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由此可見其堅硬程度,就算是凶名鎮攝諸天世界的通天聖人手中誅仙劍,如果不動用其中凶煞劍氣。光憑神劍本體,也不可能將未經煉製的昆吾精石一斬而斷。

「還有這返生香,申某也沒有給那些山海界內的修士留下,將能取走的都到了手,帝君雖然不缺靈藥。但返生香這般救命聖葯帶在身上也可備不時之需!」

又將幾條黑褐色的樹根模樣的東西遞給了江元峰,江元峰也不客氣。一起收入了囊中,對著申公豹一聲道謝。雖然這山海界里的東西都是自己的,可以予取予求,但是也有個時限問題,沒有幾次開禁,江元峰知道自己不可能將之全部收集全。可惜前世的時候對這十洲三島的所產沒有怎麼重視,又因為這十三處聖地已經被收歸止;海卷之中,所以便沒有在天闕寶庫之中留存一些。不然現在他也不必那麼麻煩了。

當初設下三」年開啟次的禁制。是為了給後來人留此機緣,誰暖」憂在反倒成了自己的阻礙。

申公豹與江元峰的耐心都不錯。尤其申公豹能夠耐得住被禁錮萬載幽深暗無天日的海眼之底的日子,豈會連這點時間都等不起?

大概過了半日之後,外面已是天光昏暗。明月東升的時候了。當然山海界中並沒有真正的日月星辰。那些天象只不過是山海卷這件神器自行內部調節元氣模擬形成的罷了!

江元峰二人都隱身在湖邊高處閉目養神,這時一陣潮汐似的水浪聲由遠至近的響了起來。聲音由大到不多時,就見陣陣波浪微涌之間。一個碩大的陰影在水面上沉浮不定。陰影間打開一道縫隙,隱隱約約有模糊的寶光閃過。

又過了片刻,許是發真外面十分安靜,便見到那陰影徹底的浮出水面。半圓的身體打開,一道粗逾一丈的青色光柱直衝上天。

「終於出來了!」

江元峰朝申公豹望去,見對方也看了過來,便一點頭。

申公豹得到訊息,身形緩緩而起。浮向半空,朝那到萬年青蜃放出的光柱靠近。而江元峰卻仍舊隱藏在暗處按兵不動。只見飛臨到上空的申公豹並沒有靠近那道衝天的青色光柱,而是距離光柱百米左右的個置等待過了一會兒。可能是真的沒感覺到外面有危險,就看到萬年青蜃的蜃殼之中,一個小腦袋露了出來,左右看看,然後倏的跳出了蜃殼,彷彿如魚得水般的暢遊在青色光柱之中。

此物不是其他,正是那太陰元北幡元靈所化的玉兔。

每逢萬年青蜃露出水面換氣吸取靈氣修鍊的時候,這小傢伙都會耐不住寂寞的出來遊玩一番,也是為了吸取一點精純的陰屬性靈氣來穩固自身靈體。

江元峰與申公豹的計戈小就是要利用這玉、兔來施行的。

就在玉兔在光柱中遊逛的時候。申公豹已經拿出了一團樹根模樣的東西來。那樹根一出現在他手中。經法力稍稍催動。就散發出一股濃郁的異香,頓時飄蕩在方圓十里內的空間。

那玉兔聞到了這般異香,就好似酒鬼被陳年佳釀勾了魂兒一般,鼻頭聳動的跑出光柱範圍,朝著香味傳來的方向撲去。連下方萬年青蜃的呼叫都充耳不聽。

就看到那玉兔沿著氣味撲到那團憑空出現的樹根之上,好似歡呼的將比它身子還夫的樹根抱在懷裡。就要拖著往光柱那邊返回。

此時以樹根為中心,突然現出了數不清的禁制符篆,將周圍數十米範圍內的空間都牢牢的封鎖起來,如銅牆鐵壁一般嚴絲合縫的一絲空隙都不存在。這玉兔雖是靈體化形,但也受那禁制的阻擋,更何況懷裡還抱著那麼大一團樹根,四處碰壁之後急得如同看見老鷹的兔子一般,沒有方向的悶頭在禁制範圍內亂撞。

