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曾經親眼見證了幾代殺手之王的誕生,如今又唏噓著這些王者們離我而去。那宛如曇花一現,轉瞬即逝的過往,讓我無比心痛。

不過比起心痛,我更樂於見到王者的誕生,也更期盼著王者可以繼續衷心於我。這便是盛會的意義!

婚內婚外:偷心前任 我知道在坐的都是年輕人,性子急,我就講這麼多,下面我將話語權轉交委託人,在座各位可要認真聽取任務!千萬別偷懶哦!

說罷,大老闆走下演講台,而講台另一端,溫文爾雅的走來一位身材富態的紫衣女性,只見這名女性渾身上下,透著珠光寶氣煞是亮眼,她走到話筒前站定,在溫文爾雅的微微欠身後,她開口了:

「大家好,我是委託人李琳,在半年前,我的丈夫收藏了一顆價值1.6億的霍德拉粉鑽,消息不脛而走。3個月後鑽石在我的家中被盜取,我的丈夫因與盜賊搏鬥,不幸身亡。李琳女士擦了一下臉上的淚水。繼續說道:

在丈夫死後,我調動身邊各界關係,利用了各種辦法。終於查出盜走鑽石、殺我丈夫的真兇是:特洛伊·辛迪加。

但這盜賊心思縝密、異常狡猾,策劃的幾次抓捕都落空了!

現在我將希望寄予在座的各位,誰能將鑽石奪回。並且殺掉這個畜生。我願以個人的名義贈送他6000萬美金。」

在李琳話音剛落,全場嘩然,議論之聲不絕於耳:

「6000萬美金,我的天。不是我聽錯了吧!」

「我一定會親手宰了這小子!」

「那小子的命是我的!」

此時大老闆不得不站起身來,用拳頭錘著桌子喊道:

「肅靜!肅靜!聽她把話說完。」這時場面才稍稍得到了控制。

李琳繼續說道:由於我的莽撞,前幾次的行動失敗,讓特洛伊·辛迪加戒心倍增,他從各國聘請了最頂尖級的雇傭兵保護自己。並配置了非常完備的安保系統。具證實雇傭人員目前不少於100人。

此言一出,原本沸騰的現場瞬間安靜了!因為大家心知肚明,100人組成的王牌雇傭兵。以48人的團隊去硬碰,無疑是在以卵擊石。更何況12隻隊伍里的每個人都心懷鬼胎。要奪回鑽石談何容易。

此時的宴會廳里鴉雀無聲,但見一人在此時站了起來,大搖大擺的走上了演講台上。對著台上的李琳女士優雅的行了一個貴賓禮。然後對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她下台就坐。

待女士就坐后,男人從話筒架上取下話筒大聲吼到:

「我們在座的5毒,七鬼小隊,什麼時候淪落成要飯的了!天上打個雷,手裡的飯碗都會被嚇掉了!一點膽氣都沒有了!我看你們不如都他/媽的死了算了!」

「放屁!」只見一名長相彪悍,體形略胖的中年人拍案而起!

「現在隊伍四分五裂,還不是毒蛇你弄的!」

兄弟們是怕子彈么?在坐的各位誰他媽過的不是刀尖舔血的日子?做了這行,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了!

我們是怕二五仔!怕的是你這種背後捅刀的鳥人!

毒蛇噗呲一下笑了出來,心想終於有個搭話了!

