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眉頭緊鎖。幽光月根本破不開青銅雕像的防禦,太強了!

連點白痕都沒有留下。

反倒是青銅雕像一手拽住了幽光月劍鞭,月千歡力氣用盡也無法將幽光月奪回來。

青銅雕像往它的方向一拉,月千歡被連帶著拽了過去。沒有掙扎,月千歡傾身主動沖向青銅雕像。手握住劍柄一轉,嗆!

劍鞭變回利劍,月千歡渾身力量湧入幽光月中。

伸手推著劍柄往青銅雕像心口刺去。鐺!

劍刃刺不穿。這在月千歡的意料之中,她藉此虛晃一招,目的在偷偷掐訣將青銅雕像丟進空間里。

空間裂縫吞噬青銅雕像,月千歡也得以將自己的幽光月奪回來。

抬頭,看到一雙青銅手從空間裂縫中伸出來。 曦狂:青春紀 粗暴驚人的,無視空間裂縫裡面殘暴的力量,一點一點將裂縫撕裂,撕開然後出來。

月千歡嘴角緊繃成一條線。

空間攔不住青銅雕像多久。她只有趁此時間,思索怎麼樣才能殺死它!

再看時間,沙漏已經走了三分之一了。

月千歡眉頭越皺越緊。

……

在其他擂台上,大家也同樣碰到了麻煩。

不過左圖修和趙瓏,看起來並不著急。也不擔心。他們甚至,看都沒有看沙漏一眼。

左圖修一邊和青銅雕像對殺,一邊傳音趙瓏。「趙瓏,你可別提前通關了。這樣萬一被他們看見,就知道青銅雕像的弱點在哪兒了。」

「我知道。」趙瓏嘴角抽搐。

她又不是三歲的小孩,才會暴露自己。

不錯!

他們通過蛇姬,早就知道這一關有什麼。而且,蛇姬還告訴了他們怎麼樣解決青銅雕像。

青銅雕像雖然無敵強。但只要將雕像的弱點找到,並攻擊弱點。就能很輕鬆的通關!

而他們為了拖住月千歡他們,因此都沒有攻擊青銅雕像的弱點。

左圖修獰笑,得意極了!

最後,他才是大贏家!

霽華就在左圖修隔壁,他眼角餘光,將左圖修的表情反應悉數看在眼底。

奇怪!

霽華凝眸。為什麼左圖修會這麼輕鬆,一點也不難的反應?難道他知道了什麼。

霽華一邊思忖著,一邊也不忘掐訣讓魔焰拖住青銅雕像。

魔焰經過無盡火海的淬鍊后,溫度和烈焰更加恐怖可怕了。形成一個火球,將青銅雕像包裹在裡面。

青銅雕像雖然可以掙扎,撕裂火海。但他如同深陷泥潭,怎麼掙扎都出不來!

而且魔焰還有融化青銅雕像的徵兆!雖然很慢,但也是有影響的。

同樣,這對霽華的消耗也非常大。

他取出丹藥,吃了幾顆調養。這時,霽華接到蒼煙的傳音。

蒼煙說:「霽華,我來教你怎麼駕馭這些烈焰,然後對你的消耗最少。要學嗎?」

霽華驚訝眯起眼睛,遠遠看向天邊蒼煙的位置。 「戰。」

蛇矛斗羅大喊了一聲,看現在的這情況,講和是不可能的了,無功而返的話也不太可能,唯有戰鬥了。

他的話音落下,除了四位封號斗羅,其他的黑衣人都沒有動作,畢竟主要的戰場就是在幾位封號斗羅這邊。

如果他們那方的封號斗羅取勝的話,那麼戰場的局勢將會朝著他們那邊倒。

如果是史萊克學院的封號斗羅勝利,那麼他們這幫低階的魂師上場也沒有什麼用,畢竟在高階戰力下,低階戰力基本上沒什麼用。

鬼魅斗羅的第二魂環一閃,他的身體就逐漸的隱入了黑暗,眾人漸漸地失去了他的蹤影。

而其他的幾位封號斗羅的戰鬥就比較粗暴簡單了,直接魂環閃現就朝著林一衝了過來。

特別是林辰看著菊月關手裡面拿著一多菊花,戰鬥中擺出各種妖嬈的姿勢,看的林辰直打冷顫。

林辰看著千仞雪道:「你們武魂殿的人都是這麼妖嬈的嗎?看菊花關的這姿勢,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

千仞雪有點兒尷尬的看著林辰道:「你別什麼事情都別往我們武魂殿上面推吧。我們武魂殿哪兒招惹到你了?就讓你這麼看看不順眼?」

林辰搖了搖頭道:「不不不,你們武魂殿沒有招惹到我。 寵婚撩人:辰少的惹火小蠻妻 相反,我想你們武魂殿還會成為我的大客戶,我的真正的身份是一個商人。商人面前沒有敵人,只有客戶。」

