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追隨四爺多年,他見過不少政務要員被人暗殺的例子,可像溫立軒這種落魄之前就名不見經傳,如今落魄后更可以算無名小卒的人,卻被M國特務親自暗殺,這也太他媽神奇了。

溫立軒到底是怎樣花式作死引起M國特務注意的?

要不是人已經死了,他真的好想去問問啊。

這人咋就那麼能呢?

楚亦寒看著凌風的手機,明顯怔了一下。

下一秒又看向自己手機里的照片,幽邃的眸底,光芒徹底深了。

隨即毫不猶豫,大步往機場外走去。

凌風火速跟上。

女漢子的完美愛情 溫氏企業執行權在四爺手裡,溫立軒如今出了事,四爺得趕緊回公司。

至少S.J財團對於此事也要表一下態,比如沉痛哀悼啊,或是非常遺憾啊什麼的……

直到勞斯萊斯車在楚家停下,凌風眼睜睜看著楚亦寒急忙下車,他好半晌才懵逼的問了句,「四爺您……不是去公司啊?」

大廳里,小女人蜷縮在沙發上,正睡得香甜。

矜貴冷酷的男人進門之後就自覺放輕了腳步,走近之後,淡淡看了眼案几上的花,隨後才深深看著小女人。

蘇歌睡得迷迷糊糊,隱隱約約感覺到一隻溫熱的大手在自己臉頰一遍遍撫摸著。

她渾渾噩噩睜開眼,正好看見一張精緻如雕的俊臉在自己眼前。

那張臉上的眼睛太過逼人了,就那麼純粹的看著她,卻彷彿能將她整個人從心底看穿。

小女人眼神先是有些茫然,認真看了男人一眼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之後,唇角開心的揚起來,「亦寒,你回來了……」

男人沒說話,一直盯著小女人雙眸,似乎想從她眼底捕捉到什麼,看了許久小女人的眼神仍是乾淨清澈,心底彷彿有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響起,他輕撫著小女人臉頰的手慢慢落到她後腦勺,輕輕將小女人腦袋往前一推,低頭就吻了下去。

大神,我養你 「唔……」這個吻來得猝不及防,不過兩人也有好些天沒見了,蘇歌自覺閉上眼,雙手如水蛇般纏上男人脖子,熱情回吻過去。

男人如以往般在小女人回應后不斷加深這個吻,正在難分難捨之際,男人的吻卻突然停下,從小女人唇上離開。

蘇歌紅著一張臉,喘息微急,有幾分不解又不滿的看著男人。

收到小女人的眼神,男人二話不說,一把撈過她的身體將她騰空抱起,直接大步往樓上走去。 「聶賢侄說的不錯,現在還不是我們掉以輕心的時候,現在三大帝國的格局有些微妙,這次聶賢侄帶給我們這麼好的機緣,我們不能白白辜負了他。」卓不凡沉著道。

「老大所言甚是啊。」

聶甄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對五位宗主說道:「師尊,諸位宗主,大家修為剛剛突破,想必還需要感悟一番,弟子便不再打擾了。」

卓不凡對聶甄笑著點了點頭,說道:「聶賢侄,你之前剛剛煉製了極品聖丹,後來又為我們幾個老傢伙護法,想必也已經有些疲憊了,你先回去休息,千萬不要因為這件事耽誤了自己後天的歷練。」

待聶甄告退之後,卓不凡才對段榮苦笑道:「老二,你這弟子實在是太妖孽了……這次多虧了他,我們多寶宗未來的底牌會更加雄厚啊。」

對此,段榮卻沒有十分樂觀,而是長嘆一聲道:「是啊……聶甄的步伐實在是太快了,有的時候我總感覺,我們這幾個老傢伙恐怕都快要跟不上他的腳步嘍。」

「這不是遲早的事情么?難道你以為你什麼時候跟得上你這個弟子的腳步了?我記得當初在山門裡的丹道盛典上,他的表現就已經超出我們的理解了。」

段榮聽罷苦笑道:「諸位,我有種預感,恐怕聶甄留在多寶宗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卓不凡安慰道:「那又如何?以聶甄的性格,不會忘了宗門和你這個師尊的,這點我對他有信心。」

