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武者也是紛紛搖頭。

面對神國聖女,寧雨蝶的眉目忽然冷了下去,她盯著神國聖女冷冷說道:「你若敢抹殺羅征,我必追殺你,至死為止!」

「是嗎?」神國聖女微微一笑,「我乃是神國聖女,你好像是一位四品宗門的宗主對吧?拿什麼追殺我?」

「就拿這個!」

寧雨蝶咬破舌尖,伸出手輕輕一吹,在她手中形成了一道六角形的血色雪花!

當那枚血色雪花形成之後,寧雨蝶輕輕一拍,雪花滴溜溜的旋轉起來,隨後朝著神國聖女飛過去!

在這深淵之中,每個人的位置都是被結界所分割的,沒有人能夠離開自己的圓盤,包括攻擊手段也會被結界所阻攔,否則大家早就亂成一團打起來了,哪裡還肯在這裡乖乖的丟骰子?

但是那枚血色雪花卻輕而易舉的穿越了結界,朝著神國聖女那邊飛過去,瞬間鑽入神國聖女的身上!

「小蝶……」玉婆婆輕輕喚了一聲,外人不清楚寧雨蝶做了什麼,可是玉婆婆卻最為清楚,畢竟《九天玄女心經》就是玉婆婆傳授給寧雨蝶的。

這是寧雨蝶以燃燒精血為代價,釋放的一種詛咒!

被施以詛咒之後,那神國聖女將會是寧雨蝶一輩子追殺的目標,至死方休……

而且寧雨蝶與神國聖女兩人都會身染詛咒,每年都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受到寒毒的侵襲,痛苦不堪!

羅征雖然不清楚寧雨蝶做了什麼,但他隱隱約約也猜出小蝶所付出的代價恐怕也不會小。

此刻羅征心中也生出恐懼!

仙人的手段,太過於強大,他不清楚自己的倚仗是否能夠擋住「抹殺」!

神國聖女冷冷的看了羅征一眼,凄厲的笑道:「死吧!既然你殺了凡哥,就註定要為他陪葬……」

隨後神國聖女朝著羅征輕輕一指。

眾人的目光頓時集中在羅征身上。

很快,就有一道微風飄過,似乎有某個隱形的死神來到羅征身邊,那道無形的力量驟然朝著羅征蓋下來。

「好強大的力量!」

雖說這股力量幾乎是無形的,但羅征還是能夠感受到它的存在,這股力量應該是從他頭部的側上方施展!

羅征幾乎是下意識的舉起雙手,護住了自己的頭部!

他的身體剛剛經過淬星烈焰的鍛煉,吸收如此多的淬星烈焰之後,晉陞到了上品仙器,距離聖器也只有一步之遙,羅征就不信這股力量真的能硬生生的將自己抹殺!

「噗噗!」

在巨大的力量壓制之下,羅征雙手的手臂崩開了兩道血口,頓時鮮血如注! 羅征還是小瞧了仙人的手段。

迄今為止,羅征憑藉自己特殊的身體,擋住了不少進攻!

一般來說只有十分尖銳的攻擊,才會對羅征造成實質上的傷害,例如穿透羅征的身體,或者在羅征身上劈開小口子,但是很難將他的身體撕裂!

就以中域第一人崔邪為例子,崔邪費一番力氣或許能夠擰斷一把仙階上品的寶劍,那是因為寶劍太細易於折斷,但若是換做一個仙階上品,又粗如水桶般的鐵柱呢?

崔邪可以在這鐵柱上鑿出一個洞,但恐怕無法將其折斷。

而羅征的身體,就相當於這樣一個仙階上品的鐵柱,想要將他身體硬生生的折斷,這需要何其恐怖的力量?

但是這股抹殺之力,還是超出了羅征的想象力之外!

強大的抹殺力量直接讓羅征手臂上的皮肉不斷地崩裂,他的骨骼早已比鋼鐵堅硬不知多少倍,但在這抹殺之下的壓迫下不斷地出現細碎的裂紋!

更要命的是,這股強大的力量是不斷地貫穿的,不僅從上到下擠壓著羅征的雙臂,又從羅征的後背貫穿而下,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巨手,將羅征整個人捏在手心,用力的緊捏!

