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東陵子羽面色微紅,痴痴的看著沐纖離的笑顏道:「姐姐戴著真好看。」

東陵珏的眼中閃過一抹驚艷之色,瞧著那笑顏如花的女子,只覺得心房一角被一種異樣的情愫佔滿。

東陵珏他們一直待到未時才啟程回城,沐纖離同十一皇子玩兒了大半天都累了。坐上馬車后,小糯米糰子便窩在沐纖離懷裡睡著了,不一會兒沐纖離也睡著了。聽到馬車內的呼吸聲,東陵珏接下身上的披風,披在了睡著了的二人身上。

柳心也累了,坐在車轅上靠著車壁打著瞌睡。暗影看她那頭一點一點的模樣,就怕她忽然一下從車轅上栽下去,所以駕車的時候格外小心。

七皇子的馬車一路進了城,到達鎮國將軍府的時候,東陵珏輕輕的搖醒了沐纖離。沐纖離醒后見懷裡的小人兒還在睡,本想把他放到一邊。可是因為睡覺的時候,她的手一直不自覺的抱著子羽,這時間久了手已經麻了。

東陵珏見此便抱起沐纖離懷裡的皇弟,輕輕把他放在軟榻上。

沐纖離揉了揉有些發麻的手臂,起身準備離去,可是她的腳也因為不良的睡姿麻了。突然這麼一站起來,身子便直接往前倒。

「小心……」東陵珏眼明手快,長臂一攬便把要倒的沐纖離攬在了懷中。

沐纖離的臉直接貼在了東陵珏的胸口,嗅到一股淡淡的竹香,聽到了他輕微的心跳聲。不知道為何,沐纖離竟然漸漸的紅了臉。她本想推開東陵珏自己站定,但是這腳實在是麻的厲害。若是此刻推開了東陵珏,她定會十分乾淨利落的摔個狗吃屎。

淡淡的蘭香竄入鼻內,再加上女子柔軟的身段,讓東陵珏的心跳亂跳了兩下。東陵珏穩定心神,過了片刻問道:「沐大小姐可好些了?」

沐纖離的腿依舊是麻,但是跟一開始的時候比卻好了不少。

「好、好了。」沐纖離差點兒咬著自己的舌頭,她輕輕的推開東陵珏。一向厚臉皮的她,竟然不敢抬頭。她自己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發惹,若是被東陵珏瞧著她臉紅了,指不定怎麼想她呢!

「多謝七皇子,告辭了。」沐纖離說完也不等東陵珏開口,便邁著一雙還麻著的的雙腿下了馬車。

馬車內的東陵珏,看著自己方才攬著沐纖離的雙手,慢慢的勾起了嘴角。

沐纖離下了馬車后,便直接朝鎮國將軍府內走。因為沐纖離的步伐太快,柳心一路小跑才更上她的步伐。

「小姐,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柳心歪著頭看著沐纖離的臉問道。

「有、有嗎?可能是天太熱了吧!」沐纖離用手扇了扇風,看著天上還未落下的太陽說道。

「天熱?」柳心皺了皺眉頭,這是春天又怎麼會熱呢?

「對了小姐,十一皇子送給你的花環呢?」柳心看著雙手空空的沐纖離問道。

沐纖離停下了腳步,看著柳心道:「壞了!忘在七皇子的馬車上了,現在七皇子的馬車應該也走了。好柳心,要不你去趟七皇子府,幫我去拿回來?」

她剛才下車下得太急,倒是忘了寶寶送給她的花環還在馬車上。那花環雖然不貴重,而且那些花都快焉了,但是那卻是寶寶親手編織送給她的,她自然應當珍視,得去七皇子府拿回來才是。

「奴婢這就去!」柳心說完便又轉身出了府。柳心到了大門口見七皇子的馬車果然已經走了,便讓備了輛馬車,坐著馬車去七皇子府了。

沐纖離一個人往秋梨院兒走,走到花園兒的荷花池旁時,卻遇到了正在摘著荷葉的沐纖雪。她穿著一身雪白的襦裙,梳著飛仙鬢,手裡拿著摘好的荷葉。她那丫頭綠意,伸長手臂費力的摘著池塘里的荷葉。

