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拍飛關祥之後,李夜掉頭看著金烈,他的眼睛里浸出了血絲,還有臉上的肉都變了形,要不是知道是李夜,根本就認不出來。

「你給我去死吧!」李夜嘶吼著道。他之所以眼睛里會浸出血絲,就是因為金烈的火焰對他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他才不得已之下強行動用了某種力量。

而也是因為金烈的干擾,讓他加快了速度,本身就承受了強烈的痛苦,後來更是苦不堪言,而他這時候的力量已經是超越了煉體境,達到了關山鎮最強高手的行列-開肢境。

關祥也正是因為力量的不足被他給一掌拍成了重傷,現在已經是沒有一戰之力,可想而知這時候李夜的力量是多麼的強大。

當李夜掉過頭來的時候,金烈就感覺到了不妙,所以他趕緊撤,他還不忘吩咐其他人,你們都快點走吧!這傢伙現在不知道怎麼回事,變得是越來越厲害啦!可能我們都無法阻止他。

嘭!轟隆隆!

就在他剛剛撤走,李夜一掌拍到了他之前所在的位置,這裡的地面頓時裂開了好遠,要是金烈再晚點撤退,那他可能就只要這麼一下就得交代在這裡啦!還真是有點心驚啊!金烈看了看裂開一個大口的地面在心裡感慨!

可是他才剛剛站穩,李夜的手掌又是一掌拍了過來,他趕緊一邊運轉烈焰颶風身法躲避,還一邊叫別的人帶著關祥快跑。

金烈也是有點慶幸,好在他之前把這烈焰颶風學到了小成,不然他現在還真的無法躲過李夜那連續的攻擊,一個達到了開肢境的武者的力量和速度,不管怎麼樣都不是他一個煉體六重的武者可以比擬的,就算李夜還不是真的開肢境武者。

他現在也就只能憑藉烈焰颶風身法躲避,而且還是運用到了極致才能堪堪躲開來,只要他稍微有一點遲疑,那就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啦!

現在兩人比拼的就是誰的力量夠持久,因為明顯的李夜的力量不是自己修鍊得來的,而是借用了某中東西才有的,這樣是註定不會長久使用。(未完待續。)

:。: ?金烈二人的戰鬥就這麼持續著,金烈只顧躲避,李夜就只顧攻擊,兩人打的是貓捉老鼠般滑稽。

過了許久,金烈感覺自己的靈力消耗已經消耗的差不多啦,而他看李夜卻還是一副老樣子,好像根本沒有消耗似的,他皺了皺眉頭:「這樣下去不行啊!看來得像個辦法才行!可是應該怎麼做呢?」

金烈一邊躲,一邊想辦法對付李夜,可是他一心兩用的時候,速度也比之前慢了半拍,於是他被李夜一掌拍在肩膀上,他的人頓時倒飛了出去,可是他卻發現了一個問題。

自己都被一掌拍飛了,然而自己的傷勢卻並沒有多重,只是一點輕傷而已,他這才恍然大悟,「我為什麼早沒有想起來呢?」

只見他又一次躲開李夜的攻擊后,憑藉烈焰身法的速度和李夜攻擊的空隙時間,快速來到了李夜的跟前,伸手就是一拳打在了李夜的身上,李夜頓時被打退了幾步,但是他也被李夜拍了一掌。

「果然有效!哈哈!看我怎麼收拾你,金烈找到戰勝李夜的辦法啦!剛才就是冒險試探,結果還真的看到了效果。」

原來他一直沒有想起來,自己的肉身是最強大的,就在剛才挨了李夜的一掌后,突然給他想到了這個辦法,就是想辦法靠近李夜的身體,不用理力量,直接用肉身搏鬥,我幾不信你的肉身也那麼厲害。

當他試探出了結果,毫不猶豫的跟上去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李夜的身上。

而李夜每次攻擊都是有時間間隙的,金烈就是抓住這間隙的時間一次又一次的讓他打不出全力的一擊,那他打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就沒有那麼大,自己就可以多承受一點。

但是李夜的肉身就沒有那麼強,在挨了不知道多少拳的時候,他的肉身已經是出現了裂縫,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破皮而出一樣。