而見到計戈成功的申公豹也顯出了身形,將手一抓,就把那靈寶元靈所化玉兔連同禁制一起抓在了手中。

怪只怪這靈寶元靈所化玉兔太過貪吃,不過那由救命聖品返生香所發出的異香,屬實不是玉兔這類靈體化形的靈物所能夠抵擋的。那聚窟洲聖地反魂樹所出產的返生香但凡有一絲元神未滅,都能夠使其重塑神魂再得復生,可以說是世間最補益元神之寶物了。

更何況是玉兔這種靈寶元靈。如果能夠得到一截返生香,煉化之後足可以借之靈性大增,提升本體的等級,甚至就此固形而出脫離法寶的狂桔而自成生靈也有很大可能。所以說這返生香的香味是對於天下一切靈體類來說都是具有天生致命的誘惑。

下方的萬年青蜃發覺事情有些不妙。當即第一個反應就是要合閉蜃殼。可又捨不得靈寶的元靈被留在外面,就在這一遲疑的工夫,江元峰化身為一道虛無的氣流,趁機沖入了萬年青蜃的體內。

雖然萬年青蜃及時的將雙殼緊閉,但卻仍擋不住江元峰幾乎比一霎那還要迅捷十倍的速度,被人家進入了蜃殼中。

不過既然進入了萬年青蜃體內。江元峰也不急著出去了。沒了蜃殼的保護,這萬年青蜃還不是任他宰割?

蜃殼空間里,是一片雪白如玉的柔軟物體,此便是萬年青蜃殼內本體。有些類似蚌蛤之類的軟體生物,不過萬年青蜃畢竟是真龍與上古荒獸後裔,在其中央還盤踞有一條龍型的生物,下身與那片軟肉相連,只是無角無鱗,看起來像是由白玉雕成的小龍。

感受到萬年青蜃傳來的一陣陣哀鳴的精神波動,江元峰笑了笑,將自己的善意傳遞過去,然後看準了眼前那桿色澤玄青的五邊古怪旗幡,一把撈在了手中,看也不看得就收入腰間甥吻袋中。

然後目光四處一轉,將注意力放在了白玉小龍身邊周圍的那幾顆大小各異霞光生輝的明珠之上。

挨個看了之後,江元峰在這些寶珠之中選取了一隻距離太陰元北幡最靠近的一顆寶珠,這也是萬年青蜃最大的一顆本命元珠。

萬年青蜃的本命寶珠,無論是煉化為自用,還是煉製成法寶單論威力效用都已經超過大部分封神法寶,不遜於天地靈根那一等級的靈物了。而這顆原本單純的本命寶珠在先天靈寶之旁也有數十年了,卻也沾染上了一絲先天之氣,由此更是神妙非常。

至於其他的寶珠,便對江元峰沒什麼吸引力,就繼續留給它們的主人吧!

對於這隻萬年青蜃,江元峰並不想將之殺害。畢竟如今這般上古異種神獸是越來越少了,人間都有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呢,更何況他這天帝轉世的還不缺它一隻萬年青蜃所煉就的法寶,即便將是威力強大的後天至寶。

這山海界危險太多,能夠威脅到萬年青蜃的也有不少,所以這隻萬年青蜃才會選擇在這止。間狹小的湖泊中存身,而沒有歸入茫茫的大海。江元峰了解到萬年青蜃的心意之後。便決定將它帶離山海界,放歸在歸墟外圍的大海之中,讓其自由生活,也算是對它的一點補償了。

