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凡明白自己的判斷果然沒錯,小山包非常堅固,至神尊級別的東西根本打不破。

「這東西需要怎樣的神器才能打開?」

葉凡看不懂,自然需要詢問權威人士。

「這個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只能龍刃才能破開。」

傳承之塔開口了,他的語氣有些吃驚。

「需要龍刃?這東西什麼級別?」

葉凡很是吃驚,他能夠聽出傳承之塔的震驚,這讓他不由吃驚,說來這算是他第一次聽到傳承之塔的語氣中充滿震驚。

「無數的神靈都認為至神境就是極限,其實不然,當年的大帝跟幽影女皇就有主宰級實力,這是完全凌駕於至神境上的無上境界,根據大帝描述,主宰又分為三大境。」

「這麼誇張?這個三大主宰境是什麼?」

「這個劃分有些奇怪,分別是三重主宰境,九重主宰境,十重主宰境。」

「的確非常奇怪,三重作為第一境沒什麼好說的,但是第二境如果是九重境的話,第三境是第十重境就說不過去了。如果將主宰分為十重境那就容易區分了,但是這個三大境感覺莫名其妙。對了,大帝到底是哪一個境界的大主宰?」

「大帝最後應當晉陞九重境的大主宰,也是這樣才戰神幽影女皇,至於這個對大主宰境的劃分,大帝曾經說過這是從很久遠的過去流傳下來,之所以不是十重境,這是因為十重主宰境遺失了,只剩下第三、第九、第十,所以要晉陞大主宰境非常苦難,因為沒有第一重跟第二重,只能晉陞第三重,所以這需要巨大的機緣跟強大到髮指的天賦才行。」

「境界居然也能遺失?這是什麼操作?」

葉凡有些懵逼,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武道境界還能丟失,大主宰境那離自己太遠,就那神尊境界來說吧,如果也有十重,第一重跟第二重遺失了,只剩下第三重自己怎麼破?

葉凡腦子頓時卡殼了,他想象不出第二重跟第二重神尊境界遺失之後,自己怎麼突破到第三重,畢竟境界都是階梯式遞進,一旦失去前兩重,就等於斷掉了通往第三重的路,理論上是不可能晉陞第三重的。

想象大帝跟女皇居然能夠成為三重大主宰,這天賦絕對是非常誇張的,尤其是大帝,最後還達到了九重大主宰竟,天賦跟機緣已經牛逼到爆了。

「這個境界遺失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這個不是很清楚,根據大帝說傳說在大神宇形成前整個神宇是分成三大部分,後來有人將三大神宇融合,形成大神宇,並且將九重大主宰境提升到十重大主宰境。只是在那遙遠的過去,一尊十重境的大主宰妄圖掌控整個大神宇,將億億萬種族奴役,用眾生的血獻祭,鑄就自己無上的榮耀。一場大戰因為這位十重境大主宰爆發,最後他被打爆,就在要被磨滅時,他將自己融入到整個大神宇的本源中,那位擊殺大主宰的無上存在為了將他徹底磨滅,強行重塑大神宇。但是到底發生了什麼已經沒有任何存在知道了,只知道十重大主宰境丟失了很多境界,只剩下第三重、第九重、第十重三大境界,從那以後神靈要想晉陞主宰境變得異常困難,無數個大神宇輪迴都難以誕生一尊。」

葉凡聽得暗自咋舌,十重境大主宰肯定是最強者了,他如果要一統大神宇應當沒有人可以阻擋,可是最終的結果就是這傢伙被干趴下了,整個人都差點被磨滅,最後要不是將自己跟大神宇融合,絕對死翹翹了。

這個干翻十重大主宰的傢伙真心牛逼啊,將對方打得快要形神俱滅不說,居然還要重塑大神宇,徹底將對方玩死。

葉凡幻想一下,他發現自己的想象力太匱乏,根本想象不出要是怎樣的英姿才能做到這位恐怖存在這樣重塑大神宇讓一切按照自己的意願重來。最後肯定失敗了,不過葉凡不認為是這位存在實力不夠,而是那位十重大主宰最後急眼了,肯定用了非常極端的方式,要不然十重大主宰境不會只剩下三重。

