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掌拍碎一個八重天巔峰的屍骸?」

「而且,還一拳轟飛四個相同境界的存在?」

赤二衛、赤三衛臉上都是露出震動、驚駭,最後帶著一份驚喜。

林寒。

不過才七重天巔峰修為吧?

他竟然能夠爆發如此恐怖的實力?

此時,就連對林寒較為熟悉的赤三衛,都是越來越看不透這個自己當初從那個邊緣小城中選中的少年了。 站在辦公室樓下的韓雲翔聽到了槍聲立馬召喚了守衛們往辦公樓去。但是因為不知道林北望究竟去了哪一間辦公室,韓雲翔只好分散人員每一層每一間去找。

辦公樓里聽到槍聲的老師學生們都慌亂跑了出來,一時之間整個走廊樓梯上都擠滿了人。人聲鼎沸。

邪非抓著林北望趁亂混在人群里,強迫著林北望往下走。

走到一樓處,林北望看到了正在四處尋找著她的韓雲翔,林北望想跳起身示意韓雲翔看過來,身旁的邪非一眼看穿林北望的意圖,抓著她的手腕處又用力了幾分,林北望疼的抽氣。

「你給我老實點!我這槍可不長眼,剛才是打在季教授的身上,等會就不知道打在誰的身上了!」

林北望目光黯淡了下來,看著韓雲翔的身影近在遲尺,卻……

她在心裡嘆了口氣,被邪非拉著大步的往前走。

邪非帶著她來到學校的偏門處。那裡荒廢了多年,很少會有人從那裡走過,經常是野貓流浪狗的居住地。

林北望被邪非拉著不停的往前走,到了偏門外的一輛車子前,邪非放開了林北望,推著她的身子讓她進入那輛車內。

林北望掙扎著,試圖把手腕處的絲巾掙脫開。無奈先前綁的有些太緊,費了好大勁的林北望終於把絲巾掙脫開了。

林北望目光一沉,看了一眼被風吹的有些遠的絲巾。她身子順勢不那麼抵擋邪非了,讓邪非推著她進了車內。

林北望進入了車子,邪非也跟著林北望上了車。他坐在了林北望的身旁,對著前面的人說了一聲,「開車。」

林北望才發現原來邪非不是一個人來C城的。

能知道學校的偏門,能知道她今天要來見季楠風……看來邪非今天完全是做了功課來的!

從金三角到C城,那麼遠的距離,他又帶著人來,怎麼會沒有人發現他的到來?除非……C城有人在接應他們……

這麼一想的林北望在心裡倒吸了一口氣,她在腦海里刪選了一遍所有有可能接應邪非的人。卻發現除了陸寒徹、藍瀟,每個人都非常的有可能。

「你要把我綁去古墓?」

林北望試探性的一問。

邪非邪魅一笑,「你想的太簡單了吧!我現在手上有了你這砝碼,我怎麼可能輕易離開C城?那個害的我功虧一簣的陸寒徹,我還沒有見到呢!」

聽到陸寒徹這三個字,林北望腦海里所有的理智都粉碎了,她激動的說到,「你想幹什麼!我和他已經分手了,他是不會因為我來見你的!」

邪非冷笑,「他來不來,我一試便知道了。反正我有的是時間!」邪非說完攤攤手,無所謂的笑著。臉上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林北望在心中祈禱,陸寒徹啊陸寒徹你可千萬別來啊。邪非想再次進入古墓開啟時空隧道還是需要她的,他是不會真的殺了她的……

車子越開離C大越來越遠,直接進入了一山道里。 山嶺中,某一處。

古天舒、張猛,赤二衛、赤三衛。

這四個可以說是赤陽谷中最具權勢的四個人,此時卻是站在一起,一同等候中央盤膝而坐的一個青衫少年,為其護法。

這一幕,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不知道要驚掉多少眼珠。

某一刻。

「轟」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林寒身上身軀擴散而出,周圍群木震動,大地開裂。

唰!