「咔咔咔咔擦!」

他每一根脊椎都在極度的擠壓之下,綻放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痕,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

「羅征!」

雖然明知道羅征抵擋不住仙人的抹殺之力,但看到羅征如此痛苦的掙扎,在這一剎那,寧雨蝶雙目之中還是忍不住沁出淚花。

說到底,寧雨蝶其實是很平凡的女子,她能夠一路平步青雲,成為中域里的頂尖強者,完全是一場意外,或者說一開始寧雨蝶並沒有一顆嚮往武道的心,只是她的天賦被雲殿意外的發覺之後,她的武道之心才慢慢的鑄就而成。

即使如此,她依舊嚮往平淡的生活,有個人在身邊能夠拌拌嘴,不高興了能夠翻出一個白眼,天冷了能夠加一件衣。

或許羅征就是最適合的那個人選,那個能夠給她帶來溫暖的男人……

寧雨蝶看著羅征被抹殺,的確是非常傷心難過。

不過在別人看來,則是瞠目結舌的震驚!

方才玄陰老人被抹殺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堂堂生死境強者,說抹殺就抹殺了,而且身體直接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捏碎,然後抹消掉!

這羅征,似乎在憑藉自己的身體抵擋那股抹殺的力量?

仙人的力量,是他們這些下界武者無法揣摩,也無法阻擋的!

在這個氣運之輪中,仙人設定的遊戲規則就是鐵則,既然規則認定了需要抹殺羅征,那麼羅征就必須死,否則就失去了「抹殺」的意義了,否則就對神國聖女不公平。

然而……羅征竟然在抗衡那股恐怖的力量!

「這,這,這……這是必死的力量,羅征居然還有抗衡的能力,我真的被嚇到了,這傢伙到底是不是人類!」黑山宗的一位長老忍不住怪叫道,顯然已經無法承認面前這個事實。

「媽的,羅征的身體這是要有多堅韌?硬抗抹殺的力量?玄陰老人都被抹殺掉了,羅征這傢伙好像還不會死?」

「我也忍不住罵髒話了,這傢伙……能夠再妖孽一點嗎?我已經快瘋了!我覺得他還是死了好!否則真的沒發解釋,一個小小照神境能夠一步一步做到現在!」

「多半還是會死,他已經堅持不住了!」

即使是被抹殺,都顯得如此艱難,眾多武者看到這一幕已經徹底無話可說,在他們眼中羅征絕對是一個無法用正常的眼光來衡量的怪物!

羅征死死咬著牙齒,對了對抗那股力量,他不僅借用了體內的龍鱗之力,同時還將潛藏在身體里的罡元也爆發了!

不過隨著羅征力量的爆發,那股無形的抹殺之力似乎也在加重!原本進入仙器之體后,羅征雖然還能夠借用更多的龍鱗之力,但倘若繼續增加龍鱗之力,加上罡元之力,和那股抹殺之力擠壓在他身上,恐怕他的肉身就率先崩潰掉了!

「啊啊啊啊!」

羅徵發出了一聲狂躁的吼叫,肩膀,胸口,背部的肌肉都被羅征崩出一道道的血口,鮮血更是如同利箭一樣,在高壓之下爆射出來,打在結界之上,行成一團血霧,又慢慢的換落在圓盤之上。

寧雨蝶的手貼在結界之上,淡淡的冰霧漂浮在她那張滿是哀傷的臉上,此刻她心中還生出一絲期望之色,也許,羅征真的能夠熬過這抹殺的力量呢?

放在別人身上,恐怕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放在羅征身上,卻極有可能!

因為寧雨蝶在羅征的身上,看到了太多的奇迹,永遠都讓人意想不到,永遠都在人的意料之外,這一刻寧雨蝶都想靜靜的閉上眼睛,說不定過會兒羅征就安然無恙的站起來了。

可惜的是奇迹並沒有發生。

她眼睜睜的看著羅征身體上爆射出來的鮮血越來越多,身體的骨骼承擔不住那股強大的抹殺之力一點點的斷裂,整個人都被一直無形的大手不斷地揉捏,身體都扭曲的不成樣子……

「混蛋,你連你妹妹都沒救出來呢……」看到這一幕,寧雨蝶喃喃說道,臉上的悲傷之色卻漸漸的消散。

她有柔軟的一面,但身為雲殿殿主,更有堅強的一面!

眾多武者也發出一道嘆息之聲,雖說還有人心中有些疑惑,按理說既然是抹消,應該就是徹底的將羅征在這世上抹掉,如同玄陰老人那般!

可是為何羅征的屍體已經扭曲不堪了,但依舊沒有消失?還是因為羅征的身體太硬,根本抹消不掉?

