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湖泊處傳來激烈的搏鬥聲,雲飛揚心有餘悸道:「是金翅大鵬和六翼黑魔蛇,這兩個是死敵,九品龍皇參就在那個山腳下。」

冷沐風三人看著遠處打得遮天蔽日,都有些呆了,竟然有兩隻九級妖獸在守護九品龍皇參,看來偷也是不行了。

火靈兒這時候如何肯放棄,說道:「不如我們等它們打得兩敗俱傷時,再去將九品龍皇參搶來。」

雲飛揚搖搖頭:「它們兩個應該鬥了無數年了,都在覬覦九品龍皇參,不會給我們機會的。」

「是啊,他們都有了神識,不像八級妖獸那般容易中計。」冷沐風說道。

「那怎麼辦,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等著那兩隻妖獸吞噬掉九品龍皇參不成。」火靈兒急了,千辛萬苦找到九品龍皇參,哪知竟是這樣一個結果。

師徒四人沉默下來,一時間誰也沒了辦法,突然冷沐風問道:「師父,您能藏在湖泊附近能被發現嗎?」

雲飛揚不知他打什麼主意,搖了搖頭:「不會。」

冷沐風說道:「那你將我們送出去,然後帶著穿山甲再返回來,就藏在湖泊附近,我們去引幾名武皇過來,到時您趁亂偷了九品龍皇參。」

火靈兒眼睛一亮,雲飛揚問冷沐風道:「你有把握引來武皇嗎,當心再被他們捉了去。」

「是啊老大。」圖魯以為冷沐風要用自己的身份冒險,勸阻道:「這樣太危險了,我們可以想別的辦法。」

冷沐風說道:「火靈兒用極品血蓮誘惑力太小,我們乾脆放出消息,就說在這裡發現了神器,我不相信那些閉關修鍊的武皇和武神不動心。」

「神器?」火靈兒驚喜道:「古武大陸一共才七件神器,大周帝國三件,蒼龍帝國和神機帝國都是兩件,若在這裡發現一件,一定能將他們都引來。」

「不,不是一件,是兩件。」冷沐風說道:「一件是屠龍劍,一件是飛天刀。」

圖魯不放心道:「如果他們不相信怎麼辦,難道讓師父一直藏在這裡?」

冷沐風看向雲飛揚:「師父有多大把握?藏在兩個九級妖獸眼皮子底下滋味可不好受。」

雲飛揚信心滿滿道:「十成!」

「那就好。」冷沐風招手將三人召集過來,如此這般說了一番。雲飛揚、圖魯、火靈兒越聽眼睛睜得越大,不時連連點頭。

一個月後,雲飛揚將冷沐風三人送到五級妖獸的領地,然後帶著穿山甲又返了回去。

冷沐風三人則往虎陽堡方向趕去,只是剛剛出了五級妖獸的領地,便聽見不遠處傳來打鬥的聲音。

「走,過去看看。」

三人悄悄趕了過去,只見八名男子和一個年輕女人,正圍著一個年輕人狠下殺手。那年輕人渾身是血,雙眼赤紅,已快支持不住。

八名男子年紀都不大,其中一個人身穿白袍,手持一柄長劍,招招致命。另外七人身穿青衣,各持法寶瘋狂的向那年輕人圍攻。

那名女子二十不到,卻生得豐滿標準,前凸后翹,此時一雙俏眼滿是戲謔,下手卻毫不容情,一把長劍疾刺,全是攻向那年輕人的要害。

冷沐風看了片刻,大喝一聲:「住手!」騰空飛來,赤炎劍在半空中劈出一道閃電,將急欲奪那年輕人性命的白袍年輕人逼退。

與此同時,圖魯也飛到戰場上空,八寶措金刀全力劈下,數十道刀影閃著金光砍向那七名年輕人,逼得他們暫時後退。

