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晉陞入氣感境之後,他的實力再次大幅度提升,運使神力掌時有真氣加持,他的手掌都可化為黃金打造的神掌!

李宇的腦海中一震,他獲得了關於通天武神的更多傳承,其中有通天神功的後續功法,甚至可以練武來錘鍊精神意志。

除此之外還有通天武神的各類武道經驗,李宇心中瞬間就對拳法、掌法、指法等都有了更深的領悟,鐵拳在玄鐵境界初級立馬就晉陞到中級,一拳就可轟爆三品靈甲!

通天武神是將拳腳功夫修鍊到極致,從而攀登到武道巔峰的無上存在,他以一雙鐵拳,就可磨滅諸天。

他的武道經驗同樣是博大精深而又純粹,讓李宇心中對這類武技有了種信手拈來的感覺。

以後再修習任何一種拳腳功夫,都可瞬間入門,有如神助!

「宇弟,你怎麼連續幾天沒出門了,今天我帶你去散散心!」李宇還在紫天院內默默體悟著氣感境帶來的改變,李牧歌卻找上門來。

她知曉李宇在虛靈界之中應當收穫良多,可一連七八天不見李宇出門,她也有些擔心,不禁來找李宇看看情況。

一打開門,李牧歌就驚訝的說道:「宇弟,你居然突破了氣感境!」

氣感境武者周身氣息凝練,與煉體境有著明顯的不同,李牧歌自是一眼就看了出來。

她的心頭震驚,李宇現在才十六歲快十七歲,就已是氣感境武者,這個境界似乎無法與凌武旭之類的修鍊天才相比。

可要知道,在半年多之前,李宇可還是一個煉體一層的底層武者,用如此短時間,就從煉體一層晉陞到氣感一層,則足以驚世!

李宇擺擺手:「牧歌姐,你此次來找我是……」

李牧歌嘿嘿一笑,她拍著李宇的肩膀:「那自然是有天大的好事,你跟著我走就是。」

見李牧歌一臉神秘,李宇心中也升起一絲好奇,正好他連續閉關幾天,也有點氣悶,便跟著李牧歌一齊出門。

兩人有說有笑的離開楚風武院,看到李牧歌帶著自己來到青衫樓,李宇心中驚訝:「牧歌姐,你是有何喜事,居然要請我到青衫樓來消遣。」

青衫樓是楚風皇城中最為著名的酒樓,其與香滿樓相比也不遑多讓,是無數達官貴人最愛前往的酒樓。

青衫樓名字雅緻,其消費群體也定位於高消費群體,菜肴美酒的品味極佳,價格也是高的驚人。

要是真的敞開吃的話,在青衫樓中一餐消費足以吃垮一個小家族,其中的天價菜品讓人望而卻步。

李牧歌平時也不是一個鋪張浪費的人,她既然帶著李宇來這以高消費而著稱的青衫樓,定是有什麼特殊事情。

「哈哈,你姐姐我晉陞到氣感境,這還不是大喜事么!」李牧歌笑嘻嘻說道。

「正好我幾位好姐妹從斷魂嶺中冒險歸來,我正好為她們接風洗塵,也介紹你給她們認識。」

李牧歌更是湊近李宇低聲說道:「她們可都是大美女哦,雖然你已經有秦姑娘和木姑娘兩位擁簇,可若是能將我這幾位密友變為真正的一家人自然是更好!」

見李牧歌那神色飛舞的表情,李宇有些無奈,這位小姐姐好像一直致力於向他『介紹』美女,關心他的終身大事,他也不好直接拒絕。

在小姐姐的引領下,李宇走入紅顏間,這座小包間內已坐了數位姿色絕頂的少女,她們正互相打鬧。

李宇進來之時,正好看到一位身材高挑的美貌少女正被另外兩名少女壓住,其中一人更是用手掌按在一隻高聳的美女峰上肆意調戲。

或許是互相打鬧慣了,她甚至將手伸進了對方的衣衫之中,將衣襟的上擺拉開,顯露出了深邃迷人的溝壑。

「暮煙姐姐,你怎麼又變大了不少,這可讓我們怎麼活啊!」

少女一邊調戲一邊大聲嚷嚷道,李宇呆愣在現場,正好與羞憤抬頭的高挑少女對視在一起。

「啊!」一聲驚叫,紅顏間內一陣雞飛狗跳。 李宇苦笑著默默鼻子,他端坐在桌子旁邊,看著剛才打鬧的三位少女。

她們三人神色各異,其中一位臉龐和身材都十分嬌小,連胸前都看不出多少溝壑的少女一臉饒有興緻的盯著李宇看。

這名少女雖身材不顯,可面容卻十分精緻,雪白的肌膚、修長的睫毛、眼波流轉的雙眸,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嬌俏可人的少女氣質。

