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黑瞳像是看不見一樣的繼續悠然喝茶,周楚見了擺著一副看熱鬧的架勢倚靠在門邊,心道:這丫頭一看就沒什麼心機,看樣子真是他們誤會簡小萱了。

靈異局眾人皆經過千錘百鍊,無不是火眼金睛。看一個鬼有沒有撒謊自然有他們獨特的法子,況且多年的鍛煉有時更是一眼就能看穿鬼的性格。

莫問生看看周楚又看看黑瞳,最後視線轉移到青煙女鬼身上,心裡思考哪個人看上去比較好說話,最後還是踱步到青煙女鬼旁,臉上是他招牌微笑。

「嗨,你好。你叫什麼名字,我們認識認識。」對方面孔稚嫩,面似白兔,雖然叉腰看似生氣不過卻無半分讓人害怕的力量,想來自然最是好說話的。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你為什麼不說話。」青煙女鬼直接無視莫問生對著黑瞳就是憤怒的質問,然後她恍然大悟一般「我知道了,你們一定欺負小萱姐姐了,是不是?」她瞪著的眼睛比銅鈴還要大。

莫問生吃驚的看著這隻小白兔一樣的人,再次掛著招牌微笑開口「小姑娘,我們可沒將你小萱姐姐怎樣,諾,她在裡面呢。」

青煙順著莫問生努嘴的方向望去,是一間卧室,她神色一亮抬腳就要衝過去。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黑瞳悠然開口「你要是不怕氫鈺絲網儘管過去試試。」

一句話將興高采烈已經快到門前的青煙扎住腳跟,她半響后回頭面色怪異「你說氫鈺絲網?你騙鬼呢?」眼神里有些不相信。

黑瞳這時又是給自己倒了杯茶,不答。心裡卻道:你可不就是鬼嗎。

周楚挑眉看看黑瞳望向青煙,也是悠然一笑「鄙人不才,恰好前些日子偶然得此一張,不過可惜沒有鬼來幫忙試探一下性能如何。可惜啊」他的語氣滿是遺憾。

青煙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腿似落非落猶豫半響后耷拉著腦袋坐到沙發上,手往下巴上一撐,神情看上去格外抑鬱。

莫問生好心的拍拍她肩膀卻被她不耐煩的抖抖甩開。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沉默的時候,院門被人急促的敲起,從外面傳來著急的聲音,隱隱的似乎還有恐慌。「周大哥,是我,我是鄭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周楚不解的看向莫問生道「昨天他不是才來了嗎?」今天怎麼又來了,莫非是他女朋友失蹤有了什麼線索?不過他還沒出去查找一下,一會問起該怎麼回答。

莫問生自然也是同樣的神情回望著他,雙手攤開。

周楚眼中閃著奇異的光芒呵呵笑著看莫問生,莫問生見了只覺得沒有好事發生,果然,他說「大鬍子,你去開門看看是怎麼回事?」

說完后他腳步看似悠閑實則速度的進了一間屋子,關門前他還不忘囑咐「要是他問起來就說我不在家,出去找他女朋友下落了。」

莫問生:「……」

不過他還是依從他周老大的命令聽話的去開門,青煙見了極為鄙夷的笑話「有些人可真是聽話,別人說什麼他就幹什麼。」靈異局的人沒一個是好的。

莫問生氣急想要說什麼,不過聽到院門更加密集的不停敲打聲他還是先去給鄭健開門,至於這個小女鬼笑話他的事以後再算。

院門剛一打開,鄭健就衝進來,儒雅的面容一片著急又慌張的問莫問生「周大哥在嗎?我有我女朋友的下落了。」

莫問生正想要下意識回答一句在,就在要吐出口時猶豫半響道一句「周老大出去查找你女朋友下落了。」見他更是著急他接著道「有什麼事你可以告訴我。我會在周老大回來后第一時間轉告給他的」

