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老者急促的聲音剛剛落下,旁邊就走過來一個白衣少女,她面如皓月,冷清似寒冰,美的好似畫中人物一般。

她就是雪女,看向丁峰的目光帶著審視,眉頭略皺,身子一顫,竟然露出了驚恐之色,慌忙後退。

「雪女,怎麼了?」

老者大驚,旁邊的眾人也都大為緊張。

「他,殺孽滔天!」

雪女指著丁峰,眸子中,依然帶著驚恐。

「殺孽滔天,這不算什麼事啊!」

老者不解的搖搖頭。

「不,你不懂,在我的感應中,他殺的,或者因他而死的生靈……!」雪女竟然咽了口唾沫,哆嗦道,「竟然、竟然萬億億生靈……!」

嘶……!

老者,白蠶,還有另外十餘位無不倒吸口涼氣。看向丁峰的目光露出極度震驚之色。

對於雪女的神通,他們都一清二楚,自然知道不假。

就因為不假,才讓他們震撼。

萬億億生靈?

這是何等可怕的數字!

「莫非你是個老妖孽?」

老者作出了防禦姿勢。

丁峰卻古怪的看向雪女。疑問道:「窺視內心?曾經的經歷?還是因果?映照過去?竟然連我的內心都不知不覺的感應?」

「這只是我的本命神通!」雪女忽然平靜下來,「你殺孽滔天,卻不算是壞人,自有原則,勉勉強強還算是個好人。當真古怪!」

屠殺萬億億生靈還算是個好人?

這樣的評價,讓白蠶等人都迷惑了。

丁峰眼睛一眯,仔細感應,發現一股極其詭異的力量,似命運,似思維,似時光,又似因果在圍繞著他。他連忙催動唯一真體,攪亂自身的因果命運,問道:「你還能感應到嗎?」

雪女渾身一震。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你竟然斬斷了我的感應?」

「什麼?」

老者大吃一驚,「你的本命神通,不屬於法力,不屬於精神,只存在虛幻之間,斬不斷,破不掉,擋不了,就連我都無法破掉。他竟然……!」

「龍老,他不算是個壞人,是個很有原則的人,誰對他好。他就對誰好,只要不惹他,他自不會理會?這就是我剛才感應到的總結!」

雪女說罷,就退到了後面,只是她一雙眸子,始終沒有離開丁峰的身上。帶著深深的好奇和古怪。

「有意思!」

丁峰笑道。

雖境界和對方有差距,可能悄無聲息的窺視他的性格,不得不說,對方的神通極其的了不得。

「當然有意思了!」

龍老兩眼冒光,搓了搓手,招呼道,「小道友,先坐下,坐下,咱們好好的聊聊!」

「好!」

丁峰的笑意更勝了。

「你的氣勢很強,實力恐怕也達到了我們這個級別,即使沒有,相差也不多。」龍老忽然嚴肅道,「剛才雪女對你的心性也做了總結,總之,你已經過了第一關!小子,你說想不想讓我們成為你的幫手?」

「想!」

丁峰老老實實的承認。

「那好!」龍老滿意的點頭,「既然想,那就先拿出點本事,看看能不能折服我們?當然不是戰鬥,而是先聽聽你的道!」

「我的道?」

丁峰古怪了起來。

「嗯,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對你進行全面的評估。」

龍老說道。

「好,在我說之前,你們先給我說說,道師之境的情況!」

丁峰詢問道。

「不、不,只要講你的道就行,至於道師之境,你還沒達到,不需要你講解!」

「我有了道師的戰力,卻對道師之境沒有多少了解,我只想聽聽而已。」

「好吧!」龍老簡單的說道,「眾所周知,入道之後,凝練道種,成就道士。道士九重,打破極限,道種化靈,成就道靈,或者說是元靈,真靈,本源之靈,就是一團本源靈光!道種孕育,靈光化生,這就是道師之境!」

龍老深入淺出,講解的很詳細,直到這時,丁峰對道師才有一個全面而系統的了解。

「好,那你們就聽聽我的道!」

丁峰何許人也,了解道師的情況之後,就已經真正的悟透了道師的本質。高屋建瓴,就是如此。

他曾經是洪荒世界的道師,眾生的天帝,好比這方世界站在最頂尖的存在,何等眼光,何等悟性,小小道師之境,自然窺視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總之而言,他只不過需要一個引子罷了。