李夜又陷入了被動局面,但是李夜沒有灰心,只見他正面承受了金烈的一擊然後被一拳打出去老遠,,雖然身上的裂縫更大啦!但是他也藉助這個時間凝聚出了更加強大的一擊。

李夜伸出雙手,快速結印,很快他的手上就出現了一圈黑色的靈力,而人們一般都是凝聚出自己屬性的靈力,他竟然凝聚出了黑色的靈力,要是有認識的人在的話就知道這黑色的靈力到底是怎麼回事啦!可惜關祥可能知道,但是他已經受傷后被帶走啦!現在這裡就只剩下李夜和金烈啦!

金烈看著李夜手上那黑色的靈力,心裡一陣的不舒服,感覺對著黑色的靈力很反感,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可是他現在已經離李夜很遠,要想再阻止是不可能啦!

金烈也是急了起來,「要是等他的攻擊到來,那自己是肯定接不了的,到時候可能不死也得重傷啦!該怎麼辦呢?」

就在他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李夜的全身都出現一層黑色的靈力把他給包裹住,然後這些黑色的靈力越來越濃,最後呼的一下都凝聚在了李夜的頭頂。

而接著一個虛幻的少年出現在了李夜的頭頂,他看了看金烈,道:「你還真的是沒用啊!境界還沒有你高的武者你都搞不定,真是白給你那些東西啦!看我的!」

少年那虛幻的手掌探出,直接一掌拍到金烈的胸口,那速度簡直是快的不可思議,他連那中年男子是怎麼出手的都沒有看見,

咔嚓!連續幾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從金烈的身體裡面傳來,他頓時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移位啦,意識也有點模糊!他強撐著沒有昏迷過去,身體也是急速倒飛。

「噗!」在倒飛出去的同時,一口鮮血從他的嘴裡噴出來,就像是一條血劍似的,在半空灑出一道彩虹。

而少年沒有就此停手,在他的身體還沒有落地的時候,又是一手探出,直接把他擰在了手裡,讓他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金烈還從來沒有這麼憋屈過,就算前世在地球的時候也沒有這麼憋屈,大不了就是一死,然而在在這個世界,如果別人的實力比你強的太多,就算你想要死,比人都可以阻止,這一刻他是多麼希望自己的力量會變的更強。

就是這出現的一個虛幻的神秘少年,金烈就已經是無助!他意識也快要撐不住啦!就在這時候,戒靈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

「要想活命就聽我的,趕緊想辦法讓他鬆手,然後……!」

金烈聽了戒靈的話,那裡還有不聽話的,他現在都不知道怎麼辦,只要有一線希望他都不會放過,誰會閑命長的!

金烈擠出一點聲音道:「你這樣算什麼英雄好漢,有種你把實力壓制到跟我一樣,如果那樣你還能贏過我,那我以後就都聽你的。」

「喲!小子還有點傲氣,那就讓我來打消你的傲氣,讓你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了不起,說著他還真的放下了金烈,瞬間把實力壓制在了煉體七重,他由於實力太強,無法再繼續壓制啦!」

他那虛幻的身影一下子融入李夜的身體,他這是要用李夜的身體來跟跳崖戰鬥,金烈也沒有想到他這麼好說話,才一句話就讓他放下離開自己。

其實不是少年好說話,相反,他還特別不好說話,不過是他因為太久的時間沒有過實力相仿的戰鬥啦!所以他才來了興趣。

在加上金烈才煉體六重,而李夜這個煉體九重的武者都打不過他,想來他也是有點特別的手段,這讓他起了愛才之心,他想要打敗金烈,然後把金烈培養成強大的手下。

「看招!」少年沒有使用任何的武技沒他只是手掌輕輕一伸,那一股力量也是非同小可,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強者,他對力量的認識和運用也是達到了超強的地步,這樣就算他只是靈魂虛影降臨,但是他的實力還是不容小覷,越級挑戰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金烈看見他隨便拍出的一掌的威力就已經是這麼強大,他也不得不小心應對,只見他把所有的力量凝聚在拳頭上,一記炎拳打了出去,不過他現在打出的炎拳雖然是用上了全力,但是還沒有之前的威力強大,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之前受傷太重,現在的實力只有全盛時期的一半左右。

