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貨想幹什麼?

「你把小美人的父親殺了,不怕她報復你?」小美人就是典殤最近的新寵,那個美艷的女子。

但是這貨今天殺了人家的父親。 只因為今天早朝的時候,他的岳丈大人拍了一個馬屁,他說人家虛偽,一言不合就抄了人家的家,還砍了人家的頭。

想想那個小美人哭了梨花帶雨,幾度暈死過去,路瑾都於心不忍。

要殺你就殺完啊!

你留一個不是禍害人嘛?

系統:……就想問問,兩個渣湊一塊是什麼?

典殤不以為然的說:「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殺人? 喲,好 還不是因為你!」

「……」路瑾:「關我什麼事?」又往我身上扣鍋!

典殤氣得指著路瑾,罵了一句沒良心的,說:「你家小崽子想要取代孤,我這不是給他創造機會嗎!」

他變成了昏君,就算他以後繼位,也容易的多。

有實無名,豪門絕戀 路瑾:「……」這貨真有病!

小崽子現在可是她的敵人啊!

別忘了,他剛搶了她的皇位!

結果這貨還巴巴把自己的龍椅也讓出去,不是有病是什麼!

不過路瑾還是覺得他目的不單純。

就算這貨披了一百層皮,也變不成無害的小綿羊。

這個時候,他的大太監進來通報,說是小美人來了。

路瑾飄在虛空中,她找了個舒適的姿勢,躺著。

她躺的筆直,典殤抬抬眼皮就能看見她。

「你能不能死遠點!」

「皇上……是臣妾不好,又惹皇上生氣了。」剛走進來的小美人,哽咽著說,豆大的眼淚就從眼眶裡掉落了。

路瑾歪頭看了一眼。

這次倒是穿戴整齊了,很正經。

典殤餘光朝虛空中某個方向瞪了一眼,路瑾扭頭。

「愛妃找孤可還是為了你父親的事?若真是這樣,愛妃還是回去吧。孤雖然不想下這道聖旨,但現在敵軍兵臨城門,我要是再不把朝中的歪風邪氣整頓過來,這國家,怕是都要易主了!」他頓了頓,帶著痛心與掙扎,「孤知道對不起愛妃,所以才一直不敢去看愛妃。孤不知道怎麼面對愛妃。」字字句句,情深意切。

小美人被他三兩句就忽悠的東南西北都找不到,連殺父之仇只忘了,只剩一臉體諒的依偎在典殤懷裡。

路瑾:「……」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兩人膩歪了一會兒,典殤找了個借口,就讓小美人回去了。

可能是因為她還在,他也不好白日宣淫。

小美人走後,路瑾問他:「徐清風明日就要攻城了,你有什麼打算?」

「我能有什麼打算。」典殤,「有打算的,難道不是你嗎?」

到底是幾百年的相處,讓路瑾心裡的那點小九九在這貨一個眼神下,就無所遁形。

「我能有什麼打算,我現在這樣,他也看不見我,也找不著我,他對我沒有威脅。」我完全不慫他。

「真這樣的嗎?」這貨拉長了強調,戲謔道:「路瑾,你這世的宿體呢?我可是暗中找遍了整個皇宮,都沒找到。難不成……你藏在老鼠洞里了!」

路瑾臉唰下就黑了。

這貨什麼時候找的,她怎麼就不知道?

「典殤,你想回憶一下童年嗎?」路瑾陰惻惻的開口。

「不想!」典殤大佬秒慫。 「憑我這自身之力,自然是無法與你們七大聖人抗衡,但是……」

這一刻,李瀟輕語了一聲,隨即地面之下,傳出一道龍吟!

「這裡是皇城,皇城依龍脈而建。」李瀟說道,眼眸之中,似有真龍在飛舞!

轟!

話音落下的瞬間,眾人感覺到大地都震動了起來,隨即李瀟身邊,一道道黃道龍脈之氣爆發。

宛若狂龍飛舞,橫衝之下,一道真龍虛影在李瀟背後顯化。

卡擦……

隨著幾道脆響,禁錮著李瀟的聖人法則崩碎,就連那即將刺在其眉心之處的聖人法則凝聚的寒芒,都在此刻煙消雲散。

吼!

一道震天的龍吟爆發!

「看來傳言不錯,你身上真的有召喚龍脈之力的至寶!」

「交出來,我等可以放你一命。」

……

七大峰主眼中閃過一絲貪婪之意,並且七人分開而戰,宛若一個七星陣一般。

聖人法則爆發,一道道陣紋從他們的身邊閃爍而起,隔絕了一方天地!

「七星封絕陣,地級陣法,不錯嘛。」李瀟看似毫不在意,更是點評道:「只是可惜,這七星封絕陣,少了陣眼,威力不怎麼行。」

「鎮殺你足以。」

「交出至寶,我等可以饒你一命。」

……

七大峰主態度很堅決,只因隨著陣法布置而下后,蒼穹氏等人都被隔絕在了外面。

七大峰主有自信,憑這七星封絕陣,足以擋住蒼穹氏等人,更是能擊殺李瀟。

現在,他們之所以沒下手,只是擔心毀掉了李瀟身上的至寶。

可是,誰又能想到,李瀟召喚龍脈之力,並非依靠的是至寶,而是其手中的人皇符文!