對於段榮的判斷,卓不凡也是贊成的,聶甄的發展速度太快了,多寶宗的底蘊已經快不夠聶甄的發展了。

卓不凡、段榮等人早就知道聶甄早晚會離開多寶宗,前往更高的領域發展,只不過他們沒想到這一天這麼快就要到來罷了。

「對了,今天你們與其他宗門的宗主接洽,結果如何?」從最初的喜悅中冷靜下來,卓不凡又在擔憂元元宗的事情,可以說為了這個平沙派,卓不凡是操碎了心。

可以說,平沙派與三大帝國所有宗門相比,有著量級的差別,別看多寶宗現在能夠在短時間內出現好幾位元境強者,但是這在平沙派的人看來,不過是從一盤開胃菜上升到一份正餐而已,終究是人家嘴裡的肉而已。

段榮無奈地笑道:「來的路上我們就說過了,王鼎大帝國三大宗門都對元元宗的行為表示憤慨,但除了天一閣之外,其他兩個宗門似乎都要坐等九宮派的態度,天一閣倒是表示與我多寶宗站在一塊,共同抵制元元宗和平沙派。」

「天一閣恐怕也是看在聶甄的面子上的吧?我看天一閣的天才水雲裳似乎對聶甄有意思,所以天一閣與我多寶宗走得更近一些。」鐘鳴判斷道。

段榮卻苦笑道:「不過根據我的觀察,似乎聶甄與那位叫燕若雪的姑娘頗為投緣,二人也有情投意合的意思,相反對水雲裳,聶甄似乎只是君子之交。」

在座的人都是年老成精的人物,什麼世面沒有見過,從聶甄他們的一言一行中,他們都看得出來一些端倪。

「誒……這些都是小輩們自己的事情,我們這些老傢伙就不要去多管了……」卓不凡長嘆一聲道。

而與此同時,元元宗別院處,林無悔一邊在埋怨多寶宗,一邊又要面對蒙放的質問。

「林宗主,我對你元元宗的情報能力十分失望!根據你之前的情報,多寶宗的實力和你元元宗近似,後來雖然卓不凡突破了元境,但也是因為丹藥原因,可現在你!多寶宗四大宗主居然同時突破到天聖境,你千萬別告訴我,這是個巧合啊!」蒙放對林無悔厲聲喝問道。

「這……這自然不是巧合,可……可他們的確是剛剛突破了,並非我們原本的情報有問題啊……」林無悔覺得自己十分冤枉,這個情況根本不能用常理來判斷,怎麼能怪到元元宗的情報頭上。

蒙放不滿道:「哼!恐怕是多寶宗原本計劃扮豬吃虎,故意隱藏了幾個宗主的實力,現在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終於把自己天聖境強者的實力暴露出來了。」

「這……這不可能吧!如果多寶宗擁有這樣的實力,早就吞下我元元宗了,哪裡能等到現在?!」林無悔覺得不可思議,如果原先多寶宗五大宗主都是天聖境強者,那多寶宗的實力就能趕上太一尊者突破前的九宮派了,他們完全有實力一統整個東皇大帝國,他們有毛病隱藏自己的實力?

蒙放怒道:「我管他是怎麼想的!總之這次是因為你元元宗辦事不利!還好這次我平沙派算無遺策,否則若是因為你們的疏忽導致我平沙派功虧一簣,你萬死不足以贖其罪!」

「……是……是我疏忽了,還望恕罪……」林無悔緊繃著牙齒,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誰叫自己選擇投靠了平沙派呢,現在哪怕是平沙派一個地位高一些的弟子,也敢對自己呼來喝去,隨意指責。

「多寶宗……都是這個多寶宗!要不是多寶宗,我何需忍氣吞聲到這般田地?!要不是多寶宗欺人太甚,我又何需投靠平沙派?! 陰碑 都是多寶宗的錯!我要看著他們怎麼死!」林無悔不敢怨恨平沙派,只能把一腔怨恨的情緒,全都怪責到多寶宗的身上。

多寶宗各大宗主們接連突破,在九宮城內倒是引起了一陣波瀾,大家都發現,似乎這個一直低調的宗門,這次終於要騰飛了。

只不過這件新聞只是只需了一天,到了第二天就被另一件大新聞給掩蓋過去了,因為等待了一月有餘,恆古遺迹歷練之行終於要開始了!

