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吼……」而就在洛天和摩天驚駭間,陣陣的嘶吼之聲同時在洛天和摩天的兩人耳中響起。

兩人的身形瞬間一頓,如同魔音灌耳,身軀好像被什麼東西定住了一般,一名名黑色的身影整齊的出現在了洛天和摩天的跟前,直接將兩人抬了起來,朝著祭壇走了過去。

「這是什麼力量!」洛天和摩天兩人眼中露出驚恐,只感覺那陣陣的魔音在兩人的腦海中回蕩,這股力量無法形容,但是卻壓制著兩人的修為,讓其無法運轉絲毫。

「這是世界之力!」洛天心中大喊,第一次遇到如此濃郁的世界之力,完全沒有任何反抗。

黑色的身影,抬著洛天和摩天,緩緩的朝著祭壇走去,讓兩人心中更加不舒服。

「他們不會是想拿我們當祭品吧!」洛天心中有種感覺,自己和摩天現在成了這祭壇的祭品,至於祭祀誰,那他們就不知道了。

「六道輪迴!」反正不管如何,被制住了,終究不是好事,洛天只能想辦法,先恢復行動,再做其他。

六道輪迴之力在洛天的身上遊盪,開始同那世界之力對抗起來,兩種極端的力量,不斷的碰撞著,洛天的身體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有用!」洛天心中一喜,開始運轉起來,漸漸的身上有了一些知覺,不再是之前那樣。

可是,很快那些黑色的身影,便是將洛天和摩天兩人抬到了祭壇之上,一股冰冷的感覺瞬間侵襲在了洛天和摩天兩人的身上,讓洛天心中一抖。

蒼穹涌動,黑色的蒼穹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面孔,森冷的目光看向洛天和摩天二人,讓兩人心中升起了驚恐之意。

「這是誰!」洛天心中驚駭,第一次有這麼一種感覺,驚恐,那是一種心裡本能的驚恐,無關其他。

黑色的符文長龍從天而降,將洛天和摩天兩人包裹起來,如同兩條冰冷的長蛇在兩人的身上遊盪,讓兩人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給我開!」洛天知道等不了了,感覺這符文竟然開始吸收他的修為和鮮血。

「這力量,跟江塵差不多!」洛天感覺這吸力跟之前奪舍江塵的那個羅生門荊無夜所施展的力量差不太多。

嘭……

六道輪迴不斷的衝擊之下,洛天終於恢復了正常,轟鳴中,黑色的符文被洛天崩碎,化成滾滾的黑氣飄散在洛天的跟前。

恢復了行動的洛天直接伸手一抓,抓在了捆綁住摩天的黑色符文,六道輪迴之力布滿洛天的雙手,一把扯斷。

「下去!」洛天連點六指,六道漩渦出現在摩天的身上,洛天一拉摩天,帶著摩天朝著祭壇之下飛去。

「吼……」洛天想要離開,但是那些黑色的身影卻是嘶吼起來,一個個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嗡……」一根根黑色的長矛,朝著洛天刺了過來,讓洛天臉色陰沉。

血色的長刀摘下,一刀斬出,血色的刀芒斬在了那一根根黑色的長矛之上,碰撞之音瞬間響起。

一根根黑色的長矛直接被洛天的血刀斬斷,洛天再次揚手斬碎了幾道黑影,斬出了一條道路。

「你先下去!」洛天一腳踹在了摩天的屁股上,讓其趁著空檔飛了出去,畢竟摩天現在還不能行動。

嘭……

摩天從祭壇之上掉落,目光看向再次被那一道道黑影包圍住的洛天。

而且好像隨著洛天的斬碎了幾個,那些黑影身上的氣勢更加強悍起來。

整整一百個,氣息滔天,黑霧下露出冰冷的神光看向洛天。

「吼……」天空之上的那個面孔,黑色的眼中竟然露出一抹感興趣的神色,看著已經同那些黑色的身影對抗的洛天。

魔音不斷的響起,灌輸進洛天的耳中,讓洛天反應極慢,雖然這些黑色的身影看起來不強,洛天幾乎一刀一個,但是這祭壇上的壓力卻是越來越強,讓洛天渾身發沉。

「到底是什麼東西?」摩天躺在祭壇之下,看著不斷戰鬥的洛天,心中驚訝,身軀漸漸的恢復了一些知覺。

「又是不滅的東西么?」洛天衝擊了幾次,但是那些黑色的身影被他斬滅之後,不到三十息便會再次凝聚。

嘩啦啦……

終於洛天伸手一揮,一大片符篆從洛天的手中飛出,這些符篆正是從孫克念還有張成龍幾人身上搜刮出來的。

剎那間,電閃雷鳴,火焰紛飛,狂暴的波動瞬間從祭壇之上傳出,一股強大的衝擊力,衝擊在洛天的身上,讓洛天口中噴血,身軀倒飛了出去。

洛天的身軀狼狽的跌落在地面上,目光看向那龐大的祭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太可怕了!這符篆都這麼強嗎!」摩天眼中帶著驚駭,看向已經化成一片雷電火海的祭壇。