對方和女朋友感情這麼好,讓他有些羨慕和感動,自然想要全力幫助他尋找女朋友。

鄭健咬咬牙,沒有時間耽誤一般略微思考後對莫問生快速說「我聽說我女朋友在失蹤前和她一群同學去浦家溝野餐,可是一去就杳無音信。這是我今早去他們學校聽說的,還請先生能夠早點轉告。」

莫問生拍拍胸膛以示保證,鄭健這才鬆了口氣一樣點頭到門外笑著「感謝先生了。」他深深鞠一躬,非常嚴肅莊重。

待送走鄭健后,莫問生還沒進門就嚷嚷「周老大,你給我出來,鄭健都走了你還躲著幹嘛?」

他沒有克制自己的音量,話說完后,不僅周楚被他喊出來了,就連一直在房內待著的童子音和紅婕都一臉不爽的走出來。

紅婕在門口朝著莫問生比劃「我說,大鬍子你這麼大聲音做什麼,大家都沒有耳聾。」她的屋子在最裡面都聽的清清楚楚。

莫問生抱歉的揮揮手一溜煙跑到周楚身旁拽著他的手將他按在沙發上,「你猜,鄭健今天來幹嘛的?」神色好不得意。

周楚失笑「來告知他女朋友下落的?」鄭健這個人還真挺奇怪,女朋友失蹤了不去警局報案,非說她女朋友被鬼抓去了。

莫問生一拍手掌,正要對他說一聲bingo!紅婕似乎注意到什麼一般皺著眉頭到莫問生身後拍他肩膀問「黑瞳呢?」

這話一出口,眾人才發現黑瞳不知去了哪裡,周楚瞭然的神情笑笑賣個關子道「你們猜他在哪?」說完拿起桌上今早沒看完的報紙。

紅婕哎呀一聲將周楚的報紙抽走「好哥哥,你就快說吧,黑瞳到底去了哪啊,真是不讓人放心。」潛意識中她還是不希望黑瞳和簡小萱再接觸下去。

莫問生看著周楚張大嘴巴狀似恍然大悟,周楚見了示意紅婕問莫問生,紅婕有些懷疑,不過還是捅捅莫問生胳膊「大鬍子,你知道黑瞳在哪?」

莫問生一臉的高深莫測,他摸著他長長的大白鬍子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開口「不可道也」。紅婕揪他耳朵,莫問生頓時失了架勢的說「不就在你心裡嘛,這有什麼可問的。」

