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核彈中有白皇后留下的一道聲控程序,只要張碩下達引爆指令,那麼能夠在3秒鐘內爆發,而3秒鐘的時間,也足夠張碩傳送回到地球位面去了。

背著核彈再度出現在末日世界的張碩,看著原營地位置上的親衛軍都已經撤離,張碩自然也立即朝著海江市前進。

張碩背負的核彈,屬於保護傘公司特製型核彈,威力其實並不算最大,但摧毀一座中等城市已經是沒有問題了,就算是大型城市,只要攻擊的位置夠好,那麼被衝擊波摧毀掉還是可以的。

而現在張碩背負的核彈只有1米5高、寬半米,張碩背著已經有些限制了張碩的實力,不過因為強化過體質,張碩就算不用身體的力量進行攻擊,還能動用真氣、魔法以及血殺神劍的力量。

當張碩出現在諸多狼群面前的一刻,狼群紛紛做出了攻擊姿態,但沒有第一時間朝著張碩衝上來。

「真古怪呢。」張碩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些狼群,也是想不到它們居然沒有第一時間對自己發起攻擊。

以往遇上狼群的時候,不是張碩算計狼群就是狼群直接發動攻擊,現在居然只是不斷的對張碩進行警告而沒有攻擊,可見海江市內是真的有古怪了。

「血殺,今天讓我們殺個痛快。「張碩拔出了血殺神劍,而後腳尖一點沖了上去。

凌波微步在衝鋒上其實並不算多厲害,凌波微步的特點是在微妙的挪移上,能夠讓使用者更加節省體力。

張碩衝上去的一刻,那些狼群也沖了上來,不過最外圍的只不過是4級狼而已,實力其實並不算多強,張碩身形閃過的一刻,這些4級狼就被放倒了,都是中了張碩一劍后直接斬殺了靈魂。

張碩一路殺入狼群,身形不斷變化,凌波微步被張碩發揮到了極致,讓狼群的攻擊每每都是貼著張碩的身體攻擊落空,完全攻擊不到他的身上,讓張碩直接一路深入的殺戮進去。

狼群瘋了,張碩殺了不少狼,激起了狼族的凶性,同時張碩的深入,也讓狼群都被踩了尾巴,觸及到了逆鱗一般,瘋狂的朝著張碩圍堵過去。

就算是4級狼,體型都有小汽車那麼大,等級越高的狼,進化后獲得的體型也跟著成長,這也是進化生物的優勢所在,但同樣也是它們的弱點,它們沒有人類那般能力多樣化,只是自身獸類能力增強和體型增強帶來的力量增強而已。

張碩一路殺進去,從4級狼的區域殺到了5級狼區域,又從5級狼區域殺到了6級狼的區域,而被張碩甩開的那些低級狼,也都是瘋了一般圍堵衝擊過來,很多狼都沒有碰到張碩就被大量的狼群踩死,這種情況簡直就是已經全員陷入了癲瘋中。

張碩從6級狼區域移動,入目都是6級的狼,但這些狼依舊還不是張碩的對手,而不到多久,7級狼王就出現了,數量還不少,不過卻是沒有6級狼一樣成群結隊,明顯狼群進化到7級也是非常困難的。

而7級狼王一樣擋不住張碩的攻擊,以著張碩的實力,背負著核彈,一樣是長驅直入,不過速度上卻是慢了不少。

而當張碩殺入海江市最深處的時候,看到了一頭氣勢十足的狼,這頭狼雖然也只有7級狼王那般大,但他的氣勢非常強,全身毛髮雪白無比,和狼王有著本質上的不同,而這頭白狼的身邊,則是圍繞著10頭腦袋上帶著一撮雪白毛髮的8級狼皇,它們的氣勢都比7級狼王都要強,這讓張碩很快判斷出了它們的等級和身份。

「這頭狼是狼帝,它在進化?」張碩僅用一秒就發現了這個情況,同時也明白了狼群為什麼將整座城市都戒嚴了起來,而在自己殺進來后,狼群為什麼都瘋狂的攻擊自己。 狼帝,9級進化生物,這是張碩第一次見到的9級,而此刻的狼帝,明顯是在進化之中,那不斷增強的氣息迸發著極為不穩定的能量,讓張碩都能看得出狼帝正處在進化的邊緣上。