一道道黑色的身影,不斷的嘶吼著,瞬間灰飛煙滅,被那毀天滅地的波動衝散。

洛天也是嘴角抽搐,沒想到那些符篆的威力竟然那麼大,直到現在還在不斷的轟擊著。

「幸好把我給衝下來了,若是沒下來,我非得重傷不可!」洛天心中自語,來到了摩天身旁。

「是我們的符篆,這麼快就用上了,而且還用了這麼多,太浪費了,那些符篆可都是好東西啊!」此時另外一面,張成龍,孫克念四人,也是聽到了那陣陣的轟鳴之聲,忍不住大罵起來。

冷少:心疼你是我的宿命 那些符篆是他們進入地獄之時準備的,是張成龍這麼多年行走各個大墓地得到的,都是古符,每一個都是價值連城,威力巨大。

「這波動,距離我們不遠,追上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是誰敢搶我!」張成龍大罵,飛身而起,朝著這祭壇沖了過來。

轟鳴足足持續了半刻鐘才平息下來,洛天和摩天兩人站在祭壇之下,等待著波動消散。

整個祭壇被炸的沒有什麼好地方,天空的那個人臉也是消失不見,不知所蹤。

洛天嘗試著踏上了祭壇,煙塵席捲,讓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這裡還有三十張左右!」洛天數了數儲物戒指中的符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這裡也還有一百多張!」摩天眼中帶著激動,同樣踏上了祭壇。

「走吧,去裡面看看!」兩人邁步穿越了祭壇,朝著城池的深處走去。

洛天和摩天剛剛離開,追趕二人前來的張成龍四人也是到了祭壇的邊緣。

「又跑了!」孫克念看到祭壇上兩排腳印,咬牙切齒的開口。「這是……神之祭!」張成龍則是觀察著祭壇,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神之祭?」聽到張成龍的話,孫克念,貂得助三人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說法。

「上古年間,信奉神明,不過那些神明不過是修鍊到極致的人而已,在各地設下祭壇,讓人們供奉祭祀,那些所謂的神明之所以強大就是所謂的皇境強者!」

「那些祭壇都非常有講究,是那些皇者親自布置的!」張成龍興奮之色。

「難道還有皇者活著?」聽到張成龍的話,貂得助和孫克念三人臉色微微一變。

「不能,應該是皇者留下的烙印吧,這城中現在已經是一座死城!」張成龍回應。

「這城裡的人,為什麼要祭祀?那些皇者們已經修鍊到了極致,為什麼要人們供奉他們呢?」貂得助臉上露出疑惑,張成龍雖然是盜墓的,但是行走各個大墓,顯然知道不少上古秘辛。

「我曾經在死亡沙漠中,走到過最深處,在須彌山的遠處,進入過一位佛主的墓,好像受人香火祭祀,會得到一種力量,那種力量異常的強悍,甚至跟世界之力也不承認多少。」

「那位佛主稱其為信仰之力!」張成龍眼中帶著追憶之色,顯然那一趟,讓他印象深刻。

「那我們去追那兩人吧,別讓他們走遠了,畢竟我們的寶物都還在他們的手中!」貂得助咬牙切齒。

「不急,他們就在前面跑不掉,倒是這祭壇是個好東西,若是不弄一下可惜了!」張成龍輕笑一聲,輕輕的拍了拍布滿灰塵的祭壇。

「這祭祀的應該不是什麼好人,還需要祭品,在上古年間也肯定是類似於邪神之類的存在。」張成龍眼中露出忌憚。

「好東西?」聽到張成龍的話,貂得助幾人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這可是皇者留下來的祭壇,若是有好東西,哪裡會差。