紅婕霎時紅臉,對著他的耳朵又是狠狠擰了一通后才鬆手,莫問生嘶嘶摸著耳朵莫名其妙的看著周楚說「難道不應該這樣回答嗎?」

周楚一下子攤在沙發上,顯然對他無可救藥,童子音沉默的看著這一切,最後走到一個卧室前,禮貌的有節奏敲門。

「黑瞳,簡小姐醒了嗎?」她話剛問完,門就從裡面自動打開,裡面景象一覽無遺。黑瞳真的坐在卧室床邊陪著簡小萱在說什麼。

戀上魔咒王子:拽丫頭,別想逃 她回頭擔憂的看一眼紅婕抬腳首先邁進去。莫問生緊隨其後,周楚則是從她手裡拿過報紙拽著她的手腕將她拖進了屋。

屋內,簡小萱氣色顯然還不是很好,她的兩隻手臂都包裹著白色紗布,眼神也有些無力。她自己無法動手換藥,黑瞳正在忙前忙后,對於他們的到來無動於衷一般。

周楚呵呵一笑,手插在兜里看著簡小萱問「簡小姐醒了,不知覺得怎麼樣,可有哪裡不舒服?」

紅婕從進屋后臉色一直不好,見了黑瞳從沒有這樣伺候過她頓時陰陽怪氣的歪頭說「我看她舒服的很。」說完還拿眼瞥了一眼簡小萱。

童子音拿手輕輕拍紅婕,紅婕臉色不滿卻也住了嘴。這時莫問生調節氣氛歡快的問「那隻青煙妹妹呢?可是在這裡。」

他拿眼四下里轉,臉上倒的確很興奮。

簡小萱對著一個地方道「笤絲」。另一邊床頓時冒出青煙凝聚成人形,童子音沒有反應,紅婕卻是臉色不好「你這女鬼還在這裡做什麼,不怕收了你嗎?」

說完她手中翻出一塊黑布,黑布一拿出,屋內溫度頓時下降,屋內門窗緊閉卻有凜冽的寒風刺骨,彷彿要將人的骨頭凍住。

不僅簡小萱發冷打噴嚏,就連童子音和周楚莫問生三人也抵抗不住的紛紛離開她周邊,紅婕正要一抖黑布收服瑟瑟發抖為一團的笤絲,就被一直沒有出聲的黑瞳呵斥「夠了」。聲音雖然稚嫩卻極有力道,瞬間喝止打算出手的紅婕。

紅婕不敢相信的直直看著黑瞳,激烈的氣氛使得房間內的溫度更是陡然下降,讓人如入冰窯。她抖抖艷麗的嘴唇問「你剛剛說什麼?」

黑瞳青澀的臉龐沒有笑容,板起來的臉更是如同地獄鬼剎,他再次開口「紅婕,你知不知道這是哪裡,閻王給你噬鬼布藩是讓你用在這裡的嗎?」

他的聲音其實很平靜卻字字鏗鏘有力的打入紅婕的心裡,她的心突然顫抖想起閻王的交代。她害怕的趕緊收起黑布,屋內溫度回升。 一襲紅裙,如驕陽似火,少女原本病態慘白的臉色,也趁的明艷了幾分。

原主生的就貌美,要不然也不會被她哥嫂盯上。

路瑾原本只想低調的做一枚軟妹子,可這老狐狸精太煩人了。

明明乾的就是強搶美男的勾當,卻還要表現出「我願意收留你,就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你要感恩戴德」的盛世白蓮花模樣。

完全就是個黑心小婊砸。

哪像她,要搶就光明正大的搶,從不給自己加戲。

系統:所以你的名聲才這麼臭。

讓人想不明白的是——宿主到現在還自稱為單身狗,純潔的小白白。

那她搶的那麼多男人都幹什麼了?

沒有人能給系統一個答案,系統自己也不敢問出口。

路瑾拎著長棍,一步一步的走到紅鈴面前。

她其實沒有紅鈴高的,但這個時候,兩個人面對面站著,竟然讓人恍惚的覺得,手持長棍,一身紅裙的明媚少女,高過他們紅鈴女神一頭……

呸!

肯定是錯覺!

那些喜歡紅鈴的追求者們,就算再不想承認,女神氣勢上被人壓了一頭,也是事實。

紅鈴離路瑾最近,感受的比誰都真切。

她是真的被這個她不屑為對手的女鬼,狠狠的壓了一頭。

那只有她在妖王面前見過的強大威壓,此時正從那女鬼身上,鋪天蓋地的朝她湧來。

她被針對的毫無反抗能力,若不是她死命用體內的法力對抗,她險些都要朝她跪下。

這個女鬼決不能留!

紅鈴生平第一次,棋逢對手。

小小年紀就如此了得,若是讓她成長起來,那她今日的殊榮,將不復存在。

她紅鈴,年輕一輩數一數二的翹楚,尊受萬「人」仰仗,這樣的榮光,只能屬於她!

還有那個人!

路瑾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會講那些江湖道義。

我都站在你面前等了這麼長時間,你還不動手,那就只能我先出手了。

路瑾修長白皙的手指搭在長棍上,在掌中一轉,一道銀光閃現,直逼紅鈴而去。

「住手!」一道嬌麗帶著威嚴的女聲,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陣無形的阻力,硬生生逼開了兩人。

