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道牧聞言深有同感,「香姨說得是!」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樣,煞有介事,「小子就是平時太過低調,行走在外時常給人誤解,我是一個弱不禁風的翩翩俊公子,以致事態每每都會朝著壞的方向發展。」

道牧本質上說得沒有錯,不過別人並不是把他誤會成弱不禁風的翩翩俊公子,而是誤會成一頭沒有獠牙,受傷無助的紅眼瘋狗。

「道少爺,女人閨房密語,你一個大男人不太合適在這裡吧?」香姨柳葉眉橫豎,並不想搭茬,「道少爺,香姨勸你不要跟牛少爺學壞。」顯然還對道牧不停奉勸,擅自離開道萌境地,耿耿於懷。

道牧聞言,眼睛瞪大,啞口無言。想反駁又不知道什麼反駁,總想要解釋點什麼,可又無從下口。就像是一個老實人被伶牙利嘴的人壓制,只得說是憋得慌。

「道少爺,還愣著作甚?」香姨冷笑盈盈,直指大門外,「道少爺還是去花苑跟那老泥腿子,一起玩泥巴,比較好!」

見道牧夾著尾巴灰溜溜往外跑,香姨也沒打算繞過他,嬌聲脆亮,「別只顧著玩泥巴,把腦子搞得老泥腿子一樣蠢。記得多向那老泥腿子的學習,如何在織女星生存的技巧。」

香姨話音還未落,道牧已縱風而去,沒了蹤影。阿萌卻沒有跟著道牧,而是在房裡陪著香姨和龍嫻靜。

道牧人才剛到在花苑,阿丁叔背對著道牧,「喲呵」一笑,「來啦。」說話的時候,阿丁叔都也不回,聲音且有點緊張。

只見他左手以古怪的姿勢將一株迎客松的枝葉撩開,右手拿著一把通體黑玉製成的剪刀,嚓一聲清脆,將一條枯枝敗葉剪除。

「阿丁叔,您女兒如今可好?」道牧跨步近前,打量這一棵迎著微風,就像是一朵綠雲在飄搖的翡翠迎客松。

「托你的福,已痊癒。」阿丁叔從簸箕中拎起枯枝,診視病因。

道牧則心存好奇,抬手要去觸摸一番青翠的迎客松針。右手還懸浮在半空一掌之距,手掌已鮮血淋漓。唯有那跟中指毫無損傷,且還發出叮叮聲響,令道牧瘙癢難耐。

道牧血色星眸泛起波瀾,咽了咽口水,將好奇心按壓,將右手收回,「若阿丁叔發功,僅憑這一株翡翠迎客松,就可把牧星山捅得千瘡百孔的,滅盡九成生靈了吧。」清風徐來,陽光閃爍,血液迴流,傷口癒合。

「哼哼!」阿丁叔將手中那條枯枝敗葉遞給道牧,淡淡瞥道牧一眼,「牧星鎮萬靈的願力醞釀多年,足可威脅到織女星,更不用說牽牛星。可是最終的結果呢?」語氣淡淡,諷刺味道卻不淡。

道牧面色尷尬,乾笑連連,心中疑惑,「恁地這夫妻倆對我怨念這麼大?」

道牧怎知他自以為,從阿丁叔和香姨眼皮底下逃脫,是一件小事情。

可阿丁叔和香姨卻不這麼認為,他們骨子裡都透著一種驕傲。就這麼被一個後輩悄無聲息從眼皮底下逃脫,怎麼讓他們驕傲的心受得了。

道牧還把他們的好心,當都當成驢肝肺。行徑風格,越來越像牛郎靠攏。想想自己夫婦二人,要照看這幾個不讓人省心的熊孩子,一個頭百個大。

他們夫妻倆忙忙碌碌大半生,就想好好在牽牛星安享晚年。阿丁叔和香姨真是恨不得道牧他們趕緊滾上織女星,眼不見心不煩,讓其他人去操心吧。

「無事不登三寶殿,道少爺還是直接把屁放出來吧。」阿丁叔可是把道牧的性格看得透透的。

但凡道牧有大事,多是不會找上門。倒是道牧一旦有甚瑣碎,令人頭疼麻煩事,才會登門拜謁。道牧這行徑跟正常人,完全反著來。

道牧一邊說著,一邊拿著一根枯黃的松針去戳右手中指,「沒甚大事,就想讓你們幫我和靜兒想想辦法,往西南大陸一個叫瑞靈國的帝都。」叮叮響個不絕,道牧聽其聲,興緻愈加盎然。