與萬年青蜃溝通之後,江元峰出了蜃殼,見到申公豹正手托著一團禁制

於是笑道:「大功告成,多謝申道兄出手相助了!」

申公豹謙遜的回笑道:「帝君言重了,不過各取所需罷了,你我多年交情,又何必如此見外」。

說罷,便將手上的光團脫手,送至江元峰身前。

見那禁制光團之中一隻忍掌大的小小精光白兔正可憐兮兮的縮在其中,江元峰取出了太陰元北幡,這時申公豹也知機的撤下了布置的層層禁制。

那靈寶元靈玉兔甫見自身脫出困境,便想要撒腿就跑,江元峰只把手中太陰元北幡晃了晃,那玉兔感受到了本體的存在,當即歡叫一聲。化作一道精光投奔到太陰元北幡本體幡面之中。

這一場變故可把生性膽小的它給嚇壞了,一見到本體立馬便躲了進去,它一直認為本體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至於本體是在哪個的掌握之中,玉兔卻是完全不會在意。因為自從流落到這裡之後,太陰元北幡所經手的那些人沒有一個得到它承認成為這件靈寶的主人,既然沒有認主,那麼在誰的手裡都一樣。

想耍毀掉一件先天靈寶是極為困難的,除非有聖人那般手段,不然就是手中有著專以攻擊見長的同級別靈寶,才能一點點消磨掉靈寶之中的先天印記。 總裁勾你入局 但是能得到一件靈寶的人又怎麼會捨得毀掉這樣一件世間唯一的先天之物聊

不說急需靈寶承載化身的斬屍金仙之流,一般達到金仙境界,都希望能掌握一件先天靈寶在手,無論是在與人鬥法還是修鍊進境上都會因此而超過其他人,日後能夠斬出三屍化身了,更是有了現成的載體。不必再去重新磨合。

刻,是聖人也不會嫌棄自己的靈寶多不是?

待到玉、兔元靈回歸了太陰元北幡本體之後,江元峰吐出一口本命真元縈繞在靈寶本體之上,打算初步與這件靈寶取得一點聯繫,回去之後再行慢慢祭煉。

看著江元峰手中的太陰元北幡。申公豹眼中也有著一絲沒有隱藏的羨慕,要知道當年他身為闡教門人,雖不列十二上仙這些個親傳弟子,但論及修為也不差他們絲毫。可是手中卻仍沒能得到一件先天靈寶。

先天靈寶都有定數,洪荒之中。分得靈寶最多的就是上清截教門下。就是闡教十二上仙之輩,也是大半沒有靈寶等級的寶物在手。可截教幾大弟子幾乎人手一件,連一些記名的散仙都有不少靈寶在身。

闡教之中也只有赤精子曾得老師賜下一件陰陽鏡,還是一件幾乎無法用來寄託斬屍化身的靈寶,其他靈寶都在玉虛宮中封存,只有需要完成任務的時候才會賜下來暫時為他們所用。不然封神一戰時,那些闡教門人也不會眼紅截教手中眾多靈寶,去千方百計的搶奪了。

當初封神初戰之起因,太乙真人因弟子被擒,借故打殺了骷髏山白骨洞截教記名弟子散仙石礬娘娘,得到了天皇伏羲氏所煉的靈寶八卦雲光帕,可是好生羨煞了一干闡教師兄弟。那件靈寶雖威力不在殺敵之上。但卻是采混沌之氣,分化先天坎離震兌之精鍊成,其中變化包羅萬象。正是適合寄託斬屍化身的上品靈寶。

只有雲中子這位福德金仙,和十二上仙之首的廣成子這兩位善於煉製法寶的人物,手裡面從不缺法寶使用。對於靈寶的渴望也不是那麼大。更何況那廣成子手裡還有聖人賜下的後天至寶翻天印在,簡直是縱橫三界無寶可以力敵,金仙之下無一合之對手。

要知道那翻天印可是元始天尊取半截不周山融合了拯救萬民生靈的功德所煉,在後天法寶之中堪稱攻擊第一,重量第一,威力已經超越大部分先天靈寶,後天諸寶之中僅有太清聖人的金網琢能在堅固上與之爭鋒一二,也只有聖人神尊才有那個能力來煉製出這般威力的至寶。