而被她肆意調戲而被李宇看到春光的高挑少女則滿臉羞紅,她身材修長,即使坐在椅子上,那雙修長筆挺的雪白美腿也能勾勒出一個十分誘人的弧度。

她由於十分羞惱,將腦袋都幾乎埋進了胸脯之中,使得她那異常堅挺的雙峰顯得更為偉岸,被她壓出很迷人的角度,讓人很想一探其中的美景。

李牧歌嘴角含笑低聲對李宇說道:「宇弟,你真是找了一個好時機,我感覺這一下你就可以搞定一位大美人了。」

李宇瞪了李牧歌一眼:「我發現牧歌姐你比我還流氓。」

他坐在這裡真是有些尷尬,覺得走也不是,繼續坐著也不是,那高挑美人到現在為止都沒準備抬起頭來。

李牧歌拍了拍手:「好了,我來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族中的族弟李宇,今年才十六歲,便已是我們楚風武院的天才學員!」

說罷,她便向李宇介紹起其餘三位少女,她指著那名還在盯著李宇看的嬌小少女:「這是來自楚歌城尹家的尹卿月。」

「她可是我們幾人中天賦最強的天才,現在已是氣感六層的高手,更是登上過英傑石碑!」

尹卿月大方的伸出手來:「很高興認識你。」

見對方落落大方,李宇便與她握了握手,尹卿月隨即一挑眉頭:「李宇這個名字,我回來之後便聽人提起過。」

「你便是那位擊敗了雲迦武院凌武旭的天才少年么,我可是聽說他是靈童體質,在同級之中我都無法壓制他。」

尹卿月雖十分直白大方,可她的話語中有著難以遮掩的傲氣,看她的年齡比李牧歌還要小上不少,可居然已是氣感六層的高手,顯然是位絕世天才。

恐怕宇文無敵在她的年紀,修為也只與她相當而已。

尹卿月身邊的兩位美人也都有著氣感五層的修為,只比她稍差。

人長得美艷無雙,還有著如此天賦,李宇沒想到楚風武院中也是如此的卧虎藏龍。

李宇淡然點頭道:「凌武旭在楚風武院中耀武揚威,我自是出手給他一點小小的教訓。」

李牧歌揚眉道:「還不止如此呢,在擊敗凌武旭之後,我弟弟便登頂了英傑石碑,達到與秦稷忠將軍相當的成就。」

「我宇弟可是很優秀的哦,你們誰想搞定他的話可要趁早出手。」

嬌小少女眼眸中猶如有一汪水盈盈的深潭,她浮現出很感興趣的表情:「那李宇你真的是這二十年來楚風武院最傑出的學員了。」

可坐在她身邊的一位童顏少女嘀咕一聲:「可我聽說他心虛避戰,拒絕了紫院長帶他進入通靈界對敵外族天才的建議。」

「連直面外族天才的勇氣都沒有,天賦再高又有何用。」

「如此心性,與秦稷忠將軍差遠了吧。」

在一些有心人的助推下,李宇婉拒紫月華避戰的消息廣泛傳播開來。

以訛傳訛之下,很多人甚至說李宇是被外族天才嚇得瑟瑟發抖,根本沒有一位天才的自重和自傲。

說話的少女長著一張與尹卿月差不了多少的精緻小臉,她的眉目之間更是有股少女的嬌憨,大大的眼眸中竟是純真,恐怕她到了三四十歲,仍然是一副童顏模樣。

而她的身材則不遜色於那高挑少女,偉岸的雙峰與那童顏完全不匹配,給人以極致的反差感。

「小童,不是你想的那樣……」

李牧歌正欲解釋,李宇擺了擺手:「不知這位怎麼稱呼。」

童顏少女低哼一聲:「我叫童雙雨,也是楚風武院的天才學員。」

「我確實有避戰的嫌疑,下次定當狠狠擊敗外族天才,以正正我人族雄威。」

童雙雨卻有點不買面子,她盯著李宇問道:「閣下下次恐怕就沒有機會了,神武出世之後,我人族天才當以他為首。」

