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呃……這樣貶低自己辛辛苦苦寫出來的文,會嚇壞那些萌新的,,我們都沒說什麼,你好意思在這裡矯情。

好吧,其實這本書還是有很多出彩的地方,強烈安利,尤其是中後段主角放飛自我以後,簡直超神了,誰看誰知道。

另外,關於一些坑的問題。

之所以沒填,主要是覺得沒必要去畫蛇添足(不是我懶,別打我),留個想象空間,這是的最大樂趣。什麼話都讓作者蓋棺定論了那還有什麼意思。

現在想想,那些坑還是太小了,應該挖大一點,那樣才有意思。

過幾天我可能會寫點番外,想看的書友別忙著刪書。

最後,關於新書。

其實早有構思了,我感覺會非常有意思,跟群里大佬也討論過,這次會好好寫大綱,做人設,順便再攢點存稿,預計在十月初發書。

就這樣吧。那些佛系書友,如果有緣的話咱們江湖上再見。

祝全體書友工作順利,闔家歡樂,萬事如意。

2018年—8月—25號。

二將敬上! 2035年,秋,燕京三大禁地之一的玉泉山下。

深秋的天空,一團團白雲就像彈好的棉花一樣,不緊不慢的漂浮著。一陣微風吹來,樹上掉下很多米粒大小的桂花,像一顆顆金黃色的小芝麻,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沁人心脾。

「唔……好香啊!」少女從地上撿起一串桂花放在鼻翼前深呼吸了一口,發出滿足的嘆息聲。

一旁的美艷少婦正在打電話。輕奢風的巴寶莉黑白拼接連衣裙,腳踩淡金色綁帶高跟鞋,秀麗的青絲用一根綉了金花的玉簪斜斜別在腦後,整個人溫柔婉約且不失明媚大方。

「小姨,學校下個月組織前往格萊斯頓行星考察學習。」

「格萊斯頓」是美籍星際科考家大衛·格萊斯頓於2029年秋髮現的類地行星,I級文明,相當於地球中世紀水準,距離地球3500光年。

美艷少婦自然便是俞靜瑤了。剛放下電話的俞靜瑤,聞言疑惑道:「怎麼啦?你想去啊?」

一身大家閨秀氣質小貓何婉君,此時忙不迭點頭,皺著那張閉月羞花的粉靨,用楚楚可憐的呆萌語氣說:「我同學裡面很多人都踏足過異星,有的甚至去過好幾次,就我到現在一次都沒去過。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作為韓老闆的寶貝女兒,說出去還不得讓人笑掉大牙啊!」

「嗯……這個嘛……」俞靜瑤抿嘴笑笑說:「地外文明可沒你們學校老師講的那麼美好,很多蠻荒之地危險重重,你媽媽不讓你去也是為了你好。」

何婉君摟住俞靜瑤的胳膊不停撒嬌,「小姨,你就幫我去說兩句好話嘛~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違反星際旅遊考察的規章制度,而且我爸安排的機器人護衛可不是吃素的,就憑那些土著人,就算來個集團軍都不夠收拾。」

「嗯……」俞靜瑤沉吟著。

何婉君把臉貼到她胳膊上不停磨蹭著,「溫室里的花朵固然美麗,但是不經歷風雨,又如何能茁壯成長。小姨你說對不對?」

俞靜瑤到底拗不過,「好吧好吧,我幫你去說說情。不過你媽要是不同意可不要怪我啊。」

「啊……謝謝小姨。」何婉君高興的又跳又蹦,「對了小姨,前幾天我偷聽老爸跟琳姨聊天,他們還聊到你了呢!」

俞靜瑤愣了一下,抿抿嬌嫩的紅唇,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自然的潮紅,支吾道:「他……說什麼了?」

「嗯……」小貓眼珠轉了轉,抬頭望天,裝著回憶的樣子想了想,然後憋著嗓子深沉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都那麼熟了,回頭找個機會生米煮成熟飯吧,免得被外面的餓狼叼走了。」

俞靜瑤兩腮泛紅,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姐夫帶領機械兵團去大衛星系太懸臂考察剛發現的一顆超級白洞,距離地球數億光年呢。