兩人的速度都是極快,而金烈是拖著重傷的身體戰鬥,哪裡還是少年的對手,不過他現在要做的不是戰勝對手,而是要想辦法把少年解決這位少年,而辦法戒靈已經幫他想到啦!現在就要考他自己了!(未完待續。)

:。: ?嘭,兩人對轟了幾招后,金烈還是被打退了幾步,少年跟他也是差不多,這就是差距,剛才隨便一掌都能將他重創的少年,在壓制境界之後只是戰成了平手,而且還是少年的境界比他要高,這也更加的讓少年吃驚,更加的想要拿下金烈。

「再來!」少年也是來了興趣道。又是一掌拍向了金烈,他現在都不敢用盡全力出手啦!生怕金烈被他給一掌拍死,下手也不在哦是那麼無情,只想收復金烈,好增加一位得力的下手。

雖然他不想金烈死,但是他也知道不拿出一點真正的實力是無法打敗金烈的,只見他的手上快速凝聚出一圈圈淡淡的黑雲,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然拍下,想要直接讓金烈服輸。

然而金烈什麼時候屈服過實力跟自己差不多的人!眼看少年的攻勢如此威猛,他握了握雙手,臉上忽然變得很冷。

左拳伸出,無數火焰在拳頭前面開路,威勢驚人,看的少年的眉頭緊皺,瞬間加強了攻擊的力量,就在拳頭快要攻擊到少年的手掌的時候,他突然撐開手指變成手掌迎了上去。



兩掌怦然相對,金烈感覺自己的左手都快要沒有知覺啦!主要是力量不住造成,然而他並沒有就此泄氣,而是在兩掌相碰的瞬間,快速伸出右手直接握住了少年的手臂。

少年本能的感覺不同尋常,然後伸出另一隻手一掌印在了金烈的胸口。

噗!金烈一陣眩暈,眼睛都有點不好使啦!現在完全是憑意志力在支撐,而就在少年的手掌印在他的胸口的時候,一把長劍不知道從上面地方冒出來,少年還沒有看清楚,長劍就刺進了他的胸口。

「啊!我要殺了你,」少年痛苦的大吼一聲,一個虛幻的身影頓時從李夜的身體裡面逃了出來,這是受不了肉身上所帶來的痛苦而靈魂離體。

他本來就不是這句身體的靈魂,進去容易,想要出來也是很容易,畢竟李夜是沒有任何的抵觸他佔據自己的身體。

然而好戲才剛剛開始,就在他的靈魂剛剛離開李夜的身體,一顆戒指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並且一股強大的吸力籠罩在他的靈魂虛影上,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的靈魂瞬間被吸進戒指裡面。

而那把劍也瞬間進入金烈的身體,隨著金烈一起進入了戒指裡面,李夜也在長劍飛出的時候『噗』的一口鮮血吐出,直接昏死過去。

這顆戒指正是金烈的那顆戒指,那把劍也是他的那把劍,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這一切都是戒靈幫他想的主意,戒靈雖然一直在戒指裡面,但是他也是隨時都在關注金烈的情況,在金烈沒有遇到不可戰勝的對手的時候,他是不會不去管它的。

然而這位少年雖然年齡也就只是在二十幾歲的樣子,但是他的實力可是非常強大,也只有戒靈才能看出他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就在金烈被重傷的時候,戒靈也是馬上想出了一個讓金烈自己面對的辦法,就是想辦法讓這位少年放鬆警惕,然後在用戒指把他給吸進去。

但是這一切都不要金烈自己去完成,雖然希望不大,可是只要讓他放鬆警惕還是有可能的,然而金烈也沒有想到少年竟然那麼容易就上當啦!