「我說金蟾,你先別激動!我承認你說的沒錯!前兩次行動,我確實在背後捅過刀子!但我實事求是,有一說一!我只是利用遊戲規則取勝,這有何不對呢?更何況你們在行動中幾次對我出手,不是也很想搞定我,只不過技不如人只能吃土罷了!」

「你!你!」金蟾一時語塞,氣的說不出話來。正當金蟾想繼續反駁的時候,他的衣角被來自身後的大手一把抓住,大手一較勁,生生將他拽坐在椅子上。金蟾非常不滿的扭回頭,眼睛狠狠的盯著拽他衣服的人。

「我說壁虎,你拉我幹什麼!我說的不對么?」

「我說你還是算了吧!就你這張嘴,笨的像棉褲腰一樣。就別站起來丟人了。」壁虎一臉戲謔的拍著金蟾的肩說道。

金蟾心生不快,抄起餐桌上的酒瓶向壁虎砸去,壁虎真是人如其名,反應極其迅速,只見他身子微微一挪,腦瓜一轉,瞬間躲過了砸向自己頭部的酒瓶。

「好啦!鬧夠了吧!」代號為蜈蚣的漢子一聲斷喝,用身體擋在金蟾和壁虎之間。金蟾和壁虎看著眼前的蜈蚣,各自咽下一口惡氣,泱泱的坐回到椅子上。

「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早都過去了,還提他幹什麼?」蜈蚣鬆了松領帶說道。

在台上的毒蛇面露微笑拍手稱是:

「總算遇到個明白人,蜈蚣你有什麼好的建議,說說看。」

蜈蚣略加思索,條理清晰的說道:

「我認為。第一、隊伍從現在起要團結一致分工協作!第二、要制定一套具有實戰意義的作戰計劃。」

毒蛇聽后,連連拍手,在場的諸位隊員也點頭稱是。豎起了拇指!

「你說的沒錯!」

「那具體怎麼做你想好了么?」

還沒等蜈蚣開口,宋傑突然站了起來!用洪亮的嗓音喊出了:

「我想好了!」

眾人立刻尋聲看去,只見人群之中一青年相貌堂堂,鶴立於人群之中,氣宇不凡,面色泰然自若似胸有成竹,現場眾人紛紛猜測年輕人的來歷。

「這人是誰?」

「以前沒見過,難道是新人?」

「隊長間的對話哪有他說話的份!」

毒蛇見宋傑插話頓時心生不悅,大喝一聲「放肆。」

可這時一直在台下靜觀其變的大老闆站起身來。咳嗦了一聲,現場頓時安靜了。大老闆四平八穩的說道:

「年輕人有話說,就讓他說,你看看你們這麼凶神惡煞的,會把人嚇壞的。他說的對有賞!說的不對可罰。有何不可?死神啊!你把你心中的想法說出來。」

大老闆伸手示意,讓宋傑說下去。

此刻眾人心中大吃一驚!死神?他的代號竟然是死神!這可是大事件啊! 總裁的小蘿莉:貼身嬌妻 不得了、不得了!

宋傑在得到大老闆的默許后,走上演講台,從毒蛇手中接過話筒說道:

「在座的都是我的前輩,我資歷尚淺。剛才插話確實多有得罪。我現在給大家道歉。」

說罷宋傑向著台下深鞠一躬。接著說道:

「既然大老闆命我繼續說下去。現在我也恭敬不如從命。就拋磚引玉的說一下我個人的看法。有說的不對的地方。還請在坐的各位前輩多多擔待。」

「剛才我聽到蜈蚣前輩將我們面臨的問題分為兩大部分,我個人很贊同他的觀點。」

「他講到隊伍要團結一致,分工協作。這也與我的想法不謀而合。」

「我有一個人觀點現在為了避免互相猜疑的最好辦法,是打破現有組隊方式!拆散原有的隊伍。將原有的12隻隊伍成員從新組建。這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監督,自然不會出現反骨事件!」

「第二,關於具有實戰意義的作戰計劃。我有個不成熟的建議,首先敵人在明我部在暗。這是我們的優勢。我們可以利用聲東擊西的辦法,利用少量人員在正門處虛張聲勢,製造大型的爆破,此役必然被吸引敵方多半兵力出門迎擊。我們藉此潛入基地,封鎖大門。搶佔制高點,組建火力網。基地內部雇傭兵必定傾巢出動與我部交戰。剩餘幾名雇傭兵必將保護特洛伊·辛迪加從密道離開。屆時我們可以利用重型武器壓制住基地內的士兵。之後利用我們出色的偽裝能力趁亂滲入敵方護送隊伍,抓準時機擊斃護送人員。將特洛伊·辛迪加擒獲!」

不知在坐各位意下如何?