而且……姐夫根本不可能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何婉君……」

俞靜瑤吼了一聲,怒羞成怒之下,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響叮噹之勢朝何婉君晶瑩剔透的小耳垂捏去。

「哈哈哈……小姨臉紅咯……」

小貓以毫釐之差躲過俞靜瑤二指禪神功,咯咯笑著朝山上跑去。

「慢點跑,別摔著……」

……

南太平洋,南郡島,天義星際聯盟集團總部。

此時,在島嶼東北海岸新建不久的數百米高的星際飛船停泊港大樓最頂層上,一群穿著制式軍裝的少年,正跟在機械師的身後,聽取宇宙飛船的維修保養知識。

天義集團在2026年走向星際化發展道路后,內部便開始了軍事化管理路線。而這些參觀學習的少年,都是定向生。

「反物質是正常物質的鏡像,正常原子由帶正電荷的原子核構成,核外則是帶負電荷的電子……」

三十來歲的大鬍子機械師滔滔不絕講解著,等走到一架造型怪異的飛船旁邊時,指著腹部側邊區域道:「這裡安裝的就是反物質熔爐,它是由天義星際集團主席韓義先生……」

就在這時,人群中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舉手道:「老師您好——」

大鬍子機械師停下笑問說:「這位同學有什麼問題嗎?」

「呃——」男孩眼睛里散發出狡黠的光芒,用靦腆的語氣說:「老師,我想拜您為師,學習修理飛船,可以嗎?」

「呵呵,這當然沒問題,不過要等到你成年後。」

男孩說:「老師您說的成年是生理上的一個非客觀因素,我雖然年齡還不到十八歲,但我認為自己掌握的知識已經遠遠超過年齡的制約。」

「噢?」大鬍子機械師來了興趣,「那你倒是說說,你都掌握了哪些知識啊?」

「我想想啊……」男孩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掰著手指頭說:「我在數學,化學,新物理大全,空間摺疊躍遷,宇宙原子微觀錄等十幾門基礎學科上已經達到本科水平,另外我還考取了包括能量動力,機械與設計,電子工程等9門高級工程師學位證書……」

隨著男孩的講述,大鬍子機械師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等男孩講完后,無語道:「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韓羲。」

「韓羲?」本以為對方胡說八道的大鬍子機械師,聽到男孩的姓氏后不由一怔。

他曾私下聽隊長說過,大老闆家的孩子各個聰明早慧。五歲熟讀躺屍三擺手那都不叫事,有個小女孩,七歲時偷偷造了一艘玩具飛船,躲過了集團的星際監測站,到距離地球約20.5光年的紅矮星「格利澤581」轉悠了一圈又飛回來了。為此,集團好幾個高管的烏紗帽都差點掉了。

而那個小女孩正是集團董事局主席韓義的某個寶貝女兒。

至於面前這個小男孩,如果他說的是真得,那麼極有可能就是大老闆家的孩子了。

可是這又說不通啊。不是有規定大老闆家的孩子未成年前不允許到總部嘛?而且這樣的家庭背景,開戰艦不比整天跟油污打交道的機械師光鮮亮麗多了?