「你們這是要造反嗎!」

「都給本皇住手!」

……

此刻,蒼穹氏等人大怒,聖人法則爆發,轟擊在了七星封絕陣之上。

奈何,這陣法十分強大,防禦力驚人,蒼穹氏等人聯手,都無法攻破這陣法。

「什麼是造反?不過是奪回屬於我的東西罷了。」

就在此刻,宮殿外,景王爺走了進來。

其身邊,還跟著三個聖人,氣勢十分強大,聖人法則更如長虹一般,在他們的身上璀璨閃爍。

「當初父王將皇位傳給你,讓我自立姓氏,這對我來說,可真是不公平啊。」景王爺輕語,施施然的站在了蒼穹氏等人的身前,道:「今日,我要奪回蒼穹姓氏!」

景王爺,乃蒼穹氏的親生弟弟。

只不過,當初在蒼穹氏登基后,景王爺便按照帝國規矩,另立姓氏了。

如今看來,景王爺一直覬覦皇位,多年來更是暗中發展,如今其實力強大,足以和蒼穹氏抗衡了!

「大敵當前,你還要內亂!?」蒼穹氏沉聲道:「就算你得到了帝國皇位,那又如何?你能擋住東勝皇朝!?」

「呵,我何須要擋。」景王爺冷笑道:「我若登基,便附屬於東勝皇朝之下,豈能與你一樣,不自量力,想要叛出東勝皇朝。」

「如今,我以和東勝皇朝皇主取得聯繫,更是商定好了一切。」景王爺說道:「只要你死了,你的黨羽都滅了,帝國就是我的了。」

這話一出,蒼穹氏神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一旁的九王爺更是怒斥:「你甘願做皇朝的狗,也不願意當人上人!?」

「做人需要自知之明,皇朝強大,非帝國所能抗衡。」景王爺說道:「歸順皇朝,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你怕是沒機會歸順了。」

就在此刻,李瀟突然輕語了一聲。

隨即,不等眾人反應,只見李瀟身後,接連出現了九道真龍虛影!

「九龍之術!」

這一刻,李瀟掌中的人皇符文暴漲霞光,身後九龍虛影騰飛,龍吟陣陣。

隨著龍影飛舞,一股莫大的龍威瀰漫,龍脈之力更是狂暴而起。

轟!

轟!

……

在幾道爆響下,只見七大峰主接連後退,他們布下的七星封絕陣,更是化作了光雨,消失於無形。

嗖!

嗖!

……

剎那間,蒼穹氏等人身影一閃,站在了李瀟身邊,將其護在了其中。

「我今日既然敢來,就有萬足的準備,這蒼穹姓氏,我今日必定奪回!」景王爺眼眸一凝,嘴角之上,更是出現了一絲冷意。

轟!

轟!

……

就在此刻,突然之間,左相,通天閣主幾人,突然出現,聖人法則狂亂,轟擊在了蒼穹氏和九王爺的身上。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蒼穹氏和九王爺根本來不及反應,便被重傷,倒在了李瀟的身邊。

「這麼多年來,我韜光養晦,暗中建立勢力,如今的你,身邊還有幾人可信?」景王爺笑道:「除了鎮國府,其他人早已歸順於我。」

「你,已經無路可走了。」景王爺說道。

這一刻,蒼穹氏神色蒼白,心更是沉入了谷底。

他怎麼也沒想到,景王爺為了奪得皇位,竟然做到了這種地步!

「如今的我,除了鎮國府,別無他有了。」蒼穹氏嘆息,心中不免出現了一絲悲涼之意。

蒼穹氏重傷,九王爺也是垂危,而其他聖人,全部是景王爺的人。

現在,眼前這情勢,對於蒼穹氏來說,乃是死局!

「說來,我也要謝謝你,你的天劫,幫我造就出了不少聖人。」

這一刻,景王爺將目光落在了李瀟身上,笑道:「只要你肯歸順,我可以寬恕你之前犯下的錯,既往不咎。」

如今,對於景王爺來說,大局已定。

他現在唯一想要的,便是李瀟手中的至寶!

當然,若是李瀟肯歸順,那是最好的。

然而李瀟卻輕蔑一笑,道:「你算什麼東西?本皇需要你寬恕?」

說罷,便看到兩道真龍虛影舞動,將蒼穹氏和九王爺護了起來。

隨即,李瀟一步踏出,一股帝王之氣爆發!

似君臨天下,其身邊龍影飛騰!

「我也給你一個機會,現在臣服,我可饒你一命。」李瀟輕語,目光緊緊的盯著景王爺。

其眼眸開闔間,龍影飛舞,話語之中,更似參雜著一道道龍吟。

「殺了他,至寶留下。」景王爺輕語,似乎失去了耐心,大手一揮之下,其身邊的聖人便以是對李瀟出手了。

第二章!繼續去寫第三章。

(本章完) 有次他跟路瑾一起喝酒的時候,灌醉后被路瑾套出了他小時候尿褲子的英勇事迹。

關鍵是,這貨還保持有視頻。

他說:這是他永生的恥辱,他要讓自己永遠銘記這一刻,死死牢記著!

被人的糗事都恨不得干一碗孟婆湯,忘得一乾二淨。

戀戀月亮 他倒好,就因為是黑歷史,還要時刻謹記著。

一邊警告自己,一邊折磨自己,你說他是不是有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