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季北城看著楚筱雨和余笙歡突然出現在後院,他一臉的傻眼。

這個楚筱雨怎麼每次都有她搗亂?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以後他一定要讓歡歡離她遠一點。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都說好了,不讓她們來後院的嗎?」

「好像陳少爺他來了,然後他和楚小姐吵了一架,楚小姐就跑到後院來了,少夫人應該是過來安慰楚小姐的。」

季北城聞言,臉色難看的都不能再難看。

這個陳鞏!他沒事來這裡幹什麼?不是警告過他事情沒有處理完之前不準來找他的嗎?

想到楚筱雨和陳鞏兩個人破壞了他的事情,季北城的臉色就不能再好起來。

他起身拿起手機就給陳鞏撥過去了電話,「來後院找我,不要讓她們看到你了。」

打完電話,季北城回頭看向了後院的監控,在他要拉開椅子坐下的時候,只見電腦屏幕上的監控畫面忽然一閃,接著畫面就頓時黑了下去。

看著電腦屏幕突然黑了下去,季北城的心頭一跳,急聲喝道:「怎麼回事?」

「……」旁邊坐著的工作人員都急著開始查看監控是怎麼回事。

但是他們卻驚訝地發現,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操控電腦了,「不好,季少爺,我們的電腦這是被攻擊了,沒有辦法操作。」

「……」被攻擊了?

季北城聞言臉色大變,想到還在後院里的人,他的人怎麼都無法安心下來,他緊握著手機轉身就朝門外跑去。

而其他工作員工也都開始快速在鍵盤上打著字試圖破解這病毒。

監控室距離余笙歡所在地方也就兩百多米左右,可季北城卻覺得自己好似是跑了大半輩子那麼久。

等他跑到哪時,就只看到了楚筱雨一個人坐在石凳上。

楚筱雨在看到季北城忽然跑來,整個人都有點懵住。

這個人怎麼來了?他不是不在這裡嗎?

而季北城根本就不給楚筱雨發愣的機會,他怒沉著臉,冷聲問道:「歡歡呢?歡歡在哪?」

「老余?」楚筱雨疑惑皺眉,抬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向日葵花,說:「她剛往那邊走了。」

「……」聞言,季北城眼裡神情頓時冷的嚇人,他怒瞪了眼楚筱雨就朝楚筱雨所指的方向跑去。

季北城跑到向日葵花這邊就停了下來,他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冷靜,開口喊道:「歡歡?」

「……」

「歡歡,你在這嗎?」

「……」

不見回應,季北城抬手就將眼前這礙眼的向日葵花給折斷了,沒有什麼時候是比現在的他,更痛恨在這裡栽種這些礙眼的東西,「余笙歡,你在的話,就出個聲。」

季北城的心越來越不安了起來,說起話來,都帶著幾分的顫音。

可是還是沒有人回應他,這時的他,整顆心都在發顫,他轉頭,看向涼亭下還在哪坐著的楚筱雨,怒斥道:「楚筱雨你給我滾過來!」

「……」聞聲楚筱雨臉色大變,急急朝季北城跑了過去。

看著楚筱雨,季北城怒聲逼問道:「人呢?你不是說人就在這裡嗎?人呢?余笙歡人呢?她去哪裡了?」

「老余不在這裡嗎?」楚筱雨這時也意識到了什麼,她驚慌道。

怎麼可能不在,明明季北城來之前還在的?