好吧,這些都跟葉凡似乎沒有什麼關係,至少現在肯定沒有,他連真正的神尊境界都沒有,有怎麼能夠管得到大主宰境。

「你別告訴我這個小山包就是大主宰境的東西。」

「主人還真猜對了,這個小山包的確屬於大主宰境界,讓我吃驚的就是它還是大主宰第一重境界的物質,如果主人能夠將這個小山包研究透,說不定能夠找到遺失的大主宰第一重境界。」

「這個小山包中蘊含了大主宰第一重境界的秘密?」

葉凡的眼睛亮了,雖然現在大主宰境界距離太太過遙遠,但是未雨綢繆還是很有必要的,如果小山包真的關係到大主宰境第一重,他將之搜藏起來總不會有錯。只是這座小山包既然是主宰境界的東西,那要弄到手似乎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葉凡剛剛戳了一指,這讓他明白小山白雖然看上去很差,可絕對是貨真價實的主宰級,他要將之弄到手可不容易。依靠葉凡自己肯定不行,所以他將龍刃取出來,然後嘗試將小沙包挖出來。

真硬啊。

葉凡一劍戳在小山包上,讓他心理平衡的就是劍真的在小山包上戳出了一個小洞,能夠被戳出洞就表明用龍刃還是可以挖的動的。只是葉凡挖了一會兒,發現效率實在是太低,要將整個小山包挖出來怕是需要很久。

麻蛋!

哥們可不能在這裡浪費太久的時間。

葉凡可不打算在這裡不斷挖洞,他感覺這樣做太傻,盯著眼前的小山包,他忽然覺得挖走自然困難,但如果只是挖一個洞通往小山包內了?

看那些雕像就是在跪拜小山包,這表明裡面或許埋著一個人。

難道是大主宰?

可能性很大啊。

葉凡連吞口水,想到自己挖出一尊大主宰,他就心中打鼓,這東西太恐怖了,要是對方是壞人,豈不是要惑亂天下?不過想到對方可能掌握了第一重大主宰境,葉凡內心是衝動的,這東西未來對自己肯定是有用的,就算挖出一尊大主宰來,也是可以冒險的。

葉凡將小山包打量,既然山包本身很難挖洞,何不放大距離,將這片區域都挖走,這樣總不用挖大主宰級別的東西,相信會輕鬆很多。

有了猜測跟想法,葉凡當然要付諸行動,不過讓他非常鬱悶的就是周邊的情況一樣,他根本很難挖洞?

「這是怎麼回事兒?」

「大主宰級別的東西肯定會有大主宰級別的法規,就算主人將世界都挖穿了,它也是不會動的。」

傳承之塔的話讓葉凡無語了很久,既然投機取巧的打算失敗,他只能老實去挖小山包了。這次葉凡決定打一個洞進入三包中,他倒要看一看裡面是不是真的埋了一個主宰。

想想就覺得心驚肉跳啊,葉凡強自鎮定,不就是挖墳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說不定真的能夠挖出驚天動地的好東西來。葉凡期待是一件主宰器,這樣他的手中就有強力神兵可以用來。

挖!

狠狠的挖!

葉凡發現要挖穿小山包還真不容易,就算他的手中有龍刃這樣的神兵也只能一點點來。數天的時間過去,葉凡再一看發現也就一根手指長的距離,這讓他有些崩潰。龍刃沒事,可他感覺這樣下太耗時間,而現在他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

怎麼辦?

必須加強龍刃的強度才行,可要怎麼做了?葉凡很快將自己的劍道之力注入,第一輪測試,效果微乎其微,完全可以忽略。不過葉凡沒有放棄,他開始直接注入劍道法,很快讓他驚訝的就是當注入單一的劍道法的時候,龍刃的屬性似乎發生了變化,變成這種屬性的神劍。

這什麼情況?

「簡單,龍刃可以根據你的劍道屬性變化,變成單一的道劍。」

龍女的聲音出現,她顯得很高興,似乎葉凡終於開始了解自己一樣。

單一的道劍?

