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昔日,不苟言笑,冷著一張臉的言辰風,一身純黑色的手工打造的西裝,襯托的男人出塵脫俗,高大有型的身材,宛若從中世紀走出來的貴族王子。

然而,「王子」手裡卻提著兩箱牛奶,清冷的眸中,承載著寵溺的神色,看向他生命中的兩個最重要的女人。

果然,一旦沾染上了「情愛」二字,縱然你再如何如何的風華絕代,也不能免俗。

無論是高高在上的仙人,還是淪落街頭,乞討為生的乞討者,都將煥然一番面貌。

程燁一早就收到了簡訊,當看到言辰風一家三口到來的身影,薛姍姍的神情,有些「迷」,而程燁,除了嫉妒,心底更多的是看到薛姍姍「出醜」的愉悅心境。

薛姍姍推了程燁一把,後者不情不願的走上前,伸手接過言辰風手裡的牛奶,一邊說道:

「人來就好了,提什麼東西!」

薛姍姍臨時拆台,很不義氣道:

「萬一,人家根本就不是給你的?」

不待程燁發作,沈凌菲嘆息一聲,無奈有之,欣慰有之:

「冤冤相報何時了,你們兩個啊,活脫脫一對歡喜冤家!」

她指著薛姍姍和程燁說道,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令人不忍心反駁。

自從懷孕以後,她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起來。

她不僅沒有變醜,反而,隨著時間的沉澱,變得很有氣質,超然脫俗,尤其是眉宇間的溫柔,和善解人意,不斷的吸引著人的靠近。

或許,這就是母性光輝。

程燁心中想到,突然,一道冰冷的視線瞥了過來,帶著刺骨的寒意。

「不就是多看了兩眼嗎?小氣鬼!」

程燁不屑一顧道,又瞥了沈凌菲兩眼,不斷刺激言辰風「脆弱」的神經。

他不知道,有些人,是不能被刺激的,否則,報應他的,將會是他傾盡全力,都無法改變的事情。

三個女人湊到一起,有說有笑,程燁意味深長的眼神,在言辰風和沈凌菲身上遊走,警告言辰風注意場合。

「呵!」

言辰風冷笑一聲,周身凜冽的氣息被收斂。

這一筆賬,毫無懸念,被言辰風記在了腦海里。

薛姍姍接過鮮紅的蘋果,輕咬了一口,食指抵著球球的額頂,寵溺道:

「你個小屁孩,今天可不是周末,怎麼有時間過來?」

聞言,沈凌菲看了眼球球,右手揉著球球柔軟的發頂,和薛姍姍解釋說道:

「我和辰風幫她在學校那邊請了假,剛發生這種事情,不論大人,還是孩子,心裡都不*穩……」

沈凌菲轉眸看了眼言辰風后,對著程燁和薛姍姍說出了他們夫妻兩個人的決定:

「我們決定好了,再過一段時間,查出這出車禍的真相以後,立刻給球球辦理轉校手續,目前,正在物色學校中!」

攝政王的冷顏公主 看這兩個人默契的交流和互動,程燁心中一陣泛酸。

言辰風和沈凌菲全程都沒有說話,只是一個眼神,一個微表情,都能猜到對方想要說什麼……

薛姍姍留意到他傷感的神色,心裡一疼。

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程燁和沈凌菲這輩子都不可能在一起。

所以,她為什麼不給自己一個機會?

女人心思微動,飛快的運轉著。 這被血泡過的布條,是我從大伯的嘴裡扣出來的,也是他臨死前藏在嘴裡的。

我記得我一直放在褲兜里的,咋跑到了他的手裡?

看到這布條,我還下意識的去摸自己的褲兜。這一摸,褲兜是空的,哪裡還有那布條?

「別摸了!這是我在你家門口撿到的!那晚你逃到了那藏著屍體的老房子,我看到你背著我藏在褲兜里的。剛好我從村公所回來后,就撿到了這布條。這布條上面有屍氣,應該是你從死人身上得到的。」

趙子龍說這番話的時候,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責怪我瞞著他布條的事情。

我沒敢開腔,趙子龍又繼續往下說:「之前我沒明白布條上的眼睛是什麼意思,村長又不讓我進村公所,我就乾脆在村裡找我師父還有你爺爺的線索,可找到晚上也沒有任何線索。正要去村公所找你,就看到那選中的童男童女從村公所里走了出來。他們一出來,我就覺得他們不對勁,一直往東邊的老房子走。我跟上去一看,就看到有一個鬼嬰在引著他們朝東邊的老房子走。我怕那鬼嬰害那倆小孩,就出手想對付它。誰知道,它逃到了河邊就不見了。正好我看到了河面上的紙船,還有一些沒有眼睛的紙人,赫然才明白了那布條的意思!」

