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司徒夫人說著說著,便覺得有道理,想必,周君儀也是不滿意兩人復婚。

若是跟她明說,她也出面干預,這婚勢必能離的。

思及此,司徒夫人緊蹙的眉頭,也舒展了,「你放心,這婚啊,一定能離的。」

沒有結婚證又怎樣,補辦一下不就行了么?

她就不信,結婚證也不能補辦!

司徒雲舒勉強的笑了笑,握住了司徒夫人的手,「媽,你說完了么?說完了的話,就聽我說兩句吧。」

「好,你說。」

「其實,也不算慕靖南強迫我。你看,我現在這幅模樣了,難為他還肯娶我。我不忍心禍害別人,所以,就選擇禍害他了。」

「雲舒,你……」司徒夫人震驚了。

她這是什麼話?

什麼叫,慕靖南也不算強迫她?

「與其禍害別人,不如禍害他。我們也結過一次婚,彼此也都磨合得差不多了。若是嫁了別人,說不定還會被公公婆婆嫌棄,況且妯娌之間,我也相處不來。」

「雲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是,我不想離婚。」

「為什麼?」司徒夫人以為一切都有轉機的時候,女兒卻給了她最致命的一擊。

什麼叫她不想離婚?

難道折騰了這麼久,她還是不死心,還是要跟慕靖南繼續糾纏下去么?

這一次是因為慕靖南,所以才讓別的女人對她下手,那麼下一次呢?

如今的她,自己照顧自己都成問題,又談何自保?

若是別人想加害於她,簡直易如反掌。

「因為……他是我能選擇的人當中,條件最好的,也是最適合我的。」

母女倆的談話還沒結束,傭人就急匆匆的跑來彙報。

「夫人,夫人!」

司徒夫人抬手示意,「慢一點,不急。」

傭人這才放慢腳步,喘勻了氣才說話,「夫人,慕二少來了。」

是的,他來了!

帶著厚禮來了!

「不見!」司徒夫人負氣的道,「讓他從哪來,回哪去。我不見。」

「這……」傭人一臉為難。

這大過年的,慕二少帶著厚禮登門拜訪,把人趕出去,不太妥當吧?

這也於禮不合啊……

司徒雲舒握住司徒夫人的手,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讓他進來吧。對了,把我父親也叫下來。」

「哎,好的小姐!」傭人飛快的應聲,一臉喜色的忙去了。

踏進室內,慕靖南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司徒雲舒。

頭髮柔順垂散的她,穿著奶白色的柔軟針織家居服,看起來格外的慵懶和溫軟。 袁滿重新回到球場的時候,熱火隊已經將比分反超了4分,此刻的比分是35-39,熱火不斷衝擊內線的戰術獲得了一定的成功。

重新回到球場的袁滿走過半場剛剛落位,吉布森就將球傳了過去,大佬就是大佬,地位絕對不一樣,在騎士隊待了2個月,袁滿已經是球隊公認的王牌了。

「我就在這裡投籃。」接球后的袁滿面對著身前的詹姆斯直接撂下了這麼一句話。

「袁滿很囂張啊!」馬建立即嚷嚷道,「他還是應該沉穩一些,畢竟他只是一名新秀,這樣在言語上挑釁老大哥可沒什麼好處。」

「我倒是很欣賞袁滿的性格,年青人就要敢打敢拼敢闖,我們中國人從小就被教育什麼儒家思想,孔融讓梨之類的,在這種競技賽場上,誰跟你將什麼道德仁義,就是要用實力來說話,我強,我就要碾壓你,美國夢之隊什麼時候因為對手太弱而故意放水或者給對方留面子了?沒有。球場就是戰場,這就是競技體育,也是競技的魅力所在!」張指導的話飽含激情,讓馬建立即閉上了嘴巴。

袁滿抬手了,在首節就領教了袁滿跳投威力的詹姆斯立即起跳封蓋,說什麼也不能再被這小子YAN射成功了!

然而…袁滿的臉上突然展露出了笑容。

「猩猩就是猩猩,智商再高,也僅限於動物界,跟人相比,還是差得遠。」袁滿丟下了這句話,揚長而去。

竟然不是投籃,而是突破!