雖然這次歷練主要是讓年輕一輩的弟子參加,但是終究是一件大事,因為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無限海域隱藏著無數寶藏和機遇,一旦獲得了,立馬就能成為一方宗主的人物。

遠的不說,在座這些宗門的宗主,至少有一半的人或多或少曾經進入過無限海域進行歷練。

而且他們的歷練過程,還只是漫無目的的歷練,並不是像這次,直接有一則關於海域內遺迹的情報出現,充滿目的性的歷練。 關門聲響起之後,蘇歌被重重摔到了床上。

她驚愕的看著扔下她的男人,男人容顏冷俊,矜貴不凡,只是那雙眼,太可怕了。

原本應該黑不見底的一雙冷眸,此刻被炙燙的烈焰燒灼得一片通紅,她不過看了一眼,臉頰就開始熱起來。

下意識扯過一旁的被褥遮在身上。

被褥上淡淡熟悉的清香傳入鼻尖。

蘇歌看了一眼才恍然發現,這裡是男人的卧室。

這是男人的床。

住進楚家以來,她幾乎沒來過他的房間。

他把她抱來這裡做什麼?

她驚恐的看向男人,卻見男人眼睛直勾勾盯著自己,動作緩慢又性感的脫掉了身上西裝外套扔到一旁,緊盯著女人,又抬手扯掉了幾顆襯衫扣子。

小女人一眼看到男人精緻性感的鎖骨,下意識埋下腦袋,緊緊攥著手裡的被褥不肯放手。

很快就感覺床又陷了些下去,一個巨大的黑影朝她壓來,小女人嚇得趕緊閉上眼,一動不敢動。

過了一會兒男人卻也沒什麼動靜,小女人略微奇怪的睜開眼睛,輕輕抬起腦袋朝男人看去,只見男人沉靜的俊臉就在距離她大概幾厘米的地方,她剛抬起腦袋,男人俊臉就落下來,直接吻住她的唇。

「唔……」

蘇歌忽然感覺自己有些被套路了,下意識想反抗,卻料男人吻得十分溫柔。

春雨般的吻,細細密密落到她柔軟的唇瓣上,溫柔的糾纏,蘇歌幾次張了張嘴,男人卻也沒有往裡進攻,只是溫柔的在她唇瓣上輕咬舔弄著。

一開始蘇歌倒也非常享受這樣溫柔至極的吻,可不知不覺,面對著這樣顯然不夠盡興的溫柔,她心底某處似乎空虛起來,緊抓著被褥的手一點點鬆了開,慢慢摟過男人的後背,緊緊抱著男人,伸舌去撬男人的牙齒,加深這個吻。

輕而易舉撬開男人的牙齒,蘇歌頭一回這麼主動的進攻,閉著眼,拚命掠奪男人唇齒間的甜美。

男人巧妙的迎合著她的親吻,大手輕輕扯住蓋在小女人身上被褥的一角,再微微拱起身子一個用力,被褥直接被遠遠的甩到了一旁。

他隨即身子重重往下一沉,整個身軀壓在少女身上,少女似乎反應過來,下意識又想去扯被褥,男人卻再也不給她機會,大手緊扣住小女人的雙手,用力往上一抬,直接將小女人雙手舉到枕頭上壓著。

