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峰,還不住手!」

城主暴喝,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丁峰哪裡理會,別說離火郡城的城主,就是大楚皇朝的帝皇,他都不帶多看一眼的。

唰!

丁峰殺盡向家地級強者,身子一晃,便來到了除了向家老祖之外的最後一個天級強者面前,探手將對方擒住,隨手甩到了身後,被射過來的三支箭直接射穿,還沒有落地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這時,丁峰才停下,看向了城主一行人。

「梁城主,還不將這個孽畜拿下?」

向磊氣的渾身發抖,臉紅脖子粗,近身無奈,遠攻無效,進退維谷,只能指望被他逼出來的城主。

「你在命令我!」

梁城主冷哼一聲。

「梁城主,郡城之內維護治安是你的責任,現在丁峰行兇,屠殺我向家幾十人,還殺害官差,你卻到現在才出現,難道不是失職?出現了還不阻止?還不擒拿兇手?莫非你要維護這個惡魔不成?」

向磊也怒了,暴喝指責。

「本城主行事,哪用你來指點,敢再啰嗦,別怪本城主不顧往日情分,將你一起鎮壓。」梁城主眼睛一眯,閃過一抹凶光,作為離火郡城的掌控者,高高在上,豈容他人冒犯威嚴。他看向了丁峰,氣勢形成大浪,鋪天蓋地的壓了過去,同時喝道,「丁峰,跪下認罪!」

「你算個什麼東西!」

丁峰冷冷一笑,梁城主氣勢雖強,可又怎會撼動他的心神,他眼睛眯起,釋放出危險的光芒,可頭腦卻分外冷靜。

大殺一氣,他心中的戾氣已經平復不少。

「這是個強者,極其強悍的強者,比那個向磊要強很多,向磊有七八重之境,而這個梁城主恐怕是天級九重之境,我對付不了,不過……!」

分析著情況,同時在腦海里喊道:「系統,符咒一項,無限隨機!」

在萬道山時,他的魂點本已消耗殆盡,可這一連竄的襲殺,還都是強者,天級之境的都殺了十幾位,魂點自然積累了很多。

至於吸收人類魂點的底線,他早已淡漠。

「我算個什麼東西?」梁城主呼吸一滯,他便笑了,「將他給我拿下!」

「是,城主!」

他身後四位天級強者越眾而出,奔襲而去。

這四個都是中年人,身穿灰衣,詭異的是,他們氣息極其相近,大概都在四重左右。天級強者的速度何等快,奇怪的是,他們並沒有直接奔向丁峰,而是佔據四個方位,將丁峰包圍了起來。

丁峰站著沒動,眉頭卻暗皺。

他隱隱感到不安。

站定的四位強者,手一揚,便是一道銀光飛到空中,猛然炸開,化成了一張銀色的大網,連接一起,飛速的落下。

「這是……!」

丁峰瞳孔一縮,心臟急跳,「要是被網住,我就是有天大的能耐,恐怕也掙脫不出!」

他手掌一番,朝身上拍了一張符,他的身影陡然消失,再次出現已經在二十米開外,距離其中一個灰衣強者極其近了。

「好機會!」

趁對方愣神的功夫,丁峰踏步到了對方身前,一拳轟在了胸骨上,只停『咔嚓』一聲,胸脯坍塌,口噴帶著內髒的碎片,身體弓著就倒飛了遠處。

眼看活不成了。

「閃爍符的功效還真不一般!」

丁峰想著,化作一道狂風,沖向了不遠處的梁城主。

閃爍符:天級極品,激發後會瞬間出現二十米開外。

這就是閃爍符的功效,二十米很短,功效卻非凡。

梁城主被丁峰的手段驚住了,「那是什麼力量?怎麼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難道還是符?可到底是什麼符?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念頭轉動不過一瞬間,可丁峰已經來到了他近前。

「給我死來!」

丁峰暴喝一聲,心中的殺機化成兩道光芒,通過雙眼射向了對面的梁城主,殺機滔天,化成血海,讓梁城主微微獃滯,就立馬恢復過來。

梁城主已經握住了長刀,可卻突然發現,腳下長出了三根鐵藤,飛速的將他纏繞住。

「小小手段,豈能困住我!」

真氣噴出,化作刀氣,形成旋風,將鐵藤符形成的三根鐵藤硬生生的絞碎。

「我要的就是個機會!」

丁峰不為所動,鐵藤符畢竟是天級下品符,威能再強,也困不住梁城主這等存在,可他手一揚,一道灰色光芒沒入了梁城主眉心之中,頓時梁城主真氣暴亂,神色迷亂,好似失去了自主。

「破天一斧!」

丁峰兩眼一亮,縱身而起,拳頭化成斧頭,朝著梁城主的頭顱狠狠的砸了下來。

嗡……!