「這個奸詐的中國人!」已經完全起跳的詹姆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袁滿沖向內線。

「袁滿來了!」丹皮爾興奮了,這是自己翹首以盼的機會啊!

原本還在達拉斯小牛的時候,丹皮爾就和姚明有過過節,一直瞧不上姚明的丹皮爾,將奧尼爾排在了西部中鋒第一的位置,同時自詡西部第二中鋒,擺明了沒將姚明放在眼裡,不過很可惜的是,很快姚明就在球場上教育了丹皮爾,西部第二中鋒的言語也成為了笑柄。

丹皮爾一直將這件事放在心裡,時刻找機會準備復仇,但誰知道剛剛抱上大腿的丹皮爾還沒等到姚明,對方就因傷賽季報銷了。

沒能在姚明身上報仇成功,丹皮爾將仇恨轉移到了另一名中國球員–袁滿的身上,同時丹皮爾也要證明自己,絕對比剛才被袁滿騎扣了的大Z要強!丹尼爾可不甘心做大Z的替補。

雙腿微曲站穩,重心放低,位置稍稍靠前,丹皮爾提前站住了籃下防守的好位置,嚴防袁滿達到籃下的起跳隔人扣籃!

誰知道距離籃筐還有很遠,剛剛一隻腳踏上了罰球線,袁滿就起跳了!

「這麼遠?!」不止是丹皮爾,就連詹姆斯和韋德也同時感到非常的驚訝。

與上一次張伯倫附體的剛猛強硬不同,擁有著科比和麥迪天賦加成的袁滿,輕巧靈動,如一隻展翅翱翔的鳳凰一般,直竄雲霄!

看著幾乎飛起來的袁滿,丹皮爾知道,自己如果不想死,就要趕緊離開現在所站的位置。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大丈夫能屈能伸。」丹皮爾立即敏捷的躲開了袁滿衝擊的路線。

「轟」的一聲巨響,袁滿雙手將球灌進籃筐,巨大的衝力讓袁滿雙手抓筐的同時,身體幾乎抬起與籃筐平行,而籃筐則發出「吱吱」的聲音,如果不是因為現在籃筐的質量非常好,恐怕整個籃筐都要被袁滿扯斷了!

房客別這樣~ 「啪」,袁滿從籃筐上下落,雙腳與地板發出了重重的接觸聲。

「哦哦哦~~~」現場的觀眾們高潮了,他們就喜歡這種令人血脈膨脹的扣籃。

37-39,分差還有2分。

「喂,勒布朗,要注意防守了,袁開始進攻模式了。」韋德立即向詹姆斯提醒道。

「我知道了。」雖然是兄弟,但詹姆斯可不太喜歡老是被人說教。

受袁滿剛才罰球線雙手灌籃的影響,騎士隊士氣旺盛,防守的壓迫感一下子起來了,竟然防了熱火一個24秒!

「袁滿這小子是真的厲害啊,我解說這麼多年,在新秀賽季就能有這麼大的球隊影響力的球員,除了鄧肯、奧尼爾、詹姆斯等寥寥幾人,也就是袁滿了,更令我感到高興的是,他還是一名中國球員。」張偉平指導突然感性了起來。

袁滿一張手,球就到位了,而當袁滿持球的時候,全場就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聲。

「熟悉嗎,這種歡呼的聲音,在以前應該是屬於你的吧。」袁滿對詹姆斯說道。

「哼,我不在乎,我現在效力的是熱火隊。」詹姆斯回答道。

「對了,你知道蛇這種生物嗎?」

「…」詹姆斯不明白袁滿怎麼突然提到了這個。

「人類眨一次眼睛需要大概200毫秒,而蛇類的平均每次進攻時間在44毫秒到70毫秒,所以在理論上,在人一眨眼的功夫,蛇可以完成四次進攻!」

話音剛落,詹姆斯驚訝的發現,袁滿竟然從自己面前…消失了!

第一步的速度,決定著一個球星的上限,到底一個球星能否成為超級球星,第一步的爆發力會說明一切!