「你什麼時候又成商人了?你不是史萊克學院的一名學院嗎?」千仞雪疑惑的看著林辰。

林辰笑了笑,看著千仞雪道:「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他們還叫我救世者,城主之類的。」

救世者是在頭號玩家裡面的時候被綠洲裡面的人尊稱的,畢竟他當初在頭號玩家裡面救了一個世界,所以被別人稱之為救世者。

至於城主的稱號就不用說了,只要和他交易過的人,大多數的人都叫他城主。

彭……………

一聲巨響之後,眾人只看見四位封號斗羅對林一的攻擊都被他隨手給擋了下來。

巨響聲是因為四人的武魂真身被林一直接一巴掌給拍沒了。

就連林辰也沒有想過,林一的實力能這麼強。

由於他身上的魂力轉化只是一小部分,所以他這次對付四個封號斗羅使用的是斗之氣。

斗之氣凝結出來的一隻大手,鬥技的名字的話林辰也不知道。

因為林一沒有喊出來,而是看上去很簡單的一巴掌拍過去。

但是林辰知道,林一的這一巴掌是一種鬥技,畢竟林一在斗羅大陸上面對付低階的魂師的時候並沒有使用斗之氣,只是用一些小技巧和自身轉化的魂力而已。

看到這一幕,千仞雪獃獃的看著林辰道:「你身邊真的有一個極限斗羅級別的強者?不不不,這不是極限斗羅的魂師,極限斗羅的魂師出手我看到過,不可能這麼輕鬆的就拍掉四位封號斗羅級別的魂師的武魂真身,而且這其中還有兩位是接近超級斗羅的封號斗羅。」

林辰只是淡然一笑,並沒有去回答千仞雪的問題,要知道斗師修鍊的境界本來就比魂師的多出很多。

畢竟人家斗師修鍊到斗尊的時候就開始分幾轉斗尊了,而斗羅大陸上面只是十級只差而已,而且除了封號斗羅以上,要不然低階魂師的一級之差並沒有什麼很明顯的區別。

林一可是斗帝級別的斗師,現在看戰況,斗帝的實力比封號斗羅的實力高處太多太多了,畢竟任誰都能看得出林一現在並沒有用全力,只是用一招就輕輕鬆鬆的就解決了四位封號斗羅。

林一朝著重傷的武魂殿的四位封號斗羅走去。

最先走到的是鬼魅斗羅的身邊。

鬼魅斗羅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林一道:「不可能,這不可能,你居然不是超級斗羅,大陸上面不是只有三位極限斗羅嗎?這不可能……」

鬼魅斗羅有點兒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他之所以斷定林一是極限斗羅的存在,那是因為他和超級斗羅級別的魂師交過手。

就連超級斗羅級別的魂師都不容易查詢到他使用武魂之身以後得身影。

畢竟他的武魂可是一種特殊類的鬼魅武魂。

就這麼簡單就被林一識破了,而且還被重傷,所以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林一的實力是超級斗羅之上的極限斗羅,甚至超過了極限斗羅的實力。

林一沒有說話,只是抓著鬼魅斗羅的衣服,然後把他提了起來。

絲毫沒有猶豫的朝著林辰扔了過來。

「啪………」

只聽見啪的一聲,鬼魅斗羅直接被林一扔到了林辰的身前。

封號斗羅級別的魂師的身體還是比一般的魂師要好的,就算是這個距離扔過來,正面朝下,也沒見的鬼魅斗羅出點兒什麼事情,只是有點兒狼狽而已。

接下來,林一按照對待鬼魅斗羅的手法,又直接把武魂殿剩下的三位封號斗羅給扔到了林辰的身邊。

做完這一切以後,林一轉眼看著眾多的黑衣人。

眾人眼神一凝,一會你看為首的那個魂斗羅級別的魂師喊到:「撤退,趕快撤退………」

這次,眾多的黑衣人都沒有去管同伴的屍體,畢竟現在這個情況下,逃命還嫌時間少,更何況去花時間帶一具四人的屍體。

看著狼狽的武魂殿的眾人,林辰不由得笑了笑,然後朝著林一喊到:「好了,林一你回來吧,逃跑的斗師一群低階的魂師,不值錢。在他們身上投資不划算。」

雖然林辰很想把眾多的黑衣人都給抓起來,畢竟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不過問題就在於這兒,你抓俘虜不能廢了人家,畢竟廢了人家沒價值了,拿到武魂殿去武魂殿的人也不會收。

但是不廢了別人的話,又怕人家乘機偷襲,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系統特製的東西了。

