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角落裡的那個小蘿莉不與,她知道有辦法找到這個人。

畢竟她剛剛好像僥倖抓到了他的武器撞碎的一小片碎片,雖說那鋒利的碎片已經刺進了他的手掌很深,但是想必把它裝在瓶子里,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跟著這片碎片找到這個人。

到時候可一定要想辦法帶著謝里去找他,畢竟他的黑暗中執行著自己的規則。在這個世界真的這種人太少了。

他究竟該叫什麼呢?

是不是自己給他起個名字更加合適?

他做事的手法非常狂亂,從剛剛解決那個行兇者的手法就可以看出來了。

那麼……就叫他……狂影騎士吧,那個瘋狂的在陰影中執行著自己的正義的人。 那瑟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自己的刀好像歪了那麼一丟丟。

是被人拽著的那種歪的那種感覺,是誰拽著他的刀嗎?

但是怎麼看也沒有啊!

這個狀況就有點迷了呢。

那大不了自己先用拳頭殺人嘛,正好自己的某件武器現在也需要好好充能一下。

自然這個指的也就是惡魔之爪吧。

「我們可以忍受傷痛,但是絕對不能忍受武器的損毀。」這是來自一位斯巴達家族的老父親的忠告。

那瑟他自然是記得的,雖然不知道現在這是個什麼鬼情況,他的劍怎麼會突然少一塊兒,這個問題他也很想知道。

嚇得他不又再次拉緊了兩下復仇命絲。

然而在某個角落裡,有個一米四八的小蘿莉被這兩下拽的生疼。

畢竟她手握著的也算是一小片刀刃吧,沒有任何的護手,而且鋒利無比,現在強忍著被這玩意兒扎穿了手掌肯定很疼啊!

果不其然,那片碎片瞬間就脫離了她的手掌——將她的手掌直接扎穿了。

但是就是這麼一扯,另外一邊兒也有了動靜。

那瑟似乎感覺線的另一頭被什麼東西卡住了,直接連人撞在了牆上。

被這麼撞了一下那瑟有點懵,惡魔之爪下意識施展開全力狠狠一扯。

一道黑紫色流光瞬間貫穿了無數街道,咔嚓一聲拼接在了刀刃上。

那瑟有點迷,有點想知道為什麼這一片刀刃會慢一些。

當然現在某人也沒有那個機會去探尋,他現在想著的可是另外一件事情。

既然現在他可以用絲線來操縱這些黑曜石碎片,那麼理論上來說自己相當於是擁有了一件極強的武器。

不過這把武器很顯然是拋棄了防禦手段,不然的話這麼摔一下就摔碎了的話……

比較起來是不知道是該說自己操作的不好還是怎樣。

那瑟的意思顯而易見,絲線可以操作一件武器,就像他當初在金貓浴場中讓刀刃瞬間自己斬斷了所有人的咽喉一樣,如果他的絲線操作的足夠精細足夠細緻,那麼就可以將黑曜石碎片全部操作起來,每一片黑曜石碎片都是帶有鋒利的刃的,那麼戰鬥力可想而知。