此刻保護著狼帝的諸多狼皇,其中就跑出了幾頭向著張碩發起了攻擊,同時張碩後方也不斷的衝擊著大量的狼群。

為了保護狼帝進化,整個狼族都瘋狂了,甚至可以說是不惜一切代價的保護狼帝,哪怕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這個就送給你們了。」張碩一把將背上背著的核彈解開,核彈同張碩脫離,馬上就被張碩啟動,而下一秒張碩就消失在了末日世界回到了地球位面。

諸多狼群一下子失去了目標,自然也是愣了一秒,而後發現核彈的存在,哪怕不知道核彈是什麼,但是核彈給它們的感覺是極度危險的,這種情況自然是不容許出現的,所以狼群都紛紛的衝上去攻擊核彈。

而這一會的功夫,就已經是兩秒后了,剩下的一秒鐘,當一頭狼皇的爪子剛剛觸碰到核彈的一刻,核彈就炸開了。

歡樂頌 轟!!!

巨大的爆炸衝擊而起,在海江市外已經退出很有距離的張寧,帶著親衛軍看著那衝天而起的爆炸,核彈的攻擊造成的景象,絕對是一場非常不錯的觀宴。

「這下狼族絕對是損失慘重了。」張寧看著那已經升騰到了天際的蘑菇雲喃喃道。

而回到了地球位面的張碩,已經讓白皇后給他進行了定時,等待核彈爆炸過後才回到末日世界去。

而趁著這段空閑的時間,張碩要麼在地球位面修鍊,要麼前往武俠世界檢查懸浮島的發展事宜。

隨著武俠世界里,懸浮島的傳說不斷的傳播出去,張氏世家的名頭自然是越來越響,甚至是引起了不少大勢力的注意。

每一個大勢力,都想擁有這麼一塊懸浮在半空中的島嶼做根基,這不僅僅是面子問題,還有底蘊的問題,同時也是證明自己實力和能力的問題。

張氏世家,在諸多大勢力眼中是神秘的,因為他們都查不到張氏世家的存在,只查到了張碩的存在,哪怕是張碩,查到的信息也都是非常少的,這也給不少大勢力一些忌憚。

不過大秦帝國皇室,反而是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首先大秦皇室對張碩的了解比其他大勢力多一些,因為張碩之前滅了天河郡劉家,讓大秦皇室對此不滿,但最後是各種利益交換,讓張碩和雲家得到了天河郡內劉家的利益,因此而付出了不少。

如果說張碩的實力夠強,強大到了讓大秦帝國都要忌憚三分的情況,張碩怎麼會捨得付出這麼多的代價平息大秦皇室的怒火?

所以大秦皇室覺得,張碩所在的張氏世家雖強,但並沒有強大到什麼地步,至少肯定是沒有武聖的存在的,頂多就是同那些一等郡府中的頂尖勢力一樣,擁有武道大宗師級別的老祖而已。

大秦皇室的這種猜測,讓他們已經準備對張碩動手了,懸浮島太招人眼紅,就是大秦皇室都沒有這樣的寶貝島嶼,其他人怎麼能在大秦帝國內擁有?

不過大秦皇室倒是沒有貿然出手,而是讓山閣宗先去試試張碩的實力,至少山閣宗是同張碩有一些仇恨的。

張碩在武俠世界待了一段時間,並未發現什麼異常后就離開了,張碩的勢力雖然已經在大秦帝國內悄悄的擴張了,但因為發展的時間較短,所以張碩的勢力還沒有辦法發揮出太大的作用,頂多是暗中多賺了一些錢財而已。

當張碩再度回到了末日世界的一刻,此時整座海江市都在被核輻射影響著,而城市中早已沒有了狼群,不是被炸死就是已經逃走了,根本不可能繼續待在這麼一座充滿核輻射的城市中。

「不知道那狼帝有沒有被炸死,在這麼近的距離被核彈衝擊了,就算它在進化,也應該沒法逃走才對吧。」張碩心中想道。

在穿著防輻射服下,張碩的身體有些臃腫,倒是讓張碩的動作不敢有太過劇烈,奔跑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兩個小時后,張碩這才跑出了海江市,來到了張寧等人撤退的方向,按照之前的計劃,張寧帶著隊伍將在這個位置和自己匯合。

「人呢?」

當張碩來到這裡的時候,張寧以及親衛軍卻是一個都沒有見到,讓張碩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想到這裡,張碩自然不遲疑,直接脫掉了防輻射服,全力施展凌波微步朝著張寧以及親衛軍可能在的位置跑去。