葉凡心神一震,忽然間他有種奇怪的感覺,這種道劍不是他修鍊所需要嗎?如果將自己的劍道法注入龍刃,讓其磨鍊變得純粹,是不是能夠快速提升自己的劍道?

「你的想法沒有問題,大可試一試。」

龍女再度開口,這讓葉凡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不容易啊,高高在上的龍女終於開始主動跟自己說話,看樣子自己要拿下龍女還是有希望的。

「你的希望暫時非常渺茫,不過我看好你哦。」

龍女的話透著笑,這讓他葉凡有種似曾相識,想當初最開始見面的時候龍女就是給他活潑開朗的樣子,可是這一幕的她很久沒有出現了,如今再度碰到,那叫他如何不感動。

既然龍女說可以試,葉凡還有什麼好猶豫的,他開始注入單一的劍道法,然後瘋狂的對著小山包猛戳,彷彿這是一個絕色美女一樣,他要用自己的絕世神劍戳爆。有時候這男人還是需要有幻想的,枯燥的小山包要挖穿何等枯燥,可是如果這是一個絕色女神那就不一樣了,那是所有男人都會興奮的亮劍,哪怕天荒地老,他們都不會感到疲憊。

葉凡現在就是這種狀態,注入單一的劍道法,然後開始瘋一樣的祭出龍刃去戳小山包,這個效率快了很多,最開始一根手指深,漸漸的,開始不斷被拓寬跟加深。

無數的劍道法注入,葉凡將挖掘的速度瘋一樣提升,漸漸的他有了感覺,眼中的小山包消失了,轉而變成一位絕色美女,這讓他瘋狂的祭煉神劍,簡直就跟不要命一樣,似乎恨不得一次就將小山包戳穿不可。

「吼!」

突然,憤怒的吼聲傳來,消失很久的魔宮從劍陣中掙脫出來,此時它通體湧現的魔氣淡了很多,可見為了掙脫劍陣消耗絕對不小。

魔宮之主異常的憤怒,這絕對是因為被葉凡用劍陣封印而來,他要報復,不然心中積壓的怨氣無從宣洩。

所有的神劍炸開,然後瘋一樣的朝著葉凡涌去,將沉浸在打洞中的他驚醒過來。

麻蛋!

葉凡異常的惱火,他幹勁十足來著,這該死的魔宮之主真是來得不是時候,難道老師待在劍陣中不好嘛,非跳出來找抽。

所有的神劍都化為劍道法,然後被葉凡吞進體內,幾乎是一個呼吸間同樣無數的神劍再現,只不過這次的感覺似乎不一樣了,每一到神劍都釋放出可怕的劍力,那感覺跟先前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東西。

刷!

所有的神劍瞬間組合,化為一口可怕的巨劍。

「轟!」

巨劍釋放出可怕的劍光,一種恐怖的變化出現,整個諸神黃昏之地內似乎有什麼東西被引動,那一刻巨劍忽然巨震,然後閃電間開始膨脹,它的體質眨眼間就有魔宮的大小。

什麼情況?

葉凡這個始作俑者也被嚇了一跳,他一下子放出自己所有的劍道法,這可是有億萬道,恐怖的數量就算是他自己也沒想到。億萬道劍道法這一刻引動了諸神黃昏之地某種力量,那一刻讓葉凡懵逼的就是無數的劍道法從諸神黃昏中射來,加入到這口膨脹的巨劍中。

葉凡作為始作俑者感覺還是非常敏銳的,短短瞬間融進來的劍道法就有數千道,而且這個數量還在增長。

這到底什麼情況?

葉凡一臉的懵逼,他只是簡單的組合化為神劍的劍道法,沒想到卻引來這麼多劍道法融進來,他的感覺沒有錯誤的話,這些融進來的劍道法都是他不曾修鍊過的。

「這似乎是在組合劍之大道。」

龍女的聲音在葉凡的腦中想起。

「為什麼?」

「諸神黃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這可是要比御天大帝時代還早,有傳言這裡有上一個大宇宙時代的超級強者,這裡甚至隱藏著真正十重大主宰的修鍊秘密。曾今有資格晉陞大主宰的強者都來過這裡,他們就是想要找到真正踏足踏足在的境界,這也是諸神黃昏中出現這麼多頂級神尊的緣故。」

上一個大神宇時代?