腦海里轉悠著這些東西,大鬍子機械師堆起滿臉笑容說:「這位同學,由於你未滿十八周歲,如果想成為一名機械師的話,還需要父母的簽字同意。」

「哎呀,老師您就通融一下嘛,我真得對機械非常感興趣……」

就在男孩打算繼續求情的時候,天際一艘小型飛船快速朝停機坪大樓飛來,轉眼間已經在大樓頂部的專用停機位上降落下來。

男孩打眼一瞧飛機,頓時縮了縮腦袋,鑽進人堆里不敢啃聲了。

那邊飛船里下來一行人,快速朝這邊參觀區域走來。人還沒到跟前,領頭一位風塵僕僕少婦便大聲道:「韓羲,你給我出來。」

人堆里的小男孩眼看躲不過去了,塌著肩膀期期艾艾擠了出來。

過來的少婦揪起小男孩的耳朵,滿面怒容道:「你現在是越來越能耐了哈,居然敢偷偷開飛機,還到總部這裡來,你是不是想氣死我啊?」

小男孩墊著腳,雙手捂在耳朵上,嘶嘶抽氣道:「我錯了我錯了,媽您先鬆手……」

旁邊的大鬍子機械師,在看清來人相貌后,頓時挺胸收腹,立正敬禮道:「盧部長好!」

少婦自然便是盧夢琳。眼看旁邊還有外人,不得不放下手,笑著點點頭道:「您好。請問您是……」

「我是機械部5級職員張松明。」

「嗯,張技師你好……」

盧夢琳客氣一番后,帶著兒子匆匆離開。

後面的大鬍子技師,直到他們走遠后才鬆了口氣,然後又朝男孩背影看了看,臉上露出惋惜的神色。

這樣的天才要是能到機械部來,將來註定會成為一名大師級技師。

可惜了……

……

無垠的宇宙間,一艘巨大的星際飛船正以看似緩慢,實則迅疾的速度向前躍遷著。

大概盞茶功夫,飛船停了下來,下方是一顆巨大的深紅色星球,如火似陽,絢爛而熾熱,還有幾顆略小的衛星圍繞著紅色星球緩緩移動。

「滴滴滴……偵測到碳基生命活動跡象……」

聽到飛船智腦的話,飛船里的一些人類科學家興奮不已,其中一位負責人立刻說:「開始分析環境和模型構建,另外通知下去,做好登陸準備。」

「是的,尊敬的艦長大人。

開始環境偵測……偵測完畢,A10043B海狸星為類地行星,分三級磁極,左旋36°,偏東南72°,上旋173.44°……

質量為1.789×10^35千克,其中氮氣佔比63.77%……」

「怎……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類地行星?」

「是啊!這不科學啊……」

聽到智腦的偵測報告,一眾科學家頓時議論紛紛。

「文明等級偵測中……偵測完畢,海狸星為原始星球,文明等級。。。。。抱歉,數據錯誤,海狸星文明屬性未知。」

正在交談的科學家們,聽到智腦的回答,更是摸不著頭腦。

文明屬性未知是個什麼鬼?

難道這個星球的科技發展走上了別的道路?

就在眾多科學家疑惑的時候,海狸星的3D模型圖已經構建完成。

這顆深紅色星球雖然看起來像是燃燒的太陽,但其實不然,而是因為裡面的空氣、光線、高山、土壤、乃至汪洋大海,所有的一切都是深紅色的,就像體表染了一層紅漆一樣。

除開顏色以外,這顆擁有碳基生命存在的行星非常的壯觀,有直插天穹的玫瑰色山嶽,有滾滾奔騰的赤紅色大海,也有似火燃燒的異界原始叢林,壯麗絕倫。

隨著3D模型圖的視野拉近,更加震撼的場景出現了。

只見一隻翼展近百米長的不知名猛禽,在一汪湖泊上空掠過,振翅間風起雲湧,下方的湖水如同下起了瓢潑大雨,激蕩迸濺。

就在這時,猛禽一個俯衝刺向湖水,等再振翅而飛時,腳蹼下已經抓了一條巨大的蟒蛇。蟒蛇體長近50米,粗壯的身體就像一節火車皮。

在被猛禽拽往空中的同時,蟒蛇劇烈掙扎著,粉紅色的血液就像瀑布一樣灑落下來,看起來駭人至極。

隨著鏡頭調轉,畫面上出現了外星人。

這些外星人外貌體型類似地球人類,略有不同的就是皮膚,大多都是酒紅色,還有一些棕色的夾雜其中。

此時數以千計的外星人正在激烈戰鬥中。

每個人腳下如同裝了彈簧一般、跳躍間迅疾如風,普通人的眼睛根本難以捕捉影像;而他們戰鬥的動靜更是非同小可,每個人彷彿都具有龍象之力,揮手間便是土崩石裂,氣勁橫流,讓人嘆為觀止。

飛船里的科學家睜大了眼睛,看得大氣也忘記喘了。

就在這時,角落裡響起了老掉牙的通訊器鈴聲,「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話兒要交代……」

