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越說越委屈,不由得哭了起來。

「昨天可是你主動的啊,我才該哭。」當然,明浩也就心裡抗議了一下,之後就手忙腳亂的哄起了小美。

當然,小美並沒有真的怪明浩,雖然昨天已經神志不清,但是小美還是依稀記著一些的。

「好了,現在你該坦白了吧。」

「坦白」聽著小美的聲音,明浩有些納悶,這是讓自己坦白什麼,哦,對了,我知道了。

「恩恩,我坦白我坦白,我……..」

「什麼,你真的和其他女的這樣過,告訴我姓名和地址,老娘讓你斷了念頭。」

「不是,你誤會了,我要坦白的是其他東西,我可是一直守身如玉的,就算之前有過一個指腹為婚的也早就被人家退親了。」

聽著明浩的解釋,小美才放下心來,對於明浩所說的話,小美還很是相信的,但在聽到明浩被退婚,小美又是怒了起來。

「什麼,竟然有人敢看不上你,告訴我是誰。」

小美怒氣沖沖的說道。

明浩卻很是開心,心中得意的想著:看來小美是真的喜歡我啊。

隨後明浩對著小美說道:「沒關係的,如果不是她退婚可能我爺爺也不會讓我出啦闖蕩,那樣就碰不到你了,說起來咱們還要感謝人家,再說了,他們退婚時作為毀約之物的游龍內甲可是救了我好幾次那。」

「什麼,游龍內甲?」

小美今天有些反常,怎麼一驚一乍的,明浩只是想了想就找到一個理由,可能初為人婦都這樣吧,當然,不管心裡怎麼想明浩嘴上還是老老實實的說著。

「是的,我一直穿著的這個內甲就是游龍內甲,這就要說我剛才要坦白的事情了,我本叫公孫林傑,是神龍帝國公孫家大少爺,而神龍帝國元帥公孫戰天就是我爺爺。」

可惜,明浩的話小美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在明浩肯定了游龍內甲時,小美就滿臉的苦澀。

「哈哈哈哈,看來是緣分啊,我抗爭了十幾年,沒想到還是這個結果,真是便宜了這個臭小子。」

想完,小美就要和明浩道出自己的身份,可話到嘴邊,小美遲疑了。

「不行,我答應過我師尊終身不嫁的,這要是讓我師尊知道了明浩可能會有危險。」

轉念。

「黃泉老祖可能和我師尊不相上下,如果有他的出面會改變師尊的想法嗎……哎…..還是別說了,等以後探探師尊的口風再說,想來她那麼喜歡我一定不會阻攔的。」

小美就這樣,沒有說明自己的來歷,沒想到的是,這讓她以後很是後悔……………….

明浩在說出自己身份后發現小美只是呆在一旁不知想些什麼。

「小美,小美。」

「啊」

明浩連叫兩聲,小美才驚醒過來。

不過這次,小美以為和明浩在一起一定是前世修來的緣分,所以不再心有抵觸,這可樂壞了明浩,初嘗禁果的二人又繼續了昨天的事情。

帳篷外的怒火金剛正坐在那裡,突然一道強大的力量把它擊飛出去,並且一個無形的氣罩包圍此處,隔絕了聲音和返回的怒火金剛,還是黃泉老祖細心啊。

仗著鬥氣的二人又是一晚未眠,激烈的搏鬥著,這不曉得誰勝誰負。

天亮后,明浩率先起床,看著一旁已經沉睡的小美,滿臉滿足,明浩感覺暖暖的。

沒有吵醒小美,明浩輕聲起身來到了石林。

「你個老不休的」

見到黃泉老祖,明浩第一句話就是怒氣沖沖。

「哈哈哈哈,為師可是在幫你啊,要不是我你們兩個不知道何年才能走在一起啊。」

「你」

看著黃泉老祖臉上的笑意,明浩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了。

惑愛 「哎,好吧,我這算是沒事了,就看一會你怎麼逃過暴怒的小美了。」

「這還不簡單,你不要忘了,你們之前一人還欠老頭子一個條件啊,這就算完成了,再說,為師一會就要離開了,也不知道以後何時才會見面啊,怕是到時候你們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離開?」

