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再睜開,巫明哲幾人便發現自己出現在了重天塔的外面!

而符籙,也不見了蹤影!

那些看到巫明哲已經傳送出來的人,瞬間圍了過來。

「巫大少爺,剛才到達了重天塔十層的人是誰?」

巫明哲原本已經因為丟失了符籙,心情正在暴怒的邊緣。 此時卻聽到人們這麼一說。

有人去了重天塔的十層?

怎麼可能啊!

這一次進去的有幾個資質不錯的,巫明哲都知道,如果說能登的最高,無非就是他和趙無極了。

而如今,這些人,居然說有人進了十層?

怎麼可能!

趙無極分明只是在重天塔的七層,而自己也只是去了八層!

甚至連機緣都沒有參悟,便被排擠出來了!

巫明哲的心裏面此時是悔恨交加!

那個去往十層的人,到底是誰?

難道真的是趙無極所說的那個女人?

這個念頭在巫明哲的腦海里一閃而過,隨機便被他否定了。

著重天塔中的人若是出來之後,只能等下一次重天塔開放,才能進去。

因此,巫明哲只能幹著急。

「並不是趙無極,我在七層的時候看到趙無極已經開始參悟了。」

巫明哲說了這麼一句話,信息量稍微有些大。

說明巫明哲所到達的樓層要比趙無極高,也說明那個人不是趙無極。

而沒有說是巫明哲自己。

任由大家猜測他有沒有去。

「巫少爺,難道你也不知道嗎?」

眾人此時議論紛紛,這絕對是這次橫空出世的黑馬啊。

「等到人出現,自然就見了分曉,大家何必急於一時呢?」

巫明哲很是淡定的表現著,其實心裏面是著急的很厲害。

「不知道巫少爺可是參悟了什麼功法?」

「這等秘密之事,你覺得本少爺要說嗎?」

重天塔八層便出現了那麼厲害的怪獸,那九層和十層更是不得了,居然還能有人闖過。

如果單千里和沈傾聽到這樣的話,必定大呼開掛了。

他們從四層開始就根本沒有見過什麼幻境什麼怪獸,簡直是一路順暢的通關,到了重天塔的十層。

此時單千里和沈傾坐在地上,一邊吃著燒烤,一邊喝著啤酒。

單千里還時不時的打個嗝。

「傾姐姐,我還以為這裡有多少好玩,卻沒想到根本不好玩。」

單千里油膩膩的小嘴巴,此時一張一合,可愛極了/

沈傾也覺得奇怪,難不成自己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子?

重天塔外

眾人看著一直亮著的十層,許久了都沒有看到十一層的光亮起來。

「看來那人的實力是十層,你們看想必已經開始感悟了,所以才花費了這麼多的時間。」

「十層已經很了不起了,比獨孤流雲公子都厲害。」

「我覺得獨孤流雲要是知道了,下一次必定回來挑戰。」

整整三個時辰過去,趙無極和公孫也出現在了重天塔外。

頓時便有不少人圍著趙無極,想要了解裡面的情況。

當大家聽趙無極說自己到達了七層,才相信了巫明哲的話。

只是所有人都在等著那個進入了十層的人。

好不熱鬧。

重天塔十層內,單千里和沈傾此刻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虛無之境

某處虛影出現,一座鎏金的大殿,大殿中此刻站著六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

七人皆是看著面前虛空大鏡中的一幕。

「老二啊,你看要不要叫醒他們,這裡是重天塔,雖然說這個重天塔只是當初我們遊戲時留下的一處幻影,可他們居然把這十層當作睡覺的地方?實在是可惡啊/」

「小四,你不就是因為看好他們,所以才對他們兩個大開綠燈嗎?」

「不可說不可說,真沒想到這次出來一次,居然在域界里看到這麼兩個好苗子。」

「神神叨叨的……」

「咱們不就是神嗎?」

一切聲音,集體,卒。

最終還是喚醒了沈傾和單千里。

沈傾撓了撓頭,怎麼會在這裡睡著呢?