收起太陰元北幡,江元峰一拂手也收了那等在一旁的萬年青蜃。

萬年青蜃的身影一消失在原地,他們所在的這處空間立刻便雲開霧散。很多景物就此消失,現出了原本這元州北部的山區景色。

此時遠處已經天光微亮,江元峰與申公豹此行事了,十洲聖地禁制都已封閉,這裡也沒有什麼能吸引他們的事情,便準備離開這山海界。

正待開啟山海界門戶,卻感應到元洲之外的幾作大島的聚居地中幾群數量眾多的修士都一起升空朝著東南方向而去。

江元峰以為這十洲之地出了什麼事情,便與申公豹對視一眼,收起了山海卷,朝著那幾群修士後面趕去。二人在那些山海界修士後面跟隨了一會兒工夫,便由一些正在討論的低輩弟子口中了解了這些修士的目的。

原來十洲聖地與三島神讓之間,每隔三百六十年便會開展一次交流盛會,時間便是定在每次十洲聖地開禁之後的百日。屆時各州勢力都會派出自己門下最年輕的精英弟子。與其他勢力的弟子比試交流最終獲勝者便會得到八大勢力共同賜予的豐厚獎勵。

讓江元峰感興趣的不是這些勢力之間的比試,而是每次隨著盛會的開展,山海界的各大小商會店鋪都會藉此機會倒賣貨物大賺一筆。

屆時整個山海界有特色的寶物材料幾乎都會集合在一起,甚至一些大型勢力在背後主持的拍賣會中。還會有十洲聖地出產的那些寶物。

這些都是山海界修士們所渴望的。所以每到這一時候,不論是大門派勢力,大部分都會前往參與。

今次的盛會舉辦地點輪到了祖洲聖地外的巨型島嶼祖龍島,元洲與祖洲之間的距離是十洲之間比較遠的一個,所以在距離盛會開啟還有三個多月的時候,便集體開始上路了。

申公豹見江元峰時此很有興趣,而他自己目前急著去斬出惡屍化身。便請江元峰開啟了山海界門戶,一個人回到赤城天闕這天帝行宮中祭煉窮奇肉身去了。

而江元峰則甩開來元洲修士的大隊伍。自行先奔了祖洲而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柑,章節更多,支持作

9?9?9???O?M,sj.9?9?9???o?m,。9?9?9???o?m ?介位大大,厚顏求此推薦票小君知道更新慢,但是唆協宗本!

江元峰離開元洲向南而行,輕車熟路的沿著一條路徑朝著目的地祖洲趕去。

對於祖洲之地,在十洲之中他是比較熟悉的一處,因為其中生長著世間長生不死之葯之中效用最佳的不死草。往日里很多妖神金仙都會到他門下求取這不死神葯,所以祖洲的情況他也多有了解。

當年不死神葯雖然不禁收取。但是到底是有主之物,所以大多數人都抹不開面子,不聲不響的不問自取。一些想要得到不死神葯的求葯者。都會上門去知會一聲,然後才去祖洲動手取葯。

祖洲之地臨近山海界的中心。除了極北位置最偏僻的玄州之外,與十大洲之間的距離都不算遠。

祖洲之外的祖龍島是山海界七大巨型島嶼之一,從天祿大城主和其好友這兩個倒霉傢伙記憶中得知。祖洲祖龍島背後的勢力正是八大勢力之一的真龍洞。

雖然說是真龍洞,但是其中血脈純正的真龍一族數量已經不足百條。畢竟上古洪荒之時真龍的數量便十分稀少,越是先天神獸,受到天地法則的影響,生育繁衍的能力便越低下。 婚婚欲愛:總裁冤家來討債 近百條的真龍,除卻尚未成年的之外,可都是堪比金仙一流的存在。這耍是放在上界那可就是比仙道天庭還要強大的勢力。

據前次從老友青堤那裡得知,就是如今天庭在聖人神尊的治下,金仙一流的高手也沒有超過五十之數。他現在是東華帝君,也算是與天庭一脈親近的勢力,所以對天庭裡面的情況多有了解,知道天庭表面上看起來風光實則內里空虛,數十名金仙高手說的好聽,其實能夠算得上金仙之中高手的不出雙手之數。