但是現在怎麼操作起來似乎是個大問題。

這個值得好好研究。

一直以來那瑟都是在學習別人的技能,抄襲別人的技能,雖說能夠做到一定的融會貫通,但是終究不是自己的。

所以這麼折騰,也是想體會一下別人那種辛苦奮鬥創造奇迹的感覺吧。

那瑟一邊想,一邊去跑到傢具店買了些傢具。

就是把整個金毛浴場內部簡單布置一下,讓那裡可以容納的人更加多了。

不過到了這裡就出了一點小問題。

葉卡婕琳娜和曹夢瀲一塊兒拖著一個已經不成人樣的傢伙進來了。

「你們這是什麼情況啊?」那瑟問。

「屬下不學無術,沒能審問出有用的情報,所以來向阿斯蘭閣下請教。」葉卡婕琳娜回答。

「我都跟你說了,我的名字後面不需要加敬辭——」那瑟非常不耐煩的將尾音拉長,「你們都用了什麼審問的手法了?」

「阿斯蘭,屬下因為最近身體問題沒有辦法繼續使用更多的法術了,所以審訊只執行了物理手段上的。」葉卡婕琳娜態度極其誠懇,明顯是意識到這會兒不來求那瑟絕對是沒辦法的。

那瑟露出一抹微笑,「葉子,帶走,我們去見一個朋友;曹夢瀲,任務執行到這裡就可以了,我認可你的能力了,剩下的我會幫你安排好的。」

曹夢瀲驚喜的猛地一點頭,開始在金貓浴場里執行巡邏任務。

那瑟這邊,葉卡婕琳娜直接將這個傢伙夾在腋窩底下拖走,跟著那瑟,來到了喬國庸的小店。

「喬老,好久不見,你還是這麼精神啊。」

「臭小子,你倒還真能說到做到。」喬國庸揮了揮自己的殘臂,繼續專心的接他的炸彈,「庇護區還真是讓你攪了個天翻地覆,我還清閑了不少,說吧,這一趟來有什麼事兒啊?」

「喬老,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就想找你這兒借點工具用用。」那瑟說,「你大可放心,你教我,我絕對學的會怎麼用的,而且弄壞了我照價給你賠行吧?」

「你小子是要做些什麼?我來幫你吧。」喬國庸說,「雖然說我是個爆破兵出身,但是機械製造我還是會一些。」

「喬老,這個您還是別來了,我自己動手好啊,就是我現在這位朋友嘴巴有點兒嚴,我想辦法給他弄開一點而已。」那瑟說,一副老好人乖寶寶的笑容,竟然讓喬國庸感覺到這個小夥子不簡單。

「我看你這麼一折騰也要給我整的,到處都是血,我也不好收拾,不過看在面子上,我最多只能給你開一台,記住了嗎?」喬國庸說。

「多的也不用就把那台砂輪機給我打開就行了。」那瑟說,十分擅長的露出了阿諛奉承的笑容。

這個要學起來再簡單不過了。

但是就是這麼一笑,真的是差點兒沒把地上那位仁兄嚇死。

砂輪機,那玩意兒是拿來打磨工件的呀!

說簡單點就是給刀開鋒的呀!

「別別別,我說!我說!」

「你別這麼著急的,就打算把事情說出來呀。」那瑟說,「菜都擺上來了,哪還有不喝酒的道理呢?」

人都把你給帶過來了,哪還有不上刑的可能呢?

「葉子,動手小心一點兒,記憶都給他留一口氣兒,至少讓他把他該說的說出來。」

那瑟說完,走到喬國庸打開的砂輪機跟前,直接將轉速調整到了3000轉以上。

「咱們——呃,手和腿已經沒有了是吧?那就直接把頭往上按吧。」

喬國庸感覺到自己似乎是低估了這個小子了。

用這種方式,兇殘程度難以置信。

年輕的外表之下究竟代表著的是什麼?讓人不敢想象。

也許這傢伙成為了自己的長官的話,倒還有點兒看頭。

不過他能不能能夠拿出讓自己行服,或者說讓自己能夠確信的東西,那是他的事情。 那瑟就是一個小怪物。

至少逼供手段這方面就是一個怪物。

像現在上什麼砂輪的鬼主意都上來了,那後面豈不是什麼東西都能用來逼供了不成?

這個情況就可能會是那瑟走向殘忍道路的第一步。

畢竟他現在一切都帶有強烈的仇恨,仇恨會將人逼入瘋狂,那麼結果不言而喻。

自然那也就是會幹出什麼事情都可以解釋。

現在上砂輪逼供似乎都可以預想到了。

那瑟摁著那傢伙的腦袋往上放,但是卻沒著急這往下按。

畢竟他先考慮要怎麼折騰他。

人的頭髮都很結實,但是頭皮可不一樣。

畢竟頭皮可不是很耐磨的,頭骨也一樣。

「菜都上來了,哪有不喝酒的道理?」那瑟說,「所以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吧,你現在說也沒有用啊。」

「咱們先來一次快的吧。」

惡魔之爪迅速一伸一縮,快到甚至讓人看都看不清。

但是砂輪上帶上的血跡卻是不容解釋的。

那瑟手快,他那一瞬間,只磨掉了將近一指甲蓋的大小。

「你現在也還不用著急說。」那瑟那個表情,簡直讓人膽寒到了極點。

他的重點根本就不是逼供啊!