趙子龍說到這兒的時候,就停了下來,以為我已經猜到了後面發生的事情。我一直在跟著他的思路想,可我腦子現在迷迷糊糊的,根本想不透。

趙子龍看到我迷住的狀態,苦笑了一聲,直接給我點穿了說:「你大伯還有你大伯娘就是被那倆扎紙匠害死的,你大伯知道了他們的身份,想給你留下線索提醒你。可能當時情況很緊急,他們來不及寫他們的名字,就用眼睛來代替。農村老一輩人的都知道,扎紙匠是不會畫眼睛的。所以,你大伯才會用這樣的方式來提醒你,讓你小心他們。我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才趕回來救你的。幸好,我來的還不算遲!」

趙子龍這麼一解釋,我才徹底想通透了。 嫡女狂妃:世子要強嫁! 大伯那晚帶著大伯娘想逃出麻溝村,但可能在後山就遇到了左陰右陽他們。

大伯是個老實人,加上爺爺之前帶他去鎮上找過扎紙匠,估計就把這件事說給了他們聽,結果被他們殺死了。

所以,他們的屍體才會被泡在大水缸里。而大伯不會寫字,他也知道些扎紙匠的禁忌,就畫了眼睛來提醒我,讓我小心左陰右陽兩兄弟。

可惜我看不懂大伯留下來的布條,這才被左陰右陽給算計了,請走了我的命魂。要不是趙子龍發現的及時,我恐怕已經死了。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他們為啥要請走我的命魂附身在紙人身上,還有那混著我頭髮燃燒的白頭髮。

他們到底想幹嘛?

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左陰右陽肯定和周八字有關係。

我想不通,就想到了剛才趙子龍說的鬼嬰,連忙問他:「子龍,你剛才說我們村子出現了鬼嬰,還纏上了那選中的兩個小孩。這又是咋回事?」

「我不知道!」趙子龍無奈的搖了搖頭,說:「他跑的太快,我沒追上他,不然就能問出些東西來。那鬼嬰的身形只有幾個月大,還不成氣候。只是,我也想不明白,他為何會纏上那倆小孩。」

我看到他在揉著太陽穴,估計也是想的頭疼還是沒想明白,也就沒有問他了。

過了片刻后,趙子龍才說:「你好好休息吧,最近都是大旱天,明天你多晒晒太陽,有助於恢復陽氣。我不敢為你招魂,我道行不夠,怕害了你。要是師父和你爺爺真的出了事,我就給你招魂。招回來了,我就帶你離開這個邪門的地方!師父,你到底去哪兒了?是生是死?徒兒現在真的沒有辦法了!」

看得出來,趙子龍此時很無助,但我又沒有辦法幫他,只有不打擾他,讓他靜靜。

可就在我們都準備休息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驚雷聲。這驚雷聲震的我身體一哆嗦,原本閉著眼睛的趙子龍突然睜開了眼睛,疑惑的自言自語:「這是大旱天,絕對不會有雷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子龍還在說話,房頂上的瓦片就被雨滴打的噼里啪啦響。這雨聲很大,好像是突如其來的暴雨。

趙子龍打開了房門,我就看到了外面的傾盆大雨。一道閃電在上空劃過,更是把整個村子都照亮了。

遠遠的,我就看到了村口的地方,濃煙四起,好像是那燒棺材的大火被淋熄了。

伴隨著那雷聲,我和趙子龍都聽到了村口傳來的罵咧聲,應該是這場暴雨的緣故。

「這雨下的不對勁啊,那遠處好像還沒有下雨,就是你們村子在下暴雨!」趙子龍看了一會兒,就關上了門,喃喃自語的說:「這村子,越來越邪門了!」

他一邊說話,一邊回到了火邊,也沒有和我說話,加了幾根乾柴,把火燒的很大。

有火我就不覺得冷,趙子龍則是抱著膝蓋,眼神怔怔的看著火焰,不知道在想啥。

他也很疲憊,只是一直沒說出來。沒過多久,他就比我先睡著了。我支撐了一會兒,直到雨聲和雷聲開始小了,實在是熬不住了,也沉沉的睡了過去。

黑色豪門,女人誘你成癮 「初九,跟我來;初九,跟我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突然聽到有人在喊我。這喊我的聲音一直重複著,好像是機器發出來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感情。

「初九,跟我來……」

昏昏沉沉的聽了好幾遍,我才確定這聲音是在喊我。身體猛的一激靈,跟著就醒了過來。

那聲音是從門外傳進來的,聽著很滲人,但卻是有一種很奇怪的吸引力,吸引著我站了起來,慢慢的朝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的意識很模糊,像是夢遊的狀態。只知道此時的天還沒亮,暴雨已經停了,院子里濕漉漉的,我一腳一腳的走過去,鞋子上全是泥巴。