而因為山海界對金仙實力存在的限制,那近百頭真龍並非是真龍洞這個純龍族組成的勢力讓人忌憚的原因。真正震懾其他勢力的,卻是真龍洞門下的三百蛟龍團。

三百名天仙實力的神獸亞種成年蛟龍,這是令山海界任何個人與勢力都不得不退避的一個龐大集群。

何況這也只不過是真龍洞對外的一支隊伍而已,其他的還有甥龍、虯龍以及虯龍亞種地龍等等實力大小族群數量都不同的亞龍族群,雖然沒有如同蛟龍那般除了三百壯年龍之外還有數百幼龍、母龍、老龍等超過一千的數量,形成了龐大的族群。但這些龍種集合起來,使得真龍洞在八大勢力之中實力足以穩居在前三,只有金翅門和鳳鸞嶺兩個同是神獸血脈族群的龐大勢力才能與之相比。

人族修行勢力在這八大勢力之中,算是排在中下游的存在,如果不是山海界大部分人類都崇拜妖族。人妖二族之間基本上能夠達到和平發展。只有聖道宗一方選擇敵視妖獸,那麼或許不出百年人類妖民一支就要在之力斷絕了。

來到祖龍島外,江元峰看到下方那巨型城池,心中不禁感嘆。

「這般容納上千萬人口的大城池。光以面積來論,已經不輸於現代那些國際性大都市了。看來無論是何種文明的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鼎盛程度都會十分的相似

只不過就目前上海天星的科技文明來看,如果不是在以他為首實施規劃,還有西方三神的幫襯之下,是更進一步的成為稱霸星系,探索星河。長久延續下去的偉大文明國度,還是會發展成為資源枯竭,文明毀滅的地步。還未可知。

這座巨型島嶼大部分面積都是祖龍國的勢力範圍,只有一座大城是萬獸山散修聯盟建立的商業城池。其他稍大型以上的島嶼也都同樣會有他們建立的城池,一些小型聚居地也有其開設的店鋪。能夠做到這般是因為散修聯盟這個鬆散的商業組織基本上不會參與任何勢力的鬥爭。 紅樓多嬌 本身又是八大勢力之一,自有其強大的底蘊,所以才能夠被各大勢力認同。

此次的盛會便是在這祖龍國京都龍睛城之外舉行,而散修聯盟所建立的商業城市鹿野城就位於龍睛城相鄰不遠的位置,見到這般地利優勢,散修聯盟派駐在祖龍烏的高層們怎麼還不抓緊時機大加利用?一時間城裡城外人群洶湧,由各方運來的貨物都集聚到了鹿野城各大商鋪里來,尤其是城裡的大扛商鋪都在想外兜售各種修行資源材料。還有大大小小小的拍賣集會,以及數不清的流動地攤,也就成為了祖龍島最熱鬧的地方。

龍睛城裡雖然也有其他勢力開辦的商鋪,但是並沒有鹿野城那般商業氛圍,也因為是一國都城,氣氛比較嚴肅,所以來此參加盛會的各方修士大多喜歡選擇到相鄰不遠的鹿野城去消費,購買一些自己急需的修行物品,賣掉一些對自己無用的材料。事後再回龍睛城住宿,這麼一來鹿野城裡的商人可是賺的盆滿缽滿。

初來此地的江元峰也不去關注那些山海界大人物們主持的盛會

先是在城中攤位區逛了一圈,不多時變了解了這裡大到八大勢力開設的商鋪小到窮困散修擺下的攤位等各種交易的具體情況。

首先了解的就是這裡的交易要用什麼東西來購買。這個世界的文明已經發展到一定的高度,不可能仍似原始社會一般以物易物那樣的簡單交流。與海天星修行界取用靈石來作為通用貨幣不同,山海界里無論是世俗還是修行界,這個世界的硬通貨便都是富含靈氣的極品美玉。

