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久之前,神聖的祭壇上居然還異變出了冰雪神劍!

這第三個末日徵兆!

這個時候,只能是請出冰神的力量,來化解這一切的禍亂了!

當神龕出現的第一時間,空中的七件大玄法寶,頓時就瘋狂劇震起來。

那自它們身體中釋放出來的光芒更加的沸騰,七件大玄法寶七子匯聚,忽然朝著神龕那裡,齊齊的衝擊過去。

轟隆!

接下來,是一聲無比恐怖的聲響。

炸出了滔天的光芒!

炸出了璀璨的一切!

有一道盛麗無匹的華光,有如是天使的綻放出現!

神龕打開了!

這是神龕打開后,出現的光芒!

這一道天使般的光芒,插上了輝煌的翅膀,朝著最天穹的冰雪神劍發出了最為有力的衝擊。

轟隆隆!

轟鳴聲撕毀一切。

整片世界迎來最為劇烈的大動蕩。

轟!轟!轟!

這最為輝煌的一擊,直接就讓天空出現了上百個大窟窿。

天似乎破了!

自那巨大可怖的缺口中,泄漏出可怕的光芒。

這是世界轟塌的感覺。

冰神的力量,和冰雪神劍對陣!

這兩者,都是無上的終極力量。

發生出了無以倫比的大碰撞,帶著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

似要衝破日月,似要蕩平乾坤!

轟轟轟!

這裡產生著持續的大動蕩。

這裡進行著瘋狂的大衝擊。

天空之熾烈,完全被光芒掩蓋,使得大家都看不清那裡具體發生什麼了。

大家只知道,冰神的力量,和冰雪神劍的交鋒,似乎是有些難解難分。

要分出高低來,只怕不是那麼容易的。

任一方想要打滅另外一方,都要面臨極大的挑戰。

這種大動蕩使得保護著玄冰海城的冰雪結界都破了!

無聲的瓦解,全面的崩潰。

嘩!嘩!

那無盡的風雪瀰漫,周圍的世界完全被冰雪所肆虐。

無論是冰神力量,還是冰雪神劍,那都是極致的冰屬性力量,兩者之大戰,所產生的冰雪影響,可想而知了。

「結界轟塌了!」

很多人驚聲駭然。

他們想到的第一個事情就是,他們將要面臨魔族大軍的直接衝擊了。

不過現在刑天魔王等人明顯還沒有回過神來,他們也被天穹的這一場別開生面的大戰給深深的震撼了。

這等威嚴,只怕只有他們的天魔皇才能蓋過吧。

在這片極致的混亂中,玄冰城主卻始終默默的看著鹿羽。

「我的老朋友,你自己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來歷了,哪怕你不願去相信……我知道,你終有一天,也要離開這裡。我已衰老,走不了了。此生沒有求過人,只願你離開時,能帶上我的族人們,保護好她們,讓她們回到冰神的身邊……」

玄冰城主的聲音,一句句直接擊中著鹿羽內心的最深處。最深處那個柔軟的地方。

鹿羽的身軀,有著不為人知的震顫。

一直以來,他從來不想和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世。只有當年在玄冰海城,曾和玄冰城主一起論道。

在某些方面,他和玄冰城主是有著驚人的類似的。

無人知他內心,承載著多麼沉重的東西。

他甚至不知,命運為何要給他這般安排。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操縱著一切。

他痛苦,他徘徊。

他沒有回答玄冰城主的話。

玄冰城主也沉默了好一陣,後面說道:「也請你,保護好……棄兒……不要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有朝一日見到冰神,請告訴冰神,我已代棄兒贖罪……」

當玄冰城主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棄兒渾身顫動。

霍然抬頭看向了那一片虛空。

「母……」

棄兒哆嗦著嘴唇,想要叫一聲,卻又最終沒有喊出來。 棄兒的眼中噙著淚水。

他一直是一匹狼,一條毒蛇,只知道拚命的戰鬥,只懂得嗜血殺人,他本來以為自己早沒有了心。但是這一刻,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真的是一個人。

本來得知自己的身世后,早就已經心死,但是這一次當他聽到玄冰城主的那一聲關懷,他卻知道,其實母愛一直偉大。

這一份母愛,不曾說出口,不肯透露出,這是一種默默的關懷,這是一種無形的注視。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一直被愛著。

下一刻,玄冰城主終於現身。

嘩!