「曾有聽說,靜靜是某個國度的公主,怕不就是那瑞靈國的公主?!」阿丁叔略顯愁苦的大黃臉上綻放笑容,越想越覺得對頭,「你們今年打算飛升織女星?」

「靜兒和莫晗馨都不得去,老祖宗和老祖宗讓她們留守道萌境地。」道牧喜滋滋把一根根枯黃的松針拔下來,以玉盒盛放,時不時看阿丁叔一眼,

「飛升織女星前,於情於理都該去老丈人那裡看看。若老丈人有甚難處,我能解決的,就順手幫忙解決一下。」一邊說著,一邊以牧力附手,隔膚蔽氣,將三枚半死不活,半黑半綠的松子摘下來。

阿丁叔正在布置茶几,聞得道牧此言,旋即停下手來,「恐怕瑞靈國真攤上了麻煩……」

原來,瑞靈國近些年以來,經常突然斷了海產品供應。一些有頭有臉的大客戶,倒還能夠獲得些許,其餘大中小客戶統統都無貨。

聽說海下的國度有些狀況,導致漁場無魚,海底海產品也被腰斬。又有人說,這是瑞靈國估計在炒作海產品的價格。

很多不耐煩的老客戶們,都已經派人過去,勢要探明究竟,討個說法。香姨覺得事情可能沒有這麼簡單,所以她親自去,興許還能談出一個好價錢。

既然龍嫻靜是瑞靈國的公主,事情那就好辦很多。道牧他們來的也正是時候,再晚一點,香姨就要出發了。

阿丁叔講得比香姨詳細,讓道牧聞言而微微皺眉,心中難免有些擔憂。

儘管是世俗國度,可再怎麼說,瑞靈國那也是他那便宜老丈人的國家。也正是因為是一個世俗國度,想必現如今,大批非世俗勢力湧入,老丈人夾在中間,一定很難受。

「靜靜和阿萌正跟我家香花在一起?」阿丁叔見道牧的臉色變得有點差,不禁將話題一轉,「別怪我不提醒你,少讓靜靜跟我家香花呆在一起。否則,哼哼,終有一日你會落得我這麼一個下場。」

