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複雜的眼神出現,那道提著狂風走出門去的黑影,深深的刻印在了她的靈魂深處,此生再也無法忘懷。

血牙傭兵團的人還處於死中求生的強大喜悅當中不曾醒來,刀疤緊緊的握住自己的刀,眼中閃過一絲狂熱之意。

「這才是真正的強者!」

狼飛龍甩去頭上的淋漓汗珠,抱著自己昏迷的兒子跟著姜亢走了出去。

隨後一行人徑直出了大門,在路人驚詫的目光當中,狼飛龍帶著姜亢和血牙傭兵團的人走向了狼牙山莊的位置。

「這是什麼情況,我看血牙的人沒死幾個啊,刀疤這種角色都還在。」

「看不明白,那個黑衣少年就是剛才用馬拖人的吧?」有人看見了姜亢在來的路上拖著狼風走的畫面。

「應該是他,不過被拖的那個好像是狼牙山莊的大少爺啊。」

「胡說八道什麼,狼牙的大少爺可是通玄高手,就是在九脈之中也算是了得的存在,怎麼會讓人用馬拖著呢。」

「不信?不信你看看狼牙莊主手上抱得是誰,可不就是他那寶貝兒子嗎。」

在路人的議論紛紛中,狼飛龍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奈何姜亢在後,就像是在他頭上釘下了一個釘子,他根本就不敢胡亂開口說話,只能咬著牙帶路。

山口鎮上還有集市,姜亢竟然在這上面也看到了薩摩耶,看來這傻狗在這一帶很受歡迎。

「怎麼不見阿拉斯加和哈士奇呢?」

姜亢有些疑惑,阿拉斯加體型更大,力氣比起薩摩耶要更勝一籌,拉雪橇自然更好了。

「那個刀疤,你過來。」

姜亢沖著刀疤招了招手。

刀疤聞言,連忙上前,拱手道:「恩人有何吩咐?」

姜亢拉著他的肩膀,湊過去低聲道:「待會我讓狼牙山莊的人全部回庄,而後將他們堵在裡面,你們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去冰樓堡,你們團長就在那裡等著你們。另外,你們走的時候幫我把集市上所有的這種白狗全部買走,明白了嗎?」

「是!」

刀疤雖然心有疑惑,但還是點頭應道。

尤其是當他聽到姜亢那句「而後將他們堵在裡面」,一人堵千軍,想想就霸氣無邊,讓人震撼。 出了山口鎮不遠,就來到了狼牙山莊。

比起勾玉夫人的勾玉山莊,這狼牙山莊要小了不少,但是也小不了太多,建築風格更加的嚴肅一些。

而且外圍竟然修建了短短的城牆,城垛後面還有人馬鎮守。

到了門口,狼飛龍下意識的就拉住了馬。

見此,姜亢發出了一聲冷笑。

「你可以試試,這座矮城能不能夠擋住我!」

「不敢。」

狼飛龍打了一個哆嗦,連忙說道。

呵開大門,狼飛龍在前帶路,領著姜亢往裡一路走去,直到他自己的議事廳。

姜亢當仁不讓,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最高位的了虎椅上,看著一邊的狼飛龍道:「我出手就是要命的,從我手下撿回一條命,從來沒有免費的道理,勾玉夫人一樣,你也一樣!」

狼飛龍身子一震,駭然的看著姜亢。

「勾玉山莊,就是您打破的?」

「不錯!」

姜亢哼了一聲,道:「勾玉夫人還算識相,如今已經投靠我了,至於你的話,我也不需要你的投降,你的忠誠無法讓我相信。」

姜亢得到了血契之書,但是這技能書的等級要求竟然是坑爹的二十級!

聽到這句話,狼飛龍才鬆了一口氣。

「你別高興的太早。」

姜亢咧嘴一笑,宛如惡魔一般的說道:「你讓你的人帶著血牙傭兵團的人去你們的倉庫,讓他們把所有的東西都搬出來,無論是兵器還是金錢,一個都不能漏下!」

嘶!