宴會廳內瞬間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在場的成員站起身來為宋傑喝彩! 大老闆此時站起身來走上台前。接過宋傑手中的話筒,高興的說道:

我今天真的很開心,因為在這裡我看到了,組織中的新生力量,正在飛快的成長。這讓我感到非常欣慰!那麼現在,我想請問在座的各位,對於死神的剛才發表的建議,大家是否有異議?

現場瞬間變的鴉雀無聲,大老闆點了點頭:

很好,看來大家很贊同死神的觀點,那麼現在就依照死神剛才所說的第一條,打亂現有編製吧!

但我提議2個小隊之間人員互換,兩兩穿插,這樣既可以保證監督效果。又可以把小隊因隊員臨時變動,而缺乏默契的風險降到最低。

在場人員紛紛點頭

大老闆在台上踱著步子繼續說道:

依我看新隊伍的組建,必然要經歷時間的磨合,增加彼此的了解。那麼事不宜遲,今晚就在這裡,我們重新組建隊伍。

大老闆此言一出,台下一片嘩然,歸根結底是因為沒有人想成為毒蛇的隊員,更不願有毒蛇的隊員加入自己的隊伍。與毒蛇為伍,無異於虎口拔牙,說不上什麼時候就會被反咬一口。

大老闆看出了眾人的小心思。於是略施手段,開頭說道:

「既然大家不知道該與誰組隊,那就由抽籤的方式決定吧!」

大老闆俯身向台下招了招手。

「千羽!你上來把需要的東西準備一下。」

千羽點頭稱是,快速的準備著所需道具。不消一會紙簽準備停當。

大老闆又命台下的6隻隊伍的隊長上台,每人抽取1隻紙簽。

在抽籤結束后,5位隊長紛紛長出一口氣,只有蠍子悶悶不樂。愛湊熱鬧的金蟾溜到蠍子身邊,一把搶下蠍子手中的紙簽。瞄了一眼,隨後哈哈大笑。周圍的隊長見金蟾笑的如此開心,立刻圍攏過來,金蟾將紙簽經相傳閱,其他隊長看后也是笑的合不攏嘴。

蜈蚣收起笑容,冷嘲熱諷的說著:

自己挖的坑,自己跳!你們那個死神!好本事!

壁虎也在一旁補槍:

我說蠍子,你是千算萬算不如天算,千錯萬錯你是一錯再錯!以往你沒少坑隊友!現在也該輪到隊友坑你了!出來混早晚要還的!這就是命,說著將剛才傳閱的紙簽扔還給蠍子。

蠍子心裡的氣不打一處來,用手一擋將紙條打飛到台下。好奇的人群趕緊圍攏過來,撿起紙簽,但見紙簽上寫著著毒蛇二字。眾人忍不住哄堂大笑。

大老闆見眾人抽籤告一段落,便下達了進一步的命令:

既然大家都抽到了屬於自己的紙簽。那麼就請各位隊長找到自己紙簽上所寫的隊伍,儘快相互交換隊員吧,隊員可以由隊長隨意指派!雙方認可后組隊成立。

正當整個會場陷入了熱火朝天的交換時,蠍子卻耷拉著腦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可毒蛇卻如打了雞血般,興沖沖的跑來搭訕!