「就算是要對付外族,神武大人出手就已足夠。」

面對少女質問性的話語,李宇淡然一笑:「那倒也是,這回神武給了外族極大的教訓,他們也不敢隨意放肆了。」

「哼,你知曉你與真正的天才之間的差距吧,若是你知錯能改,倒還有挽救的餘地」童顏少女一臉老氣橫秋的說道。

李宇有些好笑,他還是裝作受教的說道:「童姑娘說的有道理,以後我在戰場上定殺得外族人仰馬翻,讓他們不敢有絲毫冒犯。」

童雙雨露出孺子可教的表情,純真的她根本沒想太多,她還拉了拉身邊的高挑美女。

「暮煙姐姐,你怎麼一直不說話啊。」

李宇腦海中不禁浮現起剛才看到的驚艷場景,吸引李宇的除了那一閃而逝的春光之外,還有那雙如同春水一般碧波蕩漾的眼眸,讓人看了一眼就幾乎要深陷其中。

高挑美女只好抬頭看了李宇一眼,正好再次與李玉對視,看到對方眼中的玩味,她咬咬牙:「我叫空暮煙,是牧歌的好友之一。」

空暮煙的聲音軟軟糯糯的,讓李宇不禁想起了軟妹子這個詞,加上她那高挑艷麗的身材,直欲讓人將她摟在懷中疼愛。

李宇便也點頭示意道:「剛才的事情還請姑娘不要責怪,我也是無心之舉。」

想到剛才的綺麗場景,李宇心中都有些波動,從未有過如此經歷的空暮煙更是再次羞紅雙頰。

豪門狡妻 不過她倒也有著過人的心志,強行壓下心中的羞惱,她對其餘幾人說道:「這次牧歌治好舊傷,晉陞為天才學員,我們自然要為她慶祝一番。」

李牧歌施施然坐下:「哈哈,今天我們可是要不醉不歸的。」

純白心臟 「我今天將宇弟也叫過來,便是因為是他治好了我的暗傷,還助我修鍊到氣感境界。」

「況且宇弟實力強悍,戰力比我還要強上幾分。」

「如此一來,我們下次的斷魂嶺一行也有了新的幫手。」

李宇聽出了弦外之意:「牧歌姐,你們這是準備前往斷魂嶺?尹姑娘他們不是剛剛才回來么。」 見李牧歌有意如此,尹卿月便解釋道:「我們之前只是在斷魂嶺外圍探險,查找某件事的線索。」

「前段時間,我們終於發現了一點蛛絲馬跡,這才回武院,準備尋找幫手,一起入斷魂嶺中試一試。」

李宇更為疑惑,他不禁問道:「你們尋找的線索是指什麼?」

沒太大城府的童雙雨搶著說道:「就是我們前段時間接到了尋找絕世紅顏花的委託任務,要在斷魂嶺中尋找絕世紅顏花的蹤跡。」

「我們上次進入斷魂嶺,便意外發現了此花的些許線索。」

「可惜斷魂嶺內太過危險,我們想要找點幫手再入其中一探。」

見童雙雨直接和盤托出,李宇暗暗點頭:「原來如此,絕世紅顏花居然生長在斷魂嶺內……」

上次在香滿樓中品嘗過紅顏百花酒後,李宇對紅顏花印象深刻。

紅顏花乃絕世紅顏花移栽而成,可謂是經過適當改造、簡化過的花種。

光是紅顏花就有著如此功效,那十八年一開的絕世紅顏花就更為驚人了。

空暮煙拿出一朵艷紅俏麗的花瓣:「這便是我們在斷魂嶺外圍發現的紅顏花。」

「可能是絕世紅顏花的花種散落在外生長而成,循著它便能找到絕世紅顏花的蹤跡。」

紅顏花的品相絕佳,其芬芳就足以讓女子沉浸其中,猶如女子體香一般。

據說長期佩戴紅顏花可使女子生出一股幽幽的體香,甚至會對男子產生一種難以言喻的魅惑力。

香滿樓的紅顏百花酒會被瘋狂追捧,便是因為女子若是能經常喝到紅顏百花酒可使其皮膚白皙、身材更為挺拔,提升容貌!