大廳之中滿是倒吸涼氣的聲音,連同血牙的人都震驚的看著姜亢,霽無暇抬起頭看著姜亢,冰雪一般的表情差點化開。

太他嗎的狠了!

人們都說萬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姜亢這是把別人往絕路上推啊!

「全部?」

狼飛龍滿頭都是冷汗,但他依舊不太敢相信,姜亢所說的話是認真的。

一口氣要一個山莊全部的東西,也太狠了吧?

「不,當然不是。」

姜亢又補了一句,讓狼飛龍臉色一松,同時變得疑惑了起來。

只見姜亢指著他,道:「還有你自己的私貨,你兒子說你還有好多王者水晶,全部給我拿出來,不然要你的狗命!」

說完,姜亢一巴掌拍下,那張椅子頓時化成了碎末,手一挺,長槍現,直接架在了狼飛龍的脖子上。

狼飛龍差點沒給嚇哭了,你這傢伙咋這樣呢,前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就翻臉要殺人,整的比山賊還要恐怖。

狼飛龍腳一直哆嗦,他哭喪著臉道:「若是全部錢財都沒了,我這偌大的山莊,近千號兄弟,如何自持啊。『

「這是你們的事情,跟我有關係嗎?」

姜亢反問一句,讓在場狼牙山莊的人心頭暗恨不已,可又無可奈何。

「你們也可以拒絕,在你們死掉之後,我會讓人帶著那些東西的。」

「我答應。」狼飛龍重重的垂下了頭,眼中滿是沮喪和憤怒。

多少年的積蓄,一朝就要成全了其他人,這叫他如何甘心呢?

可又能如何呢?

在強大的武力面前,除了低頭,就是死!

姜亢沒有能力殺掉狼牙山莊的所有人,卻有能力殺掉任何一人!

「恩,態度還算不錯。」

姜亢點了點頭,而後皺了皺眉道:「這樣吧,我派一個高手去監督你們的人搬東西過來,完事之後我會讓人進去排查的。」

「是。」狼飛龍苦澀的點了點頭。

「刀疤。」

「是!」

刀疤立馬站了出來,一臉的興奮之色。

「你去監督,一個字也不能漏,明白嗎?另外,搬東西的都必須是普通人,武者膽敢靠近十丈之內,殺無赦!」

姜亢冷哼了一聲,殺氣凜然,斷絕了他們最後的念頭。

接著狼牙山莊就忙碌了起來,一個個箱子被他們給搬了出來。

姜亢又讓他們備好了牛車,把東西一箱一箱的放了上去。

至於糧食他放棄了,血牙傭兵團只有三十幾個人,根本無法運送那麼多東西,而且狗急跳牆,萬一吃的都拿走了,這些山賊肯定會出去瘋狂禍害那些百姓。

姜亢就等於間接性作惡了。

不過輕度的禍害姜亢是歡迎的,那樣會把人逼到冰樓堡附近去,對於冰樓堡來說是一件好事。

而後就是王者水晶了,這個傢伙有點窮,竟然只有一顆藍色的王者水晶和幾顆白色的。

姜亢一口氣全用了,堪堪突破十九級,萬分尷尬。

「刀疤你過來。」

等到寶貝全部裝好了,姜亢沖著刀疤招了招手,刀疤連忙走了過來。

對於姜亢,這個三十多歲的漢子卻表現除了和年紀不符的崇拜。

「恩人。」

「不必叫我恩人了,以後就是自己兄弟了。」

姜亢笑了笑,這個刀疤是個好料子!

別看一把年紀還是步玄期,但是在這塊地方也算是高手了,而且姜亢看重的是他的天賦!

「目標:刀疤!