小女人哼哼了幾聲表示不滿,男人就在這時開始化被動為主動,深深的吻進小女人,同時扣住小女人的雙手不斷收緊,狂熱的在小女人唇齒間橫掃肆虐。

此時正值傍晚時分,半抹殘陽從窗檯灑進來。

偉岸健碩的男人緊緊壓著嬌小的少女猛烈親吻著,清純少女整個身體在他身下軟成一灘爛泥。

嘶拉——

男人突然從小女人身上扯下一塊布料扔到地上,很快第二塊,第三塊,接連不斷的碎布扔下,不過三兩下功夫,小女人就在親吻中被剝了個精光。 前往恆古遺迹當天清晨,眾宗門弟子,在各自宗門長輩的帶領下,分別前往九宮派的演武場統一集合。

這個地方大家早就已經熟門熟路了,卓不凡帶著多寶宗弟子們,從震宮朝中宮方向進發。

在半道上,卓不凡正巧遇到雷霆尊者帶著手下一批人馬,兩隊人馬相遇后,索性並肩同行。

「雷霆尊者,這次帶來這麼多人?」卓不凡見雷霆尊者身後不僅跟著許多震宮弟子,也帶著許多震宮長老。

雷霆尊者笑嘻嘻地回應道:「哈哈,這次弟子們去恆古遺迹歷練,怎麼說也是一件大事,我等不敢怠慢,多帶點人手,就是真有什麼突發情況,也好確保萬無一失嘛。」

說完,雷霆尊者又對卓不凡暗道:「更何況,那些平沙派弟子不知道到底是何居心,我們也是擔心門下弟子有事,所以多帶點人手,以策安全。」

雖然平沙派只不過是派出了幾個弟子當作是元元宗弟子參加恆古遺迹的歷練之行,但平沙派究竟是何居心誰都不清楚,多帶點人總是沒錯的。

雖然各大宗門的態度不一,但想法都是雷同的,不知道平沙派搞什麼鬼的情況下,還是把主力全部帶在身邊比較安全。

「聶兄,前天傳出來一個說法,聽說你們多寶宗好幾位宗主接連突破了,是不是真的啊?!」雷晏見到聶甄,連忙迎了上去對聶甄笑問道。

聶甄點了點頭,說道:「也許是機緣到了吧,或者是卓大宗主突破元境帶來的氣運,導致其他幾位宗主有所感悟,突破了也說不定。」

聶甄自然不會說出真正的原因的,就隨口找了個理由打發了雷晏了。

「哈啊?這都能幫助突破?那太一尊者都突破那麼久了,我師尊咋還是地聖境呢……」雷晏抓了抓自己的腦袋,感覺有些無法理解,但是他也知道這個事情想了也沒用,說不定真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也未嘗不是,畢竟修鍊一道,有的時候運氣好起來,真有這麼湊巧也說不定。

等來到中宮后的演武場,大家發現有許多宗門已經早早來到了,八極門、五形宗與天一閣、冰河谷全都已經到場,這次各大宗門終於帶出了自己的全部陣容。

早些時候,大家都頂多只帶一些參賽弟子和宗門長老,但事後太一尊者說有遠古遺迹要參與,那些宗門後來都各自傳訊回宗門,調遣諸多宗門高手前來九宮派。

這也是為什麼丹道競賽過去足足一個月時間,才進行探訪遠古遺迹的原因,就是為了調遣宗門高手前來。

雖然這次歷練的隊伍主要還是年輕一輩弟子組成的,但是畢竟是前往無限海域,到底有多少未知的危險誰都說不清楚,所以各自宗門都調配了許多宗門高手,都是為了防止宗門弟子出現什麼意外。

畢竟只是藏著遺迹的空間限制了修鍊者的境界上限,進入遺迹所在空間的修鍊者修為不能超越天境九段,但無限海域內是不會限制修鍊者修為的。

在場各大宗門,除了九宮派之外,其他宗門都帶了十餘名長老級別的強者,同時個大宗主都已經到場了。

「卓老哥,多寶宗諸位,有禮了。」玄風老人見卓不凡帶著多寶宗的隊伍來到現場,第一個起身向卓不凡拱手打招呼。

而後其他宗門巨頭,也紛紛向卓不凡等人打起招呼來,而卓不凡等人也一一笑著回禮。

身份不同了,地位不同了,待遇自然也有所不同,卓不凡現在是元境一段強者,其餘四位多寶宗巨頭也都是天聖境強者,以這樣的實力,在場所有宗門中,哪怕是九宮派都無法壓過多寶宗一頭,所以多寶宗巨頭有這樣的待遇很正常。

