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加快了速度,這西北大沙漠已經走過了兩三遍了,這一次他已經是輕車熟路了。

時間慢慢流逝,大概在第三天,紀羽便已經再一次來到了山幽城之外。

幾個守衛依舊是檢查來往路人。

紀羽輕笑一聲,一步走入,那些守衛一看到紀羽,簡直是嚇到屁滾尿流,早段時間紀羽的事情他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連趙家都拿紀羽沒有辦法,現在他們可是連靠山都沒有了。

看到紀羽的時候,他們還在腳軟,想起了紀羽的手段……

不過紀羽並沒有對他們做什麼,只是朝著他們輕笑了一聲,隨後便朝著山幽城內部走去。

皮皮穿上了一件白色的衣服,除了它背後的那一袋零食特別大之外,並沒有顯眼的地方了。

他離開山幽城也有將近十天之久,十天,足以讓當初他的所作所為在這些人心中慢慢磨滅印象。

一來到,紀羽的意念之力便釋放了出來,他要找到金三胖!

很快,他眉頭便是微微一皺。

加快了腳步,不多時,他來到了一間客棧當中,打開客棧一扇房間的大門,他臉色就變得非常難看起來了。

李解被綁在椅子上,他一看到紀羽,整個人便開始掙扎了起來。

「那個死胖子呢!」紀羽一邊解開繩子,一邊滿臉黑線的說道。

「銀鉤……銀鉤賭場!」李解上氣不接下氣的回答道。

紀羽滿臉黑線,原來那死胖子這幾天耐不住寂寞,想要試試手氣,但李解堅決讓他保護方紫晴,最後死胖子竟然直接就將李解綁在客棧,自己就出去賭了。

可惡!這個死胖子!

此時,紀羽怒火中燒,三步兩步便帶著李解離開了客棧。

所有人都一臉好奇的看著紀羽,這年輕人,怎麼都怒氣沖沖的樣子?

銀鉤賭場……

一個白衣少年的身影出現,守衛一見到,便恭敬的讓出了一條路,他們還記得這少年的身份。

紀羽三步兩步衝進了銀鉤賭場當中,當即便大喊一聲。

「死胖子!你給我滾出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一陣怒吼之聲幾乎在一瞬間傳遍了整個銀鉤賭場,銀鉤賭場之中的一些守衛一聽到這個聲音,便紛紛舉刀跑來,當他們看到眼前這個少年的時候,臉色卻一時之間變得精彩起來。

舉刀不定,他們知道紀羽,在早一段時間還在他們這裡贏了四千萬,不但如此,管事的還不允許內部的人員去找紀羽的麻煩。

他們只是普通的守衛,這點規矩自然是明白的,連老大都不想得罪的人,他們哪裡還敢亂來,因此一見到紀羽這個樣子,一時間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反而是一些賭徒瞬間便認出了紀羽,雖然紀羽只來過一次,但在他們賭客當中名聲卻早已響噹噹了,甚至比起那些老牌賭客,紀羽都是更加的出名。

尤其是那天,幾個大漢在街上裸奔出來,他們便明白了紀羽的厲害……甚至有人封紀羽為賭神,在自家的牌位上貼上紀羽的畫像,日夜供奉。

因此他們一見到紀羽來了,就立刻熱情的朝著紀羽聚攏了起來,滿臉討好的樣子。

「快看!紀大賭神來了!快讓開快讓開,賭神這一次又要贏錢來了。」

「賭神我還崇拜你!讓我拜你為師好不好啊!」

「賭神這一次押什麼!我跟你一起押!」

「我也是……我也是……」

一時間,整個賭場到處都傳來一陣陣的呼喊之聲,每一個人都十分期待的看著紀羽,他們都想沾紀羽的光,贏得一些錢財回去。

而那些莊家一見到紀羽來了,可謂是一陣頭大啊,尤其是那個瘦猴,一看到紀羽,就像是見到小祖宗一樣,心裡立刻就怕了起來,這小祖宗不會又沒錢了,要來弄點錢回去吧!