「我說蠍子,別垂頭喪氣的!我這不還勉為其難的收留了,你們隊的半殘選手!」

「怎麼樣,把死神和千羽交換過來吧,我肯定會好好照顧他們倆的!」

「放你娘的屁,就會裝好人!你肚子里的花花腸子,我清楚的很!」

「我就偏偏不隨你意!你讓包子和夢魘跟死神和千羽一組,我、鋼骨和你一隊!否則咱就散貨!」

「你的意思是讓死神一人帶三妞?」

「這樣才保險!」蠍子挑了挑眉毛

毒蛇攤開雙手,一臉委屈:

「你說怎樣,就怎麼樣吧!」

毒蛇隨後轉回頭,朝著宋傑吹了兩聲口哨。宋傑報以微笑作為回應。

而其他隊伍經過半小時的斟酌,也終於敲定了交換名單。

此時大老闆看了一下手錶,時間已是深夜於是當即宣布,會議結束,讓大家早些回去休息。3天後正式執行任務!

宋傑一行人駕車回到了別墅,蠍子一進屋就哈哈大笑。

怎麼樣老子這演技過關吧,這幫傻帽,還都在為我頭疼呢!

是啊,多虧了你和千羽咱們的計劃才能順利進行。倒是千羽你是怎麼讓蠍子拿到那隻簽的?宋傑十分不解的看著千羽。

千羽機靈的眨眨眼,當然是靠作弊了!

「我怎麼沒看出來,」鋼骨摸索著腦袋。

千羽杏眼圓翻;

「廢話你要是看出來了,大家不就都知道了!」

宋傑高興的說道:

「千羽沒想到你還會這手,有時間教教我吧。」

千羽得意的點了點頭。

正當大家談笑正歡的時候,宋傑的電話突然響起。宋傑拿起電話看著屏顯不由得眉頭一皺。眾人立刻圍攏過來一探究竟。屏顯上不是別人,正是毒蛇。

宋傑接通了電話,隨後將手機的擴音器打開。好讓所有人都聽見。

毒蛇前輩,您還真是急性子,我們前腳才到家,您的電話就打來了。

哈哈,你小子今天乾的不錯,把咱們這出雙簧演的天衣無縫。

哪裡、哪裡,全靠隊友的出色表現,哪有我半點功勞。

你就甭謙虛了!你們今天的手段我也算見識到了,但要我要提醒你,千萬別想用這些小聰明來耍我,我這個人可是會記仇的!

哦!對了,今天蠍子跟我說要夢魘和包子與你組隊。我已經同意了。從明天起她們兩個會與你形影不離,在準備行動這兩天她們會住在你家與你增進感情你,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宋傑頭上頓時冒出三根黑線,心想蠍子這是出的哪門子餿主意,讓兩個女人和我組隊。為什麼不問問我的意見。這下好了!板上釘釘了。

沒辦法宋傑只能順著回答。

毒蛇冷哼一聲

「千萬別讓我失望。」

「說罷掛了電話。」

宋傑用眼睛瞥向蠍子。

蠍子一臉無辜。

「我這可是為你著想。你對付倆娘們總比毒蛇好對付吧!」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宋傑別墅的門鈴就開了鍋。

睡眼惺忪的宋傑,走下樓梯,打開門,只見兩位高挑美女,帶著黑超墨鏡,亭亭玉立的站在門前。

宋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哦!是你們呀!進來吧!」

夢魘、孟小夏隨著宋傑步入客廳。宋傑隨手從客桌上拿起礦泉水,擰開瓶蓋,喝了一口,緩了緩神。隨後揚了揚下巴,並示意她們在沙發上就坐。

宋傑面露微笑的對著她們說道:

「之前我們見過2兩次面,現在算起來,也應該稱得上熟人了!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雖然你倆原來屬於毒蛇隊,但現在我們之間屬於同盟關係,所以在執行任務期間,我希望我們可以傾力合作。

「另外這兩天里你們住在我家,我個人表示非常歡迎。早在昨晚,我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房間,屋子裡的床單被罩都是新的,相信你們會很滿意的。還這棟別墅內有兩間廁所,你們兩位合用一間。我單獨用一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