火靈兒趁機將受傷的年輕人拉到身後,炙陽劍猛刺,逼退追來的那名女子。

「你們是什麼人,敢管我的事?」白袍年輕人見三人修為不凡,喝問道。

「你們又是什麼人,為何管不得?」冷沐風滿眼戲虐道。

「我們是三山郡宋家,這人調戲我的未婚妻,難道不該殺嗎?」

「是嗎?」冷沐風驚訝的看了一眼被救下的那個年輕人,獃頭獃腦的,此時聞言被氣得一口鮮血噴出老遠。

「血口噴人,咳,三位不要聽他們胡說,這劉平兒原是我的未婚妻。」

冷沐風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沒想到打抱不平,竟還引出這等事來。 不得不說女人天生就有喜歡八卦的基因,火靈兒聞言,竟有些興奮起來:「慢慢說,有我們在,絕不會讓他們殺害你。」

白袍年輕人見狀,長劍一揮,一道青光打向年輕人的咽喉:「一派胡言!」

冷沐風早有防備,赤炎劍疾刺,將那道青光打散:「怎麼,要殺人滅口?」

「就憑你們三人,即便將他救走,也要遭受我宋家的追殺,識相的趕快離開這裡,少爺我既往不咎。」

冷沐風自從來到古武大陸,就是一直被人追殺,此時聞言不禁有些動怒:「你他奶奶的,一個小家族也動不動就追殺老子,老子是地鼠啊。」

說著,赤炎劍上猛然打出一道閃電,劈向那年輕人的腦袋,那人怎麼也沒想到,冷沐風竟在人少的情況還敢先出手,著急之下揮劍便擋。

「咔嚓」一聲,白袍公子舉著長劍被劈個正著,腦袋冒煙,小白臉變得黢黑,頭髮根根立起。

還未等那幾人反應過來,冷沐風身影一晃已來到他身前,「砰!」的一拳將他打倒在地,赤炎劍輕輕放在他的脖子上:「誰在動一下,老子要他的命。」

七名年輕人和劉平兒臉色大變,齊齊喝道:「住手!」

「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宋家大少爺宋啟雄,你若殺了他,宋家絕不會放過你。」劉平兒厲喝道。

「咔嚓」一聲,冷沐風一腳踢在了宋啟雄的腰椎上,似乎被踢斷,宋啟雄疼得嗷嗷直叫,眼淚都流了出來。

「你再多說一句,我就再補他一腳,來試試。」冷沐風看著劉平兒道。

劉平兒頓時俏臉慘白,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獃子,你說。」冷沐風一指那被救下的年輕人。

原來這受傷的年輕人叫柳飛絮,是三山郡柳家的嫡長子,柳家原是三山郡大族,周聖元反叛時曾拉攏他們,柳家心念古武帝國之恩,沒有派人相助。

周聖元立國后,便開始打壓柳家,原本三山郡的大族很快變成一個三流的小家族,很多產業都被投靠了周聖元的宋家霸佔。

劉平兒與柳飛絮早有婚約,此時見柳家敗落,竟與宋家的大公子宋啟雄勾搭上,被柳飛絮發現后,一紙休書給趕出柳家。

未婚就被婆家休掉,在古武大陸將會名聲掃地,劉平兒苦苦哀求,柳飛絮一時心軟,念在往日的情分了原諒了她。

不料這劉平兒蛇蠍心腸,表面上不再與宋啟雄來往,暗中卻在密謀要致柳飛絮於死地。妖獸森林發現極品紅蓮的消息傳來,兩人感覺機會來了,劉平兒邀柳飛絮一同前往,宋啟雄暗中帶人尾隨。