他直接站起身來,睜開雙目,眸子中有一絲隱晦的金光閃過。

武道八重天初階!

「地級下品靈丹,果然具有一絲造化之力。」

林寒神色欣喜。

他本來還需要很長一斷時間,恐怕才能夠晉陞到八重天。

但林寒沒想到,古天舒竟然給了自己一顆地級下品靈丹,藉助著那強大的藥力,自己不僅恢復了全部力量,而且,再次突破,直接晉陞武道八重天。

「這小子果然突破了。」

一道大笑聲從身旁傳來。

是赤三衛,此時他走向林寒,目光帶著一份驚喜,拍了拍林寒的肩膀。

「赤三衛、赤二衛前輩!」

林寒轉身,頓時朝著兩人抱了抱拳。

剛才雖然他在閉目突破,但還是分出一絲警戒意念在周圍環繞,兩人的聲音,他早就聽到了。

「剛才的事情,兩位前輩應該也有所了解了。」林寒目光微微凝重,緩緩說道。

「這件事,我們會稟告赤陽王大人。」

赤二衛神色也是露出一份鄭重,點了點頭。

見此,林寒點了點頭。

赤陽王那種存在,超越了凡俗武道九重天,踏入另一個新的層次,絕對能夠應付一切危機。

他本是想將那黑袍下可能是一具骷髏的消息告訴兩人,但仔細想了想,這件事太過驚悚,恐怕就算說出來兩人也不會太過相信,林寒打消了告訴兩人的念頭。

接下來,赤二衛、赤三衛似乎有意把話題轉移,他們看著林寒,哈哈大笑道:「這一次的試煉榜首,恐怕又要被你小子奪得了。」

不遠處,古天舒和張猛對望一眼,都是露出一絲苦笑。

誰叫今年赤陽谷,竟然出了林寒這麼一個猛人。

簡直就是個怪胎。

接下來,九大赤陽衛集結所有天才,宣布圍剿流寇試煉完成。

一眾赤陽谷天才,隨著九尊赤陽衛,騎乘六隻巨大的金冠蒼鷹,從燕國邊境山脈,朝著燕國中心地帶的赤陽山莊翱翔而去。

臨走前,林寒端坐在一頭金冠蒼鷹上,腦海中又回想起來了那慘白的骨頭手掌,還有兩團閃爍在黑袍中的詭異紅光。

他已經隱隱有所猜測,那黑袍身影,和魂師一道絕對有所關係。

當初在斷天城,根據鬼伯所說,魂師只是一個統稱。

陸太太復婚吧 魂師一道,就是以修鍊靈魂力為主,靈魂力強大,會衍生出各種分支修行之道,此次遭遇的「控屍一道」,應該也屬於魂師一道的範疇。

要知道,一個生靈的靈魂足夠強大,按道理上來說,是可以脫離肉身而存在的,因此,那黑袍之下隱藏的如果真的是一具沒有血肉的骷髏,林寒並不意外。

畢竟,他自己就是一個魂師,雖然算是剛剛入門,但也是知曉一些這方面修行之輩的詭異之處。

三日後,倖存下來的赤陽谷天才,終於重新回歸赤陽山莊。

他們再一次進入赤陽谷,感覺一切都不一樣了。

經過這一次血與火的殺伐磨礪,他們覺得,給他們一點時間,絕對可以連續突破幾階。

而這,也是九大赤陽衛之所以費盡心思安排這次試煉的目的。

雖然損失了不少天才,但卻是造就了更加強大的天才。

這,是生存之道,也是赤陽王府培養少年天才的方式。

赤陽谷,風雲台上。

一眾歸來的少年天才,被赤陽谷中無數少年天才圍繞著。

赤一衛站立風雲台上,開始宣布分數,進行獎勵。

「姬長樂,56分。」

「張猛,102分。」

「古天舒,135分。」

……

「斷無涯,35分。」

「古靈兒,39分。」

一個個參與此次試煉的少年天才分數,被赤一衛宣讀出來。

其中,古天舒的分數,目前最高,有著135的高分,讓不少人都是目光震動。

果然,第一天王就是第一天王,分數領先別人太多了。

但就在下一刻,最後一個輪到了林寒。

「林寒,分數……300分?」

說出聲后,赤一衛自己都是目光閃過一絲震動。

300分?