忽然,虛空一顫,風雲匯聚,磅礴無邊的神威從郡城正中間之地陡然而起,凌霄通天,鎮壓萬物。強大的神威,讓郡城強者一個個膽顫心驚,駭然失色,仰頭觀看,在高空之上,匯聚的風雲化成一根巨大的手指,猶如通天巨柱,朝著丁峰點了過來。

眼看就要將城主轟殺,半空中的丁峰忽然一顫,一股恐怖的威勢籠罩心頭,胸中憋悶,頭腦眩暈,周圍的空氣都急劇粘稠,化成鋼板要將他壓成粉碎。

「這種威勢?」

丁峰駭然,看著落下來猶如柱子一般的手指,心中升起絕望的情緒。

這根手**離他還有十丈之遠,忽然一滯,憑空崩散,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天地異象也一掃而空,好似從來沒有過變化。

城主府,地下密室,一位老者睜開了眼睛,露出驚恐之色。

「這是什麼力量?什麼力量?」

他話音剛落,頭頂出現了一根手指,輕輕一按,這位鎮壓離火郡城的絕世強者便化作了飛灰,絲毫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戰場之上,丁峰眼光閃爍,卻繼續落下,拳頭化錘,狠狠的轟在梁城主頭頂,『砰』的一聲,頭顱炸開,腦漿混合著鮮血迸濺周圍。

梁城主,亡!

從梁城主吩咐手下出手,高空手指出現,到丁峰將他轟殺,不過短短几個呼吸時間,快的讓周圍強者都沒有反應過來。

「梁城主,被殺了?」

向磊獃滯,拿著弓箭的雙手不停的顫抖。

「這、這,我不是眼花了吧?」柳應雄驚愕,差點將舌頭咬下來,又分外疑惑,「剛才那根通天手指?肯定是那位老祖發現了梁城主著了道兒,這才出手,可後來怎麼又突然消失了,以致梁城主被殺?可那是什麼手段,竟然讓梁城主失去抵擋之力?」

疑惑,還有驚懼。

「他真的是丁峰?」

柳媚兒疑惑。

「當然是我峰哥兒!」大牛挺了挺胸,頗為自豪,「嘿嘿,不愧是峰哥兒,那可是郡城城主啊,說宰了就宰了,厲害,強悍,我的偶像。」

鳳舞微微一笑。

柳一劍和白勝秋也紛紛獃滯。

城主是何人啊,郡城之內,真正的老大哥,扛把子,第一人物,說一不二,哪怕火龍宗在他面前也要低頭的強勢人物,卻這麼輕易的被殺了?

這一幕,充滿了震撼,也讓暗中觀看的無數強者勢力震驚無言,唯有將丁峰深深的記在腦海里,列為不可招惹的人物。

「殺……!」

丁峰卻沒有猶豫,眼光冰冷如曠野中的惡狼,撲向了獃滯的城主府中來的天級強者,在他們稍微獃滯的功夫,已經來到一位天級強者身前,拳如神兵,轟向了腦袋。

這位強者也在剎那間反應過來,抬手阻擋,可哪裡阻擋住,丁峰一拳如山嶽,轟碎罡氣防禦,崩碎對方的手臂,一拳打飛了出去。

可丁峰卻順勢抓住了對方離地的雙腳,一聲暴喝,倒提了起來,雙臂張開,給撕成了兩半。

狂暴!

瘋魔!

這就是丁峰現在的表現。

ps:正所謂不瘋魔不成活!

為丁峰的瘋狂,為丁峰的轉變崛起,頂起來吧!

推薦票,收藏,打賞,有木有?