天賦技能:持刀之心:刀之痴狂者,心繫於刀,使用刀類兵器時戰鬥力大幅度上升,升級后可越級戰鬥。」

就這一點,姜亢就決定一定要好好招攬了。

聞言,刀疤臉上出現喜色。

姜亢神識在腦海之中一掃,摸出了一把藍色品質的刀來。

「這把刀叫作傲刀,就送給你了。你先去把那些狗都給買了,回去之後告訴冰樓堡的人,我再處理一件事情就馬上回來,讓勾玉夫人不要過來找我了。」

「多謝堡主,我知道了!」刀疤滿臉激動的將刀收了下去。

領主攻略 看著刀疤帶著人遠去了,姜亢一回過頭來。

狼飛龍本來是一臉咬牙切齒的模樣,突然見這傢伙轉過頭來,頓時收斂了兇惡表情,換成了一副諂媚的笑容。

「好了,你也不必太過難過,我這人很地道的,既然拿了你們的好處,就會替你辦事。」

「嗯?」

狼飛龍愣住了,不是花錢買命嗎?

姜亢揮手一笑,也不多做解釋,背著手和霽無暇離去了。

「你還是多做準備吧,免得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看著漸漸走遠的二人,狼飛龍眼中閃過一絲不甘,仰天發出一聲長嘯,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竟然開始嚎啕大哭。

多年心血,還有祖宗遺產,一朝讓人全部豪奪而去,怎能叫他不心疼呢?

「你為何不殺了他們,放過此人,一定會把消息透露給九脈的人的。」走在路上,霽無暇說道。

姜亢一拍腦袋,霽無暇以為他認可自己說的話了,卻聽見他說。

「艹!竟然把那匹豬馬給忘了,這下還不得走斷腿啊!」

霽無暇:。。。

她無語之際,突然發現一個腦袋湊到了自己跟前,便敘述往後退了一步。

「依舊沒有表情,太讓我失望了。」

姜亢搖了搖頭,而後說了起來。

「好了,回答你的問題。」

「首先,我殺不完他們,即使殺了狼飛龍他們父子兩個,消息依舊會走到九脈的耳朵里。」

「那樣的話你不就少了兩個敵人嗎?」霽無暇問道。

「他們那種層次,哪裡算的上我的敵人?」

姜亢輕笑一聲,說道:「而且他們屬於百峰脈,我和百峰脈本就是敵對關係,虱子多了不怕癢,我留著他們正好做百峰脈的眼睛,告訴百峰脈的人我在這裡。」

「所以他們問你的時候,你自稱冰樓堡主,是嗎?」霽無暇立馬道。

姜亢讚賞的點了點頭,道:「很聰明,不過除此之外,念那句詩就是為了裝逼啊!那種感覺好爽的你知道不?哈哈哈!」

霽無暇:。。。

「除了這兩點原因,我是想留著他們兩個做誘餌,等今晚有大魚上鉤的時候,我再過去一口把他們給吃了,而且還能打劫一批,何樂而不為呢?」

「大魚?」霽無暇遲疑了一會兒,隨後說道:「你指的是,乾元山莊嗎?」

「是也!」

姜亢點頭笑了。

他已經從刀疤那裡摸到了一些情況,這個乾元山莊和狼牙山莊原來是有仇的,狼飛龍曾經殺了乾源山莊莊主康龍的兒子。

康龍當然咽不下這口氣,但是狼飛龍有個厲害的兒子狼風,所以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可是現在狼風讓姜亢弄得半死不活,甚至有人說他被姜亢給拖死了,而狼牙山莊讓姜亢揍了一頓,士氣低落不說,還被搶走了東西。

一輛輛的車拉著財寶走出去,乾元山莊的人肯定是知道的,這也是姜亢為什麼不用空間戒指裝著東西的原因。

如此一來,可以說狼牙山莊是貌神離合,等到乾元山莊的人馬一過來,他們的人立馬就會亂成一盤的散沙,若是康龍再給點好處,估計狼牙山莊的人就要成為他的了,對舊主舉刀相向也是有可能的。

姜亢要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聽到姜亢說完了這一切,霽無暇一雙美目頓時就亮了,最後點了點頭,卻不再說話。 「小五。」

狼風的門被推開了,狼飛龍走了進來。

屋子裡放著一張床,床頭上放著一張椅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