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些最出色的年輕弟子,一個都還沒有被淘汰。同時,他們背後的勢力,才是在場者最深厚的。炎英月、拓木馮等人,代表的是北方的焚天山及各大部落。朝霞宮、四季山那些地方沒有派大佬到場,所以炎英月等人幾乎算是北方最強勢力的代表。

而南方的人,像史奉、千書姥姥、摘星老怪,又像呂不樂、花笑笑等人,一個個面上仍然神色自如,顯然都對自家弟子等都有著絕對的信心。

這些大佬都沒有發作,那些次等的世家學院,又能弄出什麼花樣?

再說了,在場的大佬們甚至覺得,哪怕由他們一起出面,雲府也不會有別的態度,一樣像現在這副有禮貌卻有恭敬的表示:我們根本不在乎。

很氣人,卻又很可怕。

…………

「敢問三先生。」這時,一人站了出來。

此人面上很冷,這種冷並非單單的外表清冷。哪怕他身上紋力的氣息,同樣如極北之地般徹骨之寒。

「此題,是否對紋師有點不公平?」

許世昌一愣,沒有說話。而其他人也是一怔,便很快捕捉到他話中之意。

紋者,修的是肉體。紋者修行,是納天地之力於己身。最終的目標,乃是與天地同在,不生不滅。也因此,紋者的肉體比起紋師要強得多。

而對於丹毒之類的承受能力,肉體越出色,能夠承受的極限也就越高。也就是說,哪怕服用同等數量及級別的丹藥,紋者可能承受得住紋力湯的誘發,而紋師不能。

雖然一題中,落選中的大部份都是南方的修者。這也是因為南方煉丹風氣盛行及出色的緣故。但北方更著重自身修行,也沒有如此多的丹藥可供服用修練。

縱是如此,他還是看到了一名與自己交好的北方紋師因此承受不住紋力湯的誘發而落選。

這也是無容置疑的事實,因為落選的十多人中,有九位都是紋師。

雪醒復看著好友落選,他不服。

…………

許世昌有點手足無措,他也沒想到這種場面的發生。他想要解釋,但卻無從說起。看著雪醒復越來越冰冷的神色,他更是百口莫辯。

他性子跳脫,但同樣的沒有太多心機及城府。面對這種針鋒相對的問題,他哪怕內心早有答案,卻因緊張而說不出話來,只能搖頭及擺動著他那雙圓滾滾的手掌。

「什麼公平不公平?」

就在許世昌有點狼狽時,一道聲音響起。許世昌聽到聲音后,頓時舒出一口氣,看向寫著【貳】字的草廬。只見草廬此時的大門打開,一抹倩影站在門前看向這邊。

「二師姐!」許世昌如獲大赦,頓時跑到那女子身後躲起來。只是他那副龐大的身體藏著嬌小的女子身後……怎麼看都透著一種古怪。

女子身形很嬌小,看起來與夢詩江柔這些尚未完全發育的女孩般身高。但是她身上的氣勢卻是很可怕,如山如岳。

如果說曲璇是一種深不見底、王奇是看不清道不明,那麼眼前的女子,則是如山巔上的奇岩。看似只是群山中的一顆怪石,但卻是奇峰突起,令人一眼看去便下意識的把目光落在其上。

「都進來。」

語畢,女子率先轉身,大踏步的向身後走去。

金千機、萬爾豪目光微動,卻沒有說些什麼。

金千機卻是小聲走到徐焰身邊道:「這女人很可怕……要小心。」

…………

女子大踏步的走回草廬中。

整個草廬的格局有點像曲璇身處的草廬般一片光明,只是內里卻沒有那麼多的蒲團,而是一大片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女子站在中央,如鳳眼般的眼眸一掃身前只剩下二十多位左右的少年:「我走六步,便能通過此關!」

一邊說著,她看向了雪醒復:「小子,站出來。」

看她那副模樣真是霸氣側漏,滿是一副替許世昌出氣的大姐頭般的氣場!