兩人商議由宋啟雄帶人預先在五級妖獸領地設伏,劉平兒負責將柳飛絮引進來,殺掉之後,就宣布柳飛絮喪命妖獸口中,劉平兒再解除與柳家的婚約,名正言順的嫁入宋家。

本來一切計劃的天衣無縫,怎料柳飛絮雖然心軟,人卻不傻,外表雖然獃頭獃腦的,心思卻極其縝密,很快就察覺到劉平兒的異常。

眼看計劃要敗露,劉平兒不顧一切發出暗號,與宋啟雄正面截殺柳飛絮。

聽到這裡,火靈兒、冷沐風、圖魯三人面面相覷,怎麼也沒想到劉平兒與宋啟雄竟如此歹毒。

「你愛慕權勢,直接嫁到宋家便是,為何還要害柳飛絮一命,當真蛇蠍心腸。」火靈兒身為女人,也被劉平兒氣到渾身顫抖,指著她喝問道。

劉平兒臉色鐵青,右手緊緊握著長劍:「你們當真要與宋家為敵!」

「哈哈!」火靈兒氣極反笑:「一個小小的宋家還沒放在姑奶奶眼裡,即便周聖元來了,也不敢這般對我說話。」

話音未落,炙陽劍光芒大盛,向劉平兒殺來。其他七人見狀剛要動手,突聽宋啟雄傳來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冷沐風將赤炎劍刺入他的大腿,慢慢的攪動著。

「吸!」七人倒吸一口冷氣,不敢再動彈。

「放下手中的法寶!」冷沐風要挾道。

七人互相看了一眼,冷沐風心念微動,一道靈氣湧入赤炎劍,「騰」的一聲,一道烈火在宋啟雄的肌肉里燃燒起來。

「啊!」宋啟雄慘叫一聲徹底昏了過去,一股肉香瀰漫開來。

「啪,啪。」幾聲,七人無奈的將手中法寶扔掉,「請放過公子,宋家什麼條件都會答應你。」一名年輕人說道。

「什麼條件都會答應?」冷沐風撓撓頭問道:「法寶,靈石都可以?」

「隨便你拿,還有珍稀的丹藥。」

冷沐風怦然心動,這可不是裝的,他甚至都在想要不要先綁著宋啟雄狠狠勒索宋家一下。

一旁的柳飛絮有些擔心的看著冷沐風,正要說話,突然瞥見圖魯祭起寶刀,悄悄走向那七人,五大三粗的漢子,竟沒有發出一絲聲音。

七名年輕人見冷沐風意動,心中大喜,正要繼續加大籌碼,突然劉平兒回頭髮現圖魯的舉動,大喝道:「小心!」

「這個壞事的女人。」圖魯暗罵一聲,揮刀劈了過去。

七人大驚,急忙去撿地上的法寶,只是怎麼還來得及。身影晃動,冷沐風沖了過來,逼得他們飛身閃開。

七名年輕人也是武師修為,甚至不弱於圖魯、冷沐風,是宋家青年一代的中堅力量。怎奈手中沒了法寶,被兩人圍著一通亂打,接連打暈在地上。

古武大陸的修鍊者一般在武士,武者修鍊的初級階段比較注重鍛煉肉體,一旦踏入武師境界,就會比較依賴法寶。肉搏經驗幾乎沒有,不然當初岳鵬飛也不會被冷沐風一拳打倒。

這七名武師情況也相似,天資不凡,自幼得到家族照顧,晶核,靈石一路給提升到武師境界,如果手中有法寶,自然不懼冷沐風兩人。但現在赤手空拳卻是吃了大虧,時間不長就被接連打暈在地。

一旁的劉平兒見狀心慌,她修為本來就不如火靈兒,心慌之下被火靈兒一劍刺死在地。

柳飛絮鬆了一口氣,雖然有些奇怪冷沐風,圖魯為何只打暈那七人,還是上前行了一禮道:「多謝三位救命之恩。」

冷沐風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宋啟雄,哈哈大笑道:「不用謝,其實我們也有些淵源。」

「淵源?」柳飛絮愣住了。 「你心念古武帝國的舊恩沒有反叛,而我們也見過古風太子,大家一見如故。」

「古風太子!」柳飛絮失聲喊道。

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宋啟雄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火靈兒,圖魯似乎都沒有看見,一起走了過來。