「楚筱雨你為什麼不看住她?你為什麼要讓她一個人來這!」

「……」她怎麼沒有看住、怎麼就是一個人了,她和老余是一起來的。

楚筱雨臉色難看的推開季北城就進裡面找去。

……余笙歡看著不遠處的季北城和楚筱雨,她拚命的掙扎著想要大喊、想要往外跑,可是身後的人卻是死死地摟住她的腰,捂住她的嘴不讓她出聲。

那人抵在她的耳邊,冷笑著低語道:「識趣的話,你最好給我安分些,不然,我就把你的好朋友也抓過來。」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說到這,那人似乎還覺得不夠,他邪著聲音低笑著說:「你看你朋友那長相,嗯,確實是很夠味,特別是胸前的那兩個……」

聽著男人噁心的話,余笙歡認命的不再掙扎了。

她也十分的清楚,她沒有反抗的餘地,因為她現在身子早就軟了下來,沒有力氣再掙扎了。

季北城和楚筱雨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人後,季北城就再也沒有辦法等下去了,他馬上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讓人過來,將院里的花都給鏟了。

他就不信,人好端端的能飛走了不成!只要還在院子里,就跑不掉。

楚筱雨這才突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剛剛她還在想是不是老余在和他們玩捉迷藏,但是,現在想想看,老餘一定是出事了。

她煞白著臉,抓住季北城的胳膊,急聲說:「季北城,你們家的別墅怎麼這麼的不安全啊,別墅里一定是來壞人了,剛剛我和老余在那邊的時候,老余就好像是看到了什麼人在花圃里躲著。」

「……」剛剛就看到了有人在花圃里躲著?所以,她們這是看到了也不知道離開,還在這裡等著被人抓走?

想到這,季北城怒沉著臉,冷冷的甩開楚筱雨的手。

「怎麼辦啊?老余會不會出事了?」楚筱雨急的來回走動著。

季北城終是忍不住,回頭沖楚筱雨喝道:「楚筱雨,你給我安靜一點!」如果不是因為她,歡歡怎麼可能會出事。

到底是什麼人敢來他家綁人。

「……」聞言,楚筱雨紅著眼睛,低頭,不敢再說什麼了。

陳鞏先去監控室一趟,在知道出事後,就急急忙忙的過來了,在看到楚筱雨沒事時,他鬆了一口氣,可又在看到季北城那張陰沉的俊臉時,他又著急起來了,這說明,余笙歡出事了。

怎麼人在家裡,都還能出事? 「怎麼回事?」

季北城轉頭一臉憤怒地對陳鞏下達命令,「你立刻去找人,多找些人手過來,將季家上上下下都給我守好了,我就不信,這人出不去還能鑽到地下去!」只要人還在後院,那就絕對跑不掉。

「好,我馬上就去。」陳鞏點頭應下,就跑著出去找人了。

余笙歡看著幾步之外的人,臉上滿是著急。而那人則是聽到季北城不僅要找人來將這裡的花都給鏟了,還要派人守好季家上下時,眼裡的神情就無比的陰狠,他忽然鬆開了余笙歡的嘴、快速從腰間摸出一把手槍來抵在了余笙歡的腦門上,他低沉著聲音冷笑著說:「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最好聽我的話,乖乖的跟我一起走。」他必須要儘快的帶她離開。不然等季北城的人來了,他們就是想要走也走不了。

「……」余笙歡自嘲的冷笑一聲。死?她才不怕死!

見余笙歡沒有回話,那男人以為余笙歡是怕了,他抬手用力將余笙歡朝前一推,狠聲說:「出去。」

而余笙歡不知是中了什麼葯,雙腿發軟根本就走不動,被他一推就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壓倒了一片向日葵。

這動靜大的一下子就將季北城給吸引住了,季北城轉身看到跌倒在地上的人,激動喊道,「歡歡……」喊著,季北城就要朝余笙歡所在的方向去。

眼看季北城要來了,余笙歡皺眉、吃力的大聲喊道:「站住,你別過來!」

「歡歡?」季北城聞聲這才注意到就在余笙歡身後還站著一個人,那男人正舉著手槍對準了他。

他當即沉下了臉,站住了腳步。

男人嘴角嘲諷勾起,陰冷的眸子看向地上跌倒的女人,手中手槍的槍口微微朝下一低對準了余笙歡的腦袋,說:「怎麼這麼麻煩,讓你乖乖的走路,你卻偏偏要跌倒,真是讓人頭疼的女人。」