大國金融 紅顏花的效果足以讓諸多女武者心動不已,皇宮之中的眾多妃子貴人均是以能獲得一朵紅顏花而自傲,紅顏百花酒便也成為皇室的貢品之一。

絕世紅顏花更是傳說之中的珍惜花朵,其只能生長在蒼穹女帝鮮血滴落的地點,傳言為女帝鮮血所化。

絕世紅顏花每十八年才能開花一旬,就猶如一位妙齡女子,需要十八載才可化為絕世紅顏,且只在世人眼前展現極短的時間。

傳言之中,若是能服下絕世紅顏花,那女子就能化為絕世紅顏,艷壓群芳!

說不得,尹卿月和空暮煙等幾人就是為了絕世紅顏花的這一功效而來。

算一算時間,距離上次絕世紅顏花開花剛好是十八年,其花期已到,引得無數美女盡折腰!

見李宇表情古怪,李牧歌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她翻了個白眼:「在皇城之中,可是有人懸賞百萬兩白銀和諸多寶物,只是為了找到一朵絕世紅顏花而已。」

「只要我等能找到絕世紅顏花,就可得到海量財富,以後的修鍊就可少去很多功夫。」

「況且絕世紅顏花對女性武者有極大裨益,可改變女子體質,甚至增強天賦,若是我們能服用絕世紅顏花,那以後的武道成就當攀升不少。」

百萬兩白銀,足以抵得上李家所有家產,在大楚皇城都算是一筆巨款,再加上其懸賞的其他寶物,這個任務已是天價懸賞!

李宇點頭道:「絕世紅顏花竟然如此值錢,說的我都有點動心了。」

「那我就跟你們一起去探尋這稀世奇花吧,給你們一人采一朵下來。」

童雙雨不禁嘆息一聲:「李宇,絕世紅顏花可不是大白菜,我們能找到一朵已是萬幸,怎麼可能還每人一朵呢。」

絕世紅顏花珍惜異常,其往往也不是群生的,如童雙雨所說,能找到一朵已是運氣爆棚了,又怎能奢望可以找到更多的。

李宇笑了笑:「反正有個念想也好,一切皆有可能。」

他轉而看向空暮煙:「暮煙姑娘,本次尋找絕世紅顏花的任務,我應當可以加入吧。」

別看空暮煙說話軟軟糯糯的,她卻是整個團隊中的核心,之前只是因為被李宇看到春光,便有些難以接受,羞惱之下反應失常。

空暮煙仔細打量了一眼,見他眼神真誠,並未因看到不該看的而表情輕佻,她還是認可了李宇的人品。

最終她點頭答應下來:「如此也好,李兄稍微準備一下,明天便可和我們一起出發。」

由空暮煙做主,李宇便被納入到這個小團隊之中,李牧歌更是對他挑了挑眉毛:「宇弟,恭喜你加入我們的美女天團!」

見李牧歌神色異常,李宇知曉她肯定是誤會了自己的本意,以為他是為了空暮煙才加入進來的。

畢竟李宇看到了空暮煙的些許春光,在很多人的意識里,只要他稍微努力一下,憑藉著自己強大的天賦和能力,還是很有可能抱得美人歸的。

可實際上李宇只是想進入斷魂嶺內查探一下情況而已,他可是記得真龍圖內記載的真龍之血就在斷魂嶺內。

他遲早要深入斷魂嶺尋找真龍之血,現在先在斷魂嶺外圍打探一下也好。

幾人一起商量了一下外出的準備事宜,在喝下幾壺美酒之後,李宇與空暮煙道別,獨自回到紫天院之中。

在洞府門口,李宇驚訝的發現木奕一直守在這裡,李宇心中一動:「木姑娘,你此次來?」

抱著雙臂的木奕淡淡的看著李宇:「李兄,我此次來是想與你商量一件事。」

「我想你應當也會感興趣。」

見李宇沒有拒絕,木奕張開手掌,其中同樣有著一朵紅顏花的花瓣。

「李兄,這是紅顏花的花瓣……」

「是我之前與秦姑娘一起在斷魂嶺外的無罪城找到的,我們想要藉此線索去尋找絕世紅顏花的蹤跡,便來邀請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