「古風太子還活著?」柳飛絮一臉不敢相通道:「周聖元不是已經昭告天下,說古風太子已死在亂軍之中。」

「唉!」冷沐風重重嘆了一口氣:「古風太子確實是死在亂軍之中,當時還是我們親手所埋,這位就是太子身邊的貼身護衛圖魯,當時他的大砍刀也被我們一起埋掉。」

冷沐風好不容易擺脫周哺的追殺,自然不會說太子還活著,不過卻將圖魯給出賣了。

「圖魯?」柳飛絮驚訝的看了圖魯一眼:「想不到您就是與太子一起長大的圖魯將軍,失敬,失敬!」

圖魯一臉索然道:「太子已死,我苟活在世,無非是完成他最後的遺願,到時便追隨太子而去。」圖魯見冷沐風打出那個手勢,便知道他已改變原來的計劃,配合著說道。

不過他與太子兄弟情深,君臣義厚,這一番話說來倒是真情流露。

柳飛絮嘆了一口氣:「事已至此,圖魯將軍不要再傷心,你說太子尚有遺願,不知是什麼,若有能用到柳某之處,我定全力以赴。」

圖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幾人,柳飛絮明白,抽出長劍就向一人刺去,被圖魯慌忙攔住:「你身上有傷,我來。」開玩笑,這可是老大的補品,你真給刺死了,老大還不找我麻煩。

長刀連砍,給七人各補了一刀,看上去一個個被砍得血肉模糊,卻還都留了一口氣。

冷沐風揮劍朝宋啟雄胸口刺去,卻在心臟處微微偏離一下,也給他留了一條命,宋啟雄忍著劇痛,趴地上一動不敢動。

圖魯這才說道:「古武帝國皇室有一個口口相傳的秘密,陛下在臨死前告訴了太子,說在妖獸森林深處,九級妖獸領地中有兩件神器,一件叫屠龍劍,一件叫飛天刀,得到這兩把神器便可復國。」

按原計劃,這個「秘密」是在三人返回虎陽堡后,借圖魯之口,酒後說出。現在借宋家大公子之嘴給帶回去,只會讓周聖元更加相信。

躺在地上的宋啟雄手指微微一動,他閉目裝死,一點氣息也不敢發出。

「原來如此,難怪三位會出現在這裡。」

「唉,當時我們遇到太子和圖魯將軍時,太子已被亂軍砍成重傷,臨死前將這個消息告訴我們三人。我們三人忍耐不住,就決定冒險一闖,誰知到了六級妖獸領地便無法再前進一步。」冷沐風嘆了口氣說道。

「此事確實急不得,不過神器既然埋在九級妖獸領地,一時半會無人能夠取走,我們徐徐圖之。」柳飛絮安慰道

「正是,柳公子可願意加入我們,等我們實力強大后,再雇上一批傭兵取到神器替太子復國。」冷沐風炙熱的看著柳飛絮。

柳飛絮沉吟一下,他們家族已經在周聖元的打擊下朝不保夕,早晚會被連根拔起,一咬牙說道:「我願意,不過此事不宜操之過急。」

「好,那我們就回去廣招有志之士,共圖大業。」說完撿起地上的法寶,拉起柳飛絮騰空離去。

許久之後,確定三人已經離開,宋啟雄的身體動彈了一下,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幾名同伴,倉惶離開。

躲在遠處的柳飛絮頓時瞪大了眼睛,看了冷沐風一眼輕聲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放他離開?」

