴的恐怖,絕對不是仙王初期能夠抵擋的。

至於沙海王城的事情,就是幾個宗門窺斂,扶持了趙家,將趙家扶持成了傀儡城主而已。

「紫陽宗,飛神宗,巨靈門……」一個個宗門的名字出現在了洛天的腦海中,讓洛天眼中殺機翻湧起來。

「原來是他們!」洛天眼中露出明悟之色,這幾個宗門洛天不陌生,正是當初攻打升龍宗的那些宗門,洛天沒想到,這些宗門竟然將主意打到了沙海王城上。

隨後洛天便是想明白了,當年這幾個宗門圍攻升龍宗失敗,升龍宗差點被打沒,但是這幾個宗門也是死傷慘重,甚至宗主都有身死的,自然要需要資源補給。

其他宗門的主意他們自然不敢打,火主消失,沙海王城就是最好的選擇。「唉……也怪我們,沒想到趙家突然就攻來了,那兩個傢伙不在,只有我一人,若是有些準備的話,也不至於落得個如此下場,火主還是給沙王殿留下不少手段的!」邵鴻朗臉上露出愧疚之色,若不是洛天突

然到來,此時的沙海王城說不定真的成為了那些宗門的飯票。

「此事放心,老賬新賬一起算,這一天不太遠了!」洛天冷笑一聲,取出了身份令牌,同葉良辰聯繫起來。

「什麼,你在中三天,怎麼不早說?」葉良辰收到洛天的消息,頓時大喜無比。

洛天聽到葉良辰的話,微微一愣,不知道葉良辰為什麼這麼著急。

「你不知道啊?你是不是掉海里了?你大爺的,你師兄都快瘋了,發動了所有資源尋找你,以為你死了,此事,都已經傳到了我們星河府了,讓我們星河府也跟著找!」

「沒想到你小子還活著,害的老子傷心了好久!」葉良辰聲音之中帶著激動,在自己的院落中跳起來,讓星河府的弟子們嚇了一大跳。

「呃……」

「你讓義父或者葉辰給我師兄那報個平安吧,我需要你的幫忙,來沙海王城!」洛天心中一暖,沖著葉良辰發出了消息。

「沙海王城,好,需要帶人么?」

「無所謂,整個中三天誰不知道你葉良辰不能惹!」兩人飛速的交流著,葉良辰也是開始準備起來。

洛天收取了身份令牌,沖著邵鴻朗三人開口:「我這些天都在沙王殿,直到我找的幫手來,我就進入死亡沙漠,尋找下孟前輩!」

洛天不知道的是,自己只是讓葉良辰隨便找兩個人幫忙來,卻忘了葉良辰,最好面子,講排場,也怕丟了面子,而且也良辰也將此事告訴了葉無道,讓葉無道大喜,而葉勝也是同樣知道了消息。

洛天如今的身份,已經不比從前,是補天山的刑堂長老,刑堂副堂主張子平的師弟,這段時間,補天山可是有不少動作。

葉勝知道,洛天對自己有些成見,為了消除成見,葉勝也是任憑葉良辰去胡鬧,一時間,整個星河府變的雞飛狗跳,不到一個時辰,一艘銀色的飛梭,從星河府劃破虛空,朝著沙海王城的方向飛了過去。

洛天一直呆在沙海王城,洛天心中焦急,但是也不敢輕易離去,畢竟洛天滅趙家,將那些宗門扶持的傀儡滅掉了,那些宗門說不定會有什麼報復,自己不在,邵鴻朗,冉浩他們應付不來。

而這三天,洛天滅殺趙家的事情,也徹底在沙海王城中傳揚起來,人們還震驚在趙家侵佔了沙王殿,人們以為趙家將會成為沙海王城新的主人之時,轉眼間,趙家竟然一夜之間被滅了。

「洛天!」一時間洛天之名被沙海王城的大大小小的勢力記住,知道了這麼一個名字,正是因為這個人,沙王殿原有的勢力,才能重新接手沙海王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