沒跑多久,張碩就看到了一片凌亂的戰場,有狼的屍體,有大量的血跡,也有一些人類留下的殘餘痕迹。

「遭到狼群襲擊了。」張碩臉色一震,馬上就猜測到了一些情況。

按照場地上留下的痕迹,張碩馬上追了過去,沒多久就發現了大量的狼群,雖然這些狼群比起之前海江市中的狼群少得太多了,但上萬還是有的,而其中還有一頭雪白的狼,雖然氣息很弱,只有8級狼皇的樣子,但是張碩感覺得到,它就是那頭進化的狼帝,而且看樣子是進化成功了,只不過被核彈攻擊而造成實力跌落到8級狼皇的程度。

但這種情況,並不代表已經進化成功的狼帝就變弱了,它身上的氣息讓張碩發現,它已經有脫離了凡俗的情況,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這種境界讓張碩感受到了一絲仙靈氣息。

「這是從凡獸進化到靈獸的程度了,9級之上,就是脫胎換骨成就仙靈嗎?那不是進入了修真的情況?」想到這裡,張碩馬上就做出了決定,直接拔出了血殺神劍殺了過去。

一頭實力跌落到8級狼皇的靈獸級雪狼,正是對它出手的一刻,如果等它恢復了實力,以著它那超越9級的靈獸級實力,凡級的實力豈是它的對手?

雪狼在張碩拔出血殺神劍的一刻,馬上就發現了張碩,狼嚎一聲就直接帶著大部隊殺了過來,相比起張碩,那些其他獵物都不重要了。 法國普羅旺斯,被譽為薰衣草的故鄉。

不記得在哪裡見過這麼一句話:『薰衣草的花語是:等待愛情。它被視為愛情的信物,代表著對忠貞愛情的守護。和心愛的人一起去普羅旺斯看薰衣草是每一個女孩子由來已久的夢想』。

一眼望去滿眼濃郁的紫色,輕輕微風吹過,一大片憂鬱魅惑的『紫色』隨風搖擺,一呼一吸整個人沐浴在薰衣草花香中,美得讓人窒息。

騰曳牽著醉離渦走進了普羅旺斯浪漫的薰衣草海洋,俏皮的濃郁紫色幾乎把兩人淹沒。

看到前方有戶外攝影甚至還設了室內攝影棚,兩人幾乎同時停住了腳步,好像他們一直沒有認真拍過雙人照,全是一溜的被偷拍,剛好這景這地,最天然完美的背景。

騰曳要的是抓拍,所以攝影師們都跟在不遠處,兩人還是自然地說著、走著。離渦隨著他走,微怔看著這片讓她無法移開視線的花海。

「給。」

她無意識接過那根紫色薰衣草。

「嗯?怎麼了,焉獃獃的?」騰曳低眸望著她,眸里含笑。

她眨下眼睛回過神,微笑抬頭看他:「好漂亮。」這片『薰衣草故鄉』真的好美。

「嗯對,好漂亮。」他低頭一瞬不瞬地凝望著她,無比認同。

她抿了下粉唇,「騰曳,我跟你說認真的。」他那眼神…擺明跟她說的不是一樣。

「我哪不認真了?是真的很漂亮啊。」他無辜了,漂亮到他這輩子都看不膩。

她被看得有點不自然,那異常專註的目光不知怎的讓她臉有點發燙,乾脆伸手轉開他的臉,不許看她。

「怎麼不讓看了?又不是看別的女人,我看自己女朋友都不行?」俊臉被推開又悠悠轉回來盯著她,聲音里調戲意味濃重。

這下連眼神都有點不自在了,她輕輕咬唇,若有似無哼了聲,撇開臉,那她轉開總行了吧?