「聶小友,多日不見,這次遺迹歷練,可有信心?」玄風老人又朝聶甄打起招呼來。

「多謝玄風閣主關心,信心自然是有的,我輩修鍊者若是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又如何提高境界呢?」聶甄對玄風老人笑道。

「哈哈哈!說得好,有魄力!我那些不成器的弟子可就比不上了,這次歷練,若是聶小友有機會的話,能否照料一二?」

「玄風閣主太客氣了,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幫助吧。」

四周有些宗門巨頭見玄風老人和聶甄有說有笑,頓時有些羨慕起來,玄風老人顯然十分會來事,先和多寶宗這幾個巨頭打好關係,又主動交好這位準丹聖。

大家都知道,天一閣和多寶宗現在正好處於蜜月期,兩宗門關係一日千里。

任誰都看得出來,現在的多寶宗風頭一時無兩,一元四天聖,外加一位準丹聖,多寶宗的未來不可限量,當然要趁現在打好關係了。

相比較其他宗門,九宮派帶來的人數就不同了,九宮宮主分別都帶了十餘名長老,總體加起來居然有上百名長老級別的強者,外加弟子數量也遠超其他宗門之和。

此刻中宮太一尊者率領著身後無數人馬,浩浩蕩蕩,儼然一副大軍出征的樣子。

「卓某帶領多寶宗人等見過太一尊者。」卓不凡第一個對太一尊者抱拳笑道。

其後其他宗門的巨頭,也紛紛向太一尊者等人打招呼。

太一尊者深深地看了卓不凡一眼,對他笑道:「前日聽說多寶宗諸位同道接連祝賀,本尊者並沒前來祝賀,還望卓宗主多多包涵啊……」

「太一尊者說哪裡話,我等打擾多寶宗多日,本就已經不好意思,又哪裡會在意這些呢。」 驚世冷後 卓不凡也與太一尊者客套起來。

其實之前太一尊者對多寶宗還算客氣,甚至還頗有好感,但自從卓不凡進入元境,多寶宗對九宮派的地位產生威脅之後,太一尊者對多寶宗的態度就有些曖昧起來了。

直到現在,多寶宗的實力不下於九宮派之後,太一尊者對多寶宗就徹底生分起來,二人之間打招呼的對話,也多了一些許謂的客套。 「嗯……」

此時兩人的身體都是一片滾燙,蘇歌始終沒發現自己身上衣物消失的事,直到男人離開她的唇用力咬向她鎖骨位置,她也只是閉著眼下意識的低吟了一聲。

男人吻著她的鎖骨一點點往上,在小女人脖頸間遊走,一個一個細細密密的吻落下去,少女緋紅的臉上,表情誘人極了。

微風從窗檯拂來,帶著淡淡的薔薇花香。

傍晚的陽光一片金黃,落進別墅每一處地方,處處一片暖意。

男人好一會兒才從她脖頸上抬起腦袋,看了眼小女人的表情,又往下看去。

男人眼底的火彷彿隨時能噴薄而出,微微起身三兩下脫下身上所有衣物,再次壓向小女人。

這時,夕陽的餘光開始從窗檯一點點褪去。

漫漫無邊際的夜,一點一點開始籠罩整個容城。

被男人炙燙得驚人的身體壓住,小女人似乎總算察覺到了不對。

赫然睜開眼,微弱的光線里,兩道身影密不可分糾纏在一起。

她似乎嚇了一跳,趕緊又閉上眼睛。

男人鳳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再一次吻向她的唇,像是在刻意安撫她,吻得十分溫柔。

同時身體一點點扭動著,故意摩擦她的身體。

蘇歌竟然嚇得有些瑟瑟發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