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現如今,張玄一共有一百五十七枚遊戲幣。

「我什麼時候這麼能吃了。」張玄感覺自己睡了一覺起來,就變成大胃王了。

獅子男說道:「這很正常吧,你完成了四次日常任務,兩次普通任務,身體素質經過數次提升,早已經超越了普通人,不管是新陳代謝,血液循環,心臟跳動,肌肉數值,完全超越了普通人,能吃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原來如此,還能這個樣子啊。」張玄頓時恍然大悟。

雖然變得能吃了,但身體卻非常健康,不管怎麼看都是一件好事。

張玄自然不會太過於糾結。

他握了握自己的五根手指,感覺手指傳遞而來的力量,對比來一下以前自己那虛弱的身體,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而另外一方面,警察局內,局長辦公室。

「局長,這是昨天的行動報告。」劉勇穿著一身警服,精神氣很好,滿面紅光,將昨天的行動報告提交給了自己的上司。

山城市警察局的局長……司徒零。

「昨天的行動很成功,犯罪組織已經被我們一網打盡,沒有任何一個人逃脫。」劉勇說話的時候中氣十足。

昨天由他指揮的行動獲得了圓滿的成功,在他的履歷上增添了光輝的一筆,他相信等司徒局長退後之後,警察局局長的位置,非他莫屬。

司徒零今年五十四歲,距離退休沒有幾年了,但他看起來卻如同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一樣,拘僂著背,老態龍鍾,如同一個普普通通的老人一樣。

但劉勇卻不敢小看他一分一毫。

先不說他本人就是司徒零一手帶大的,光是司徒零那履歷上一筆筆光輝的戰績,就讓他敬佩,甚至敬畏。

在司徒零的面前,他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

司徒零戴上老花鏡,將行動報告從頭看到尾,期間,劉勇站的筆直,一點都沒有不耐煩的感覺。

「很好。」

不多時,司徒零看完報告,淡然說道,劉勇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多謝局長讚賞。」劉勇說道。

司徒零放下行動報告,問道:「昨天關於人質的筆錄以及犯人的口供,你看了吧。」

「看了。」

「感覺如何?」

「不可思議。」劉勇聽到司徒零提起這兩點,也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是難以置信。「前後的矛盾實在是太大了,這裡面有問題。」

「說說看。」司徒零靠著椅背說道。

劉勇點了點頭,神色凝重的說道:「根據人質的筆錄,他們之所以獲救,全部都是因為一個叫做張玄的男子,歹徒把他逮住,關押起來的時候,張玄不但有一把夜鷹平刃戰術匕首切開了繩子,甚至還有手機報警。」

說道這裡,劉勇目光眯起,繼續說道:「但是,根據犯人的口供,他們逮住張玄的時候,不但搜走了張玄的手機,甚至還搜身,確定張玄身上沒有任何東西后,才把他關押起來,兩份口供充滿了矛盾。」

司徒零點了點頭,問道:「這份充滿了矛盾的筆錄和口供,你怎麼看?」

「如果是按照往常的話,我會認定其中有一伙人在說謊,但是……」劉勇搖了搖頭,低聲說道:「我找不出他們說謊的理由,我甚至找不出他們說謊的證據。」

「很有意思吧。」司徒零說道。

「何止是有意思,簡直就是詭異。」劉勇哭笑起來。

「還有更加詭異的。」司徒零說道:「我今天去了一趟現場,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什麼?」劉勇不明所以的問道。

司徒零臉色也有些意外的說道:「那個關押人質的地下室,沒有信號?」

「什麼?!!」

「沒有信號,也就是說手機在那個地下室,沒有辦法使用!」

「怎麼可能!」劉勇這一次真的意外了。「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使用手機,那對方是如何報警的!」

「這隻能夠說明一點,對方的手機,可以在沒有信號的地下室使用。」

「衛星手機!」劉勇頓時反應過來。

普通人平時使用的手機網路是通過地面的基站進行信號傳輸的,所以沒有基站的地方就沒有信號,但是飛在天上的衛星能做到巨大範圍內的信號覆蓋,對於在沙漠、海上、森林等地方工作的人來說,遇到緊急狀況就只能通過衛星通信來聯絡外界了。