「姐姐回來了?」沐纖雪瞧見沐纖離便笑著朝她打招呼。

沐纖離見沐纖雪面色紅潤,心情很是不錯的模樣便道:「嗯,妹妹今日心情似乎不錯?」

沐纖雪笑著道:「五日後,姨娘的禁足便解除了,妹妹心情自然好了。」

五日後等姨娘一解除禁足,她便不用一個人孤軍奮戰了。

「哦……」沐纖離點了點頭,轉眼間這劉姨娘的禁足也快解除了。可這劉姨娘解除禁足終歸還是五日後的事情,這沐纖雪實用不著現在心情就這麼好吧?很顯然,她心情好的原因,應該不是因為劉姨娘解除禁足這件事兒。

細細一想,沐纖離便想到了原因?應該是沐纖雪已經除掉了,那個對於她來說最大的威脅了吧!所以現在她的心情才會這麼好。

沐纖離也未再與沐纖雪多說,直接回了秋梨院兒。果然,沒過一會兒,林管家便讓人來報,說那阿虎死了,死因是中毒。

而沐纖離只說了一個字,「查!」

下毒這件事兒雖然不是沐纖雪親為,但是多半也是劉姨娘或者沐纖雪的人做的。就算查下去也不能扳倒沐纖雪同劉姨娘,但是卻也能斷她們一條臂膀。

林義查阿虎被人下毒這件事兒是秘密進行的,表面上對阿虎之死並不在意,只當阿虎是被折磨死了。

沐纖雪見阿虎死後,沐纖離同林義並無動作,便全然放心了。那阿虎一死,便再無任何東西可以威脅到她了,她就再也不用擔心別人發現她的秘密了。

最近榮親王府的小王爺很心塞,他一如往常一樣,去花樓里找他那些如花美眷。可是卻被告知,他喜歡的那些美人兒都在接待別的客人。

而且有些花樓更是直接把他拒之門外,說他們樓里沒有小倌兒,讓他去三里街。

最可惡的是,一直伺候他伺候的好好的小廝,向他提出了要去馬房做雜役。去馬房做雜役,跟在他身邊座小廝的待遇,自然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他不解,再三追問之下,那小廝才說出了原由。

「小王爺,我家三代單傳,我爹娘還等著我傳宗接代呢!」那小廝覺得自己模樣不差,若是待下去,很有可能會出現貞操危機。

聽了那小廝的話后,東陵珏再一次出現了要扭斷沐纖離脖子的想法。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一秒記住【.】,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爺?」那兩個站著的狄戎人聽完沐纖離的話后,都頗為緊張的看來一下還坐在位置上的鷹眼男子。

這個女子竟然這樣說,是不是代表她已經看出了他們的身份了?

鷹眼男抬眼看了沐纖離一眼,他自認為偽裝的天衣無縫,不曾想竟被這個小女子看穿了。

「你看出來了?」鷹眼用雄渾的男低音看著沐纖離問道。

沐纖離雙手環胸答道:「草原上的雄鷹。」

「女俠、女俠他們太可惡了,竟然當眾行兇,請女俠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那三個書生見沐纖離這麼厲害,都紛紛爬到沐纖離身旁,靠著桌腳坐起指著那站著的兩個狄戎人說道。

「女俠,只要你幫我們報仇,我定有重謝。」其中一個家底殷實的書生看著沐纖離說道。

他們雖然是讀書認,可是卻都是有功名的士子,在這皇城也是有些名聲的。如今被三個野蠻人,打得這麼慘,若是不報仇他們的臉往哪兒擱?

沐纖離十分無語,低頭看了一眼上個鼻青臉腫的書生。他們正當自己是無敵女金剛啊?方才能打到這個大個子,完全是因為攻其不備。現在讓她一挑二,不,應該是一挑三,怕是十分困難。

沐纖離沒有理會那三個書生,而是看在拉鷹眼男子道:「你們這打也打過了,心裡的氣也應該出得差不多了,這畢竟是東陵得饒人去且饒人。」

現在可還沒有傳出狄戎人已經到東陵的消息,很顯然這幾個人沒有通知東陵皇室,而是自己喬裝打扮先進了城。他們既然偷摸進的城,就不會想讓自己暴露了。若是狄戎未只會東陵皇室,喬裝進城還打了人的事情傳了出去,對狄戎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兒。