木有?小心丁峰抽你丫丫的! ?淬體功是煉體的無上功法,來自萬道山,第七層之境就能輕易的鎮壓天級三重,對戰四五重強者也不落下風,而丁峰已經突破了第七層重,達到八層之境。

第八層的淬體功,無論肉身的強硬、防禦還是絕對的力量,都遠超七層之境,輕易的鎮壓天級六重,就是尋常七重強者說不定都能鎮壓。

淬體功的強大,在丁峰手中初始顯現。

殺、殺、殺!

丁峰宛若魔王,縱橫來去,沒有一合之敵,所過之處,崩碎罡氣,踏破大地,拳到之處,轟碎山嶽,梁城主帶來的天級強者,不一會兒功夫便轟殺了四位。

遠處的向磊看著大發神威的丁峰,肝膽欲裂,他目光一閃,轉身就逃,再也不說報仇的事了。

「梁城主都被殺了,還有那根巨大的手指,明顯是坐鎮郡城的老祖,卻不知為何突然收手?莫非他背後有絕世強者、還是?」

向磊不敢深想下去了,越想越害怕,轉眼功夫,已經消失街道盡頭。

這邊,丁峰又轟殺一位天級強者,剩餘的兩個見勢不妙,逃之夭夭。

啊……!

丁峰仰天大吼,聲浪沖向九霄,久久不絕。

轉過身來,毀壞的街道,殘破的肢體,看著這些,丁峰心中湧起難言的滋味。

「想我前世,溫和洒脫,別說殺人,就是打架都沒有過,可來到這方世界,短短几月時間,殺的人數已經過百,而我……!」死寂的心底,盪起片片漣漪,丁峰眸子有些迷茫,「驀然回首,我連我自己都認不清了。」

是真的認不清嗎?

還是現在的自己才是真的自己?

以前的自己,是禁錮?

現在的自己,是釋放?

誰又能說得清。

人都會因經歷而改變。

也許吧!

「峰哥兒……!」

大牛飛奔而來,臉色因激動而潮紅,「峰哥兒,你真是太厲害了,太厲害了,郡城城主啊,都被你一拳打殺了。」

「你不怕?」

丁峰笑道。

「怕、當然怕!」大牛一個哆嗦,可又倔強道,「可他們要殺峰哥兒,那當然該死。」

「那就好!」

鳳舞等人紛紛走了過來。

「丁峰,你殺了梁城主,大楚絕對會對你進行通緝,到時候……!」柳眉兒擔憂道,「天大地大,也無你容身之地。」

「無妨!」

丁峰淡然道。

「那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白勝秋問道。

「天大地大,自然要去看一看,諸位,今日一別,他日再見。」丁峰說著,朝柳眉兒拋出了一個小袋,「裡面的東西,算是你們對大牛幫助的報酬。」

說罷,轉身而去。

鳳舞微微一笑,跟隨而去,大牛也沒有猶豫,緊隨丁峰的腳步。

柳眉兒抓住灰色小袋子,張了張嘴,嘆息一聲,沒有挽留。

「他雖是絕世天才,說成我大楚年輕一代第一人都不為過,可經過今天一事,又有誰敢收留他?殺死君城城主啊,若是不將他鎮壓,大楚還有何威嚴,恐怕就連三大宗派,也無法庇佑。」

柳一劍嘆息,「可惜了這麼一位對手!。

白勝秋抬了抬腳步,萬分猶豫,最後眼神一定,『刺啦』一聲,從身上撕下一條白布,咬破手指,在上面寫道:我,白勝秋,自願脫離鐵劍山莊,自此以後,和鐵劍山莊毫無瓜葛,恩怨自此斷絕,因果不留!

啪!

手一揚,一柄短劍將布條釘在了旁邊的柱子上。

白勝秋大袖一甩,踏步而去,他身上的劍道氣息,在這一刻飛速凝練,達到了某種極致,隱隱有蛻變的趨勢。

「好一個白勝秋,脫離鐵劍山莊,斬斷塵緣,即使他追隨丁峰,也不會給鐵劍山莊帶來麻煩,而自己,堅定劍心,一往無前,待他日,定能一顆劍心揚名天下!」

柳一劍眼前一亮,忍不住讚歎,「將來,定是一位好對手,白勝秋,我等著你!」說罷,轉身而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