好吧,葉凡承認自己這次真的長見識了,他忍不住道:「這些劍道組合,難道就是在諸神黃昏中有真正的劍之道,所以才會因為我的意外之舉產生共鳴?」

「沒錯,這可是天大機緣。主人啊,別管那該死的魔宮之主了,將所有劍道收了,這對你的好處是難以估量的。」

龍女在葉凡的腦中催促,她是真的動心了,作為第一神劍,如果能夠接觸到上個大神宇時代的無上劍之大道,她豈能錯過這樣的機會。

葉凡當然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暫時放棄了繼續挖洞的打算,雙目鎖定頭頂懸浮的神劍,他的心神真正融入其中。

巨劍並未抗拒葉凡的融入,那一刻當他的心神融入其中時,體內的劍道神木都在劇烈震動,無數的訊息被接受,全都一股老的衝進劍道神木之中。根本不用龍女所說的將這口巨劍收掉,僅僅心神的相融就帶給了劍道神木難以想象的收穫,天地間所有的劍之道都在劍道神木內延伸。

自從誕生劍道神木開始,這株地神尊級別的神木就不曾再度真正生長,可是這一刻它居然開始膨脹。葉凡的感知非常敏銳,在內宇宙神國內驚人的變化在產生,劍道神木不僅軀幹在膨脹,它的根莖更是瘋長,向著宇宙神國的每一個角落擴張,那數不盡的根須衍生,他能夠清晰感應到宇宙神國也隨著劍道神木的瘋長得到成長。

「轟隆!」

內宇宙神國的成長完全上了一個台階,如果先前只是初始階段,那麼現在才真正開始成熟,這是一個真正的劍道宇宙神國。

或許葉凡還處於同樣的境界中,可是他所能容納的力量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算是經過層層放大,他現在的至神尊境界力量也翻了數倍。 當然了,葉凡對這些並不感興趣,對他來說真正最大的收穫不是修為暴漲了多少,而是這次憑空多出一倍的劍道法,一種大圓滿的境界在內宇宙神國震蕩,讓他激動的不可自已。

這是要逆天啊。

葉凡很清楚要真正達到劍道圓滿有多困難,他沒想到自己以外會得到這樣的機遇。

是什麼讓自己獲得了這樣的機遇?

葉凡認為這不是自己放出億萬道劍道法,而是他不久前正在挖洞,將所有的劍道法都用龍刃升華,這讓他的劍道法純凈到一定程度,所以再度合一的時候跟諸神黃昏之地存在的劍之道產生共鳴,強行將億萬道劍道法吸引了過來。

魔宮之主震驚了,原本打算沖向葉凡報仇雪恨,可是這會兒恐怖的劍之道出現,整個諸神黃昏的大道都被引動,讓他驚恐的就是懸浮在葉凡頭頂的那口巨劍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驚懼。 不負卿莫別離 跑路!

魔宮之主沒有任何猶豫,恐怖的神劍已讓他感到了危機,所以他打算逃跑。

「嘿!」

葉凡自然注意到了魔宮的動向,先前懶得理會,不過這回他很想測試一下神劍的威力,所以心念一動,懸浮在他頭頂上的神劍閃電間化作劍光。

「碰!」

神劍閃電間斬中魔宮,那一刻「咔嚓」一聲巨響傳來,整個魔宮居然被砍去一角。這樣恐怖的事實讓葉凡都目瞪口呆,先前他可是用劍道法所化的道劍劈過,只可惜沒有對魔宮造成任何傷害,可是這會兒卻直接砍去魔宮一角,這表明這會兒任何至神尊來了,他都要將其斬於劍下。

既然神劍威力如此恐怖,葉凡豈會放過誅殺魔宮之主的機會,說實話他早就看這傢伙不爽了,自己噁心不說,還不斷糾纏他,這下他要徹底將其抹殺,讓這片天地恢復清明。

神劍感應到了葉凡的決心,砍掉魔宮一角之後,沒有任何停頓,它化作劍光,再度斬向魔宮。

「啊!」

魔宮之主又驚又怒,神劍的恐怖威力簡直超乎想象,這完全就就是一件超級至神器,就連至神器級別的魔宮居然都扛不住,要是真的在被砍中,他知道魔宮真的要被肢解。

該死!