就在眾人疑惑之際,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羅征那具扭曲不堪的身體上驟然光芒一閃,隨後從羅征的身體之上,爆發出一個小小的光點

那個光點瞬間變化為一道半圓形的光幕,籠罩在了羅征的身上!

「嘭!

緊接著光幕之上就凹陷下去一大片!

眾人頓時就明白了,來自於仙人手段的那股抹殺之力並沒有消失,竟然在攻擊那光幕!

不過籠罩著羅征的光幕,似乎更加恐怖,雖然被抹殺之力砸的凹陷了,但凹陷之處瞬間就回復了原樣,而且那光幕竟然還驟然凸起,彷彿又與那無形的大手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哐當!」

「嘭!」

「轟!」

在羅征的表面那道光幕,竟然與那頑固的抹殺之力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碰撞。

整個深淵似乎都被兩股強大的力量所撼動了,眾人站在圓盤之上,竟然不斷地晃動著,深淵的崖壁也在不斷地震顫。

諸多生死境的強者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力量,神色也是一片煞白!

這羅徵到底擁有什麼樣的手段,居然可以對抗仙人的力量!

這個手段,並非來自於羅征,而是來自於龍淵宮主賜予他的護身符,與仙人的力量一樣,同樣是來自於上界的手段。

躺在那光幕之下的羅征,心中也是震撼至極!他也沒想到一道小小的護身符能夠誕生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道護身符實際上成為了羅征的替身,不僅替代了羅征承擔了所有傷害,現在竟然幫助羅征將那抹殺之力徹底的抵消掉!

不過這仙人的手段,也是如此頑強!居然一定要將羅征抹消才會善罷甘休!

兩者之間的撞擊持續了好一會兒,那道無形的巨手力量越來越小,撞擊發出的聲音也越來越小,最終還是慢慢消失了…

不一會兒后,羅征表面的那層光幕也隨即崩解,消散,龍淵宮主賜予羅征的護身符也化為了碎片,這護身符並不能保他永久,只是一次性的物品。

全球緝捕:前妻別想逃 爬起來的羅征,懶得理會任何人,只是盯著寧雨蝶微微笑道:「怎麼哭了?」

(十二點之前更新了,明天早上的一更估計要挪到中午更新,感謝晨風1W閱幣的打賞,其實原本想要更個十章以上的,奈何其實是感冒了,好像我上個星期用同樣的理由請過一次假,所以這次感冒不敢說了,先硬著頭皮碼出來再說,六更可能是少了點,不過月底或者月頭應該還會爆發一次,有你們這樣的讀者,我真的很開心!所以我只能努力去拼了!) 悄悄而來,悄悄而去。

在北蒼靈院遊覽了一番之後,蕭寒便離去了,沒有驚動任何人,以他的實力,學院中那些長老人物也察覺不了什麼,之所以來這裡,僅僅只是想來看看罷了,畢竟這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一位傳奇人物崛起,日後,這座北蒼靈院,將會聚集整個大千世界的目光。

兩年遊歷,蕭寒已步入地至尊大圓滿。

距離天之至尊,僅有一步之遙。

在接下來的遊歷之旅中,蕭寒希望自己能夠遇到登天門的機緣。

「天至尊,快了。」

月下,北蒼大陸一處荒林之中,蕭寒抬頭看著星空,嘴中喃喃著,想到天至尊之境,即便是蕭寒蛻變的心境也是不覺泛起一絲漣漪,那是一個令人嚮往的境界,大千世界最強的那一批強者。

「也不知道蕭炎和林動那兩個傢伙怎麼樣了,距離天至尊,他們應該也快了吧……」

蕭炎和林動大千世界同樣各有機緣,炎帝武祖之名,不久之後,想必便會響徹大千世界。

蕭寒面前,篝火升騰,烤架之上,一排排烤肉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在這片荒林之中,蕭寒捕獲了不少靈獸,於是便就地開烤了。

這是他在北蒼大陸逗留的最後一個夜晚,明日一早,他便會前往大城市通過傳送陣離開北蒼大陸,去尋找天至尊機緣,當然,今晚在這裡,他還要完成一個系統發布的懸賞任務。

蕭寒拿起一串烤肉,輕嗅了嗅,正準備開吃之時,他眉尖不覺挑了挑。

咻!