「住手,你要做什麼?」季北城看到槍突然對準了余笙歡,他緊張地出聲怒喊。

「呵,季少爺請放心,我不會對她做什麼的,不過是我們家主子看上了她,想要請余小姐過去一趟!」

聞言,季北城大怒、情緒激動地喝道:「你家主子是誰?」到底是誰這麼大膽,敢動心思動到他女人的身上來。

「我家主子是誰,季少爺就不必關心了。」說著,那人彎腰拽住余笙歡的胳膊,一把將人給拽了起來。

「住手!你別碰她,我不准你碰她!」季北城看著那人粗魯的將余笙歡給拽起來,怒紅著眼睛、快步就往前走去。

那人拽住余笙歡的胳膊快退一步,手槍快速抵在余笙歡胸口、冷喝道:「季少爺如果你不想要她死的話,你就大膽的過來吧。」

「我不過去、我不過去,你別動你別傷了她……」季北城見狀心口猛地一跳,驚慌的停住腳步。

那人嘲諷的冷笑一聲,說:「季少爺,我知道你身手好,所以,你離我們最好遠一點,不然,我真是怕我的槍會不受控制亂開槍、到時候要是一個不小心再把余小姐給打死了,那就壞事了……」

季北城緊緊的握著拳頭,咬牙狠心怒道:「好,我離你們遠一點,你把槍口挪開,別傷著她了。」說著,季北城就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去。

那人見季北城動作這麼的慢,臉上的表情極為的不滿和生氣,他槍口一抬朝季北城的腳前就是一槍打了過去,「退後十米!動作快點!」

『砰』的一槍響起,楚筱雨驚嚇的抱頭大喊一聲,「啊!」

而余笙歡則是在看到他開槍后,瞳眸大睜、掙扎開他抓住她胳膊的手、抬手就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胳膊。

季北城看到余笙歡出手,他快步朝他們所在的方向跑去。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又是一聲槍聲響起。

季北城的腳步猛地頓住、而後腳步不穩的朝後退了一步。

這一槍恰好就打中了他的右腿,痛的他一下子就快要跪在了地上,他煞白著臉,強忍著疼痛站著。

余笙歡被嚇的身子微顫著,紅著眼睛喊道:「季北城……」

「歡歡我沒事……」季北城煞白著臉搖頭。

「余小姐,如果你不想讓他死的話,就乖乖跟我一起走,不然,這就是反抗我的後果。」

「你是誰?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根本就不認識你,你幹嘛要這麼做?」

「要怪就只能怪余小姐生的太美了,我們家主子一眼就看上了余小姐。」

「你們家主子是誰?」生的太美了?她怎麼都覺得這話不能讓人信服,他們家主子那麼的厲害,怎麼可能會找不到好看的女人,為什麼偏偏要選擇她?

「呵,這個嘛,等余小姐見了自然就會知道了,也許說不定,余小姐一見到我們主子,就喜歡上了我們家主子,我們主子可是要比這個季北城男人多了。」說著,男人勾唇、抬槍對著天上就是連打三槍發出信號。

這三聲槍響將整個季家的人都給震到了,特別是季北城,季北城眼睛緊眯著,冷冷的盯著男人手中的槍。

這把手槍如果他猜的沒錯,只有六顆子彈,而剛剛打他用了兩顆,現在發信號又是三顆,那麼應該只剩下一顆子彈了?

想到這,季北城忍著腿上的痛,緊緊的盯著那把槍,如果最後一顆子彈能打在他身上,他就不怕他會傷到歡歡。

男人發完信號見季北城眼睛一直都盯在他的手上,他嘴角嘲諷的揚起,槍口對準余笙歡的胸口、眸光挑釁的看向季北城。

他就不信,他敢過來!