聽著黃泉老祖要離開,明浩也感覺有些無法接受,不知道何時,明浩已經把每天來到石林當成一種習慣了。

每天過來聽著黃泉老祖的講授,明浩漸漸想起前世每天在竹林里和那老人一起的生活。

「師傅,你是要去哪裡,需要我幫忙嗎?」

「這個忙你是幫不上的,為師要去一個遙遠的地方。」

明浩心中一突。

「師傅,你可不能離我而去啊,不是說神級高手能活數百年嘛,你怎麼這就要走了……..」

剛聽著明浩前半句黃泉老祖還是很開心的,以為明浩對自己很是不舍,可是後半句怎麼就變味了。

「去去去,誰說我要死了,我是要去一個遙遠的地方,辦一件困擾我兩百年的事情,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去取一件比較棘手寶物,所以時間不是很確定。」

「那,師傅,你會不會有危險啊。」

聽到黃泉老祖都是用棘手來形容,想來不是凡物啊。

聽著明浩的話,黃泉老祖大笑。

「在這世上,只要柯棣華不回來還沒有能讓我有危險的東西。」

隨後,明浩也就不在擔心黃泉老祖了。

「師傅,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為師一會也就離開了,在走之前你再展示一下嗜血瘋魔斬,讓為師看看。」

