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以至於林驚羽當聞到那撲鼻的香氣,整個身體都不禁微微一顫。

「沒錯!」

「我的確是去參加了金玉閣的拍賣會,那裡確實很是熱鬧!」

林驚羽點了點頭,如實說道,不過卻略過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哦?你快老實交代!」

「這一次去玉天古城可是為了那最後一件拍品而去?」

席夢瑤激動地問道,無形中距離林驚羽更貼近了幾分。

「哎,夢瑤姑娘!」

「男女授受不親,若是被別人看到了,恐怕會生出誤會呢!」

林驚羽想要將席夢瑤推開。

「哼!我都不怕!」

「你一個大男人莫非還怕我吃了你不成?」席夢瑤冷哼一聲。

「呵呵!」

「萬一被傾城姑娘看到,豈不是又會生出莫名的誤會?」林驚羽無奈地搖了搖頭。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飄逸身影飄然從門外走入。

「無妨,我也很想清楚,此次拍賣會的情況呢……..」 聽到這個聲音,饒是林驚羽也不禁微微一驚。

說曹操,曹操到!

甚至連林驚羽都想不到,此刻走入房間的,正是北宮傾城!

看到她,席夢瑤也是一驚。

「壞姐姐!」

「你躲在外面,故意偷聽我們說話…….」

席夢瑤倒是無所謂,撅了撅嘴,走上去拉著北宮傾城的胳膊道。

「莫非你們還有什麼秘密,不想讓我聽?」

北宮傾城咯咯一笑。

「怎麼會?」

「我們哪有什麼秘密?反而是姐姐你隱瞞了呢,當初在山洞中,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席夢瑤一提起「山洞」二字,北宮傾城的臉色也不覺微微一變。

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羞色。

那一夜,她永遠不會忘記。

那是北宮傾城人生中,最無助的一個夜晚,卻因為林驚羽的陪伴,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記。

「哪裡有發生什麼?」

「臭丫頭,你老是胡思亂想些什麼?」

「咱們言歸正傳,驚羽,你可知最後是誰拍走了那最後一件拍品?」

北宮傾城好奇地問道。

最後一件拍品?

聽到她的話,林驚羽一臉尷尬,不知該如何回答。

要知道,那九幽靈盞是倒數第三件拍品。

拍到九幽靈盞之後,他對整個拍賣會就不感興趣了。

倒數第二件拍品,他倒是見到了,但甚至未等到拍出結果,他便已經與魅靈小優一同離開,前往騎龍茶莊。

至於那最神秘的最後一件拍品是什麼,他都一無所知!

「怎麼?」

「你也不知道是誰拍走的嗎?」

北宮傾城繼續追問道。

「的確不知!」

「我因為臨時有事,倒數第三件拍品拍出后,就離開了……」

林驚羽尷尬的解釋道。

「哎…….」

「原來是這樣,那恐怕真的沒希望了……..」

北宮傾城無奈地輕嘆了一聲,微微露出一抹遺憾的神色。

「怎麼?」

「傾城姑娘,似乎對那拍賣品很是關心,不知道那到底是一件什麼寶物?」

林驚羽好奇地問道。

要知道,一件能夠讓席夢瑤和北宮傾城同時如此關注的寶物,一定是極其珍貴的!

當然,能夠在金玉閣拍賣場內,放在最後一位,壓軸的寶物,也必然不凡!

「那是一口神秘的古鼎!」

「聽聞是一件冰靈造化鼎的仿製品!」

未等北宮傾城開口,席夢瑤已經替她說了。

冰靈造化鼎?

仿製品?

聽到席夢瑤的話,林驚羽也是一驚,雖然他從未聽聞過這神秘的冰靈造化鼎。

但是,一件仿製品,都能讓眾人如此關注,那麼真品的價值,恐怕就更高的離譜了。

「不知……」

「這是一口什麼樣的寶鼎,對傾城姑娘很關鍵嗎?」

林驚羽繼續好奇問道。

「當然!」

「對傾城姐姐非常關鍵!傾城姐姐體內覺醒的是冰龍脈,她的異火也是隕落冰炎,這冰靈造化鼎乃是一件最適合傾城姐姐做本命靈寶的寶物!」

席夢瑤毫無掩飾的說道。

「本命靈寶!」

「原來是這樣…….」聽到席夢瑤的話,林驚羽也頓時恍然大悟。

的確如此!