自己只是隨便幾句話,少年竟然會壓制境界跟自己戰鬥,這是他沒有想到的,這也讓他更加順利的完成了自己的目標,最後順利把少年的靈魂吸進戒指裡面。

如果不是少年壓制境界,他可能是無法完成自己的目標,不會這麼順利的把少年的靈魂吸進戒指裡面,這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但是就算順利如斯,他還是在進入戒指的瞬間陷入了昏迷之中,可見他現在所受的傷又多麼的嚴重。

戒指裡面,金烈一身的鮮血已經被這裡的火焰給烤乾,現在就剩下他身體上哪密布的裂痕,戒靈化身在他的身旁,看著他身體表面的傷痕,不但沒有一點傷心的樣子,看起來還非常的高興。

只見金烈的傷口竟然在慢慢的癒合,那速度雖然很慢,一般人是看不出來,但是哪裡會逃過戒靈這個見多識廣的小怪物呢?

「這傢伙果然是得天獨厚啊!竟然讓他覺醒了這個體質,呵呵,看來這傢伙的運氣真的是不錯,這可是金烏族獨有的涅槃之體啊!」戒靈自言自語道。

涅槃之體,太古萬族榜排名第九十九的強大體質,也是金烏族的獨有體質,其他人想要覺醒涅槃之體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那機率就跟鳳毛麟角般少的可憐。

金烈能覺醒這強大的涅槃之體,到底他是那鳳毛麟角中的一個,還是另有別的原因呢?後面會慢慢揭曉,現在在關山鎮都沒有人知道有什麼體質榜,所以這些只是后話,暫且先不說。

那位神秘少年的靈魂虛影在被吸進這戒指空間之後,瞬間一大片火焰轟然把他給包圍,他只是靈魂狀態,而戒靈又不會讓他出去,他只能被動的承受這些火焰的燒烤,「臭小子!你給我記住,等我的真身到來,就是你的死期到了,竟然敢算計我,我不會那麼容易放過你的!」少年的聲音不斷的大吼著。

然而回應他的就只是火焰的不斷燒烤,讓他的靈魂虛影正在逐步縮小,本身火焰就是他的剋星,現在他掉進一片火海裡面,那裡還有生還的可能,好在讓他鎮定的是著不是他的真身,而是一縷靈魂虛影,就算這一縷靈魂不在了,他也只是受到一點傷害而已,還不會有傷亡的危險。

就想少年說的,要是他的真身前來,這關山鎮瞬間就得被夷為平地,這就是少年那恐怖的實力所帶來破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位少年的靈魂是越來越小啦!最後只剩下一點點的虛影,要是不注意都看不見啦!戒靈這時候把他身邊的靈力撤掉,然他不能死亡,就處在虛弱的邊緣,這樣他對金烈就不會造成一點點的傷害啦!至於少年,他準備交給金烈來處理,這也是鍛煉金烈的一種。

另一片火海之中,金烈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他的外傷都好了很多啦,也許是內傷太重,直到現災難他依然還是沒有要清醒過來的樣子。

而這時候金烈的腦海裡面卻是出現了許多的畫面,只見一個中年男子不斷在那裡演練著一套武技-不滅天功。

(未完待續。)

:。: ?另一片火海之中,金烈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他的外傷都好了很多,也許是內傷太重,直到現在他依然還是沒有要清醒過來的樣子。網

而這時候金烈的腦海裡面卻是出現了許多翻江倒海的畫面,只見一個中年男子不斷在那裡推演著一套功法_不滅天功。

他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在做夢一般,在夢中,他就看著這位神秘而強大的男子不斷的推演這套功法,初期的時候很快就推演完畢,然而到後期的時候卻越來越難,就好似差點什麼,怎麼也推演不出來。

最後關頭,中年男子猛的大呼一聲,啊!整個身子突然站起,雙手瞬間結出無數個手印,一股強大的力量衝天而起,瞬間覆蓋無際天空。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股毀天滅地般的天雷從天而降,瞬間淹沒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長飛舞,戰意高昂的大笑道:「哈哈,我終於成功啦!」

不過隨即心情沉重的看著天空降下的天雷,這天雷還沒劈到他的身上,他已經有種自己即將死亡的感覺,不過他藝高人膽大,而且他剛剛成功推演出一式新的武技,也想檢驗這花費自己無數時間而自創的功法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只見中年男子運轉新的武技,一劍劈向了天雷,無數劍氣橫掃,天雷都被劈開一條長長的鴻溝。