明浩壓下心中的不舍,連續施展了三遍嗜血瘋魔斬才算罷手。

「呼呼」

就在明浩停下時,天空一隻藍色巨鳥飛落下來,這隻巨鳥足有五米長,渾身藍色的毛髮,嘴上擁有一根細細的尖嘴。

此時這隻巨鳥落下后很是溫順的停在老人身邊。

「明浩,這就是這谷內唯一的尊級魔獸,雷鳥了,等為師離開后,你們想要離開這谷內就只能靠它了,來,這兩個笛子你收好,你和小美每人一隻,只要吹響笛子雷鳥就會飛來。」

老人說完就從懷中取出兩個不足五寸的短笛,這兩個笛子小巧精良很是好看。

明浩此時才知道,為什麼來谷中這麼就也沒有見到雷鳥,原來它早就被老人馴服了。

「師傅,我還有一事要詢問一下,那就是小美的來歷,我雖然能夠猜出小美的師門極其強大,但是還請師傅指點。」

聽到明浩問小美的師門,黃泉老祖也是沉思了起來。

「告不告訴他那。」

「明浩啊,憑你的實力還不是時候,我只能告訴你,小美的師門極其強大,你要想抱得美人歸還需要極其強大的實力,當然,等為師日後辦完事,咱們可以去把小美強搶出來。」

明浩早就在黃泉老祖的描述中知道小美的師傅是一個並不次於黃泉老祖的存在,並且,明浩想要憑藉自己的實力獲得小美師傅的祝福,而不是像搶壓寨夫人一樣啊。

「師傅,我要什麼樣的修為才能讓小美的師傅同意那。」

看出明浩並不死心,黃泉老祖說道。

「那至少是神級,可能那個倔老太太才能同意吧,當然,這只是可能。」

「神級嘛」

明浩下定決心一定要儘快升級為神級。

關於小美師尊的身份,明浩自信自己回到公孫家的時候一定能夠查出來,兩百年前那麼強大的人一定會有蛛絲馬跡的。

隨後,明浩留下黃泉老祖一天,這天,明浩在營地竭盡全力為黃泉老祖做了一桌子豐盛的晚餐,這也是明浩這麼就第一次看到這個師傅站了起來。

站起身來的黃泉老祖並不是很高,只有一米七左右,但走動時卻有無比強大的氣勢緊隨起身,站在一旁的明浩感覺黃泉老祖每一步都好像隨時要暴起撲上來一樣,很是可怕。

更讓明浩感覺恐怖的是,老人身下的岩石已經出現一個深深的印記,這是老人長年累月積攢出的,而讓明浩覺得恐怖的重點卻是。

「難道他都不需要上個廁所的嗎?」

看到黃泉老祖的到來,已經起身的小美急速的沖回了帳篷,把腦袋埋在被下怎麼都不出來。

明浩很是廢了一份心力,才把滿臉通紅的小美帶了出來。

「哈哈,老頭子這兩天可什麼都沒有看到啊。」

要不是明浩手快,小美又被黃泉老祖的話羞回去了。

之後眾人再次少酌一番,小美可能是上次喝上癮了,也沒忍住喝了一杯。

待酒後,黃泉老祖就在大笑中飛身而去,到了神級就是可以飛行的了,但是,飛行時是十分消耗鬥氣的,像黃泉老祖這樣飛躍萬米深淵,可以看出他的實力是多麼恐怖。

但是,黃泉老祖走時的笑容給明浩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浩哥」

小美滿臉通紅的纏繞上了明浩。

「黃泉,算你狠。」

隨後明浩二人又是一番大戰。 「鬆手。」

慕靖西聞言,鬆開了手。

喬安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回到卧室,她來到落地窗前,觀察著院子里的情形。

紀傾心哭成了個淚人,好不委屈,慕靖西背對著她,也不知道在跟紀傾心說些什麼。

大抵都是些安慰的話。

過了良久,喬安覺得沒趣,打算好好睡一覺,就在這時,慕靖西竟然拉開車門,扶著紀傾心上車了。

紀傾心上車也就罷了,他怎麼也上車了?!

緋色豪門:錯惹律師總裁 還是,他打算不顧她的反對,執意要跟紀傾心去民政局領證?

豈有此理!

坐上軍用悍馬,紀傾心吸了吸鼻子,暫時止住了淚水。

「靖西,你就這麼跟我走了,喬小姐不會生氣么?」

慕靖西眸色諱莫如深,他臉色微沉,一語不發。

他也不確定喬安會不會生氣。

紀傾心身子依偎了過來,腦袋靠在他肩膀上,「靖西,我又給你惹麻煩了……好像喬小姐對我很不滿。」

「不會。」

「待會領了證,你就回來吧,不用陪著我了。否則,我怕你喬小姐又會因此而生你的氣,折騰你……」

手機鈴聲,突兀響起。

慕靖西看了一眼號碼,迅速接起。

「三少,不好了!喬小姐掉進泳池裡了!」

心猛地一沉,慕靖東冷峻低吼,「掉頭,回官邸!」

「是,三少!」

紀傾心臉色一白,剛才她就靠在他肩膀上,清楚的聽到了電話里傭人的話。

喬安掉進泳池裡了?

早不掉,晚不掉,偏偏這個時候掉,她一定是故意的!

這個賤人!

「靖西,你別急,官邸里有警衛,有傭人,他們一定會救喬小姐的,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然而,慕靖西已經什麼都聽不進去了,臉色陰沉得駭人。

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喬安痛苦的在水中浮浮沉沉。

撲通——

一道黑影縱身一躍,跳入水中。

慕靖西把喬安抱上岸,喬安臉色蒼白,毫無血色,長發狼狽的貼在臉上,粉潤的唇瓣,已經失去血色而變得青白。

「喬安,你醒醒!」

喬安呼吸幾乎接近於無,將她放躺在地上,慕靖西雙手交疊按壓她的胸腔,繼而又俯身,將她腦袋向後仰,捏住她的鼻子……

喬安擅長憋氣,就像裝死嚇一嚇慕靖西。

沒想到,他突然將她腦袋向後仰,又捏住了她的鼻子。

學過急救的喬安,這下可慌了神,他接下來該不會是要……對她人工呼吸吧?

腦子一片空白,瞬間死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