等我走到大門口的時候,這聲音又響起來了,「初九,跟我來……」

這聲音好像是喊魂兒一樣,喊到了我的心裡。我嗯了一聲,踮著腳取下了門栓,慢慢的打開了大門!!! 她曖昧的視線,在言辰風和沈凌菲的身上遊走,毫不避諱。

沈凌菲也意識到了什麼,害羞的低下頭。

都怪言辰風,總喜歡跟著她身後,否則,也不會被薛姍姍抓了個正著,攔在醫院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取笑。

沈凌菲嗔怪了一句:

「姍姍,你,你再這樣,我可就要不理你了!」

寵妻如命的言總,哪裡捨得看自己的嬌妻被薛姍姍如此調侃?

菲菲如此甜美的樣子,他用來藏私都不夠,哪裡捨得叫別人看見,何況,旁邊有個虎視眈眈,對他妻子窺探多年的程燁?

言辰風冷著一張臉,心底有些無奈:

「薛姍姍,差不多就好了,菲菲她臉皮薄,手下留情!」

能讓一向囂張跋扈慣了的言辰風說出類似於求饒話,薛姍姍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啊!」

薛姍姍誇張的叫了一聲,成功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見,她痛苦的低下頭,雙手捂住胸口處。

球球挎過果籃,趴在被子上,關心的問道:

「姍姍姐姐,你怎麼了?」

沈凌菲顧不得害羞,從床上爬起來,站在病床前道:

「姍姍?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你別嚇我,我去叫醫生!」

在眾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薛姍姍右手豎起,對著天,比劃了個中指,大罵一句:

「賊老天!」

程燁在心中叫了一句:「不好!」

他想要阻止,薛姍姍搶先一步開始了一個人的「獨奏」:

「你們兩個人好殘忍,我還在病中,你們居然忍心撒狗糧,傷害我弱小的心靈,實在是太可恥,太可恨了。」

沈凌菲與言辰風交換了一個眼神,夫妻兩個什麼都沒說,卻默契的一笑,從彼此的眼神中,讀懂了對方的心思:

程燁在哪裡找來的一個活寶!

球球率先行動起來,抱著薛姍姍的手臂搖晃著,撒嬌的語氣道:

「姍姍姐姐,你有程爸爸呀,球球把程爸爸分享給你好了!」

「球球,我……」

她壓根兒就沒想過要分享程燁,程燁愛誰誰去!

怎麼聽球球這麼一說,似乎顯得她在人前太在乎程燁了?

某個矛盾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球球見狀,戒備的打起「游擊戰」,「戰場」從薛姍姍的手臂,轉移到了程燁的大腿。

身高懸殊,沒辦法!

男人賤兮兮的笑著,好不得意。

「程爸爸!」球球奶聲奶氣叫了句。

「球球想說什麼?」

程燁低下頭,溫柔的嗓音在病房內回蕩。

他話音剛落,球球奶聲奶氣的聲音道:

「雖然球球很喜歡程爸爸,想要長大以後嫁給程爸爸,但是,姍姍姐姐好像更喜歡米,比球球喜歡的還要喜歡。」

言辰風詫異的眸光,閃爍著不定的光澤,狠狠的瞪了眼程燁,後者表示自己很無辜,也很無奈。

薛姍姍好似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眼底帶著驚奇,心底默默的道了一句:

畜生啊!

言辰風和沈凌菲交換了一個視線,沒想到,球球看著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偉大的志向……

這,讓他們大人情何以堪?

更何況,程燁曾經還是言辰風的情敵!

這麼一說,豈不是亂了輩分?

真是剪不斷,理還亂,他決定了,以後球球的成長過程,他都要親自參與,趁早將球球是非觀給扳正。

程燁懷疑的目光,看了眼薛姍姍。

她到底給孩子灌輸了些什麼想法?

敏銳地察覺到男人看過來的視線,薛姍姍臉色一紅,軟聲道:

「你看我幹嘛?」

她無辜的聳肩,表示不解。

另一邊,球球已經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球球以前非常討厭姍姍姐姐,還和她鬧小脾氣,但是,誰讓姍姍姐姐救了球球一命……」

球球委屈的撇著小嘴,稚嫩的臉頰,面色沉重,像是在心底下了什麼重要的決定:

「以後,程爸爸是姍姍姐姐一個人的了,只能娶姍姍姐姐當老婆,不過,程爸爸千萬不能不喜歡球球,忘記球球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