丁峰開口吐聲,剛開始龍老、白蠶等人還不在意,可隨著丁峰的講道,他們面色越來越凝重,直至最後不知不覺的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有淺而深,從入道,剖析道士之境,又有道士講解道師的修鍊情況,這一講就是半天功夫,最後丁峰停了下來。

「怎麼不講了?」

聽到聲音停下,龍老立即抓耳撓腮。

「如何?」

丁峰微笑詢問。

龍老一呆。猛然反應過來,臉色一紅,隨之兩眼就冒出了紅光,激動的說道:「小子。你厲害,服了,老龍我服了!道士之境啊,竟然將道師的境界講解的比我還深邃,要不是知道千道宮傳承杜絕分身之法等等。我絕對會認為你是哪個老怪物的分身!」

激動過後,龍老轉身看向了白蠶等人,嚴肅道:「他的心性過關,境界明顯不低於我們,氣勢也幾乎不輸於我們,諸位,這是我們的機會!你們,可否做好準備?」

「只要他發誓不虐待我們,我就同意!」

這是一位略顯陰沉的中年人。

「不,我不會發誓!」

丁峰當即拒絕。

一旦立下誓言。就會受到束縛,受到因果糾纏,他可不會這麼做。眼前的這些人,也不值得他發誓。

「小子,我們可是要和你簽訂奴僕契約,你竟然連個誓言都不願意立下?」

中年人當即惱怒。

「你不夠資格!」

丁峰嗤笑一聲。

「找死!」

中年人大怒,一拳轟向了丁峰,龍老想阻攔,卻停了下來,他也想看看丁峰的具體實力。心中也好有個譜。

丁峰不退、不躲、不讓,純粹的力量,攜帶著無匹的威勢,一拳也轟了過去。

轟……!

起勁炸開。將龍老等人都震退。

再看丁峰,硬是沒有退後一步,而中年人竟然晃了晃,往後退了三步。

「怎麼可能?我可是道師九重之境,竟然被你震退了?」

中年人滿臉的不可思議,就連龍老都露出了震撼之色。

踹了首席總裁 「好強的體魄。小兄弟,我來試試你的力量!」

龍老說著,一拳轟向了丁峰,這一拳,竟然沒有帶動任何氣流,也感覺不到強大的力量存在,可丁峰卻瞳孔一縮,感覺到了威脅。

「來的好!」

丁峰當即熱血沸騰了,大叫一聲,轟出了極光鎮天拳。

砰……!

丁峰竟然被一拳轟飛出去,直接倒飛了萬米之遠才堪堪停住,而龍老身子一晃,後退了幾十米。

「好強的力量!」

丁峰倒吸口涼氣,這時他感覺到手臂顫抖,身形一晃,再次回來。

他感覺到震驚,可白蠶等人已經目瞪口呆。

「你竟然沒有受傷?」

白蠶難以置信的說道。

「你竟然將龍老轟退?」

雪女發出了驚呼。

「小子……!」龍老深吸一口氣,驚詫道,「我的體魄,可是比極品寶器還要強上幾分,距離靈器的強度也差不了幾分,竟然沒有傷了你?還被你震退?我分明感覺到,剛才你也是全憑體魄的力量,那你的身體強度,絕度達到了極品寶器的地步!嘶……道士九重,極品寶器級別的體魄,小子,別告訴我你有七八個道種,達到了上品的法力?」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丁峰說著,接連催動了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明和黑暗道韻,看著他的演化,龍老等人都瞪大了眼睛,激動的渾身哆嗦。

「九種?」

白蠶砸吧咂嘴。

「九個道種,萬古未有啊!」

龍老發出了震驚的感嘆。

「九種道種,如何?」

丁峰笑問。

「唉,服了,徹底的服了,要不是仗著血脈之利,我恐怕不是你的對手!」龍老感嘆道,「人類啊,不愧是上天的寵兒,讓我等羨慕嫉妒恨!你的悟性,你的資質,還有你的體魄強度……要是你有這樣的血脈,嘶,我的乖乖,說不得你能在道士九重之境,斬殺道君強者呢!」

