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武凌天也沒有故意去聽兩女的悄悄話,只是見到劉芸說了一番話后,蘇舒用幽怨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蘇舒望著他,道:「我可以不去,不過你得將小金留下保護我們。」

「師姐不說我也會把小金留下保護你們的。」武凌天對小金吩咐道:「小金,保護好她們,若是她們出了任何意外,我拿你是問。」

「是主人。」小金應道。

武凌天只身前往。

。。。。。。。

神龍教,羽化仙宗,絕刀門,洞玄仙宗等四大仙道大宗布下了陷阱,就等武凌天入網。

「此次我們引來了一隻吞天獸,必將他滅殺與此。」神龍教教主應順天陰沉道。

對於武凌天,應順天是恨之入骨,因為武凌天殺死了他的弟子巫行雲,而巫行雲是他神龍教的未來,他付出了諸多心血在巫行雲身上,將他培養成蒼天界年輕一代最強的人,可沒想到卻是被武凌天給殺了,所有心血付諸東流。

羽化仙宗宗主飛羽仙尊道:「此子乃是少年至尊,少年至尊舉世無敵,非人力可力敵,吞天獸雖是凶獸,實力更是堪比真仙,可想要殺死一個少年至尊還有些難度,不過我有一角聖陣,可保萬無一失。」

「一角聖陣。」應順天與絕刀門的刀尊,洞玄仙宗的青雲仙尊皆是露出驚色,聖陣,那可是出自聖人的陣法,威能逆天,哪怕只是一角,那威能也絕非凡人能抵擋的。

三人對飛羽仙尊有了一絲忌憚,必定一角聖陣足以鎮壓一切。

一角聖陣是飛羽仙尊在蒼天神殿中所得,他之所以暴露聖陣,並不只是為了殺死武凌天,更多的還是為了震懾應順天,刀尊以及青雲仙尊,有了一角聖陣,飛羽仙尊相信他羽化仙宗能夠取代補天仙宗的地位,成為蒼天界最強大的宗門。

這些人將陷阱布置在無盡虛空之中,一隻恐怖的星空巨獸正被一股力量吸引,朝著陷阱而來。

武凌天來到了無盡虛空,這裡的虛空沒有星辰,只有恐怖的空間亂流,這些空間亂流卻是傷不到他分毫。

武凌天化身百丈巨人,一步數千里,漫步在無盡虛空中,無盡虛空極為危險,生存著諸多恐怖的巨獸,吞天獸就是其中最厲害的凶獸之一。

「他來了。」飛羽仙尊等人發現了武凌天,臉上皆是露出了笑意。

飛羽仙尊祭出了一角聖陣,聖陣一出,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力量,不過很快就隱匿在了虛空之中,彷彿與虛空融為一體一般。

武凌天心中突然心血來潮,以他如今的修為,對未知的危險都有一定的感知,心血來潮,必將有危險將臨。

「竟然能夠讓我感受到危險的氣息,看來這個陷阱非比尋常。」武凌天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動用周天星辰大法開始推演,隨之冷笑道:「吞天獸,你們以為僅憑一隻吞天獸就能夠殺死我嗎?真是異想天開。」

不久后,武凌天出現在飛羽仙尊等人視線當中。

https://tw.95zongcai.com/zc/53155/ 飛羽仙尊等人似乎根本就沒有打算與武凌天正面對敵,選擇了退走,以他們的修為,並不懼怕武凌天,可他們卻是不想為了對付武凌天而受傷,畢竟蒼天界大能如雲,一但受傷,想要奪取更多的資源,那可就沒他們的份了。

土靈珠懸浮在虛空之中,武凌天知道他們就是用土靈珠吸引吞天獸前來對付他。

果不其然,一隻萬丈大的吞天獸朝著他突襲而來,武凌天那百丈身軀在吞天獸面前就顯得有些渺小了。

武凌天將土靈珠收入了囊中,吞天獸發狂似的朝他衝撞而來。

掌中乾坤。

武凌天再次施展這一門絕世武技,遮天大手撐開,將吞天獸困住,不過武凌天還是小看了吞天獸的恐怖,吞天獸是一種星空巨獸,常年遊離在虛空亂流之中,掌中乾坤蘊含的空間之力對於吞天獸而已,如若無物,直接被破開。

恐怖的力量朝武凌天衝擊而來,武凌天眉頭緊皺,施展扶搖訣連連後退,一步數千里,可吞天獸天生擁有穿梭虛空之能,武凌天這點速度和它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吞天獸那堪比一塊小型大陸的龐大身軀朝著武凌天撞擊而來。

不滅神拳。

找個好漢做情人 武凌天一拳轟出,數千龍巨力轟擊在吞天獸上,可吞天獸的肉身之恐怖讓武凌天極為震撼,他打出的數千龍之力竟然無法傷到吞天獸分毫。

轟!