冷沐風嘿嘿一笑:「這位確實是太子的護衛,古風太子也確實已死,不過,至於神器嗎……」

柳飛絮恍然:「你們繞這麼大一個圈子,難道是為了讓宋啟雄將消息帶回去?」

「聰明,實不相瞞,我們需要九品龍皇參,但有兩隻九級妖獸看守,需要周家的武神幫我們引開。怎樣,你現在若還想加入我們,就留下,若不想就速速離開。」

冷沐風停頓了一下又說道:「一旦加入就不能離開,除非是死。不過,不管你加不加入,都奉勸你一句,回去之後馬上舉族搬走。」

柳飛絮斜了一眼冷沐風說道:「我剛才當著宋啟雄的面答應入伙,現在還能反悔嗎?」他發現自己好像上了冷沐風的當。

冷沐風面不改色道:「我也是看你對古武帝國還念舊情,才給你這樣一個機會,來,再讓你開下眼。」

說著一拉柳飛絮,四人又來到劉平兒等人的屍體旁,除了劉平兒是真的被火靈兒一劍刺死外,其他七人都是重傷未死。

冷沐風拉過一個年輕人,將手按在他的丹田之處,運轉《萬源歸宗》,靈氣洶湧而入,被吸進自己體內。

冷沐風引導靈氣在體內按大周天運轉,一絲一絲煉化歸入丹田。在將七名武師的靈氣全部吸收之後,丹田中蠶豆大小的水滴終於又大了一分,冷沐風成功晉級到五階武師,超越了圖魯。

柳飛絮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終於明白冷沐風為何說『一旦入伙就不能離開,除非是死』,他這個變態的法訣,可以讓他很快成為古武大陸最年輕的武神,當然前提條件是沒有被周家的武神在他成長起來之前殺死。

自己辛辛苦苦十餘年,在家族的傾力幫助下才達到三階武師。這人還不到一個時辰,就從四階武師晉級到五階武師,這到哪裡說理去。

看了一眼鬱悶不已的火靈兒和滿臉無奈的圖魯,柳飛絮深深理解他們的心情,說道:「請老大放心,柳飛絮絕不會走漏一個字,今後與老大不離不棄,生死與共。」

虎陽堡人來人往,熱鬧非凡,這一天四名渾身是血的年輕人異常興奮的從妖獸森林中返了回來。

他們雖然極力壓制,但興奮之色還是被老辣的傭兵察覺,幾名傭兵眼神互相示意一下,便圍了上來,一人說道:「兄弟,看來這次妖獸森林一行,收穫不少啊。」

冷沐風咧著大嘴笑道:「沒有,沒有,只殺了幾個四級妖獸而已。」

他這滿臉寫著我碰到寶貝了的表情出賣了他,一名傭兵呵呵一笑,掏出一袋黃金說道:「是嗎,讓兄弟們看看,如果看上了,我們願意高價買走。」 冷沐風遲疑的看了一眼黃金,對一旁的圖魯說道:「將四級妖獸的晶核拿出來,他們看上哪個便賣給他們哪個。」

圖魯應了一聲,放下背上的獸皮袋,翻出幾顆四級妖獸的晶核來,無意間卻將七級妖獸黑牛精的晶核露了出來,引得幾名傭兵頓時睜大了眼睛,眼中閃出炙熱的光芒。

「這幾顆你們看行不行?」圖魯雙手捧著,憨聲問道,火靈兒一個健步上前,將獸皮袋系住。冷沐風,柳飛絮也不動聲色的來到獸皮袋旁。

為首的傭兵哈哈一笑:「當然行,果然是四級妖獸的晶核,可惜我們只帶了這些黃金,幾位住在哪裡,稍晚些我們將剩下的黃金給送過去。」

圖魯剛要說,被冷沐風攔住:「不用了,就當交個朋友。」說完將晶核交給傭兵,拿起那一袋黃金匆匆離開。

幾名傭兵目送他們離開,為首之人低聲說道:「黃金也不要,看來他們確實遇到了好東西。」

「老大,我看到那個獸皮袋裡好像有一顆比其他晶核大許多的晶核,最低也是六級妖獸的額。」

「不是,應該是七級妖獸的,我也看見了。」

「我也看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