一般來說,衛星手機的信號要比普通手機的信號好的太多。

司徒零點了點頭說道:「而且還是穿透力很強的衛星手機。一個普通市民,不但擁有夜鷹平刃這種戰術匕首,還有衛星手機,不管怎麼看都不科學啊,普通的市民會使用這兩樣東西嗎?」

「難不成是軍事發燒友?」劉勇說道。

「那就需要我們進行調查了,看一看這個張玄,到底是何方神聖!」司徒零說道。「到底是所謂的軍事發燒友,還是連我們都不知道的……大魚!」 【等級:日常任務】

【內容:在廣場上唱一首歌,獲得一百人的好評】

對於張玄而言,警察局內發生的事情,和他太過於遙遠,他壓根就不知道。所以吃飽喝足之後,張玄又開始了自己的日常任務。

但沒有想到的是,新一輪的日常任務,竟然是讓自己唱歌。

對於他本人而言,這可不是什麼好任務。

畢竟張玄很有自知之明,他雖然不是那種五音不全,唱歌難聽的人,但也就是普普通通而已,哪怕是在KTV也算不上麥霸。

在廣場上唱歌,獲得一百人好評,對於他來說,簡直太難了。

「要不要放棄這個任務?」張玄腦海里頓時打起了退堂鼓。

獅子男說道:「喂喂喂,就這樣放棄未免也太丟臉了吧。」

古神的自我修養 「我唱歌不行。」張玄一邊朝著廣場走去,一邊說道。

「那是以前。」獅子男說道:「別忘記了,你的身體素質已經提升了,不管是肺活量,還是嗓音都可以承受住更加嚴峻的考驗。」

張玄腳步一頓,看了坐在自己肩膀上的獅子男一眼,說道:「就算是肺活量遠超普通人又如何,第一,我不會唱歌,第二,我不會樂器,第三沒有伴奏,想要靠清唱就吸引一百人的的好評,呵呵……」

不是張玄妄自菲薄,而是張玄很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

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所以你決定放棄這個任務了?」獅子男問道。

「嗯,放棄。」張玄回答,實際上他也想要看看,放棄一個日常任務到底會有什麼樣的懲罰。

【叮咚:日常任務失敗】

【失敗懲罰:強吻一對情侶】

張玄的臉剎那就綠了,這是什麼鬼懲罰,強吻一對情侶?

「男的還是女的。」

獅子男頗為同情的看著他,「你覺得呢?既然是情侶,當然有男有女了。」

張玄覺得自己的臉色綠的不能在綠了,如果是女的還好,但男的是什麼鬼,強吻一個男人,張玄覺得不如讓自己去死。

「我能放棄這個懲罰嗎?」他說道。

「既然是懲罰了,你覺得還能放棄嗎?」獅子男笑意盈盈的說道:「對了,忘記告訴你了,如果你拒不執行失敗懲罰的話,會被強制執行,而且懲罰力度是十倍喲。」

張玄生無可戀的說道:「你不如一刀殺了我。」

強吻一個男的已經讓張玄無法接受了,不要說強吻十個。這完全是要把自己強行掰彎的節奏啊。

「很可惜,我沒有權利殺了你。」獅子男微微一笑,催促道:「好了,快一點執行吧,如果你在磨磨蹭蹭,說不定真的會被強制執行這個任務,嗯,我覺得那對情侶就不錯。」

獅子男指著不遠處一對坐在長椅上休息的情侶。

「女的漂亮,男的也挺帥氣的。」

「閉嘴!」張玄現在已經後悔放棄唱歌的任務了,就算是在丟人,在困難,也不比強吻一個男的困難吧。

情侶,去他么的情侶,我大FFF團管他們去死!

等等,情侶?

就在張玄內心快要爆炸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什麼,扭頭就跑。

「你要去哪裡?」獅子男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去執行這個見鬼的懲罰任務了。」張玄一邊跑一邊說道。

獅子男頗為好奇的問道:「去哪裡執行懲罰任務?」

「當然是……到了你就知道了。」張玄賣了一個關子,跑出了廣場之後,在路邊攔住了一輛計程車,打車去了一個地方。

十幾分鐘后,目的地到達。獅子男看到目的地,不由一愣,隨即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真虧你能夠想得到,居然還有這種操作。」

張玄看著眼前這個店面,上面寫著OPEN。

「竟然開著門,真是心大,不過正好。」張玄嘀咕了一句,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風鈴咖啡店。」一個服務員走了過來,低聲問道:「先生幾位。」