武凌天被吞吐獸撞擊,先天罡氣瞬息破碎,直接撞到他身軀上,他感覺整個肉身如同瓷器一般裂開了無數裂紋,金剛不壞體自圓滿以來第一次遭受重創。

不過他的肉身已經達到混元一體的境界,沒有一點血流出,身上的裂紋迅速恢復。

「好傢夥。」武凌天眼中爆發出一股精芒,吞天獸絕對是他所遇到的最強大的對手,即便是那些仙尊大能在它面前也顯得極為羸弱,不堪一擊。

踏天八步。

一步踏出,八種天地真意分佈八方形成一張八卦圖,攜帶踏破天地之威勢朝著吞天獸一腳踏去。

轟隆一聲!

這一腳攜帶八千龍恐怖巨力踏在吞天獸身上,吞天獸橫衝直撞,力量不下於萬龍,化解了武凌天的力量不說,那將武凌天給撞飛了出去,撞塌了不知多少隕石,飛出了萬里之遙。

飛羽仙尊,應順天等人在暗中觀察,見到吞天獸的恐怖,他們也是不由心驚。

強如武凌天在吞天獸面前都宛如小孩一般,根本就不是吞天獸的對手。

飛羽仙尊笑道:「看來用不到我那一角聖陣,此子就要被吞吐獸殺死了。」

「我還以為少年至尊真如古籍中記載那般有逆天戰力,連區區吞天獸都對付不了,看來是我高看他了。」應順天對武凌天極盡嘲諷。

刀尊道:「他可不是太弱,而是吞天獸太強了,此子修為不過蛻凡四重天巔峰境界,卻是可以殺死仙尊大能,這戰力已經十分逆天了,若是讓他成長起來,必定世間無敵,而此子在那個外界宗門中必定是舉足輕重的存在,若是我們能夠抓到他,必然能夠得到離開蒼天界的辦法。」

青雲仙尊冷笑道:「刀尊,你想得太過簡單了,我抓了幾個外來者,從他們口中逼問得知他們是可以離開,可那也只是限於他們,而我們是蒼天界本土修士,受到蒼天界限制,想要離開,根本就是異想天開,除非以絕對的力量破開蒼天界,不然我們都將永世困在蒼天界中。」

青雲仙尊的話雖然犀利,可卻也是事實,刀尊沒有去反駁,只是很無奈。

總裁只歡不愛 應順天道:「補天仙宗不是想要獻祭這些外來者,獲得他們的氣運來破開蒼天界嗎?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聯起手來抓住這些外來者,將他們獻祭,奪取他們的氣運,我們幾大宗門在聯合起來,氣運必然超越補天仙宗,到時或許有幾分機會破開蒼天界。」

聞言,飛羽仙尊,刀尊,青雲仙尊三人對視一眼,認為應順天此計可行,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他們也不會輕易放棄,畢竟他們都已經達到了蒼天界的巔峰,雖然現在可以修鍊成仙,可終究還是被困在蒼天界這個牢籠之中,若是能夠破開蒼天界這個牢籠,即便是毀了蒼天界他們也會在所不惜。

武凌天遭受著吞天獸的狠虐,他的任何攻擊都傷不到吞天獸分毫,而吞天獸的力量恐怖至極,能夠穿梭虛空,速度更是遠超於他,幾次被撞上都險些將他撞得粉碎。

「我就不信破不開你的防禦。」武凌天一咬牙,動用了殺招,一劍隔世,肉身與體內的五行劍氣融為一個,化為一把百丈大小的五彩神劍,斬破虛空,朝吞天獸斬去。

留意花叢 一劍破蒼穹。

誰知吞天獸竟然張口將五彩神劍給吞了下去,五彩神劍消失在虛空中,吞天獸穿梭虛空離開。

飛羽仙尊等人見到武凌天被吞天獸吞食,臉上皆露出了笑意,凡是被吞天獸吞食之物,沒有能夠活著出來的,在他們眼裡,武凌天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飛羽仙尊將那一角聖陣收了起來,四人隨之離開。 吞天獸腹內,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虛空,有巨大的隕石,有空間亂流,還有可怕的黑洞,其中更是沒有一絲靈氣,若是人族修士被吞入腹中,即便不被空間亂流殺死,不被黑洞吞噬而死,也會因缺乏靈氣補充而耗盡靈力而死。