路瑾不得不停手。

一個女子緩緩走出來,她穿著黑色繁瑣長裙,裙擺上綉著大片妖冶的彼岸花。

她面容孤冷清傲,卻又絕美無雙。

紅鈴站在她面前,都被趁的像東施效顰。

這個女子毫無疑問,就是今晚宴會的主角——孟婆。

「鈴兒,怎麼回事?」

表面是開口問緣由,但那語氣架勢,都不像是要追究到底的。

路瑾心想,大靠山來了,紅鈴那個小婊砸肯定要有恃無恐了。

「回婆婆,是我與這位姑娘發生了點小矛盾。」紅鈴一向眼高與人,面若寒霜的臉,在孟婆面前,也軟化了幾分,嘴角帶著絲笑意。

「鈴兒,你自小懂事,從不與人為難,今日,可是有人故意與你過不去?」

誰都沒想到,孟婆會這麼一問。

這樣的話,就是直接把矛頭指向了另一個人。

看來傳言不虛,紅姐是真入了孟婆的眼。 黑瞳這才是滿意的繼續給簡小萱換藥。他的動作其實很輕柔,但無奈傷口太多,在換藥的過程中依然免不得觸碰到已經結疤的傷口。

加上剛剛一冷一熱的極致交替,現在皮膚很是敏感,每當黑瞳拿著藥膏塗抹的時候簡小萱都忍受不住的皺眉抽冷氣。

黑瞳看她的樣子終於氣不過的嘟囔「這麼怕疼,咬自己的時候怎麼不覺得啊。」他沒有故意小聲,故而這話被屋內所有人聽的清清楚楚。

簡小萱面上有些尷尬,眼神遊離的說「那不是情況特殊嗎。」她像反應過來一樣抓住他手腕,面露痛色「我不會留疤吧?」

黑瞳哼一聲將手腕抽出「現在才考慮到這個問題,晚了,照你這個情況,不僅會留疤,還會留很長很難看的疤。」

簡小萱啊拉長一聲,十分不敢相信的說「不會吧?黑瞳,咱兩並肩作戰,就算不是朋友,也總有點革命友情了,你不能見疤不除啊」。

她一片憂色,愁雲慘淡之姿讓周楚忍不住偷笑后說「你放心吧,這藥膏可是黑瞳獨家秘方,先不論你這點小傷,就是破個洞口也能讓你完好如初。」

簡小萱皺眉,自然不相信有這麼神奇的藥膏。黑瞳要是能製造出這種神葯的話,他也不至於那麼窮,窮的早飯只吃臭豆腐了。

笤絲這時候也緩過神來,她看看一臉憤恨卻不可奈何她的紅婕,速度的竄到簡小萱身邊,整個人扒在她手臂上。

前任攻心記 她小心翼翼的碰碰簡小萱沒有受傷的地方低下頭,語氣沮喪,還有一絲自責的說「都怪我能力太差,不能保護好小萱姐姐。」

她的聲音軟軟喏喏,溫溫柔柔的聲音好像一根羽毛拂落簡小萱心頭的陰霾,不過簡小萱還是擔憂黑瞳的葯究竟好不好使,能不能不給她留下傷疤,這真是一個不好的事情。

不過,可不能讓笤絲以為是她的過錯,簡小萱抓住笤絲的手,心裡嘆口氣安慰「笤絲,這不怪你,情形那麼嚴重,你如果出來就是找死,那樣的話先不論我能不能活著,就算能活著,良心也不得安的了」。