「一位,找人。」張玄對這個不認識的服務員說道:「張萌在什麼地方。」

「找張萌的?」服務員頗為意外,看著張玄問道:「帥哥你誰啊,找張萌有什麼事情嗎?」

「找我,有人找我嗎?」似乎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正在清理櫃檯的張萌抬起頭,一眼就看到了張玄。

「哥,是你。」

驚喜莫名的張萌連忙放下手裡的抹布,從櫃檯後面走了出來,「哥,你怎麼回來這裡,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賈琳琳呢?」張玄問道。

「店長正在廚房呢,店長,哥來了!」張萌高興的對著廚房的方向喊了一聲。

張玄深吸一口氣,雙發放在張萌的肩膀上,說道:「抱歉,原諒我。」

「什麼?」張萌不明所以。

張玄抓住張萌的臉,不容對方躲避,朝著對方鮮艷的紅唇,狠狠地蓋了下去。

一時間,張萌不由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張玄。

「誰來了?」

與此同時,賈琳琳從廚房內走出來,看到這一幕,氣的渾身發抖。

老娘的女人也有人敢佔便宜,她轉身從廚房拿了一把刀出來,就要和佔了張萌便宜的小流氓拚命。等她衝上去看到占張萌便宜的人竟然是張玄時,腳步不由一頓。

「竟然是你,我……」

張玄不等她把話說完,一把抓住了賈琳琳的手腕,奪下對方手裡的刀,對準她的嘴唇,又一次蓋了下去。

一時間,所有人都蒙住了。

在張萌看來,她完全不明白張玄在發什麼瘋,為什麼要強蓋了自己,如果是喜歡自己的話,可以說得過去,但如果喜歡自己,為什麼還要去強蓋店長。

在其他的服務員看來……這是哪裡來的猛男,強蓋了張萌之後,又強蓋店長,這簡直就是要逆天啊。

然而在賈琳琳看來,她的想法只有一個。

「自己竟然被剛剛認的弟弟給強蓋了,簡直日了狗。」

這一刻,張玄不得不慶幸,現代社會,男女關係亂的驚人。

情侶這種關係,早已經不限於男女,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之間的故事早已經被大眾接受,基佬遍地,百合花開,簡直太棒了!

至少,自己沒有了被掰彎的危險。

【叮咚,懲罰任務結束】 聽到遊戲的提醒,張玄這才鬆了口氣。

讓他慶幸的是,就算是遊戲也認可了百合這種關係,在張玄分彆強蓋了張萌和賈琳琳之後,懲罰任務總算是結束了。

等他鬆開賈琳琳的時候,賈琳琳整個人都是懵逼的。愣愣的看著張玄,直到現在都沒有緩過神來。

張玄看著賈琳琳一臉懵逼的表情,覺得對方可能是受到的刺激太大,畢竟自己的行為實在是太過於孟浪了,所以他猶豫了一下,決定開口解釋:「我……」

然而賈琳琳此時的心態已經崩盤,不論張玄解釋什麼,她都沒有聽進去。

心裡的想法亂七八糟。

老娘的女人被這個混蛋最便宜了,老娘竟然也被這個混蛋最便宜了。而且剛才的吻感覺還不錯,原本男人和女人的接吻是這種感覺。

作為一個拉拉,一朵百合,我竟然感覺還不錯?等等,我為什麼還會感覺不錯。

老娘我該不會被掰直了吧,不妙,這可不妙啊。

於是賈琳琳抓住了張玄的臉,強行蓋了回去。

一時間張玄情不自禁的睜大了眼睛,徹底懵逼了,這是什麼鬼?

張萌也有些不明所以,甚至是委屈,為什麼姐要蓋回去,難不成她真的喜歡上哥了。

旁邊的服務員覺得今天是自己最驚訝的一天,自己這個時不時撩自己的老闆,難不成真的有了喜歡的男人?

十幾秒鐘之後,賈琳琳放開張玄,一把摟過站在一邊委屈的張萌,蓋了下去。

又過了一會,賈琳琳鬆開張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長鬆了一口氣,「沒錯,就是這種感覺,老娘還是彎的。」

「姐……」張萌害羞的叫了一聲,臉色紅的嬌艷欲滴。

賈琳琳拍了拍她的肩膀,扭頭對張玄不客氣的說道:「你搞什麼鬼,差一點讓我以為自己被你給扳直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