看過去,那就是一片冰雲。

冰霜灑滿天際,玄冰城主的身影看不到具體,只知道非常的大,非常的雄偉。

這一片冰雲,升騰起天際,然後朝著那一邊衝擊過去。

那一邊,是魔族大軍!

「老朋友,今天,作為交換,就讓我為你來做最後一件事情吧。」

玄冰城主的聲音中透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堅定。

玄冰城主非常清楚自己身體的情況。

她已經衰老到極致了,身體消散到現在,只不過是最後的力量。

如今神龕已成功打開,她也成功等來了鹿羽這個託付玄冰族的人。

她註定了是無法回到冰神身邊的。

與其坐化崩潰,還不如最後做點什麼。

大明之雄霸海外 她知道,她一旦做下這件事情,必然是能得到鹿羽認同的。

她衝去的方向,是魔族大軍那裡!

「列陣!」

刑天魔王最先反應過來。

他這暴戾兇狠的魔王,這個時候也慎重起來。

他在第一時間就召集著族人列陣。

再啟血手大陣!

不得不說,刑天魔王的應對,是最為明智的。

在最有效的時間裡,就組織起了最為強大的防禦。

上千的魔在力量凝聚,憑空形成的一隻巨大的血手,有如是魔神自地底掙扎出來的那樣。

這隻血手直接過去阻攔玄冰城主那龐然的身影。

與此同時,刑天魔王也在全力催動出血鏈魔功。

陣法攻擊是陣法攻擊,他刑天魔王的攻擊,也是非常可怕的。

就在血手之旁,有一道道的血鏈有如血龍一般環繞,給血手加持著可怕的力量。

這滔天的血氣,這瘋狂的魔力量,有著毀天滅地的威能。

然而當玄冰城主到來,一切都是虛妄。

嘩!

那一片冰雲,有如是巨大的冰幕,直接覆蓋下來。

所過之處,抹殺一切。

但凡是阻擊的能量,都不復存在!

刑天魔王那強盛的血鏈,被抹殺!

魔陣法的滔天血手,也被抹殺!

統統都被抹殺!

任由這血氣翻盪,任由這魔氣滔天,都抵不住玄冰城主的衝擊。

這是一種冰雪瀰漫的感覺,當周圍一切覆蓋下來,有如是天降下黑幕。

魔之一切,都讓冰雪給吞噬了。

這一幕如此的可怕。

所有魔是渾身劇震。

就算是他們阻攔不了玄冰城主,但也不至於這麼脆弱啊。

壓根都沒有產生什麼力量碰撞,他們傾力所凝聚的招式,就全部被抹除。

無形的抹除!

這種挫敗感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的。

只能說非常的可怕!

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我聖族勢不可擋!」

刑天魔王瞬間猙獰,臉龐變成可怕的模樣。他高高舉起了自己的手,振臂一呼。

在他的帶領下,上千的族人重新的振奮。

拚命演練著陣法。

這一次,當出噬天魔功!

「大家何須懼她,她不過是強弩之末。你們感受到了嗎,她的生命氣息已到了盡頭!」

刑天魔王厲聲嘶吼。

他不愧是一大魔王,一眼看破了玄冰城主目前的狀態。

雖然玄冰城主整個身體,都被冰雲所籠罩。但是這依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但是接下來,發生了誰也想象不到的一幕。

整個冰雲,自爆了!

轟!

盪出一個史無前例的大冰流,隱隱中有一道深情的眼眸在回望。

冰川世界,畫作萬里雪!

整個大動蕩的過程,又顯得尤其的緩慢。

大家在這過程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正在發生的一幕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