但是也有很多的雷霆之力落在了他的身上,讓他不得不極後退,然而天雷就好似被他的一劍給激怒了一樣,瞬間一片更加強大的天雷凝集於上空,以湮滅一切之勢轟然砸下。

中年男子還是一如既往的一劍劈出,但是這次他就沒有那麼好運,一劍劈在天雷之上,天雷只是晃動了一下,然後瞬間全數砸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體瞬間支離破碎,靈魂被一股強絕的力量包裹著準備逃走,然而這無數的雷霆之力一束接著一束的像下起了雷霆之雨。

他的靈魂剛一出來,瞬間被無數雷雨淹沒,而雷霆又是所有靈魂的剋星,在掙扎了一會兒后肉身和靈魂一起消失在這雷雨之中,一代強者就此隕落!

雷雨消散,只留下一片狼藉的大地,而整個過程,金烈就像是一個旁觀者般從頭看到尾,而天雷不知道是沒有現他還是他根本就不存在,反正從開始到結束,天雷都沒有對他帶來一點麻煩。

隨著天雷的消失,整片天空一片安靜,過了一會兒,無數強者突然出現,看著這一地的狼藉,都快結出結界封鎖了這個地方,這裡將會成為一個禁地,閑雜人等不得入內,其中一個人好像是對著其他人,但又好像是對著天下人道,他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大6。

戒指空間裡面,不知道過了多久,金烈慢慢的睜開了雙眼,戒靈早已離開,看著自己所在的地方正是戒指空間裡面,他這才放心下來,隨即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外傷已經完好,肉身感覺更加的結實。

但是他的內傷卻還是沒有完好,不過也快了,只剩下一點疤痕還沒有癒合,只要沒有殘廢就好,不然還真的不知道如何活下去。

隨即他想到了自己的那個夢,這個夢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那個人不知道是誰,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在他的身上竟然讓我有種很親切的感覺,難道是自己的親人?

就在這時候,一股記憶暖流流進了他的腦海,他瞬間閉目感受,沒過多久,這股記憶被他給整理出來。

不滅天功,金烏族一位祖先自創的功法,也正是這位祖先帶著金烏族走上了級強者的舞台,隨後金烏族也在他的管理之下出現了許多的高手,可以說金烏族能走上級勢力的舞台,都是因為他。

金烈在聯想到自己的母親就是金烏族的,難道是我繼承了母親的血脈,並且在無意中覺醒了金烏族的血脈傳承功法?也只有這種解釋啦!

不滅天功分為六重,每突破一重,實力將會有質的飛越,還會有等級不同的武技覺醒,這讓金烈非常的高興,也讓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母親就是金烏一族。

而且但是越了解金烏族的相關信息,他的心情也就越沉重,這麼強大的一個種族,自己要何時才達到壓制他們的實力,去解救自己的父母呢?要知道金烏族是一個種族啊!而不是一個人。

隨後他強行壓制了心裡的想法,別人可以做到的,我一樣可以做到,雖然不能說一定比別人強,但是我不承認我就比誰差。

想到這裡,他的信心暴漲,一股戰意衝出,讓戒靈一驚,還以為出什麼事了,不過隨後戒靈就露出了微笑,這傢伙的資質果然不一般啊!戒靈欣慰道。

「嗯!還覺醒了一種體質-涅槃之體,」隨後他看了看記憶中涅槃之體的介紹,頓時高興起來。

涅槃之體的初期不是很強大,主要是療傷聖體,比如當一個擁有涅槃之體的武者,在受傷之後都不用刻意去療傷,他的涅槃之體會自動幫助治療,只不過沒有全身心的投入療傷的度快,這在戰鬥之中是非常好用的。

如果兩個實力相仿的兩人在戰鬥中受了傷,一個的身體可以自動療傷,另一個的傷勢卻越來越重,長時間的戰鬥下來,誰能撐到最後就不用說啦!