銀鉤賭場一陣混亂,弄得這些守衛都難以把控場面,更有一些在外經過的路人,一聽到賭神這兩個字也開始往賭場裡面擠,就差要跟紀羽一起賭了。

紀羽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一來就會弄出這種場面,頓時他便是一陣頭大,原本……他只是為了來找人的而已吧,怎麼就弄出了這麼大的陣仗呢。

「嗯!是誰!」

忽然,紀羽神色一變,在這麼多人的包圍當中,他感覺到了一陣十分熟悉的氣息朝著自己掃過,雖然只是一瞬間,不過他還是感覺到了,十分熟悉……

他急忙朝著四周望去,意念之力毫無保留的釋放了出來,朝著整個賭場罩下,然而最後他道氣息就像是特地躲避自己一樣,再也沒有出現任何蹤跡了。

究竟是誰……在哪裡感受過……紀羽心中驚疑不定,凡是接觸過的氣息,他都不會弄錯,只不過他難以想起究竟來自什麼地方。

「難道是……」這時,他腦中畫面不斷流放,就差點要找到之時,卻被一個聲音打亂了他的思路。

「賭……賭神!賭神!是你找我嗎!我在這!」

一個猥瑣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將紀羽從思索當中拉了出來。

他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穿著藍色綾羅的胖子在樓上朝著自己揮手,而那胖子的嘴巴上,正是有一個金牙齒。

紀羽頓時滿臉黑線,那不是死胖子金三胖還會是誰!沒想到這胖子竟然還過的這麼瀟洒,看來早將自己交代的任務拋到九重天開外了。

紀羽頓時有一種後悔的感覺,當初是不是不應該相信這胖子的。

金三胖在閣樓上朝著紀羽揮手,口中還大叫著賭神賭神的,左右各一個美女,似乎十分的愜意,而後便將他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整個人便一下子跳了下來,走入了人群當中。

此時紀羽還被一群人給包圍著,他只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陣的聲音:「讓開讓開!快讓開,給胖爺我一條路,我要跟我兄弟好好的聊一聊!」

金三胖一邊說著,嘴巴還長得大大的,大搖大擺的朝著紀羽走來,那些圍觀的人一見到金三胖,那是十分自覺的讓出了一條道路,一隻手捂著嘴巴。

只見那金三胖還十分瀟洒的樣子,似乎有人讓路讓他覺得非常的有面子,而等他走到紀羽面前,還沒有等紀羽開口,胖子立刻就給了他一個熊抱。

「兄弟呀!這段時間你上哪去了啊,搞到我好辛苦啊,你看看你看看,我都瘦了好幾兩了……」金三胖還在一邊不斷感嘆著。

這不禁讓眾人誹謗,你丫的死胖子,別說瘦了好幾兩,就算瘦了幾十斤都說得過去啊,哎不對,你哪裡有瘦啊,怎麼看你都是胖了啊!