「把這祭壇刨開,這裡風水不錯,這麼多年過去了,連儲物戒指都堅持不住了,這祭壇還能如此,顯然這祭壇有些特殊!」張成龍伸手一揮,一把鏟子出現在了張成龍的手中。

孫克念,司馬拓兩人也是同時多了一把鏟子,這些東西,他們都沒有放在儲物戒指中,因此躲過了洛天和摩天兩人的搜刮,即使洛天和摩天兩人看見也不會動心。

「咔嚓……」司馬拓抬手朝著祭壇鏟了下去,但是祭壇卻是紋絲不動,讓司馬拓眉頭微微一皺。

「你是虎吧,這要是能讓你鏟掉,那也就不是皇者了,聽我的,你去祭壇後面三丈,那裡應該可以,孫克念,你去那裡……」張成龍開始指揮起來,三人分別站在了祭壇的三個位置。

「咔嚓……」這一次,非常順利,鏟子落下,大片碎石開始崩碎起來。

「嘖嘖,老傢伙,你咋還有這技能,沒交給我們呢!」孫克念雙眼一亮,沖著張成龍開口。

霸寵妖妻:總裁大人饒了我 「放屁,老子本事多了去了,能全交給你們嗎,教會徒弟餓死師傅,這是我們這一行的大忌,等老子什麼時候進棺材了,到時候就都留給你們了!」張成龍撇了撇嘴。

「切……」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低罵了一聲,沒太在意,開始揮動起鏟子不斷刨了起來。

……

另外一面,洛天和摩天兩人繼續行走著,天色依然黑暗,摩天的眼睛露出陣陣的銀光,兩人穿過堆滿屍骨的廢墟,看到了一個相對完好的建築。

建築被黑色的迷霧所掩蓋,但是卻是有陣陣的綠光,還有呢喃之聲傳出,讓洛天和摩天兩人再次警惕起來。

「咕嘟嘟……」陣陣的沸騰的聲音從破敗的遺迹中傳出,煙霧繚繞。

「小心點!」洛天和摩天傳音,同時龐大的神識將兩人籠罩,隱匿了身形朝著那處院落走去。

兩人很快便是走到了破碎的院牆之外,視線越過院牆看到了院落中的景象。

一尊大鼎矗立在院落中,古銅色,鼎上帶著古樸的花紋,不過鼎上面卻是有著一些綠銅銹,顯然也是時間久遠。

而讓洛天和摩天兩人震驚的是,大鼎之中竟然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彷彿在煉製什麼丹藥一般。

「這鼎,不會一直在煉丹吧……」摩天顫聲開口,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地獄之中雖然沒有丹師,但是摩天自然也知道丹藥的存在。

「不知道,你站著不要動,我去看看,一但有什麼不對,你就趕快拉我出來!」洛天沖著摩天開口,這鼎一看就不是凡品,他起了將其帶走的念頭。

說話間,洛天翻身跳進了院落中,一進去,洛天便是感覺到陣陣的波動衝擊在洛天的身上,想要將洛天推出院落。

洛天邁步,朝著大鼎走去,一步落下,更加狂暴的氣息沖了出來,衝擊在洛天的身上,洛天身軀微微一頓,縱然是洛天也等了緩了一下,才穩住了身形。

「洛天,怎麼樣?」摩天大喝,看著洛天,不知道洛天什麼情況。

「沒事,這鼎還有點棘手!」洛天搖頭,目光看向那尊大鼎,心中更加期待。

洛天再次邁步,朝著大鼎走去,那強大的衝擊里再次衝擊在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的身軀搖晃。

「我還就不信了,一個存在了億萬年的破鼎,也能阻擋住我!」洛天冷笑一聲,界域撐開,頂著那強大的壓力朝著大鼎走了過去。

家有蠻妻 轟轟轟……

轟鳴之聲不斷響起,洛天每踏下一步,地面便是有大片的裂痕出現,不過洛天的速度卻是沒有絲毫變化,不斷邁步走向大鼎。

十丈……百丈……

足足走了一刻鐘,洛天終於走到了大鼎的跟前,看著幾人高的大鼎,伸手朝著鼎身抓去。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洛天的了!」洛天輕笑一聲,話音還沒落下,大鼎便是爆發出反抗的氣息。