笤絲沒有反應,頭深深埋在簡小萱臂彎里。她依然自責自己本事太差而讓簡小萱受傷。

簡小萱手輕輕摩挲她的頭頂,笤絲卻突然抬起了頭,眼睛里有著難以言說的亮光。她道「小萱姐姐,你好厲害,一招就秒殺了那個壞人呢。」

眾人先是一愣,繼而是不相信。就連簡小萱本人都有些無奈的看著她仰慕的眼神,她要是能一招秒殺石頭巨人,她也不至於如此狼狽了。

簡小萱扶額后看著她稚嫩的臉龐嘆口氣「笤絲,我真的懷疑在那種情形下你做了一個無比美麗的夢。」只有這一種解釋了。

笤絲看著她不相信像是極力要證明一樣的哇哇大叫,語無倫次的道「不是…是真的…金色,紅色,好美的。」

紅婕哼一聲,拉開屋門就走了出去。

童子音猶豫半響后也是離開。

屋內,周楚和莫問生對視一眼,不經意的說「大鬍子,你看到那天晚上的血月了嗎?」其實讓他相信一個普通人能殺死連黑瞳都對付不了的人,簡直比讓他相信母豬能上樹更困難。

莫問生凝眉看著黑瞳「黑瞳,那天你們在裡面可有發生什麼變故,外面的月亮就像那天血月初次降世一般,不過紅的更加鮮艷。」

黑瞳塗完藥膏正在重新包紮,也不抬頭語氣隨意的說「要不你進去那泡泡球里試試,我可以研究一下。」

包紮好最後一根,他當真對著莫問生方向低著頭思考。莫問生身體顫抖一下,訕訕的趕緊搖頭拒絕「不用了,這世界如此美好,還需要我算命救人呢,若是我沒了,街上的萬千少女該流淚了。」

黑瞳拍拍他的肩膀,然後重新坐到床邊。周楚卻是睫毛垂下不知道思索著什麼,半響后他對著莫問生問「剛鄭健來說什麼?」

提起這茬,莫問生直接跳高指著周楚的鼻子「你還好意思說,你整天待在靈異局裡不出去,人男朋友自個著急找到女朋友下落了。他女朋友失蹤前和朋友去的事蒲家溝。」

周楚失笑,這不還是沒下落嗎?「行,那就去那查查,既然是在那失蹤的,沒準能有線索。」

一聽這話,急於表現的莫問生熱切的舉手「我去我去,蒲家溝里這裡不遠,坐一天車就到了,這次換我當大英雄,你們誰也不能和我搶啊。」

其實莫問生的本事不差,掐的一手神機,算的一手妙事,從加入靈異局開始,就有神運算元的稱號,不過打鬥方面卻著實不佳。因而雖然他也有自己長處,但在黑瞳和周楚兩個變態打鬥狂的映襯下依然是小綠葉的存在。

黑瞳只靜靜聽著,周楚則是笑著拍拍他肩膀,一臉笑的和藹「行,就依你,不過要是打不過記得-跑。還有,去之前最好算算那裡有什麼,好做點準備。」

莫問生髮愣,他有點不詳的預感。不過,蒲家溝從來民風淳樸,景色怡然。不用算也知道那裡不會有什麼危險,莫非是他怕自己搶了風頭?

莫問生越想越覺得是這麼一回事,從而更下定了要做出一番偉業的決心。他揮落周楚拍他肩膀的手,插著腰神色驕傲非常「放心吧,鄭健女朋友失蹤的案子就交到我身上,到時候你們兩個人準備好錢包吧。」

被點名的黑瞳和周楚相視一笑,眼中神色不明,最深處還有一點奸詐,不過除了他們二人合作默契明白之外,誰也看不懂他們的眼神。

一直沒有說話的簡小萱這時疑惑開口「鄭健女朋友失蹤,他為什麼不去報案,而來靈異局呢,難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 港樂時代 靈異局是處理鬼怪之事的,他沒有理由不明白啊。」

普通人向來對鬼神之事躲之不及,如果她不是遇到太多詭異的事她都是不信的。她父母也是失蹤了,可是她第一時間是去報案,而非直接找到靈異局,推及由人,他應該也是去報案才是,除非他知道他女朋友失蹤和鬼怪有關係,或是他根本就清楚,也是他參與的自導自演罷了。

若是前者,大可當做普通人的迷信,用普通方法找不到的情況下確實會有人聯想到這種情況。但若是第二種,他的目的是什麼,他為什麼要接近靈異局,自導自演有什麼用,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個人的心思不簡單。

不過他也只是一個大學生,想來心思不會那麼複雜,看眾人神情他們顯然在這之前並不認識鄭健,那靈異局和他應該一沒結仇二沒結恨。大概真的只是他懷疑他女朋友下落不明是因為鬼怪的原因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