「胖子,別挨我這麼近,你多久沒刷牙了!」此時,紀羽也一把將胖子推了開來。

他算是明白為什麼這些人都這麼怕這死胖子了,他的嘴實在是太臭了!差點沒把他給臭暈過去,至於他肩膀上的皮皮……

早已經忍不住,在一邊狂吐不止,最後發現……竟然吐到了自己裝食物的那個袋子裡面去了,頓時皮皮就蔫了,石化著站在紀羽的肩膀上。

「喲喲!小傢伙你也在這啊!」

「咦,你這是怎麼了?說話呀!」

「哇,有食物啊,你看看你看看,都叫你不用這麼客氣啦,你一定是知道胖哥我幾天沒吃過東西了特地來犒勞我的吧!」

「咦……這是什麼味,卧槽! 欲擒顧愛 你買的這是粥嗎!這麼噁心!還有點苦。」

最後胖子看到皮皮嘴角嘔吐的殘渣,頓時便是明白了什麼……

銀鉤賭場傳來一聲大叫,胖子罵罵咧咧的衝進了茅房當中。

紀羽無語……皮皮在紀羽的肩膀上笑得人仰馬翻,兩隻小手捂著肚子,早已經忘了生氣,從那以後,胖子有好幾年不敢再喝粥了。

好不容易擠開了所有人群,紀羽表明態度,這一次來不是賭的……賭客們暗叫可惜,這些莊家也鬆了口氣。

最後,紀羽將那萎靡不屑的胖子給拉走了,回到了原來的客棧當中。

李解見到胖子一臉蒼白,還同情的問了一句:「胖哥,你是不是太久沒有吃過東西了,好可憐啊,這裡還有點粥你……」

結果還沒等李解說完,胖子的臉頓時白了幾分,差點將自己的腸胃也給吐了出來。

「死小子!以後別再跟爺說什麼粥了!」

腹黑總裁不好惹 胖子罵罵咧咧,李解一臉不解,十分的無辜。

只有皮皮在桌上打著滾的笑,看的胖子心頭大怒,但又不敢拿這小傢伙怎麼樣,他可是領教過雷電之力的厲害了……

紀羽嘆息一聲,而後又一臉嚴肅的樣子。

「好了,胖子,我問你,我讓你幫我做的事情現在怎麼樣了!」

金三胖一愣,先是露出了一絲疑惑,隨後一見紀羽臉色變黑,他頓時就拍掌大叫道:「紫晴小姐啊!我知道,是紫晴小姐,你放心吧,她很好,我昨天才看了她一次,還十分的健康!」

胖子說的話,紀羽實在是沒有辦法相信,隨後他又看了一眼李解,示意李解說一說。

「嗯,胖哥說的不錯,紫晴姐姐昨天是沒問題,很安全。」李解點了點頭。

胖子這才鬆了口氣,笑呵呵的站了起來,拍了拍紀羽的肩膀道:「嘿嘿,兄弟,放心吧,你看中的人我怎麼都不可能讓她出事的!」

「去去去,我只是為了報答方家的恩情罷了。既然方小姐沒事,那我就放心了,接下來就讓我來吧,你可以去做你自己的事情了。」紀羽一把避開了胖子的肥手,便道。

終於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胖子一聽到紀羽說這話,整個人頓時都好了許多,滿臉笑容的樣子。

「那就好啊!兄弟,你是不知道啊,這幾天為了完成你交代給我的任務,我可是吃不好,睡不香,真是全世界最辛苦的人啦!」

「哪有……明明都是我給你看風的,你明明是全世界最幸福的豬……」

一邊,李解嘀咕道,胖子臉色一變,一個拳頭賞了李解一個爆栗。

李解兩隻手捂著腦袋,紀羽眉頭微微一皺,他瞥了一眼胖子,比起胖子,顯然李解的話更讓人相信,怎麼看,這死胖子都不太靠譜了。

「好了,不管怎麼樣,你們就在這呆著,我自己去看看。我回來之前,胖子你最好不要亂走!」紀羽指著胖子,交代道。

胖子一陣嘀咕,但最後也沒有多說什麼。

紀羽離開了客棧,朝著趙家的方向趕去。

他從來沒有去過趙家,不過在山幽城,趙家實在是太有名了,隨便在大街上找個人問問就可以知道了。

很快,在一些人的指引下,紀羽便來到了趙家的大門之外。

他跟趙家有些恩怨,自然是不可能大搖大擺的進去,但經過方家的教訓,現在他也不敢隨便這樣亂闖進去,更何況現在還是大白天的,他一進去,萬一又要花時間找的話……

這裡可是有戰師強者的,太過危險了。

「早知道讓胖子先給我說說究竟要怎樣才能探查到裡面的情況了……」紀羽喃喃道。

他現在在外邊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難道現在又要回頭問胖子?

想到胖子的猥瑣樣,要是回頭問的話這死胖子肯定會挖苦自己了,紀羽不過是十五歲,少年之間的爭強好勝之心他多少還是存在的,這種沒面子的事情,他怎麼都不願意去做的!

而就在他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那趙家的大門卻忽然打了開來,隨後,一個虎頭虎腦的小胖子又從裡面跑了出來。

「方子才!」紀羽一陣,那不是方紫晴的弟弟,小胖子方子才嗎!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趙家府邸。

這是位處于山幽城東街的一處大的府邸,比起方家還要大上許多,這裡也屬於居住的地帶,並不會像鬧市一樣,每天都吵吵嚷嚷的,這裡相對來說則是比較安寧。

但這也讓紀羽有些頭痛了,這裡的人煙不多,他也不可能像在鬧市裡面一樣,混在人群裡面再做其他事情。

只見他躲在一棵大樹之下,露出一隻腦袋盯著剛從大門跑出來的小胖子,心中則是在想辦法,怎樣才能讓小胖子注意到自己。

他發現這小胖子一走出來就在這裡虎頭虎腦的朝著四周望去,似乎在找什麼東西,他出門朝著東邊走了幾步,來到了一間破舊房子外邊,卻沒有發現什麼東西,之後小胖子嘆了口氣。

但他卻似乎仍然不想放棄,眉目之間有些焦慮的顏色,又再次在這四周觀望了起來,時不時還吹著口哨哼著小曲。

在別人看來,他就是為了在這裡散步打發時間,不過此時紀羽卻是微微一怔,他有意念之力,感覺比任何人都要敏感,很快他就發現了小胖子的不正常了。

那口哨的頻率越來越急,而他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甚至連臉上都快要擺出一副要哭要哭的樣子了。

怎麼回事?紀羽心中多了一個疑問,難道這胖子在找什麼東西,卻發現那東西不見了?