那鷹眼男子站了起來,沐纖離目測了一下他的身高,這男人應該有一米九吧!她想要看他的臉那都得揚著脖子。。

「今日便給你一個面子,這三個書生爺可以饒了他們。但是你打了我的兄弟,這筆賬又該如何算?」那鷹眼男子微眯著眼睛看著沐纖離問道。

「呵……」沐纖離冷笑一聲道:「如何算?你說如何算?明明是你的兄弟先推我家敬哥哥,還想踩我家敬哥哥我才出手的,我還沒找你們算賬呢!你們還找起我算賬來了。」這狄戎人當真是有些不講理。

見那鷹眼男子不語,沐纖離又接著道:「再說了,你這兄弟這麼高大,卻連女子都打不過,你們還要替他找我算賬,也不嫌丟人。」

那兩個狄戎大漢聞言,出口便要教訓沐纖離:「你這臭娘們兒……」

「北狼住口。」那鷹眼男子讓他們閉了嘴。

「讓開,讓開……」樓外的大街上忽然傳來喧嘩聲,和十分整齊的腳步聲。

一個狄戎大漢走道窗口看了一下窗外的情況,隨即緊張的轉過頭道:「爺,外面來了一列軍隊。」

那鷹眼男子看了沐纖離一眼道:「好個口齒伶俐的小丫頭,咱們後會有期。」那鷹眼男子說完,讓另外兩個狄戎大漢,扶起地上的哪個狄戎大漢,跳窗離開了。

沐纖離瞧著那鷹眼男子,離開的方向大喊道:「應該是後會無期才對!」

「蹬蹬……」一陣金屬撞擊聲,和上樓的腳步聲響起,以沐景凌為首的一隊沐家軍出現在了樓上。

「此處出了何事?」沐景凌三樓便開口詢問道,並未看到沐纖離同柳之敬。

皇上壽辰在即,各國使臣來賀,皇上把維護皇城治安的任務交給了沐景凌。他正帶人在城中巡視,接到寶泰樓有人打人的消息,他便帶著人匆匆的趕了過來。

那三個書生一見沐景凌來了,便忙道:「將軍放在有三個大漢,忽然莫名其被的毆打我們。」

「將軍都是她,都是這個女人放走了行兇之人,你快把她抓起來。」那個跟沐纖離說過,讓她幫他報仇他必有重謝的書生,指著站在一旁的沐纖離齜牙咧嘴兒的說道。這個女人不但沒有幫他們報仇,反而還放那些人走了,實在是可惡。

樓上的人,都十分不恥的看著那三個書生。再怎麼說,也是因為這位公子和小姐,那三個大漢才停止了打他們。他們不感恩不說,還倒打一耙說人家放走了行兇之人。人家一不是捕快,二不是巡防營的兵,憑什麼幫你攔著那三個大漢啊?

沐景凌順著那書生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自家小妹和之敬還有柳心,正在在屋子中間。

「小妹,之敬?」沐景凌朝三人走了過去。

柳心氣得牙痒痒,叉著腰指著那上個書生罵道:「你們還讀書人呢!真是不要臉,要不是我家小姐出手,還幫你們說話,你們指不定被人家打斷胳膊打斷腿兒了呢!你們不謝謝我家小姐也就算了,竟然還說出把我家小姐抓起來這樣的話。你們的聖賢書,你們都讀到那裡去了?你們的先生便是教你們這樣恩將仇報的?」

眾人聽聞沐景凌叫沐纖離小妹,對於她的身份便瞭然。

「原來他們是沐家的柳軍師,和沐大小姐沐纖離啊!」

「也難怪,他二人敢站出來。」

「這沐大小姐真是厲害,那麼重的大漢都拎得起來。」

那三個書生被柳心說的臉紅脖子粗,聽到沐少將軍叫那女子小妹,才知道原來這女子是沐家的大小姐沐纖離。 總裁的獵物 那三個書生不知道今日是走了什麼霉運,先是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頓,如今又得罪了鎮國將軍府的大小姐沐纖離。