在看到槍口對準了余笙歡,季北城一下子就慌了神,緊緊握著雙手不敢做出什麼動作來。

楚筱雨驚恐地哭著大喊:「老余!」

「……」余笙歡眸光頗為複雜的看了眼楚筱雨,然後才又看向季北城。

季北城以為余笙歡這是怕了,他急聲開口說:「歡歡,你等我,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會讓你有事的……」

「嗯,我知道我信你,所以我等你來救我。」 蜜愛天才萌妻 前段時間的車禍,再加上今天的事情,都讓她下定了決心要去看看到底是誰幹的! 就在此時,空中突然傳來了聲音。

而抬頭季北城就看到了一架直升飛機飛了過來,他緊握著雙手,眸光冷冷的看向前方。

機艙門打開、放下了梯子,見狀,那男人冷聲一笑,拽住余笙歡就上了梯子。

季北城眼看著人就要從他眼前離開了,他知道如果現在還不出手的話,那麼以後他就算是想要找人都難了。

然而那人卻像是料到了他會怎麼做一樣,在他還未邁步之前就朝他開了一槍,而在他回神之後,只見艙門已經關上了,飛機也在緩緩的向上升起。

「歡歡……」季北城赤紅著雙眸,怒聲喊道:「快,快開飛機過來!」

喊完這話后季北城才意識到,這裡除了一個楚筱雨外就再也沒有人在了,所以他這話到底是會有誰去聽、去執行。

他急急掏出手機哆嗦著手給陳鞏打過了電話,不等陳鞏說話,他便嘶啞著嗓音喊了出來,「現在立刻開架飛機過來,歡歡被人給帶走了,要快點,快點過來。」

……

而此時飛機里的畫面確實是格外的和諧、輕鬆。

男子把玩著手中的手槍、翹著二郎腿坐在那裡,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余笙歡。

這時,在一旁座位上坐著的男人,擰眉,擔憂的開口問道:「忠哥,這次我們鬧的動靜這麼大,主子會不會生氣啊?」

賀忠嘴角的笑意微微一僵,眼裡一抹殺意閃過,陰冷著聲音嘲諷的說:「本來是想要悄無聲息的將人給帶走的,呵,誰知這季北城竟將這個女人保護的這麼好。」還真的就是一刻都不能離開他的視線,他不過只是讓人弄壞了後院的監控而已,季北城就親自過來找人了。

「如果主子知道……」

「知道又如何,是主子下得令,不論我們用什麼手段都務必將人給抓住,現在我們將人給抓到了,主子他只會高興,不會生氣。」

「可是忠哥你開槍打傷了季北城,季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現在他們才剛回國,做事都需小心謹慎,畢竟這兒不比在國外的時候。

聽著他們的對話,余笙歡的眉頭越皺越緊。

賀忠嘲諷一笑,冷聲道:「呵,我們還怕一個季家不成,別忘了,我們主子此次回歸,是為了跟他們做生意。」

「忠哥說的是……」

他們的飛機先是在錦城繞了一個大圈,才又降落到了一個廢棄的破工廠前,然後在余笙歡昏昏沉沉中人被推著上了車子,不知帶到何處。

等余笙歡人醒后,天都已經黑了。

而她睜眼就看到了一個讓她想都絕對想不到的人。

那男人正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逗弄小孩子,看到她睜眼醒來后,男人緩緩抬眸沖她一笑,「你醒了?」

「……」

見她不說話,男人眸光微沉,語氣微冷的淡淡笑著說:「坐這麼久的車,應該多休息一會。」

「……」聞言余笙歡神情警惕,眸光複雜的看著厲笙爵。

她不明白,他現在到底是要幹什麼?他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她是誰?

如果知道他要做什麼?不知道的話,他又要做什麼?

厲笙爵伸手拿了一顆橘子塞進了薄溫貝的手裡,然後將她往沙發上一放,冷笑著看向余笙歡問道:「怎麼不說話?」

「……」她和他有什麼好說的。她現在就只想要知道,他將她抓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