海天星修道界以各屬性靈石為貨幣,是因為其地靈氣遠不如山海界中充沛,所出產的靈石一上手便能應用,即便不合屬性的也可以用作他途或是與他人交換,至於海天星所藏的玉石礦脈雖然不多,卻也不算少。可是其內蘊含的靈氣遠遠比不上靈石的含量,極個別上好的靈玉有數量極為稀少,所以在那裡玉石才淪為一種用來煉製法器布置陣法的常見材料。

而山海界的元氣無論是濃度還是靈性都遠遠超過海天星,玉石是一種天地元氣的優良載體和良導體。也被認為是靈石的一種,在這般環境下,山海界中所生成的靈玉礦脈眾多,靈氣含量不但巨大而且性質平和易吸收,是山海界修士修鍊的最佳輔助之物。

山海界已發現的各大上品靈玉礦脈都被大小小修行勢力所瓜分佔據著。有智者最早便提出限量開採,以面大肆挖掘會造成靈玉礦脈斷絕,

別的他不敢說,若是說各種靈玉,他天帝行宮的各殿倉庫里多的銷滿整個赤城天闕的面積都不嫌多,一般都是用來充作宮殿樓閣、桌椅器物的建造材料,或者用來構建陣法禁制的載體罷了。

這些庫存大多都是當年洪荒各的進獻的材料,還不算上歸墟世界里數不清的靈玉礦脈所能出產的數量。

所以江元峰完全可以拿出一小部分自己沒有大用處的極品靈玉來購換出外界十分稀少的珍貴材料。

憑藉自己的見識,江元峰在攤個區淘到了不少他人不識的稀奇物品。又特意以秘法掩蓋自己的行動。所以並沒有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逛完了攤位區,江元峰便奔向了大小店鋪,在迷神法術的作用下,這些店鋪的老闆都把自己壓箱底的好東西拿了出來,江元峰也不佔他們的便宜,據實價格以靈玉付賬。反正他手裡的靈玉多的泛濫,花去的這一點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幾家大店鋪里雖然有天仙一流的高手坐鎮,但是江元峰的實力見識郗超過他們不少,要瞞過這些人的注意也是輕而易舉。

不過到底是一間間商品上門收購。既費時又麻煩,買的又都是一些珍稀冷僻的材料。所以收購來的物品數量不多,還沒讓江元峰滿意。於是他找上了鹿野城裡最大的一家商鋪的寄賣行。

這裡外麵店鋪是收購物品的地方,類似華夏過去的當鋪,而裡間一般都是進行拍賣和大宗交易的地方。

江元峰也不在外面停留,進門之後就直奔裡間,找上了負責這裡交易的大掌柜。

「這個前輩,您請裡邊進,請!」

看到裡間的商鋪侍衛被人家看了一眼邊滿臉冷汗的不敢妄動,一身福態的大掌柜不敢稍有集慢。忙熱情的挪動自己「壯碩」的身子迎了



江元峰點了點頭,與這位胖子大掌柜進了裡間貴賓室。

這裡一般都是招待商鋪貴客的的方。裝潢華麗中顯得富貴高雅,沒有一絲土氣暴發戶的樣子,看來是用了不少的心。

「前輩此來,不知是要買賣些什麼?小店上至仙丹法寶,下至低階符咒法器,都有不少存貨,就算暫時沒有存貨,只要前輩您吩咐下來,自會有人為您收集全了,保您滿意,下次再來!」

江元峰也不去理會大掌柜的客氣話。 重生驚世醫妃:邪王,寵我 只淡淡的說道:「看來你們這裡的存貨很多,那就帶我去看看吧!」

大掌柜聽了網想拒絕,但看到江元峰淡淡的眼神掃過,心下就是一寒。想起了眼前人的實力,方才那兩個侍衛可是真仙的修為,都是山裡派出的精英弟子,竟然被人家一眼看的不敢出手,那麼此人恐怕最低也是一個厲害的天仙高手,甚至有可能是那些金仙老怪物的分身前來。於是胖大掌柜也不敢直言拒絕,只是若有所指的說道:「前輩可能不知,我們這些商鋪的倉庫一向都是不許外人進入的,就算是萬獸山上面來人,如果不是商鋪所屬,也要避嫌不可進入。」