無論是覺醒的冰龍脈!

還是那煉化的異火,隕落冰炎,似乎被北宮傾城與冰之力,已經密不可分。

作為一個煉丹師,依靠冰火煉丹的丹爐,卻是極為罕見的。

正因如此,當一件冰靈造化鼎的仿製品出現,她才會如此關注。

「既然這麼重要!」

「你們怎麼不親自去把這件寶物拍下來?」

林驚羽好奇道。

「都怪我!」

「當時小一、小二剛剛隕落,小青它也才剛剛孵化出來,傾城姐姐為了陪我,就把拍賣會錯過了!」

「……是我害了傾城姐姐!」

席夢瑤自責地說道。

「夢瑤!」

「你沒必要這麼說,其實,那一件拍品被金玉閣拍賣會放在了最後一位,即便是我親自去也未必可以拍下的!」

北宮傾城臉上擠出一抹微笑,她不想席夢瑤過於自責。

不過,林驚羽倒是點了點頭。

他很清楚,北宮傾城所說的話,不無道理。

只要是親自參加過金玉閣拍賣會的人,都會知道,那拍賣會上是何等的激烈。

即便是你有幾千萬下品靈石在手,都不敢保證自己可以拍下心儀之物。

甚至林驚羽都覺得,若不是那兩個魔族對他生出了殺心。

企圖強搶,原本那九幽靈盞,也很難以那個價格拍下!

至於這最後一件拍品,雖然林驚羽並未親眼目睹,但他也猜得到,必然是拍出了一個天價!

因為,他很清楚。

任何一位天才煉丹師,都是絕不差錢的!

而一位願意在這樣一件靈鼎上出手的煉丹師,更是會不惜一切代價!

「其實…….」

「傾城姑娘倒也不必灰心,我也認識一位金玉閣的管事,倒是可以替你打聽一下,這靈鼎到底是花落誰家…….」

林驚羽想了想,望著北宮傾城說道。

「真的?」

聞言,北宮傾城一雙美眸中,不禁流動著一抹激動。

「當然!」

「不過,我也只能是嘗試問一問,至於結果,可能要稍等幾天才能告訴你!」

林驚羽說的很穩妥,他自然也不敢打包票,辰老一定會告訴他。

畢竟,這也涉及到金玉閣的信譽問題。

但林驚羽卻也相信,只要此人的身份不是特別特殊,辰老還是會告訴他的。

「謝謝你,驚羽!」

「如果你真的能替傾城姐姐打聽到,傾城姐姐一定會以身相許的……」

席夢瑤在一旁開玩笑道。

不過,她也確實是發自內的,希望林驚羽能替她找到這靈鼎的下落。

「驚羽,你不要聽她胡說!」

「不過,如果你真的替我打聽到,我是一定會重重謝你的!」

北宮傾城靦腆的說道。

「哈哈!」

「謝就免了,畢竟你還是我的煉丹師傅呢!」

林驚羽笑了笑說道。

其實,他根本不在乎什麼謝與不謝!

他做人的原則就是,只要能力所及,能夠幫助別人,自然會幫!

況且,他與北宮傾城的關係,也並不一般。

「哦?對啦!」

「驚羽,還有一件事,你有沒有聽說?」

「聽聞煉丹師公會出現了一位年輕的四品開光師,你可知道他是何人?」北宮傾城問道。

聞言,林驚羽整個人呆立在原地。 「怎麼了嘛?」

「如果沒聽說就算了!」

「你這個傢伙,連最後一件拍賣品都不關注,真不知道,你去一趟玉天古城為了啥…….」

席夢瑤見林驚羽一臉驚訝,誤以為他根本不知此人。

聽到「四品開光師」幾個字,一旁的銀翼狼王卻突然豎起了耳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