雪醒復也是絲毫不懼,畢竟他實力出眾,而且也不相信在雲府收徒中會出什麼事。

「請賜教!」雪醒復拱手抱拳。

那女子卻沒有理會,徑自道:「亮紋圖吧,你要公平,我就給你公平。不然你等會連刻紋的時間都沒有。」雪醒復雖然內心不爽,但卻沒有裝逼大意。

說實話,整個雲府七徒中,最沒有存在感的,便要數大先生與二先生。大先生出現時,已是數十年前。而且,大先生極少出現於人前,世人對他尊崇備至,但卻對他本人沒有太大的印象。真要說的,只有那最近數十年,為無數紋師紋者喜愛的紋圖【雲隱紋】了。

因為雲隱紋,乃是現任的雲府大先生所創。

…………

只是比起大先生,眼前這位二先生,更加沒有存在感。

她幾乎從不出現於人前,雲府每位弟子都會下山,但她卻沒有什麼事迹闖出來。可以說,她是極少有的一位雲府弟子卻沒有太多顯赫的事迹。

唯一令人知道的,是她的名字。

她姓炎。

炎舞昭。 第四百四十三章──六步

雪醒復抱拳:「那晚輩便恭敬不如從命。」語畢,他身周寒氣大盛,身周紋線翻轉飛舞。

【雪燕】!

能夠進入青雲榜,沒有任何一位是庸手!

他的雪燕紋圖,與江柔的【蒼穹星辰圖】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是比起江柔的星光,他的【雪燕】卻是多了一份如雪中燕子的靈巧,紋圖飛舞的痕迹不著邊際,如羚羊掛角,難以捉摸。

但是二人走的路子都是一樣──把紋師紋圖威力強大的優點發揮到極致。

可以說雪醒復刻劃出紋圖后其力量,若與紋者對比,相等於二宮境的紋技威力!

…………

「好了?」炎舞昭鳳眸瞪了他一眼,身上不動,白色長袍卻是無風自動:「你要的公平,我給你。修為,我壓至一宮境的境界。」只是隨著她的話語,她身上的氣勢卻是越發強大!

一宮境?

怎麼可能!

但令他們駭然的是,眼前的二先生,身上的紋力波動確實只有一宮境的修為!但為何能可怕如此!?

作為正面相對者,雪醒復壓力最大!他身周數十隻雪燕不斷盤旋交錯!這也是紋師之後的變化,在創出本命紋圖后不會原地踏步。在以本命紋圖為基礎之下,創出更多的變化!

【燕界】!

數十頭雪燕翻飛,卻是凝成一個藍色的空間,把雪醒復擋在後面。

…………

炎舞昭走了起來,大踏步向著雪醒復走了過去。

一步,兩步,三步。

隨著她的走動,她身上的紋力氣息彷佛已經化成實質,不斷的拉長。紋力波動變成一座大山不斷的傾斜,壓向了雪醒復!

轟!

二人相距還有十多步的距離,但那藍色的空間已如遭重擊,出現潰散!雪醒復面色大變,瞬間蒼白如紙。

第四步踏出。

轟!

總裁的小辣椒 雪燕崩潰化回天地之力,消散於人前。

炎舞昭看到雪醒復還能支撐著,也是露出驚訝之色:「小子,看來你的實力沒有你嘴巴般厲害。」雖然是奚落,但卻帶著認可之色。

只是,到此為止了。

炎舞昭踏下第五步。

雪醒復如遭重擊,噴出一口鮮血。但幾乎在同時,他的身體便消失不見。

炎舞昭正眼都沒再看那邊一眼,回到原本的五步前的位置:「下一個。」

所謂「我走六步」,意思便是這樣?

但他們其實不明白為何炎舞昭只是竟自這樣走著,便能夠傷到雪醒復。炎舞昭的紋力完全沒有一絲流溢,只針對雪醒復,所以其他人根本感受不到。

「下一個!」

轟!

「下一個!」

轟!

炎舞昭鳳眸掃過,所有人如被凶獸盯著:「下一個。」

眾人雖然莫名其妙,但卻又心驚膽戰。只能說炎舞昭的氣勢太盛,太銳。看到接連三人都是重傷消失,他們都是不自禁的內心打起鼓內。只是還能留在這裡的,每一個都是佼佼者。

誰都不會就此放棄!