阿丁叔一邊語重心長的奉勸,一邊將道牧摁下身子,讓道牧老老實實坐著喝茶。

道牧每每聽到他們如此相互稱呼,都忍不住會心一笑。

一個把對方稱為香花,一個把對方稱為老泥腿子。兩個都向他人表明什麼叫做鮮花插在牛糞上,可是從他們幽怨嫌棄的神情中,道出的話語卻帶著愜意和滿足。

「香姨讓我來向你來討教在織女星生存的技巧。」道牧依然隔膚蔽氣把玩手中的松子,心裡想著如何讓松子獲得新生。

這翡翠迎客松可是大規模殺傷性植牧,若讓道牧以翡翠迎客松來配合藤蔓施法,那真叫一個絕配。欺邦滅國,臨境滅派,怕是輕而易舉。

「你師父不在道萌境地了嗎?」阿丁叔在道萌境地期間,曾有幾次跟劍古碰面,且都愉快的交流。

「我就沒跟他見過面,他做了什麼,讓我做什麼,都是老祖宗和老祖婆轉述給我聽。」道牧欲哭無淚,他如今還在惦記著,劍古在牧劍山其他地方開闢的菜園、果園和花園呢。

契約男友要翻身 阿丁叔從道牧愁苦的樣子,看出非同尋常的東西。斟滿茶后,將茶杯推近道牧面前,「前輩給你什麼任務,能讓你說話都帶著黃蓮味。」

「唉!」道牧輕嘆一氣,右手拿著松子,左手拿起滾燙茶杯,一飲而盡。他也不避嫌,將劍古對道牧的要求,全盤托出。

阿丁叔初聽,還以道牧是在開玩笑,而後想想金鰲和玄蛇,以及劍古,再看看道牧劍眉似剪刀的神情,也就信了大半,替道牧叫出心聲,「難!難!難!」

將莎皇請出,已經難於登天。又要解放千災萬厄界,簡直是要與整個織女星為敵。還要道牧娶得織天仙女,那可就不單單是跟織女星為敵。

「百年時間,也太過倉促……」阿丁叔一邊給道牧斟茶,一邊替道牧抱不平,「千年時間,都顯得很短。萬年時間,才算稍微合理。」

「一小青年,一老泥腿,還挺多共同話題?」二人約摸閑聊半個時辰,香姨就領著龍嫻靜和阿萌到來。 文茵抿著唇角,挪到了成身邊,跟他並肩而立。

她環顧一圈,看到警衛凶神惡煞的模樣,不由得笑了起來,「小諾,你打算把我們關起來么?」

「這可真是個好主意。」

喬小諾打了個響指,精緻的下巴微微一抬,「聽到了么?她主動要求把他們關起來,還不動手?」

「是,小姐!」

警衛輕而易舉的就將楚城和文茵扣押,文茵使勁掙扎,不甘的抬起頭,「喬小諾,你簡直無法無天!」

「謝謝誇獎,我爺爺也曾這麼說過我。你是第二個。」

不同的是,她爺爺能管得了她,而文茵不行。

陸圓圓上前,雙手叉腰,沖文茵神氣的哼了一聲,「識相的,你就閉上嘴吧。再說一句,就用抹布塞你嘴。」

文茵:「……」

楚城站得筆直,即便被警衛一左一右扣住,他臉上也沒有任何慌張或是不安的神色,鎮定自如的姿態,閑適而悠然,「小諾,我有一個要求。」

農門典妻 「說。」

楚城低低的笑了起來,「我能不能申請跟你關在一起?」

他的目光,在她臉上流連不去,意味深長,喬小諾感覺被調戲了,怒道,「你做夢!」

「白日夢也不許做么?」

「閉嘴!」

楚城無奈失笑,輕輕頷首,表示自己會閉嘴。

空中花園還有其他人在,隨著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喬小諾一揮手,「帶走吧。」

「是,小姐。」

警衛分別架著文茵和楚城離開,離開商場,到達地下車庫,上車之前,楚城頓住了腳步,一反剛才的配合,「小諾在哪輛車?」

「不該問的別問,上車!」警衛用力一推,他高大的身軀踉蹌了兩步,差點撞到車上。

極力穩住自己的身形,楚城面色淡然,「我要跟她一輛車。」

「……」

「否則,我不會上車。」

隨後走上來的喬小諾,聞言,冷笑一聲,「說你想得美,你還真敢想!」

「那你同意么?」目光掠過警衛,他眉目染笑。

喬小諾冷哼,「上車!」

楚城知道,她不會同意了。

但是啊,他還是想要跟她一輛車,所以,不疾不徐的拋下誘餌,「不想知道文茵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么?」