武凌天在吞天獸腹內遊盪,吞天獸腹內空間恐怕不下萬里方圓,他想要出去極為困難。

「丹聖,丹聖。」武凌天想到了丹聖,用意念溝通他,丹聖是活了無盡歲月的老怪物,或許就知道如何對付吞天獸。

自從武凌天進入蒼天界后,丹聖被動陷入了沉睡中。

或許是因為這裡是蒼天神殿,沒有蒼天界世界意志的壓制,丹聖被武凌天喚醒了,「主人。」

見丹聖蘇醒,武凌天大喜,「丹聖,我如今被困吞天獸腹中,你可有辦法讓我出去。」

吞天獸,丹聖有些吃驚,吞天獸那可是星空巨獸,星空中的霸主,幼年的吞天獸就足以讓真仙退避三舍,成年吞天獸更是連聖人見了也要避其鋒芒。

「主人,你難道進入了星空之中不成,吞天獸極為恐怖,不知你遇到的吞天獸是幼年還是成年的。」

「我遇到的吞天獸有萬丈身軀,不過實力還不足以殺死我,應該是幼年吞天獸。」

聞言,丹聖鬆了口氣,「幼年吞天獸還好,若是成年吞天獸,我也沒有法子。」

聽到丹聖這麼說,武凌天知道他肯定是有辦法了,道:「丹聖,快說,如何才能出去。」

武凌天從來都沒過要殺死吞天獸,因為這根本就不現實,吞天的腹部如同虛空一般,任何攻擊對它都是無效的,更不要說殺死它了,除非是在外面以絕對的實力鎮殺它。

丹聖道:「吞天獸喜歡吞噬,凡是吞入它腹中的就沒有吐出去的,不過吞天獸不喜音波,若是能夠以強大音波刺激它,它就會變得暴躁起來,吞入的東西就很有可能吐出去,你就可趁機離開。」

「音波。」武凌天不由想到了他修鍊的一種龍族聖術天龍八音,不過他體內的祖龍血脈已經沒有了,即便施展天龍八音,威力也大打折扣,不足以對付吞天獸。

不過他卻是有另外一種音波武技,獅吼功。

獅吼功還算不上絕世武技,威力太過薄弱。

武凌天選擇參悟天龍八音,以天龍八音為基,完善獅吼功,增強獅吼功的威力。

還好,天道真輪吞噬了諸多天道法則,孕育出的數百真意中就有音波真意。

武凌天的先天之魂與天道真輪融為一體,天道真輪中孕育出淡淡天地真意他是信手拈來。

時間過去了半月。

吼!

一聲驚天獅吼聲席捲而出,所過之處,那些隕石化作齏粉,空間亂流也被音波產生的震蕩之力泯滅。

武凌天睜開雙眼,他用了數日的時間將獅吼功推演到九重境界,威能達到絕世武技級別,又用了十日的時間將獅吼功修鍊到六重境界,殺傷力驚人,關鍵武凌天在音波中參雜了自己的無上意志,可對人的靈魂造成巨大的傷害,十分適合用於群攻。

「此武技有震天之威,可震懾天道,當叫獅吼天功。」武凌天將獅吼功改為獅吼天功,雖然一字之差,可蘊含的威能以及蘊含的蘊意卻是不同。

武凌天站在一塊巨大的隕石上,施展獅吼天功,並加持了圓滿境界的音波真意,獅吼出,天地震。

吞天獸受到強大音波的衝擊,變得暴躁起來,無數隕石,行星被它龐大的身軀撞得粉碎。

武凌天不斷施展獅吼天功,在吞天獸腹內攪動風雲,盡情的破壞,吞天獸無法忍受,張開了巨口,彷彿在嘔吐一般,吐出了大量的隕石,還有一股恐怖的空間亂流。

武凌天知道機會來了,站在一塊巨大的隕石上,隨同空間亂流一同被吞出。

一離開,武凌天連忙遁走,他可是不敢在面對吞天獸了。

飛羽仙尊卻是不知武凌天非但沒死,還逃了出來,不然他定會後悔沒有用那一角聖陣將吞天獸與武凌天一同誅殺掉。

武凌天開始擔心無暇宗的同門,蒼天界的人設下陷阱殺他,他死亡的消息必然傳了出去,蒼天界的修士沒有了顧忌,定會不顧一切的誅殺他們這些外來者。

不久后,武凌天體內的火靈珠和土靈珠生出了反應,紅色和黃色光芒中夾雜著一絲綠色,可見是木靈珠。

武凌天心中冷笑,「五行靈珠,你們一顆也別想得到。」

一片古老的禁區中,一個白衣女子闖入了禁區之中。

白衣女子正是補天仙宗的聖女風雪衣。

雲千鶴逃離補天仙宗時帶著了大批真傳弟子,風雪衣是聖女,是補天仙宗的未來,雲千鶴自然不會丟下她,將她帶離了補天仙宗。

風雪衣不愧是天生聖人,氣運滔天,進入蒼天神殿,得到了一位聖人傳承不說,還得到了大量的寶物,修為提升極快,達到了入聖三重天領域初期境界,戰力更是能與入聖四重天造物境的大能抗衡。