「小妹這是怎麼回事兒?」沐景凌看著沐纖離問道。

沐纖離看了一下四周,小聲的在沐景凌耳邊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聽完事情經過的沐景凌皺起了眉頭,看著柳之敬問道:「可有受傷?」

柳之敬搖了搖頭道:「沒有。」

只是這腰放在撞到了桌角有些痛,但柳之敬不想讓沐景凌擔心並未說出來。

沐景凌對跟自己一起來的沐家軍將領道:「那行兇的人方才跳窗走了,你帶幾個人去瞧瞧,看能不能追上。」那些狄戎人速度是很快的,現在讓人追出去怕是也追不上了,但是總得讓人去瞧瞧才是。

而且這狄戎人喬裝進城,實在是有些讓人懷疑他們的動機。

「是」那沐家將領領命之後,帶了幾個人去追了。

沐景凌看著柳之敬同沐纖離斥責道:「日後切莫可如此胡鬧。」

那書生見沐少將軍訓斥沐纖離,還以為這沐少將軍是因沐纖離放走那行兇之人而斥責她呢!那幸災樂禍的表情還來不及露出來,便又聽到沐少將軍道:「發生這樣事情,自有巡防營和衙門的人處理。你們這麼柔弱,貿然出手萬一傷到了自己怎麼辦?」

柔弱?眾人腦海里又浮現出了,沐纖離把那大漢摔在地上的情景,在心裡喊道:「少將軍啊!你妹子可一點兒都不柔弱啊!」

柳之敬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是我魯莽了。」

還好沐景凌及時趕到了,不然那狄戎人真找阿離算賬跟她打起來,阿離怕不是那些人的對手。

沐景凌給了柳之敬一個以後注意的眼神,讓人把那上個書生抬去了醫館,然後帶著沐纖離同柳之敬結賬離開了寶泰樓。

二樓的雅間兒內,一個身穿華服的年輕男子,通過窗戶看著沐纖離離開的背影,勾著唇道:「沐家大小姐?東陵未來的太子妃?呵呵……有點兒意思。」

那華服男子身旁,坐著的紅衣女子,冷哼了一聲道:「有什麼意思?我覺得一點兒意思都沒有。」

沐哥哥竟然對哪個女子那般溫柔,真是氣死她了,沐哥哥是她的只能對她溫柔,就算那個女人是沐哥哥的妹妹也不行。 一秒記住【69書吧.】,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沐府的馬車在南宮門停下了,在柳心的摻扶下,沐纖離施施然下了馬車。她那高貴典雅的流雲裳,和頭上精美絕倫的白水晶頭面兒,讓她一下車便吸引了眾人的視線。

因為今日進宮的貴女,公子們都不少,所以這南宮門處十分的熱鬧人也很多。

「喲……那是誰家的小姐?生的好美?」一個王孫貴族家的公子,看著不遠處站著的白衣美人兒說道。

他身旁的公子,遠遠的瞧了一眼道:「她你都不認識了?沐家的大小姐沐纖離呀!」

「她這般裝扮,我一時還真沒認出來。沒想到大小姐穿白衣,氣質也能如此出塵,宛如九天玄女一樣。」這沐纖離今日的打扮,讓他差點認錯,還以為是沐纖雪呢!

「哼……什麼九天玄女,脫了這流雲裳,你且看她還是不是九天玄女。」一旁的貴女酸溜溜的說著。她模樣生的不好,參加這樣的宮宴少不得被人取笑。但是以往參加宮宴,這沐纖離都是最丑的,被取笑的也只有沐纖離而已。可是沐纖離穿了皇上賞的流雲裳作弊,最丑的不就成了她了嗎?想著以往沐纖離被眾人嘲諷取笑的情景,她就覺得心好塞啊!