而當擁有涅槃之體的武者在達到一定境界后,這涅槃之體的厲害就會慢慢變的強大起來,隨著實力的不斷增強而脫變,可以達到涅槃重生之效果。

涅槃之體,可謂是一種逆天體質,金烏族也是在那位強者之後才慢慢挖掘出涅槃之體的大致修鍊之法,再加上那位強者的留下的底蘊,這才達到無數后還是一樣強大的級種族。

金烈運轉涅槃之體,身上的傷痕明顯加快癒合著,幾天之後,他的傷勢已痊癒,感覺這次昏迷的時間有點長,也不知道過去多久!不會錯過家族大比了吧!是時候出去看看啦!

就在他準備動身的時候,而戒靈把少年的靈魂送到了金烈的身邊,道:這傢伙交給你啦!還沒等金烈說話,咻,一下子消失在了火焰之中。

金烈苦笑了一下,「這傢伙還是那麼的固執,真看不出他是個小孩,不,應該叫他小怪物才對,呵呵!其實這小怪物還不錯。」

要是讓戒靈知道他現在的想法,不知道會怎麼虐待他。

戒指外面,金烈留下一縷意識后就出來了,至於那個少年,他現在還不能放出來,留著待自己忙完之後在來慢慢收拾他,這傢伙可是讓自己昏迷了好久。

他來到戒指外面后感覺好久了似的,走了好遠也沒有看見一個人影,真是奇怪了,難道家族大比已經開始啦!不然怎麼會一個人影都沒有!

(未完待續。) ?金烈在祁山的深林里不斷奔跑,企圖找到一個人影問問現在是什麼時候! 狐狸老闆你幹嘛 然而他跑了很遠的路程,還是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只得嘆氣的道:「看來是家族大比開始啦。網」

人們都去參加的參加,達不到參加條件的也要去觀看一番,畢竟這是十年才有一次的家族大比,有些人一生都沒有機會參加啊!

也許是天隨人願,就在金烈不想在找人的時候,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出現在了不遠處。

「這位大哥,你好!請問現在關山鎮的家族大比是開始了嗎?我看見這裡一個人影都沒有,應該是都去看這次盛會了吧!」金烈趕緊上前問道。

「你不是這關山鎮的人?」那位少年不答反問。

「額!我是這裡的人,但是因為一些原因,我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所以現在連具體的時間都不清楚,還請大哥給小弟簡單的說一下,多謝啦!」說完一塊普通的靈石遞了出去。

看見金烈給出的靈石,少年馬上高興道:「沒問題,這點小事算什麼呢!就讓我來告訴你吧!」

關山鎮的家族大比盛會是今天早上就開始了第一道測試,不過這第一道測試只是家族內部的測試,明天會拿出結果來上交到縣城下來的強者手中,讓他們安排比賽的規則。

而今年每個家族都只有十個名額,也就是說關山鎮的三大家族只有三十個名額,而散修共有三個名額,這也是縣城的總部規定的,說今年每個家族取消五個名額,然後增加三個散修的名額。

少年誇誇而談,對著家族大比的一切都好像是了如指掌,看他的樣子又好像不是在說謊,金烈聽完少年的介紹,心想,這位肯定是縣城裡的某個勢力的弟子,不然他不可能知道的這麼清楚。

「哦! https://tw.95zongcai.com/zc/53841/ 看在你給我的靈石的份上,我在告訴你一條好消息,今年每個鎮上的家族大比結果出來后,縣城的勢力會根據自己的眼光挑選弟子。」

「如果被選中了就可以進入縣城的勢力,換句話說,如果你的成績很好,但是沒有一個勢力的人看中你,那你就等於是白參加了這次大比,說到這裡,我想你應該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不過你也不用想太多,只要你的實力和天賦夠好,那麼你只有被各大勢力爭搶的份,沒有不要你的說法,他們這次下來的人物都是一些眼光獨到的老怪物,所以你就放心的參加比賽吧!你現在馬上趕去應該還來得及。」

「好啦!就先說這麼多吧,我先走了,有緣再見。」

「你叫什麼名字?」金烈看著少年遠去的背影問道。

「我的名字還是等下次有緣再見再說吧!」少年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接著不見了蹤影,那度可不是一般的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