魔宮之主知道剛剛自己不該去報仇,要不然也不會引發神劍引發劍道共鳴,直接蛻變出一口真正意義上的劍之道的道劍。

只不過現在後悔還有卵用,魔宮之主哪裡敢跟這口恐怖的神劍對抗,他祭出自己最強的逃跑能力,試圖逃避鎖定。

只不過非常可惜,神劍恐怖異常,魔宮的任何躲避都成為最為可笑的笑話。

「咔嚓!」

神劍閃電間斬中魔宮,讓剛剛定住身形,準備再度祭出逃跑大發的魔宮被斬中,那恐怖的鋒芒怒爆,不可思議的就是被砍去足足三分之一多。

「轟隆!」

魔宮剩下的三分之二撞向那些跪在地上的雕像,這裡每一尊雕像都代表一尊至神尊,數量上足有數百萬,那密密麻麻的樣子讓任何看到的人都要震驚。此時魔宮撞上去,如果這些雕像真的就是至神尊,魔宮這麼撞過去絕對會被轟殺至渣。可惜這些雕像都被所留困鎖,他們看上去也不可能動,所以根本無法阻止魔宮撞上去。

「碰!」

可怕的撞擊出現,被體型龐大的魔宮撞上絕對要粉碎才對,不過出奇的就是所有雕像都沒有碎,甚至就連撞偏一點的情況都沒有出現。

魔宮撞上雕像群之後開始掙扎,打算離開這個地方,不過它的速度還是忙了,剛剛騰空而起就被神劍斬中,這次劍可不是斬中身軀不重要的地方,這一劍直接斬中真正的中樞。

「咔嚓!」

一聲驚爆炸開,魔宮瞬間一分為二,那一瞬間徹底被劈開,露出一尊只剩下半截身體的甲胄神靈,他現在驚恐無比,在魔宮被劈開的瞬間打算逃離這片區域。

葉凡的臉上儘是冷笑,冷冷的看著只剩下半截身體的魔宮之主,斬草除根的道理自然懂,不管這傢伙未來會不會成為敵人,現在大家既然已經成為了敵人,他當然要將這傢伙幹掉。

神劍閃電間斬向魔宮之主,他的速度雖然提升到極致,但還是無法逃過這一劍,閃電間他被神劍斬中,不過讓人以外的就是神劍並沒有輕易將他砍成兩半,而像似砍中后卡主了一樣,居然帶著這傢伙一頭轉向不遠處的小山包。

這一幕是葉凡不曾預料到的,他沒想到魔宮之主身上的甲胄居然如此給力,沒有被神劍一劍劈開。

「碰!」

魔宮之主撞上小山包,那一刻他的半截身軀應聲而斷,而神劍也正好看在小山包上。小山包絕對是大主宰級別的東西,神劍不可能將其斬開,先前葉凡戳了那麼久也只是戳出一個小窟窿而已,這下自然不可能將其斬開。

不過讓葉凡目瞪口呆的就是小山包居然咔嚓一下被劈開了。

什麼情況?

葉凡敢肯定絕不是神劍劈開的,那麼小山包又怎麼一副是被劈開的樣子?

神劍閃電間回到葉凡的頭頂,此時魔宮之主已經消失了,顯然就在神劍劈開其身上的甲胄時,整個人都被神劍的鋒芒蒸發掉。

葉凡當然不會在乎魔宮之主,這傢伙既然掛了,那就是一個路人甲一樣,從此從他的記憶中消失。葉凡死死盯著被劈開的小山包,神劍絕不可能將它劈開,可現在它既然打開了,那就表明這其中肯定有什麼特殊的東西想要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