緊接著,一陣尖銳的破風聲響陡然在月下驚起,而後只見一位淺藍色衣裙的少女朝著這處荒林迅速閃掠來。

蕭寒抬頭看去,目光不覺眯起,在這淺藍色衣裙少女之後,他感知到了一大批強悍的氣息,應該是在追殺。

很快,少女掠到了蕭寒這邊,月光下,少女嘴角帶著血跡,俏臉俏臉慘白如紙,虛弱至極,能夠跑到這裡,已經是身體的極限了。

這少女出落得極為水靈,氣質冷而不傲,此刻看上去帶著幾分病態的美,別具韻味。

少女看見荒林里有燈火,方才強撐透支的身體勉強跑到了這裡,此刻,看見篝火旁的一道青衫身影,少女也彷彿看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少女朝著蕭寒走了過來,身體搖晃,腳步踉蹌,眼皮沉重,隨時都有可能暈過去。

「救…我……」少女向蕭寒發出了呼救,聲音低弱。

少女朦朧的美眸看著蕭寒,眸子中透著一抹哀求之色,此刻她的狀態很差,加之身後有強敵追殺,若是蕭寒不救她,今日她必死無疑,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就這麼死去,她不甘心,因此面對眼前這素未謀面的青衫男子,她依舊抱著一絲希望。

然而青衫男子一開口,便讓得她陷入了深深的絕望:「追殺你的人中,有三名上位地至尊,兩名下位地至尊,六名至尊,如此陣容,足以橫掃整座北蒼大陸,他們不是來自北蒼大陸之人,應該是來自其他大陸上的一方強大勢力。而你,不過至尊實力罷了,能跑這麼遠,必有同伴幫忙,他們可能已經隕落,為了保護你這樣一位至尊而隕落,說明身份必然不一般。綜上所述,你們這一場追殺並非劫色,背後必然牽涉甚大,給我一個救你的理由?」

聞言,少女心中燃起的一絲希望,徹底破滅,而且這青衫男子一番分析,同樣也是讓她驚訝不已,如此短的時間,這男子便已經將追殺她的那些人的實力弄清楚了,如此可怕的感知力,說明這男子的實力必然也是相當恐怖,如此實力,若是出手,她必然有一線生機,只可惜,這男子不願意出手,利弊得失,這男子已經瞭然於胸,他不願意趟這趟混水。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死……」少女依舊沒有放棄,這是她最後的機會,她還想再盡量爭取一下,少女一對朦朧的美眸中閃動著哀求之色,那模樣令人憐惜。

「不用再垂死掙扎,今日誰也救不了你!」

還不待蕭寒開口,一道冰冷的的聲音便陡然傳來,隨即一道道身影破空而來,很快便降臨在了這方空地之上,將蕭寒二人給團團圍住。

三名上位地至尊,兩名下位地至尊,六名至尊,一共十一人,與之前蕭寒所說絲毫不差。

一時間,恐怖的氣勢籠罩全場,篝火瞬間熄滅,烤架也是散落一地,唯有那烤肉的香味在瀰漫著。

「帶走!」

領頭的那名上位地至尊強者掃了眼少女,眸子中有著精芒閃動,沉聲說道,根本直接無視蕭寒的存在。

話音一落,這名上位地至尊強者身後有兩位至尊強者走出,欲帶走少女。

見狀,少女心頭一沉,陷入了絕望,不過她的美眸依舊看著盯著蕭寒,似乎心中依舊抱著最後的希望。

那兩名至尊已經走到少女面前,此刻的少女慘白的俏臉上露出一抹凄涼之色,她無力地趴在地上,嬌軀抽搐,眼淚不斷滴落,心中那最後一絲希望也已經破滅了,這世界上,袖手旁觀者終究是多於見義勇為者,外面的世界,終究是殘酷的。

「砰!」

然而,就在那兩名至尊強者伸手欲帶走少女之時,一股無形的強悍勁氣陡然從少女身體上席捲而出,兩名至尊強者根本始料未及,還不待他們反應,二人的身體便猶如炮彈般彈飛,最後狠狠地撞在了一旁的粗樹枝上,樹木頃刻間被轟成粉碎,兩位至尊也是重傷倒地。

見狀,已經徹底絕望的少女一驚,她已經是強弩之末,這自然不是她所發出的攻擊,隨手便能擊敗兩位至尊強者,這即便是她沒受傷時也無法做到,想到此,她泛紅的美眸不覺又看向了篝火旁的青衫身影。

此刻,蕭寒站起身,走了過來,對著地上的少女伸出手,臉龐上也是不覺浮現了一抹笑意,道:

「我又沒說不救你,哭什麼?」 別人哪裡會像羅征如此淡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