回過神來的科學家怒目相視,不過等看清那個人的長相時,各個又立馬調轉了腦袋,繼續看大屏幕。

角落裡穿著立領西服的男子,拿著通訊器離開了房間,到了廊道里才貼到耳邊笑問道:「怎麼了,想我啦?」

https://tw.95zongcai.com/zc/53005/ 電話里傳來了盧夢琳的聲音,「想你個大頭鬼。你快管管你兒子吧,上個月跟同班一個女生的姐姐去開房,還好及時發現。這個月初……」

「等等等等~你說什麼,開房?對方多大了啊?」

「16……」

「噢,那還好。」

「什麼還好啊,他今年才12歲,會影響發育的你知不知道?」

「沒你想象的那麼嚴重啦。現在生物工程技術這麼發達,想影響發育都難,關鍵不要沉迷就行。」

盧夢琳看來是被噎著了,呼呼喘息了好幾口才說:「有其父必有其子。要我看,你兒子將來肯定跟你一樣,也是個花花公子。」

「哈哈,這就是兒子跟女兒的區別。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兒子女朋友越多越好,最好妻妾成群;又希望自己的女兒另一半能死心塌地,從一而終。」

「……」盧夢琳看來是懶得跟他討論這個問題了,說:「你兒子他鬧著要去當技師……」磨磨蹭蹭了一個多月,新書《我真是良民》總算新鮮出爐了。

這是本重生文,嗯,爛大街了對吧?群里老書友也是這麼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將也從來沒考慮過寫重生文。

因為重生文,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個套路,沒什麼可寫的。

那二將既然寫了,肯定跟那些妖艷jian貨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至於具體內容,你們看了就知道,保證讓你們欲罷不能!

《國際製造商》新書發布了~~ 2017年5月初的某一天,華夏東南部二線城市景城。

對於景城市城南安平小區的居民來說,陳默一直以來都是個混人,平日里弔兒郎當的不求上進,也沒看到他有什麼固定工作,僅僅靠著當年那件事的賠償金,勉強生活了十幾年。

唯一可以算的上優點的,大概就是他的生活作風還算健康,從沒留宿過什麼陌生女性。只是這原本唯一的優點,隨著陳默的年紀逐漸變大,而漸漸改變著意味。

直到陳默年近30,依然不改其風,終於這成了鄰居們眼中,他的最大缺點,沒有之一。您說為啥?都快30的小夥子了,別說結婚就是個女朋友也沒有,這可不是想要安穩過日子的樣子。

陳默是個孤兒,原本他也有疼愛自己的父母;只是16歲那年,他陪著父母一起外出旅行;結果乘坐的客車,不幸發生了交通事故,到最後僅有他一人,經過搶救後生還了下來。

自那以後,原本還算開朗活潑的陳默,性格漸漸變得陰沉而又內向。陳默真的猶如他的名字般,變的越來越沉默寡言;漸漸的他將自己徹底封閉在自己的世界中。

本就無親無故的陳默,自然也沒什麼人會真正關心他。偶爾有那麼一個、兩個熱心的左鄰右舍,想要試圖開導他,他也大多只是「恩、啊」的敷衍了過去。轉眼間十多年的時間過去了,陳默倒也沒有什麼大病小災的,活的倒也還算勉強。

下午3點左右,陳默背上裝滿祭品、香燭等物的背包,在鎖上房門后,就離開了他的住所。

十幾年前的這一天,陳默同時失去了他的父母,在這之後的每年的同一天,他都會拿上祭品等物,前往葬著他父母的公墓中,祭拜他的雙親。

因為當天具體出事的時間,大約是在晚上六點多,偏執而又執著的陳默,每年就會趕在這個時間段左右前往祭拜。

景城市第二公墓,位於景城市城東的東郊地區,整個墓園圈佔了幾座低矮的土山。山雖不高,但草木茂盛。又值5月時節,更是顯得整個墓園內綠意盎然。

陳默乘車趕到景城市第二公墓時,以過下午4點,因地處郊區,又不是清明、冬至等祭拜的旺盛時節,故墓園內幾無人煙,顯得很是空曠寂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