這比第一天王古天舒都多了將近兩倍有餘!

「300分?!」

「古天舒也才不過135分,這林寒,好像是新晉的第十天王,怎麼可能這麼高?」

冷情boss,非誠勿擾 「不可思議!」

周圍,無數來此觀看的赤陽谷天才都是神色大駭,他們看向一直靜靜站在台上最後方的一道青衫少年身影,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沒有人懷疑分數出錯,因為,這是九大赤陽衛記下來的,不可能會錯。

所以,林寒這不可思議的300分,是真真切切的,沒有一點水分。

其實,不少人看到古天舒和張猛的神情,也是不會懷疑林寒分數的虛假性。

因為,在林寒那讓人難以置信的300分宣讀出來的時候,古天舒和張猛,這兩個第一天王和第二天王,瞬間露出的不是驚怒和不敢相信,他們的神情是對望一眼,苦笑一聲,似乎在無聲說了一句「果然如此」。

想到這裡,不少赤陽谷來觀看的少年天才,都是目光露出疑惑和震動。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這個新人林寒,到底在試煉中做了什麼,不僅有如此高的分數,而且,似乎連平時里總是高高在上的第一天王和第二天王,都是認同了他的地位。

當然,這個時候,臉色最難看的自然是姬長樂。

當時在邊境山脈試煉之前,他可是信誓旦旦威脅林寒他們小隊,可能一遇到流寇就被滅殺乾淨。

但現在,林寒的成就,卻是無形中啪啪啪打他的臉,讓姬長樂面孔有些火辣辣的疼。

對此,姬長樂雖然目光難看,但他卻是不敢再對林寒有什麼想法。

能夠以一人之力,硬撼一尊九重天大宗師流寇首領的存在,他惹不起。

宣讀分數之後,根據兌換規則,可以進入赤陽山莊中的赤陽寶庫兌換各種寶物,靈藥、靈丹、靈石、武學、戰兵,秘術……應有盡有。

可以說,赤陽寶庫中,儲存著燕國武道圈子中,最為珍貴的財富。

這個時候,眾多歸來的少年天才都是一臉興奮,紛紛湧向赤陽寶庫的方向。

赤陽王還有幾日就要出關,到時候招收親傳弟子,他們自然要趁著最後的時間,趕超其他競爭者。

林寒也是動身,朝著赤陽寶庫的方向走去。

整整300點的分數,應該能兌換一大筆財富。

尤其是更高級的武學,是此時林寒最想要的東西。

隨著境界提升,他之前的眾多凡級武學,已經不夠支撐他的使用了。

但就在林寒剛剛邁步的時候,一道聲音卻是在他腦海中響起,「林寒,你隨我來,我想和你做個交易,怎麼樣?」

聲音落下,林寒目光一動。

神念傳音?

這已經不是凡俗武者能夠做到的事情。

此時整個場上能夠有這種能力的,只有一個,那就是……

「赤一衛!」

林寒腳步一頓,微微轉身,看向不遠處。

那裡,赤一衛面色無波,但眼角那絲隱晦的笑意,卻是表明了一切。

林寒心中微微沉吟。

赤一衛,這位在赤陽王府中僅次於赤陽王、半隻腳踏入真武之境的第二強者,竟然秘密傳音給自己,要和自己做個交易。

自己不過一個小小的八重天初階武者,他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 半個時辰后,赤陽谷一處隱秘之地。

林寒目光帶著一份疑惑,站在那裡。

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