轟隆隆……

說話間,大鼎竟然緩緩的離開了地面,想要掙脫洛天,離開這裡。

「想走,老老實實待著吧!」黑色的大手抓在了鼎的一腳,洛天拉扯大鼎朝著地面狠狠一落。

「嘭……」煙塵席捲,大鼎直接被洛天拽回了地面,發出沉悶的響聲。

「嗡……」迴音聲音,大鼎再次朝著天空之上飛去,虛空震蕩,強大的排斥力,作用在洛天的手上,洛天通過修為凝聚的大手竟然隱約有著潰散的趨勢。

「小七!」

「給我煉化!」洛天大喝一聲,十色的火焰瞬間從洛天的身上席捲而起,化成火海,將整個大鼎包裹起來。

火海席捲,籠罩八方,同時那大鼎再次被洛天狠狠的拽落在了地面之上,這一次洛天飛身而起,身軀直接站在了大鼎鼎蓋之上。

洛天盤膝而坐,神魂之力瞬間衝出,衝進了大鼎之中,他知道,這大鼎說不定有器靈的存在,只有降服了器靈,才能將這大鼎收服。

昏暗的空間,一望無際,洛天的神識之力,瞬間飛速的蔓延,十色的火焰跟隨在洛天的神識之後,所到之處被火海覆蓋。

大鼎不斷的晃動,想要擺脫洛天的鎮壓,但是卻始終沒有逃脫,倒是隨著那空間被十色的火焰侵蝕,晃動的越來越小。

時間緩緩流逝,足足一個時辰的時間,洛天終於帶著十色的火焰將那片空間沾滿,而洛天與這大鼎間也是有了一絲聯繫。

「山海鼎!」洛天瞬間知道了這鼎的名字,乃是出自一位名叫紫徽之人之手。

紫徽,上古年間,半步仙皇級別的強者,被人們稱為紫徽大帝,山海鼎是紫徽大帝本命寶物,曾經更是世界之寶級別的東西。

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為了維持山海鼎,山海鼎中的世界之心已經苦死,若是能夠融入一顆世界之心,那麼山海鼎便可以重新成為世界之寶級別的東西。

「好東西!」洛天臉上帶著感嘆,若不是時間久遠,這山海鼎中的器靈都被磨滅了,這山海鼎絕對到不了他的手中。

洛天伸手一抓,將鼎蓋掀開,一股衝天的氣息便是從鼎中噴薄而出,這股氣息,讓人非常的舒服。

「藥力!」洛天雙眼微微一縮,瞬間感覺到了這衝出的氣息絕對能夠提升修為。

「摩天,過來,這可是好東西!」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再次盤膝坐了下來,開始煉化那澎湃的藥力。

「好!」摩天也是露出一絲笑意,飛身而起,落在了洛天的身旁,功法運轉開始煉化起來。

濃郁的葯香從廢墟之中傳遞而出,將整個龐大的城池籠罩,城池的最深處,一座祭壇之上,一道身影盤坐在那裡。

「誰動了我的葯!」黑色的身影緩緩的蘇醒,聲音之中帶著憤怒。

另外一面,貂得助等人徹底將那座祭壇剷平了,一顆黑色的晶石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直接被張成龍眼疾手快收了起來。

「老傢伙,你會想吃獨食吧!」孫克念大喊一聲,聲音之中帶著憤怒。「這樣的祭壇應該還有九個,這祭壇是九五至尊位,明白么?以後還有你們的!」張成龍回應,抱起了雙手。 「好!拼了!我也贊同雷書記的決定!…」

接著房內的幾個爪牙心腹,先後積極的表態,能不積極嗎?說不得雷書記一怒,把他們來個殺人滅口,你找誰哭泣?

雷向紅點了根煙,眼神冰冷的掃視了下,房內的這些臉色帶著惶恐,慌亂的手下,心裡一陣黯然。

這些人啊!真怕死!要錢要權的時候,比誰都積極,這下出事了!好了!怕了吧!暗自呼了口氣,求人不如靠自己啊!還好自己有先見之明,讓兒子搞了個造反兵團!哼!要人有人要槍有槍!我看你們幾個想搞老子的人,能飛到天上去?

北方深秋的夜晚是寒冷的!現在已經到了12月份,意味著寒冬的臨近,本來在這寒夜街道上應該是一片寧靜和陰冷的。

但是此刻確是,一輛輛的解放牌汽車,閃著雪亮刺眼的前大燈,車上全是一個個全副武裝的造反兵團的造反派,連車頂上都架起了機槍。

好傢夥!呼嘯的在大街小巷內開始瘋狂的疾駛著,還有不少的警車(212軍綠吉普車)開始在城內穿梭。

黃斌也在深夜被叫醒了,從溫暖的被子裡面被他的手下喊了起來,邊走邊聽著手下警察的彙報。

今晚全城大行動!火車站,長途汽車站,各個交通要道全都是警察或者是造反兵團的武裝分子把守著,只進不準出!

可以看得出,雷向紅在南河市的確做到了一手遮天!

如此同時,北區的一座普通破爛民居二層樓內還閃著淡淡的橘黃色燈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