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不過,有一絲淡淡的紅色霧氣卻在「黑袍」的前面綉了一朵彼岸花。

她的存在,傳遞了幾個信息:美麗,誘惑,離別,絕望以及死亡。

以優雅的姿態,沐血來到幾個衛家家丁面前。

黑袍加身的沐血只露出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唇部露出一個尖尖的小牙,邪氣出聲道:「把人,放下。」

衛家家丁一看,卻見是一名黑袍人。只是這身高以及身形,一看就知道是個小鬼。

於是家丁當下輕蔑一笑:「原來是個小鬼,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哈哈哈,老丁,你還是死性不改,就是不知道這小鬼是男是女。」

另一位家丁聞言,也笑了,道:「老丁不是一向男女通吃?特別是這未長開的,他倒是喜愛的緊。」

說罷,也用那滿目銀光的看著沐血。

沐血聽了,尚是噁心。

但卻笑了起來,笑的邪魅,道:「你可以試一試。」

那老丁露出一口大黃牙,銀笑著,「行,待會哥哥就滿足你。」

說罷,便朝著沐血走了過去。

沐血眼底陰霾越發濃重,但是嘴角的笑卻越發明顯。

她輕輕抬起手,重重朝著空氣一握。

只見一陣黑氣聚集,隨即便聽到老丁極其大聲的慘叫。

這讓衛家家丁的心一下子就擔憂了起來,卻不是為老丁擔憂,只是怕自己會出意外。

而這一陣慘叫,也重新把路人的注意力引了過來。他們回過頭一看,只見一團黑色的霧氣將那老丁的血肉腐蝕。

鮮血噴涌而出,在空中翻起血的浪花。

濃重的血腥味散開,仿若是進入了血海。

隨即,一個球形似的東西滾到了一個路人的腳下。

路人一看,便滿臉驚恐的尖叫了一聲。隨即暈了過去。

原來這是一個人頭!只見老丁的眼睛瞪的大大的,驚恐與不可置信的表情在他的臉上刻著。

再看那噴湧出血液的身體,依舊筆直的站著,只不過脖子上卻是空的。顯然是沒有頭了。

那一具無頭屍身一直站在那兒,直到血液流光,才倒了下去。隨後皮膚緊縮,快速的化為一具醜陋的乾屍。

待衛家家丁再看過來之時,那一具醜陋的乾屍便又化作一陣灰煙隨風散去。

挫骨揚灰也不過如此。

如果不是空中的血腥味以及地上的血跡,只怕在場的路人都以為剛才的一幕只是自己的幻覺。

這一幕太過於驚人,竟讓路人站著這動也不動。

似乎是回過了神,一位路人大叫一聲,也提醒了其他路人此刻的情況。

於是,場面混亂起來。

有人逃著,拚命的逃,拚命的逃。就恨爹娘當初沒給自己多生兩條腿。

只是沐血也不管逃跑的路人。

就靜靜的站在原地。

家丁們對視一眼,也分頭開始逃了起來。

廢話,不趁亂逃走,還等著對方殺自己么?

尊皇令:皇叔,太腹黑! 只要逃到了路人當中,以這大街上混亂的情形,他們可不信眼前的黑袍神秘人可以揪出自己。

只是事情真的會如同他們想象的一般美好么?

當然不會!以沐血的能力,放出一個人,就是對不起自己的能力。

嘴唇一勾,她輕輕開口道:「我准你們走了么?」

很輕的聲音,卻無比清晰的傳入了家丁們的耳朵之中。

心底浮現一個不好的預感。

果然,這個預感不久后實現了……

只聽「砰」的一聲,家丁們下意識的回頭一看。

卻見他們曾經的一位同僚的身體如同吃了火藥一般,迅速膨脹,爆破而死。

鮮血與內臟渣掉落在地底。加上之前的血腥味,這一次,更加濃郁。

血的味道充滿了整個街道。除了血液和內臟渣,什麼也沒有看見。

很明顯,那逃跑的家丁也是死無全屍。

衛家家丁見此,都一臉驚恐的看著沐血。

「你,你別過來!」說罷,那家丁再次轉頭逃走。

只是沐血豈能讓他逃?

毫不意外,又是一陣血腥味的襲來。那人也如同其他家丁一般,死無葬身之地。

這一下,家丁們明白了。

這是沐血的警告!誰敢逃走,都只能是死無全屍! 停下腳步,一位家丁全身顫抖的開口了:「大,大人,全聽您吩咐。」

「把人交出來。」

依舊是沒有溫度的話。冷了的,帶著一絲殺意。

家丁們輕吞了一口口水,剛才那個時候,他們哪裡還顧得關押的老婦人?

她早就趁亂走了!

但是他們能怎麼辦?找唄!