這片禁區是整個蒼天神殿最大的寶藏,蘊含著一位神的傳承,不僅僅是風雪衣,許多的天驕,大能都進入了禁區之中。

武凌天憑藉火靈珠和土靈珠的感應來到了禁區,可卻發現不僅僅是發現了木靈珠,還有水靈珠和金靈珠。

「蘇舒師姐難道在裡面。」武凌天望向了禁區,見有許多修士都朝著這個方向而來,暗道,「難道這裡面有什麼厲害的傳承不成,怎麼會吸引這麼多的修士前來。」

武凌天不想暴露身份,準備殺蒼天界的修士一個措手不及,他變化了容貌,進入了禁區。

「這裡面真的有神的傳承,不會是謠言吧!」

「怎麼可能是假的,許多大能可都是先我們一步進入了裡面,我們若是再遲一步,恐怕連渣都不剩了。」

武凌天聽到幾個修士的交談,他沒想到這個禁區中竟然有一位神的傳承,不論真假,都不容錯過。

禁區中凶獸,妖獸,荒獸極多,仙靈之氣比外面更加濃郁,給人一種回到上古時期的錯覺。

「神國。」

突然,武凌天耳邊傳來丹聖詫異的聲音。

「丹聖,什麼神國?」武凌天問道。

「聖人領悟規則之力,而真神則是領悟本源之力,本源可衍生萬物,神國就是真神的本源演化而成的一方世界,亦被稱為本源世界,這裡到底是何地?怎麼會有真神的傳承,太不可思議了。」

「這裡是蒼天界中的一座神殿,蒼天神殿。」

「什麼?蒼天神殿。」

丹聖極為震驚,顯然是對蒼天神殿有所認識。

武凌天好奇道:「丹聖,你知道蒼天神殿。」

「蒼天神殿乃是無暇聖地的傳承聖殿,是無暇聖地最後一位蒼天聖主所留,而這位蒼天聖主修為蓋世,是一位神尊境界的逆天存在,自從無暇聖地破滅后,許多大勢力都在尋找蒼天神殿的下落,卻是沒有一絲蹤跡,沒想到竟然會在蒼天界中。」

聞言,武凌天有些吃驚了,一位神尊的傳承,雖然不及大帝傳承,可也絕對逆天了,畢竟神尊距離大帝境界也不過一步之遙。

「既然是無暇聖地最後一位聖主的傳承,那定然會有蒼生經或者補天經,我必須得到,擋我者死。」

武凌天霸道絕倫,企圖霸佔蒼天經和補天經。

地面震蕩不堪,宛如地震一般。

武凌天一眼望去,就見到一群如同小山一般的荒獸,荒古魔牛朝著他這個方向奔襲而來,彷彿是被人驅趕一般。

武凌天眉頭一皺,荒古魔牛力量恐怖,這一群荒古魔牛即便是入聖一重天的大能遇到也要退避三舍,誰這麼無聊去驅趕它們。

眉心裂開,天罰之眼展露出來,見到了千里之外的景象,只見有一男一女在戰鬥。

「奎罡,風雪衣。」

武凌天正好認識兩人,一個是帝一手下十二神將之一奎罡和補天仙宗的聖女風雪衣,他沒想到這兩人會碰到一起,還大戰了起來。

奎罡擁有天罡仙體,是一位絕世天驕,肉身力量極為強大,也不知他得到了什麼奇遇,修為竟然達到了入聖三重天初期境界,戰力極為可怕。

不過風雪衣比奎罡明顯要強大,風雪衣是天生聖人,擁有冰魄聖體,戰力遠超奎罡。

「有趣。」武凌天一步踏出,隱匿在暗中,觀察兩人大戰,等到兩人兩敗俱傷,他再出手也不遲。

奎罡處於下風,風雪衣攻伐猛烈,不給奎罡任何反擊的機會,壓著他打,奎罡憋屈至極,被一個娘們壓著他,讓他感受到了恥辱。

「風雪衣,盟主說過,要你做他的女人,你是逃不掉的,只能臣服盟主。」

「帝一,他也配,若是他能夠將少年至尊殺了,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二,不然,他想要我臣服,痴心妄想,今日就斬了你,來日再誅殺他。」

風雪衣極為冷漠,絲毫不將帝一放在眼裡,攻伐之力更加兇猛,奎罡壓力大增。

聽風雪衣這般狂妄,奎罡冷笑連連,「風雪衣,你雖然是聖體,天生聖人之資,可盟主擁有神體,是至尊天驕,武凌天那小二若是遇到盟主,盟主指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夠碾死他,至於你,也是難逃盟主的掌心,你只能乖乖成為盟主的女人,沒有第二條路。」

風雪衣眼中露出一抹殺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