拽妃,算你狠 乾淨漂亮的側顏豎著微微紅了的白嫩耳尖,愛得不行的他終於低低笑出聲,低頭輕啄了下她白皙小臉,從後面摟住她的腰扣在懷裡緊緊抱著。

她不知道雪白弔帶長裙的她身陷薰衣草花海隨風輕搖裙擺,淡雅靈動恍若雪白的小精靈,這樣的她真的很漂亮迷人,漂亮到他的心有點發顫,只想一直看、一直看。

昏嫁誤娶 離渦不自然地半垂眸,小臉白嫩透粉晶瑩剔透,手輕輕搭在他圈在她腰上的手。

這樣的時刻,浪漫又甜蜜,兩人靜靜地抱著享受難得的安逸,心,相近。

兩張漂亮出色的臉貼著臉,騰曳蹭了蹭她臉蛋,彷彿嘆息般:「真好。」很輕很輕。

嗯?她眨下眼睛愣了愣,這種好像從心底發出的感嘆怎麼…好像在哪聽過。

「騰曳,你是不是。跟我說過這句話?」她有點遲疑問道。

他聞言僵了僵,「沒有。」否認得又快又堅決。

感覺到他的僵硬,她懷疑地回頭看他,「真的沒有嗎?可是我真的好像聽過,是你的聲音我應該沒記錯。」雖然好像有點模糊,不敢百分百保證。

「我說沒有就沒有,你是不是聽哪個野男人說過然後套我頭上?醉離渦你敢給我想野男人?」圈著她的手用力收緊以示懲罰,用下巴抵著她頭頂躲開她的視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神色僵硬,俊臉上有可疑微紅。

嘖,見他這樣她更肯定了,「你確定你還要不承認嗎騰曳?」

背後的男人彷彿做錯事不敢承認的孩子一樣不吭聲了,抱著她的手臂都僵硬了。

「這樣的話那可能真的是哪個野男人說的,我最討厭這種想不起來發生過的事情,所以我決定今晚一個一個給通信錄里的男性朋友打電話問問。」

頓了頓,她仰頭看他,「你說好不好?」

…。還他說好不好,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打什麼打,你竟然還存著別的男人的電話,醉離渦你想死是不是,還當真有野男人了?那句話就是我說的怎樣,你敢給我打試試。」他氣急敗壞大手死死掐著她腰側,居高臨下咬牙切齒瞪她。

她嘴角微笑,清眸默默看他,「你老實說,是不是。我回國那天的第一個電話里說的?」

也就那個電話後半截她睡著了沒印象,其他的她清楚記得沒有。這樣來自心底深處的感嘆讓人莫名有些心神顫抖,好像他等了好久好久終於等到的嘆息。

「是又怎麼樣你不是睡著了怎麼還聽到?你偷聽?」被拆穿后硬著頭皮沒好氣說道。

離渦:「…。」他打電話給她,她聽到他說的話這叫偷聽?

「你那時候不是還沒喜歡我?真好什麼。」她似笑非笑看他。

他受冤枉般大聲反駁道:「誰說沒有,我喜歡了,可我從來沒喜歡過人,鬼知道那就是喜歡。」

聽了,她眼裡有輕軟的笑意,「那你後來怎麼知道這就是喜歡了?」突如其來的表白讓她也有點無措,同時也是他表白的那天才讓她正視起自己心底的想法。

「因為我那多事卻又不多事的媽。」反正都被拆穿了,俊臉沒好氣又貼回人兒的臉,享受那柔軟細膩的觸感。

連兒子的戀愛都插手這不是多事?可讓他認清醉離渦的重要以致現在兩人在一起卻又完全不多事。

「原來那時騰媽媽就是跟你說這些,我說怎麼忽然就咬我了。」清冷嗓音有點悠悠控訴。

他氣惱:「你這什麼意思?說我遲鈍?明明男人在感情方面都遲鈍又不止我一個。初中的時候薛未宇喜歡班花卻偏偏喜歡欺負人家,最後把人家氣轉學了,他才來找我們哭,所以男人都這樣。」不能光冤枉他一個,所以倒兄弟台什麼的從不手軟。

「你遲鈍你還自豪得理所當然了?」 一車柚子 她好笑問道,其實,她好像也有點遲鈍,不是他她沒有去正視自己的感情。

騰曳咬咬牙,哼了一聲氣不過轉臉就在白嫩臉頰上咬一口,泄憤!