一步就把詹姆斯晾在了原地,這讓剛剛獲得上賽季最佳防守陣容一陣獎項的詹姆斯似乎就是個笑話。

接近籃筐,揚起手臂,鼓足力氣,袁滿貢獻了一次近距離的將力量發揮到極致的暴扣!

「好啊!」袁滿的這記暴扣,讓兩名坐在場邊的硬漢,也忍不住揮起了手臂。

「勒布朗…」

「別說了,我知道。」詹姆斯氣憤的打斷了韋德的話。

僅僅兩個回合,比分就被扳平了,而且兩粒進球個個精彩!

跑過詹姆斯身邊的袁滿說道:「好戲才剛開始。」

「混蛋!」

詹姆斯也怒了,持球向里沖,一手甩開袁滿,閃過了補防的希克森和霍林斯,單手將球扣進!

不愧是詹姆斯,立即也用扣籃做出了回應!

但是裁判的哨聲響起來了,詹姆斯立即看向裁判,對方做出了走步的手勢。

詹姆斯立即雙手抱頭,非常委屈,同時看向大屏幕,但是在看了回放之後,詹姆斯馬上安靜的準備回防了。

根據大屏幕的回放顯示,詹姆斯的這次進攻扣籃,足足走了7步… 她整個人散發而出的氣場,是柔和的,不似當初的凌厲。

反觀她身邊坐著的司徒夫人,臉色就不是那麼好看了。

陰沉的臉色,那目光,從他踏進來的那一刻開始,就沒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

甚至一個餘光都沒給他。

慕靖南仔細回想了一番,上一次來這的畫面,真是反差太大啊。

好好的,自己怎麼就從最佳女婿,淪落至此了?

「母親,新年快樂。抱歉這麼遲才來給您拜年。」

跟在他身後的警衛,把大包小包的禮品,一股腦的擺放在了茶几上。

頓時,就將茶几擺放得滿滿當當的,還沒擺完。

抱著滿懷的禮品,警衛只能詢問傭人,「這些放在哪?」

傭人愣了一下,立即上前接手,「我來就好。」

「有勞了。」

任務完成,警衛向慕靖南示意了一番,便退了出去。

司徒夫人把他當空氣,慕靖南笑了笑,徑自走到司徒雲舒身邊。

「你要幹什麼?」司徒夫人警惕起來。

「母親,我是雲舒的丈夫,只是想跟她說幾句話而已。您別緊張。」

錯愛冷魅首席 緊張?

她能不緊張么。

這個混賬,不聲不響的就把她女兒帶去復婚了。

雙方父母都沒只會一聲,她能不緊張么?

哪怕是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她也不能完全放心。

「雲舒,今天身體怎麼樣?」

司徒雲舒想到他即將要面對的局面,心軟的握住了他的手,「身體每天都在慢慢恢復,你別擔心。」

「那就好。」握住她的手,縱然現在即將面對暴風雨,慕靖南也不會害怕。

內心的堅定,給了他無限的力量。

尤其是,她的回應,更是他排除萬難的堅定信念。

司徒先生從樓上緩緩下來,聽到腳步聲,司徒雲舒拍拍身邊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總不能一直站著說話吧?

難得啊。

真是不容易啊。

她的主動關心,真是十分的罕見。

慕靖南內心激動著,要不是場合不對,他現在一定會緊緊擁住她。

他微微俯身,低聲道,「沒事的。相信我。」

他是個男人,這些狂風暴雨本就該讓他來面對。

「父親,新年快樂。」

司徒先生因為腿傷的緣故,這會兒下樓下得十分的緩慢。

聽到慕靖南的話,他表情僵硬了幾分,沒說話。

「腿是不是又疼了?」司徒夫人心疼的站起身,人還沒走出去,一道身影比她更快。

慕靖南率先來到司徒先生身邊,小心仔細的攙扶著他,「您慢一點,當心腳下。」

「我自己來。」

「沒事,我扶您。」

「不用……」

司徒先生滿臉都寫著抗拒,慕靖南不由分說的扶著他到沙發坐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