沐纖雪踩著車夫的背下了馬車,見眾人都在盯著沐纖離心中十分嫉妒。她蓮步輕移走到幾個相熟的小姐公子身旁,與她們打著招呼寒暄,完全不理會站在一旁等她一同進宮的沐纖離。

「纖雪妹妹,你那姐姐今日打扮得可真是好看呢!硬生生的把你都給比了下去。」兵部尚書家的嫡出小姐,年僅十六,模樣生的明媚的宋知琴看著沐纖雪說道。

那日在寧安侯府的時候這沐纖離就讓人驚艷了一把,不曾想今日卻更勝當日,生生的把沐纖雪這個東陵第一美人兒都給壓了下去。穿著飛仙裙的沐纖雪,和光彩奪目的沐纖離比起來都變得黯淡無光了。

禮部尚書家的馬車停在二人身後,柳依依正要下馬車的時候,聽到宋知琴這麼說,便下了馬車道:「那流雲裳可是御賜的衣裳,誰人穿上不是光彩奪目。她那樣的人穿著,只會只會污染了這流雲裳。」柳依依看著沐纖離身上的流雲裳心中嫉妒的不行。

「依依她終歸是我姐姐,你再這樣說她,我便要生氣。」沐纖雪佯裝惱怒的看著柳依依。

柳依依拉著她的手道:「你呀!就是心地太好了,她明知道你喜歡白色還與你穿一樣顏色的衣裳,分明就是故意的,想要壓你一頭。」

「好了別說了……」沐纖雪說著朝後面的沐纖離看了一眼,示意柳依依她再這麼說下去,沐纖離該聽到了。

其實她並不是擔心沐纖離聽到,只是她自己聽不得旁人說,沐纖離把她比了下去,壓了她一頭之類的話。

雲婉儀扶著雲夫人的手,從她們身旁經過,聽聞她們的對話不由的嗤笑了一聲。真是好笑,沐纖雪喜歡穿白色的衣服,那旁人穿便穿不得了嗎?

雲夫人聽得她的笑聲,用略帶責備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女兒是從她肚子里爬出來的,她還能不知道這丫頭為何笑。

看著自家娘親略帶責備的眼神,雲婉儀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扶著她娘親繼續往宮內走,路過沐纖離身旁的時候便停了下來。

「你不進宮,在這兒傻站著幹什麼?」雲婉儀見她一直未動,便想她應該是在等沐纖雪。

聽聞自家女兒這般跟沐家的大小姐說話,雲夫人輕聲斥道:「你這丫頭,就不能好生說話嗎?」隨後有略帶歉意的看著沐纖離道:「這丫頭被寵壞了,說話沒規沒矩的,還請勿怪。」

沐纖離笑了笑道:「無妨,雲小姐性子直率我並未在意。」

這個雲夫人她是見過的,初穿到這具身體上時,跟著太后她們一起到偏僻宮殿的命婦中便有雲夫人。

聽她如此說話,雲夫人不免又多看了她一眼。那日在宮中的時候,她便覺得這沐大小姐有所不同了,今日一瞧當真是變了許多,與以前的沐家大小姐完全是判若兩人。

「怎麼著?你還在等你的妹妹一起進宮?我看你那妹妹現下沒空,你還是不要白等了。」

雲婉儀說完扭頭看了一眼,還在與柳依依她們深聊的沐纖雪一眼。

「我覺著也是,不如我同雲大小姐一起進宮如何?」要不是她爹爹說了,她們二人一同進宮要相互照應著,她才不會傻傻的等沐纖雪呢!

而且這沐纖雪明知道自己是在等她,卻與旁人聊得根本停不下來,分明是故意而為。既然沐纖雪都這樣了,她又何必在讓自己的腿腳受累呢!

「哼……」雲婉儀滿臉嫌棄,「誰要同你一起進宮。」

雲婉儀倒不是真心嫌棄沐纖離,只是覺得有些彆扭而已。她的本意就是不想讓沐纖離再傻傻的等沐纖雪,讓她與她們一起進宮的。可是聽沐纖離先提了,她自己又覺得彆扭了,隨口便說出那樣的話來了。

雲夫人扶額滿是歉意的對沐纖離道:「沐大小姐若是不嫌棄,便與我們一同進去吧!」

「雲夫人哪裡的話,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嫌棄。」沐纖離說著好笑的看了雲婉儀一眼,這姑娘的性格實在是彆扭得有些可愛。

沐纖離跟著雲夫人一起從南宮門入了皇宮,因為今日皇上壽誕,不少的小姐們有準備表演,便特地准許各家小姐們可帶貼身侍女入宮。所以柳心手裡抱著個大木盒子,也跟著一起進了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