不錯,江元峰找的這家寄賣行正是萬獸山直屬的生真,這胖大掌柜話里是以萬獸讓。的勢力來壓人他的氣焰。

不過江元峰卻根本不把什麼萬獸山放在眼裡,他做完這票買賣就要離開山海界回歸自家仙府,那萬獸山的人再厲害,也不可能抓的住他的蹤影。

「多說無益,你只管帶我去倉庫一看就是,要是東西讓我滿意,自然會有賞賜!」

大掌柜聽了心裡急的直冒冷汗」遼店鋪里卜頭安排的兩個天仙修為的執事都在龍睛城裡省一旭幕力商議盛會比斗事宜,如今店裡修為最高的就是幾個真仙實力的侍衛,對付眼前這位高人恐怕沒有幾分把握。

考慮再三,最後這胖子大掌柜還是帶著惹不起的高人江元峰來到了他們商會的倉庫所在。現在只能指望盡量拖延些時間,等那兩個天仙級的執事接到傳信后,能儘快由龍睛城回來了。

看著胖掌柜一點點的打開層層禁制,江元峰沒有顯得不耐煩,他知道這是這傢伙在拖延時間,就連寄賣行里有人傳信出去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對此江元峰雖然不懼。但是卻怕一會兒事情會變得麻煩。於是就輕哼一聲,讓胖大掌柜退開一邊去,對著倉庫大門揮出一片金色光霞。

就見金霞一出,原本大門外的重重禁制就如遇到洪水猛獸一般瞬間退去,倉庫的大門轟然而開。

對於江元峰的神光應用而言,解除一些防護禁制最有效果,尤其是這種修為法力在他之下的人所布置的禁制,就算是數目再多,也都是薄薄的窗戶紙一般一捅就破。

一邊的胖大掌柜震驚的看到,那些能讓幾個天仙短時間內也束手無策的重重厲害禁制,竟然在一瞬間就被解除了,這是何等的威能,就算是他們商會的金仙老祖也做不到這一點吧?

「現在把這些貨物的清單拿來吧!」

驚愣的被江元峰拉進了倉庫里,聽到對方的問話,胖大掌柜才清醒過危顫顫的從儲物法器里取出一卷玉簡,恭敬的獻給江元峰這個

人。

江元峰結果那捲用金線綴連的玉頁書簡,神念融入其中一觀不多時便掌握了其中內容。

嘴角露出微笑,這萬獸山的直屬商會所存貨物果然如他所料,豐富程度令自己滿意之極。江元峰也不理一旁的胖大掌柜,來到玉簡清單中記載的自己感興趣的貨物所在小統統都是一揮袖子那些東西就在眼前消失不見。

那胖大掌柜眼見著自家倉庫里的珍稀貨物一片片的在自己眼前消失不見,偷偷的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暗自焦急,卻是不敢說什麼。

短短一頓飯工夫之後,江元峰收集到了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讓自己滿意的材料,對著胖大掌柜微微一笑。

「不錯,我想要的東西都全了,這些是給你的貨款,多餘的就賞給你了!」

說罷,一樣手,一堆堆光華璀璨的各色美玉便高高的落在胖大掌柜面前,一眨眼就幾乎堆滿了整個大型倉庫的空間。

胖大掌柜還沒來得及驚訝呢,就被埋在了山一般的玉堆裡面。

「這。這,」

好不容易從玉堆裡面爬起來的胖大掌柜看著入目滿眼的極品美玉,已經說不出話來。不多時兩位天仙高手接到傳信之後,擱下龍睛城那邊的事務趕了過來,卻見到的是胖大掌柜那球一般的身子在美玉堆里打滾又唱又跳的一幕。

忙一個巴掌打醒了這傢伙,才的知了事情經過,他們不由對這件事感到莫名其妙。

最後只能歸為是哪個前輩閑得沒事過來跟他們商會開的這玩笑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