隨後便拉著單千里的手,繼續向前走去。

「我覺得十一層,咱們必須使出大招了!」

「一切都聽二哥的!」

大家看著二哥信誓旦旦的模樣,非常的期待二哥會出什麼樣的大招。

沈傾和單千里走上十一層的時候,便看到了十一層的道十二層之處,蹲著一條很大的狗。

狗身邊還站著一個和沈傾單千里一模一樣的人。

「咦,這是什麼呀?」

單千里快步跑了過去,摸了摸那大狗的狗毛。

大狗卻是很溫順的爬了下來,任由單千里撫摸。

眾人看著二哥,what?這就是大招?

二哥莫不是在耍大家吧。

「是啊,我覺得這大狗挺好看的,就直接放在那裡了,看著這兩個孩子似乎也很喜歡。」

老二悠哉游哉的點著頭,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傾姐姐,這裡為什麼還有一個傾姐姐,也有一個我呢?」、

單千里指著站在他們對面的兩人,問道。

沈傾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莫不是這裡是專門和分身對打的地方?

「出招吧/」

沈傾直接對著另外一個自己說道。

「為什麼要出招?我們這樣和和氣氣不好嗎?」

另外一個沈傾此時笑眯眯的看著沈傾本人。

沈傾:……

「那你讓開,我們要上去!」

沈傾覺得自己說出這話,那兩人必定要開打了,他們的存在不就是為了讓自己和單千里憑藉自己的實力通過這裡嗎?

沈傾已經做好了開打的準備。

「好啊,你們去吧.」另外一個沈傾笑眯眯的讓開了。

另外一個單千里還站出來捏了一把單千里的小臉蛋。

沈傾更迷糊了!

這是要來哪一套啊!mmp

沈傾就不信他們真的讓自己走。

「那我們走了。」

沈傾說完就拉著單千里一起走上了去往十二層的樓層,而另外一個沈傾和另外一個單千里,盡然真的沒有阻攔。

而是笑眯眯的站在十一層,看著他們離開。

「二哥啊,你這又是玩哪一招啊?」

「你不覺得他們很可愛嗎?難道不想捏一捏他們的小臉蛋?」

眾人:……

「可是你也只捏了小男孩的小臉蛋呀?」

二哥頓時將生氣了!

「七妹還在這裡,你們想幹什麼!」正義極了!

眾人心裏面此時@#¥%amp;amp;*

難道不是二哥你自己說的,還做了的事情嗎?

「好了好了,他們進入十二層了,到底能不能獲得機緣,難道大家不好奇嗎?這十二層可是要憑藉自己的本事哦/」

七人之中,唯一的中年婦人,笑著說道。 沈傾帶著單千里,一起進入了重天塔的第十二層。

重天塔外,所有看到的人全部震驚了,石化了,怎麼可能?

當初也只有界主一人到達了十二層。

而如今,居然又有人進去了,難道他是下一個界主嗎?

重天塔發生的事情,很快傳遍了整個明宮。

所有的大家族族長全部出動了,向重天塔奔來。

如果一個絕世人物的誕生,怎麼可以錯過?

更何況,要是這個恰好不是明宮各大家族的人,那就有籠絡的機會了。

只有趙無極和公孫,知道進入十二層里的人必定是沈傾,或者還有單千里。

趙無極的震驚無法言喻,從沈傾出現開始,一步步征服了她。

原本以為是沈傾的極限,卻沒想到沈傾還與傳說中的守護者交朋友。

再然後來到重天塔,沈傾直接打破了整個上域的記錄。

直接和界主齊平。

界主是什麼樣的人物?

那可是掌控整個域界,如同神一般的任務。

而沈傾,今天居然和界主一樣,到達了重天塔的十二層。

只是這事,趙無極沒有聲張。

「公孫,這是件大事。」

趙無極用著很是慎重的語氣,看著公孫。

「沈傾做出來的事情,哪一件不是大事?」

公孫倒是很坦然了。

「不僅僅是這樣,是因為師傅的身份,她毫無根基,如今卻成了整個明宮最為耀眼的存在,現在她來沒有露面,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一旦她露面,恐怕會有大事發生。」

「你說的是各大家族?」

公孫自然不是愚笨之人,趙無極這麼一點,公孫便知道他的意思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