「見過二先生。」

藍吒走了出來,抱拳道:「藍吒在此,領教二先生高招。」

炎舞昭瞪了他一眼:「那來這樣多廢話,出列!」

眾人都是看得瞪目結舌,雖說此刻雲府收徒無關身份。但藍吒畢竟還是一國的太子……如此這般被呼喝……

只是藍吒面上看不出什麼端倪,他緊握著拳頭。

只有他知道,剛才三先生的那一關,他是過得何等驚險。作為南朝太子,他獲得的資源還會少嗎?紋丹、紋食,垂手可得。而就在剛才喝著那碗紋力湯后,他幾乎都快忍不住吐出來。

但也是因為【百川】奇體。

百川體,取海納百川之意。

紋力如海洋,卻是下意識的將他歸於同類,保護著他的同時也在溫養他的肉體,潛移默化地替他去除體內丹毒。若是在進黃幽湖前的他,剛才那關他必敗無疑。

正因如此,走到這裡,他絕對不會放棄!

第一步!

轟!

他終於明白剛才那些人是怎麼受傷的。只是百川體非同小可,身周紋力氣場自動浮現。

第二步,第三步!

轟轟!

百川體的無形氣場已化成肉眼可見,與炎舞昭恐怖的紋力氣場產生碰撞!

炎舞昭輕咦一聲,再向前走了兩步。

第五步了!

藍吒身體憑空向後退兩步,只是面上神色仍然堅毅,身周紋力氣牢不可破!

炎舞昭的第六步踏出,氣勢猛地壓了下來!

藍吒身周的紋力氣場幾乎在她的腳踏下那瞬間收縮!

收縮,也代表著凝聚成極築固。

足以覆蓋數米的紋力氣場濃縮起來,化成只有身周左右的護罩!

轟!

藍吒再退兩步,但他面上仍然神色不變:「不愧是二先生,佩服。」

炎舞昭看了他一眼,卻沒有多說什麼:「過關。下一位!」

只是其他年輕天才卻沒有那般淡然,他們看向藍吒的目光都很凝重。

百川體,天地奇體的天地人三榜中,天榜第三。

被喻為最強防禦的天地奇體,甚至在覺醒【百川體】的那一瞬間,已經能夠活得比凡人長多數十長百年的歲月。眼下擋住炎舞昭的第六步卻是面不紅氣不喘,可見他的遊刃有餘。

老實說,這種正面實力的對拚,藍吒反而不懼。但像第一、二、三關,考的都不是實力。而是心態,而是成長曆程。藍吒這種因為覺醒了天地奇體而實力暴漲的人最缺乏的。

…………

藍吒過了,但那可不代表什麼。

任隨影能夠過了頭三關,那已經代表他心性上選而且身體成長良好。但在二先生那恐怖的紋力威壓之下,還是重傷的落選。

人一個一個的落選。

像黃秋葉、左狂瀾、安缺、夏語冰,北方的則是霍倩、柯山達等都一個一個的落選。

就連平清,在落選前看向徐焰的一眼無奈,擅長煉丹及紋術的她,在這種正面對抗之下,確實沒有太大的優勢。

……………

夢詩、金千機、李白、江柔、藍吒。

直至現在,本來還有二十多人,竟然只有區區的五人過得了這關。

但剩下的幾人,都沒有人會小瞧。 第四百四十四章──六步(中)

霍鋒面色漠然的走了出來,身上一如以往冷若兵鋒的氣息,也沒有向炎舞昭打什麼招呼。炎舞昭自然也不會客氣,輕輕的三步踏出。金千機目光閃爍,他剛才過關也是有點驚險。而恰好,有著強大的傀儡為防禦,這關對金千機來說簡直就是手到拿來。

但聯同這多次看到二先生的踏出,金千機也是看出丁點門路。

那看上去平平無奇的踏前,並非只是裝模作樣的以勢壓人。在步伐之間,其實隱含一種玄奧的規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