「哦?」喬小諾眉梢微挑,她覺得有點意思,「你願意說?」

「不試一試,你怎麼知道我願不願意呢?」

喬小諾做了個跟上的手勢,便率先轉身上了另一輛車。

陸圓圓警告的瞪了楚城一眼,立即跟上喬小諾。

楚城側頭,唇角微勾,對著警衛道:「還不放手?」

警衛鬆開手,他理了理身上些許皺著的西裝,邁步往前走。

陸圓圓彎身剛要上車,一隻手伸來,擋住了她,她詫異的轉頭看去,看到噙著笑的楚城,氣不打一處來,「你幹嘛?」

「圓圓坐前面去吧,我有話跟你姐姐說。」

哈嘍,勐鬼督察官 「你讓我去我就去,那我多沒面子?」

楚城眉梢微挑,做了個請的手勢,「請坐前面,好么?」

她猶豫了,看了一眼坐在車上的喬小諾,「姐姐?」 原來,龍嫻靜從香姨口中得知瑞靈國情況不是很樂觀,於是龍嫻靜希望香姨能夠儘早出發。

香姨聊得正酣,本不想就此截斷。可她見龍嫻靜無心再聊,也覺得有些不長眼的勢力,可能會做出欺邦滅國之事,就領著龍嫻靜和阿萌前來叫喚道牧。

本來阿丁叔沒打算跟香姨一同前往瑞靈國,曉得龍嫻靜是那瑞靈國公主之後,阿丁叔覺得有必要放下手中工作,一同前往瑞靈國。

瑞靈國作為相對世俗的國度,各方修仙門派和名門巨族都不能在那裡修建傳送陣台。

世俗國度的皇權和神權,也都不想有傳送陣台。在他們看來傳送陣台,就是扎在喉嚨里的一根鋒利骨刺。況且且飛梭工會也不允許讓傳送陣台搶走自己傳統的生意版圖。

相較於傳送陣台,飛梭的確慢很多。可是相較於其他方式,飛梭並不算慢。乘坐飛梭,不僅舒適安全,且還很快。

香姨的飛梭出自織女星頂級工匠之手,雖然不是什麼尖貨,但是在那百萬里之外的瑞靈國,兩天就到。

道牧也只是入定打坐一下,就已經到了,似乎也就沒有什麼理由抱怨沒有傳送法陣。

龍嫻靜本打算讓香姨直接把飛梭開入皇宮,香姨卻不贊同。眾人愣是在瑞隆城外停駐,且還讓龍嫻靜不要暴露身份,他們一同徒步進城。

瑞靈國面積是謫仙封地的五分之一,帝都卻跟謫仙城那般宏偉壯大。帝都百里之外,就是一望無際的海洋。

龍嫻靜指著那一片海岸線,說著那裡往事有巨量的內陸商人,瑞靈國商人,以及海域之下海夏國的海族商人。

商人與商人之間又有細分,海產品與海產品之間也有細分。

商人之中,有專門做世俗世界生意的商人,他們的交易場地佔據海岸線的三分之一。這些商人專門收購普通漁民的普通海產品,以及修仙者挑剩下的靈性海產品。

剩下的海岸線,全都是精英薈萃街這類商人的交易場地。如今,世俗生意忙忙碌碌,隔壁的交易場地門可羅雀,就連海族商人都零零丁丁,最多的就是做清潔,維護廠子的勞佣。

道牧見狀,打消了前往海岸線的念頭。他們走過城門,城衛沒有能夠認出龍嫻靜。道牧忍不住感概問龍嫻靜,出國已經有十年了吧?

龍嫻靜卻搖頭,帶著些許悲傷,直講道已離開故土十三年。十三年過去,很多地方沒有改變,卻讓她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街景,熟悉的建築,龍嫻靜走在街上,總是覺得與他們格格不入。

道牧能夠理解她的感受,「靜兒。」輕輕叫喚她一聲,「人的一生,孤獨才是常態,所以顯得廝守變得格外珍貴。」

「我知道!」龍嫻靜轉頭過來,悲傷少去一大半,更多堅強和柔情,「老祖宗說牧醫很駁雜,比牧道者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現在連入門都不算,你師尊給你百年時間,老祖宗也給我百年時間。若我在百年時間,能夠正式入門,他會教我連仙庭都不見得有的醫術。」

走在前頭的阿丁叔和香姨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壯闊的波瀾。兩個一百年,讓阿丁叔和香姨對牧劍山和金鰲玄蛇,愈加好奇。

莫說阿丁叔和香姨,道牧聽得龍嫻靜這話,他自己也是一愣一愣,本來就對牧劍山不甚了解,修為愈是精進,他愈是迷糊。

被普羅大眾一致認為,只存在傳說中的牧劍山和金鰲玄蛇,究竟是從那一片天來的?

對自己後輩如此嚴苛,對祝織山和織天仙女毫無敬意,怕不是三十三天之外的另外三天?

龍嫻靜平復一下心情之後,主動上前,當起導遊。也沒過多久,眼看正午要過,下午來臨。

再過不了多久,就進入傍晚。於是,道牧提議要麼現在直接進皇宮。或者先去尋一家酒樓辦下住宿,再一起去逛這個城市。

香姨依舊不同意直接進宮,畢竟龍嫻靜出國十餘年。如今皇宮內部究竟什麼情況,都不甚明朗。

龍嫻靜就這麼突然出現,不僅別人受到驚嚇,恐怕龍嫻靜自己也會受到驚嚇,甚至有生命危險。

龍嫻靜心以為香姨太多慮,正要開口解釋。一旁的道牧卻倏然握住龍嫻靜的玉手,揉捏幾下,龍嫻靜頓時忘記應該講什麼話。

道牧則環視周遭,見沒有人跟蹤,一切如常,這才轉過身來,「暫且找一個地方住下,然後嘗試聯繫你妹妹龍嫻雅,不是更好?」

香姨笑著問道,「可靠嗎?」她神情有些不自然,似乎是發現道牧沒有發現的動靜。

「可靠!」龍嫻靜肯定道。

「那好,我們先走。」香姨一手拉著道牧,一手拉著龍嫻靜,拐入右邊的空無一人的小巷。

阿丁叔則在他們身後,右手在右邊的衣服口袋中,掏出一抓泥沙和草木灰混在一起的東西,在小巷子口揚撒。

混合物化作一股濃煙,瀰漫在小巷子每一個角落。散發著一股嗆鼻的硫磺氣味,以及黃鼠狼的屎尿味。

阿丁叔才沒入死胡同的牆壁,立馬有三十餘蝦兵蟹將衝進小巷子。

一丈寬,三丈長的死胡同,道路平整,兩邊牆筆直。三十餘人找不到道牧他們半點蹤跡,反倒被濃煙困在小巷子里。

「你們有誰看清楚,那女子究竟是不是龍嫻靜公主?!」一個丈高蟹將揮舞蟹鉗,招風咧咧。大風都刮上天,也沒能將濃煙吹淡半分,更別說吹散。

「應該是吧,不然他們跑什麼?」一個半丈高蝦兵,對著天空揮斥雙刀。雙刀快得像蝴蝶飛舞,風嗚嗚狂叫,也沒能將濃煙吹淡半分。

「我覺得……」又有人要說話,可是話還沒說完,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