口哨就是暗示的話……那麼他要找的東西多半就是有生命的,有可能是動物,也有可能是人,而如果是動物的話,小胖子的舉動未免也太過謹慎了,還要躲在一棵大樹下,不太合理……

「難道是!」忽然,紀羽腦中閃現出了一個可能,隨後他悄悄的繞過了自己所在的這棵大樹,以極快的速度跑到了小胖子所在的那個方向。

小胖子枯坐在原地,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東西,兩隻肥手托著下巴,略顯焦慮。

而就在此時,紀羽拍了拍他的肩膀,小胖子整個人都差點跳了起來,而當他一回頭的時候,那表情……差點就將紀羽嚇得退後了幾步。

只見小胖子一臉鼻涕一臉淚的看著自己,樣子就別說有多激動了,手舞足蹈的樣子,似乎有很多話要說卻說不出口。

這一下紀羽就基本可以確定小胖子在等得究竟是什麼了。

他開始還以為是小動物,不過最後感覺不對勁,又看到小胖子的身材,他忽然想起了金三胖……

在這裡小胖子應該不會有什麼熟悉的玩伴,而金三胖又要來探查消息,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小胖子才會經常外出的,換句話說,小胖子就是金三胖的內線!

紀羽嘆了口氣,這兩個胖子!

隨後他朝小胖子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意念之力橫掃出去,並沒有發現有任何的不妥,沒有人窺視,他一手抓著小胖子,將小胖子帶離了趙家的這一帶,最後來到了一個比較少人的河邊。

「怎麼回事……你要找的人,是金三胖吧?」在河邊,紀羽直接開口便問道。

這一次小胖子就徹底沒有忍住情緒了,直接就放聲大哭起來,看上去非常的悲傷,路人有經過的都會瞥向這裡一眼。

頓時,紀羽心中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是不是你姐姐出事了!」他急忙捉著小胖子的兩個胖胳膊,問道。

小胖子一邊抽泣著,一邊說道:「是……嗚嗚……是啊,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嗚!」

說著,小胖子又忍不住哭了起來,哪裡有平日的活潑了。

「不許哭!男兒有淚不輕彈,告訴我怎麼回事!」紀羽心中焦慮,越來越是煩躁,一手抓著小胖子的一隻手腕,讓小胖子有種吃痛的感覺。

小胖子最後停止了哭泣,用衣袖擦了擦眼淚,隨後慢慢說來。

在數天以前,他在趙家大門之外玩耍,見到了一個大胖子,那胖子正是金三胖,正所謂胖子見胖子,兩眼淚汪汪,這兩個大小胖子的關係一下子就好上了。

然後金三胖還了解到小胖子就是方紫晴的弟弟,他便順勢將紀羽的任務給說了一遍,若是換成其他的人,聽了以後絕對大叫不可能,不過這小胖子年齡也不過五六歲,一聽到金三胖的計劃,頓時就來勁了。

金三胖也樂呵,沒想到一下子就找到了內線,於是,他們約定好了每天見面的時間,暗語,地點,小胖子就負責看好他姐姐,一旦有什麼消息就要立刻出去跟金三胖彙報。

開始的前幾天他們都是用紀羽之前看到的那種方式接頭的,那時都是沒有任何的問題,有時方紫晴親自離開,那時金三胖就會親自出手,悄悄跟蹤,這麼幾天下來,沒有一點的問題。

小胖子這幾天也要玩膩了,本來昨天說好了最後一天的,但沒有想到今天,方紫晴就忽然消失了,不管怎麼找,他都沒有辦法找到。

這一回他就心急了,方紫晴不可能跟他玩這些無聊的捉迷藏遊戲,他想起了之前金三胖給他說的事,這下他就徹底的怕了,然後很快便跑了出去,接下來就遇到了紀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