「你再來看,如何?」

丁峰手指一彈,一縷法力飛向了龍老,被他一把抓住,而後就是渾身一震,再震,三震,眼睛瞪圓了,「極、極品法力?」

「龍老,你、你說什麼?極品法力?怎麼可能?」

白蠶差點蹦起來,比較淡定的雪女也目瞪口呆。

「就是極品法力,打破了萬古鐵律啊,道士之境,竟然真的有極品法力的存在,這、這怎麼可能嘛?」

龍老依然難以置信,這比丁峰有著堪比極品寶器的體魄還難以令人置信。(未完待續。) 林北望只好蒙著自己的頭,把滾燙的臉埋的低一些,再低一些。雖然平日里輕浮不羈,但是面對此時這種有些微妙的關係時,心中還是羞澀的。畢竟不是真的生活了多年的夫妻,可以坦然自如的在雙方面前……

陸寒徹臉上的笑意卻沒有散,躺在床上的他,倒是輕鬆自如。他微眤的眸子,像只老狐狸般深不可測。

其實,從陸寒徹的靈魂寄宿在林北望身體里的第一天,他就已經對她的身體知曉的差不多了。感受著她的心臟跳動著,感受著她的血液流動著。用她的眼睛看著這世間萬物,一個身體里,有過兩種完全不同的靈魂,想一想,都覺得有些奇妙。

陸寒徹轉過身來,撐著一隻手,看著蜷縮在床角的魂體林北望。聲音低沉暗啞的問到,「如果真的是厲千陽撕了那幾頁日記,你打算怎麼做?」

魂體林北望聽此猛地轉過身來,兩人距離近的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

陸寒徹眉眼順勢往下看著林北望,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如果要我知道日記本是厲千陽撕的,我一定會讓他如這日記本一樣!」魂體林北望滿眼殺氣的說到。想到那一天他還說沒有看到過日記本,最後還讓一個小孩找出來!這個厲千陽,看來是做了一整套的戲來框林北望的!林北望心裡氣的牙痒痒的,恨不得現在就找厲千陽問個清楚!

「厲千陽可是全C城最受女人歡迎的男神啊,你就沒有對他有……」陸寒徹說完,一個翻身壓覆在魂體林北望的身上,眼眸緊緊的看著林北望小鹿般的大眼睛。

魂體林北望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想要按住那一顆亂竄的心。這個有毒的陸寒徹又來了,又來了……鼻腔里又有一股蒸騰的熱潮來襲……

因為太突然,林北望的雙眼,緊張的睜的老大的看著陸寒徹。他冷冽逼人的氣息,就算是用著她林北望的皮囊,都能讓人想入非非,少女心澎湃。

這樣下去,這個晚上還怎麼睡……

林北望在心中暗自叫苦不已。

魂體林北望閉上了眼,鼓足了勇氣,做了一件一直想做的事情。她微挺起身子,唇吻上了陸寒徹的唇。只是蜻蜓點水,魂體林北望便撐不住這個高難度的動作,再次躺下了身子。趁著陸寒徹恍神,趕緊羞澀的轉過身去,背對著陸寒徹裝睡了起來。

陸寒徹抿了一下唇,笑意甚濃的躺在林北望的身旁,安靜的閉上了雙眼,回味著林北望這個有些撩人的吻。這個晚上他總算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覺得甚是滿意以後,他打算先且這樣放過林北望了。

這一夜裡,狹小的房間里,兩個各自睡得都很沉。

一夜無夢的醒來時,發現船停了。

魂體林北望猛地飛起身,飄向窗口處,看著外頭寧靜的海面。她算了一下時間,還有三個小時她的身體就能和陸寒徹的換回來了。趁著還是魂體,她得出去干一件事情。 ?丁峰帶給他們的震撼太大了。【鳳/凰/更新快請搜索】

道士九重,擁有極品寶器級別的體魄,不下於龍老的力量。

法力品質達到極品,何為極品?同樣的法力,極品是下品的千倍之威能,這就恐怖了。

還有丁峰講道,讓他們入迷。 從今開始當大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