那就是林辰特地找系統兌換的封魂環。

一開始的時候是叫做封靈鎖,能夠封禁靈氣的。

不過這兒是斗羅大陸,人家的是魂力,所以林辰特地的找系統兌換了幾個封魂鎖,能夠封禁魂力的。

但是這封魂鎖可不便宜,高級的,也就是能夠封禁封號斗羅級別魂師的,第一個兌換價格為五萬兌換點。

剩下的低階的都需要兩萬兌換點,就算是後面兌換都要兩千兌換點。

林辰還真的有點兒懷疑,抓那些低階的魂師回來,再給他套上一個價值兩千兌換點的封魂鎖。

到時候武魂殿的人看不上他的低階實力,不給東西換就不好說了,到時候就虧本了。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林辰沒有讓林一把逃跑的黑衣人給抓回來。

林辰蹲了下來,看著趴在自己眼前的四位封號斗羅道:「喲,我是不是看錯了,這不是剛才說要滅掉我們地四位封號斗羅嗎?怎麼都趴在這兒了。」

林辰停頓了一下,嘴角掀起一絲笑容,繼續說道:「你們四個人的口味真重,而且有點兒變態,四個人趴在一起,想要打麻將啊。」

四人都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看著林辰。

林辰裝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哎呀呀,剛才可嚇死我了,這可是兩位準超級斗羅和兩位封號斗羅同時動手啊,大陸上面這個組合基本都算是無敵的了。」

菊花關陰陽怪氣的說道:「你別得意的太早,我們的勢力根本就不是你能夠想象的,就算你擁有一個極限斗羅級別的護衛,只要我們的勢力想要對你動手,你根本就逃不掉。就算他是極限斗羅級別的魂師的,他也不可能隨時都保護著你,只要他被牽制住了,你將不值一提。」

林辰看著菊花關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們武魂殿有一位極限斗羅級別的魂師存在。我也知道以我的實力離開林一的保護根本就打不過一個封號斗羅級別的魂師。

但是誰告訴你的,我身邊就只有這個極限斗羅。」

一開始的時候確實只有林一一個極限斗羅,但是就在這場戰鬥爆發的時候,林辰突然就想到了需要再去收一個斗帝的護衛了。

所以這次之後林辰將會有兩位斗帝級別的護衛。

到時候去武魂殿,就讓其中的一個人去戰鬥,剩下的一個人守護在自己的身邊就可以了,畢竟斗帝的實力比極限斗羅都還強,一個打一整個武魂殿還是可以的。

菊花關眼神一凝,然後聲音顫抖的看著林辰道:「你是說你還有一個極限斗羅級別的護衛?這怎麼可能,大陸上面就只有三位極限斗羅魂師的傳說怎麼可能又跑出來兩個極限斗羅,而且還都是你的護衛這不可能………」

林辰笑了笑,沒有去管一臉瘋魔的菊花關,現在菊花關不過是一個階下囚而已。

林辰身後的千仞雪有著擔憂的看著林辰道:「林辰,你能不能放了他們,畢竟他們四個算是我們武魂殿的高階戰力了,要是你殺了他們,我們武魂殿的實力將會下降很多。」

林辰拍了拍手,看著一臉認真的千仞雪笑了笑,「放過他們?笑話,怎麼可能放過他們。」

說著林辰從儲物戒指裡面拿出了四個封魂鎖,直接戴在了四位封號斗羅的手上。

感覺到體內的魂力消失,蛇矛斗羅一臉驚恐的看著林辰道:「你幹了什麼?為什麼我的魂力全部都消失了?」 霽華問:「怎麼駕馭?」

「哼,你忘了。我是天神族了嗎?我們天神火族天生就能掌控烈焰,所有的火元素都得聽我們號令。」蒼煙說。

可以說,他們是世界上最能操控火焰的人!

當一件事或一個東西,精通到一定的程度。那麼各種方便法門,也為他們大開通道。

蒼煙開口,將秘法告訴霽華。

霽華學的很快。再加上蒼煙講解的很詳細。因此,霽華很快就學會了!

他學以致用。果然!

魔焰對他的消耗減少了許多。而且溫度再次暴漲,這樣下去說不定真的能將青銅雕像焚燒成青銅水。

霽華勾唇。「真的有效果!」

「那是。霽華我都怕把我這裡的青銅雕像燒光了,你可要加油!」

蒼煙和霽華的傳音,沒有藏著掖著,避開月千歡他們。因此大家都聽見了。

不由咂舌。

他們還在跟青銅雕像廝殺的困境之中,而蒼煙卻要解決完了。

不愧是天神族!

霽華立馬問:「爹爹,你怎麼樣?」

「剛剛的辦法我也試了。沙漏漏完之前,我能解決掉這個青銅雕像。你們呢?」

月千歡和鳳九黎一時沉默。

他們可沒有厲害的火焰,也沒有別的辦法能搞定這些青銅雕像。只能在想辦法!

月千歡說道:「你們完成了,就先離開這兒!不要久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