於是一群人又朝著四個方向找人。

家丁們很清楚,如果不在短時間找回老婦人,他們很有可能被殺掉。

也不是沒有人想過偷偷逃走,但是當又一陣血腥味鑽入他們的鼻子的時候,他們便又放棄了。

沐血的耐心顯然不太好,等了一會,見他們還沒有把人給待過來。

於是她冷笑一聲,輕聲開口道:「如果超過一刻鐘不把人找回來,我就殺你們一個人。」

如果只聽語氣,忽略沐血的話的話。那麼輕聲說出來的話肯定是輕柔的。

但是,現在的家丁們只想罵娘。

那麼溫柔的聲音,上天居然賜給了惡魔。

很想反抗,卻沒有能力反抗。

故而他們只能認命。誰讓實力沒人家強呢?

……

一段時間過去了,衛家的家丁也只剩下了三名。

三位家丁在見證那麼多同伴死去之後,恐懼早已在他們心中牢牢紮根。

此刻的他們,壓根生不起反抗的意念。

所以,當他們找到老婦人的時候,簡直要高興上了天。

但是想到自己的同伴因為她死了那麼多,而自己又因為她而擔心受怕。

家丁們的臉色就不好看了起來,一位家丁瞪著老婦人,上前就是幾巴掌。

「老賤貨!」家丁吐了口唾沫在老婦人臉上,似乎還不解氣,又重重的踹了幾腳給她。「賤貨,讓你跑!讓你跑!」

老婦人只是瞪著家丁,一臉的不屈服。但卻對自己的困境無能為力。

直到家丁打的沒有力氣了,才開口道:「帶走!」

說罷,家丁們就把老婦人連拖帶拽的拖走到沐血面前。

看到人來了,沐血才開口道:「不錯,還沒有到下一個一刻鐘。」

淡淡的掃過老婦人的模樣,在體內的蘇七月卻是怒了,心中大罵著「混蛋」。

但是由於不是自己掌控身體,蘇七月也無能為力。

沐血自然是知道蘇七月的心理波動的,至於殺幾個人就可以讓蘇七月她好過起來,沐血也不介意動手。

沒有任何解釋,沐血便動手了結了其餘三個人。

一陣清風拂過,連帶著他們的骨灰也一同帶走。

這讓老婦人有些驚訝,難道這黑袍人不是跟衛家這些畜生一起的?

幾乎是認定了這個事,老婦人撐著劇痛的身體,勉強的站了起來,虛弱開口道:「謝,謝謝。」

「你回去吧。」沐血道,「至少別落入那些人的手裡了。」

老婦人一愣,隨即苦笑著。

她能去哪裡呢?她的家,她的主子,她的小主都不在了啊!

她能做的也只是替小小姐復仇,免得讓她白白死了一場。

眼中隱隱有淚花浮現,但很快,老婦人就用她那粗糙又遍滿傷痕的手抹了去。

「你要沒地方去,就跟著我住吧。」『沐血』道。

沐血自然不會說出這句話,這話是蘇七月開的口。

被震退回心田的沐血還是懵的,但是她沒有忽略現在的處境。

很快,她又重新的掌控著身體。

「注意場合!」沐血在心中對著蘇七月警告一聲。

隨即又恢復了她那一張萬年不變的冰山臉。

雖然被黑袍籠罩的她壓根看不出表情來。

但老婦人還是可以注意的到沐血輕微的變化,這會兒,反而猶豫了起來。

沐血是個讀心的高手,她自然知道老婦人為何會這樣。

於是開口道:「你家小小姐沒死。」

說出了這句話,沐血知道,不論怎麼樣,眼前的老婦人都會隨自己回去。

果然,沐血的話剛剛才落下,就見那老婦人抬起頭,原本無神的雙眼頓時散發起光彩來。

「你說真的?」她不確定的道。

「真的。」

「太好了!」老婦人聞言,立即如一個孩子一般展開了笑容。

隨即用滿是鞭痕的雙手擦去因為喜悅而留下的眼淚:「這樣,這樣我也沒愧對了我家小姐。」

說著,眼淚就更止不住了。流是更凶。

「我跟你回,回!」一會兒,她忍著流下的淚,道。

沐血見此愕然。

隨即似乎感到什麼,皺了下眉。

「快走!」沐血說道:「很多人來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魂力快堅持不住了,再不離開,就得是蘇七月一個人面對這一切。

沒有玄力支持,又搞出那麼大動靜。那得多危險!

老婦人似乎聽到了沐血聲音中急切的意思,當下廢話也不多說,跟著沐血便離開了原地。

……

在兩個人離開后不久,衛家的人也趕到了這一條路。

看了地上的血跡,以及聞到了空氣中殘留的血腥味。衛家人就明白了這裡發生了什麼。

顯然,一場廝殺不久前在這裡上演。還特么是單方面虐殺。

衛家人握緊拳頭,全身上下散發著不悅的氣息。

若是死的是一般人,衛家人自然不會如此。

但是看著地上刻著「衛」字的令牌,衛家人便忍不住的就是一陣大怒。

畢竟,自己族裡的人被人殺了,臉上是多無光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還是死無全屍的死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