就是在享受另外一種的手段啊!

「葉卡婕琳娜,他一直都是這樣嗎?」曹夢瀲給葉卡婕琳娜塞紙條。

「不,似乎只有在對待敵人的時候才會變成這樣。」葉卡婕琳娜說。

「那對待親人朋友和家人又是怎樣的呢?」曹夢瀲繼續塞紙條。

「他對於親人朋友那簡直是好的不能再好。」葉卡婕琳娜說,「他對於對自己好的人似乎都有一種強烈的執念,一定要讓他們好好的活下去,堅決不允許他們出任何的差錯,哪怕是自己殺了他們也不允許他們自己去尋死。」

曹夢瀲不語,說實話他也確實沒有辦法說話,僅僅是一個勁不斷的點頭。

似乎是承認了那瑟的作為和風格。

其實那瑟的這種做法也算是另一項的雙標吧。

一面瘋狂否認別人的生命,一面絕對至高自己同伴的生命。

簡單說他也是自私的。

但是這又怎樣呢?自私是人類唯一不醜陋的原罪,畢竟這本來就是根深蒂固於人類本性中的特點。

在兩人思索間,那瑟已經第二次把那傢伙的腦袋按了下去。

不過這一次他足足停留了一秒鐘。

磨的是另外一個位置了——畢竟反覆疼痛一個點可沒有那麼爽快。

對於二者都是一樣。

然而就在那瑟這邊忙著的時候,另外一位正在仔細端詳他的刀。

喬國庸似乎對於這一件武器非常好奇,甚至有些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

畢竟這玩意兒可是無數碎片貼起來的,怎麼保證粘結在一起的?

首先鋼釘是肯定不可能的,這表面應該是黑曜石,是一種晶石,是沒有辦法利用鋼釘把這些打在一起的。

那樣絕對會碎得更乾淨利落。

難道是用磁力嗎?

不排除這個可能。

那個糟老頭兒已經想好了,等會兒怎麼好好坑這傢伙一把。

「葉子,上來問你所需要的吧。」那瑟說。

「包士珍他的情婦到底是誰?如果你現在說的話,我們還能給你個痛快的。」

「鄭……田甜……,以前的……那個演藝……明星……鄭……田甜……」

那瑟對於這個結果似乎有點小驚訝。

畢竟葉卡捷琳娜不知道這個鄭田甜是誰,但是他知道呀!

畢竟當年某部非常瑪麗蘇的電視劇大火的時候,這女人可是以女一號掙足了風頭。

當年的演藝明星現在淪落到給別人當情婦,呵。

還是說她本來就是這種人呢?

區區戲子,根本就沒有任何乾淨可言。

「我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這一傢伙在哪兒啊?」那瑟追問。

影后的通關攻略 那瑟他的大致想法是這樣的。

首先控制住包士珍周圍重要的人逼他就範,然後當他的面把他最重要的人殺了,再讓他心痛,然後再把他殺了。

但是僅僅是情婦的話,也有可能沒有什麼感情。

畢竟僅僅是一個玩偶罷了,僅僅是一個晚上泄恨用的工具而已。

「紫荊花……酒吧……」

那瑟疑惑的看著喬國庸,他可是從來不去這種地方。

「確實有這麼個地方。」喬國庸說,「而且他們的老闆確實好像也是一位女性。」

那瑟反手迅速一下猛按,將這個倒霉蛋直接拍了個粉碎。

「喬老,麻煩你收拾下現場,我現在要去執行任務,回頭你的店我買下了。」那瑟說。

喬國庸對於那瑟的這句話有點兒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