離渦嘴角抿笑,原來那時她恍若間是真的聽到了他的感嘆,不是夢裡。

她心頭湧上一陣心動又心軟,當一個男人因為兩人經歷過的時光而對你說一句:『真好』還是等你睡著后偷偷說的,並沒有博取些什麼,更顯得這句話的真摯、更讓人心動。

或許沒有女人會不觸動吧?她細長濃密的睫毛顫了顫。

兩人十指緊扣漫步悠閑地穿梭在『紫色』中,你一句我一句小爭小吵,悠閑浪漫走走停停。

攝影師一路跟著,最後出來的照片不知是兩人超高顏值還是攝影技術又或者景色的美不勝收,兩人很出乎意料的滿意。

照片簡直讓騰曳愛不釋手,不止自己設了屏保還霸道抓過離渦手機也設成一樣的屏保,美曰其名:情侶裝照片。

紫色薰衣草浪漫花海,白色休閑裝的帥氣男人從背後霸道圈住白色裙子的女孩,臉貼著臉,男人笑容迷人不知說了些什麼逗得女孩粉了臉頰,笑得柔軟又美好…

------題外話------

希望我的寶貝們都能和自己的親親男票或女票去一趟浪漫的普羅旺斯~

魅惑紫色的世界、濃濃的薰衣草香,甜甜蜜蜜到白頭^ 「喲,居然都朝我殺過來了,這麼記仇啊。」張碩看到雪狼帶著眾多狼族殺過來的一刻,自然也是猜到了對方的想法。

雪狼被自己坑慘了,就算是成功的完成了進化,但是因為受傷嚴重的情況,讓它的實力反而跌到了8級狼皇的實力。

如果不是雪狼的血脈已經蛻凡入靈,擁有了靈獸的血脈,恐怕它都很難指揮得動這些狼群。

張碩手提血殺神劍,施展聖靈劍法殺了過去,一路上衝殺上來的狼群,紛紛倒在了張碩的劍下,根本就擋不住張碩的一劍。

雪狼估計也是發現了情況,圍攻對張碩完全沒有一點用,狼群雖然數量很大,但也就剩下上萬隻,幾乎全部都在之前的核彈中死亡了,剩下的這些還都是在海江市外圍才逃出來的。

可沒有8級狼皇的情況下,這些狼群中連7級都寥寥無幾,這麼全部衝上去,張碩也不是站著不動的,不多時就已經留下了無數的狼屍。

而狼群顯然沒有害怕一樣的情況,不斷的對著張碩發起衝擊,這是另一頭也響起了衝鋒的聲音,張寧已經帶著親衛軍殺了上來。

被狼群圍攻,張寧自然是憋屈得不行的,如果不是狼群中有雪狼的話,張寧早就帶著眾人將狼群殺滅了。

雪狼的實力雖然只是8級狼皇級別,但因為體內有靈獸血脈,比起普通的8級都要強,這讓實力只有7級,能夠斬殺普通8級進化生物的張寧都殺不掉它。

而蔡文姬的干擾,在雪狼面前也不奏效,也不知道是雪狼蛻凡后,血脈的影響讓它對這種干擾有不小的免疫,而在這種情況下,雪狼牽制了張寧,同時還有餘力指揮狼群,將她們趕得只能是躲在了一處險要地方進行防守。

雖然張寧帶著的親衛軍只有800人左右,但是一路上殺死的狼群不少,至少有數千死在了親衛軍手中,要不然張碩這會見到的不是上萬頭狼群了,而是近兩萬頭了。

「我的幫手來了。」張碩對著雪狼說道,同時將雪狼壓制了下來,同時將莽牯朱蛤以及冰蠶召喚了出來戰鬥。

雪狼也是恢復了一些理智,雖然被張碩破壞進化而讓它實力大跌,但至少腦子還沒有壞掉,之前是被憤怒迷失了理智,但在死亡威脅下,它還是知進退的。

但很可惜,雪狼想要逃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張寧已經將狼群分割開來,讓雪狼沒了幫手,同時張寧也對著張碩喊道:「少爺,雪狼它會冰系力量。」

張寧正是這樣在雪狼的手下吃虧的,進化生物都是不會什麼特殊能力的,完全就是本身實力增強而已,比起人類異能的千奇百怪來說,進化生物的進化就是簡單粗暴。

但蛻凡了的雪狼就已經不是凡獸了,而是一頭靈獸,覺醒了體內的冰雪靈狼血脈,具備了冰雪的能力,自然已經同凡獸區分開了。

張寧的話剛剛說完,張碩都還沒有反應上來,冰雪靈狼就已經張嘴吐出了一股冰霜之氣朝著張碩席捲了過來。

冰霜之氣寒冰測骨,一噴出馬上就將觸碰到的一切都凍結了起來,就是張碩都感受到了危機。

不過張碩手中的血殺神劍反而更加興奮了,直接釋放出了一道道劍芒,直接將噴射過來的冰霜之氣吸收了進去。

血殺神劍中的劍靈可以說進化到了一個非常高的程度,雖然還沒到完全和人一樣的靈智,但卻比雪飲刀、絕世好劍那種本能器靈都要高多了。

這種吞噬力量的能力,可以說是血殺神劍在進化到一定程度后覺醒的,之前血殺神劍就能夠吞噬殺戮之氣,而融合了黑寒、白露和冰魄后,寒氣也是血殺神劍吞噬的能量之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