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是冷沐風,快捉住他!」魑鬼在遠處看得清楚,前方逃走的這個身影,竟然一招擊退它麾下最強悍的鬼將,不是冷沐風還能是誰。

孤鷹聽得清楚,總算明白了胡五為何讓自己來,恨得咬牙切齒,暗暗發誓回去之後,一定要將胡五痛打一頓。

孤鷹掏出一顆培元丹塞入口中,靈氣湧入丹田,身形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方掠去。

魑鬼這次全力追來,觸手中卷著一把黝黑的長槍,如一道閃電般,追在孤鷹身後。

覷得一個機會,魑鬼猛然將長槍甩出,一道烏光疾射向孤鷹背後。孤鷹大駭,轉身過來,雙手握住遮日佛影槍,猛的挑了過去。

一道金光飛出,與魑鬼的黝黑長槍狠狠撞在一起,「轟」的一聲,震天的響聲傳遍四野。

孤鷹被震得氣血翻騰,摸出一口丹藥塞入口中,趁勢就向後退去。魑鬼雖早有防備,還是被遮日佛影槍撞得向後退了一丈多遠。

「果然是你,這次看你還往哪裡逃!」魑鬼更加確定,孤鷹就是冷沐風。至於他那黝黑的面龐自然是偽裝,人族哪有這麼黑的。

魑鬼厲嘯連連,拚命催促鬼兵向孤鷹追來,要在他趕到聯軍營地前,將冷沐風擊殺。

孤鷹欲哭無淚,數次欲轉身告訴魑鬼追錯了,自己不是冷沐風,但一想到胡五笑嘻嘻的眼神,還是忍住了。

「冷沐風有膽別逃,與我決一死戰!」魑鬼在背後急喝道。

「好,我們明日再戰,如何。」孤鷹一邊逃跑,一邊頭也不回的喊道。

「呃!原來名震天下的冷沐風,也不過是一個無膽鼠輩。」魑鬼的嘲笑聲在背後傳來。

「你罵吧,等陛下回來,我就告訴他,這都是胡五害的。」孤鷹嘀咕一聲,也不答話,拚命向前逃去。

魑鬼拚命追趕,與孤鷹的距離越來越近,不過這時,孤鷹也快逃進人族警戒的範圍。

魑鬼深吸一口氣,在半空停了下來,猛然高高舉起長槍,怒吼一聲,拋向孤鷹背後。

一陣奇怪的嘯聲,從半空傳來,那柄長槍,竟化作一道黑龍,向孤鷹追來。

一股涼意襲來,孤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再也不敢逃命,握緊遮日佛影槍全神戒備的看著追來的黑龍。

「吼!」又是一道龍吟從孤鷹身後響起,隨即一條火龍,從孤鷹頭頂飛過,迎向半空的那條黑龍。

「嗚!」孤鷹差點哭了出來,扭頭往後一看,龍在天、燕無極正急速向這裡飛來,身後是密密麻麻的人族聯軍。

「嗚嗚!盟主、燕無極陛下,你們來的真是太及時了。」孤鷹忍不住說道。

龍在天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不要擔心,胡五早有安排,你看那裡。」說著,龍在天往遠處一指。

孤鷹又扭頭看去,只聽一陣吶喊聲響起,在鬼族的兩翼,有數萬修鍊者殺了出來。左翼為首之人正是張豹、胡五,右翼竟是燕無力帶領的散修。

「殺!」張豹怒喝一聲,帶領暴龍軍團的修鍊者,瘋狂的殺入鬼族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孤鷹又驚又喜的問道。

「鬼族雖然厲害,但數量少,胡五想出了這麼一個主意,引誘一批鬼族出來,將它們一口一口吃掉。」龍在天解釋道。

「那也可以早些告訴我啊,差點被鬼族捉去煮著吃了。」孤鷹有些后怕的說道。

燕無極在一旁看著,臉色鐵青,孤鷹還不知道他的身份,見狀奇怪的問道:「燕無極陛下,你怎麼還不去殺鬼族,我不需要保護了。」

「那孤鷹將軍就好好保重!」燕無極沉聲說了一句,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竟然直朝魑鬼衝去。

龍在天意味深長的看了燕無極的背影一眼,叮囑孤鷹道:「你可先退下,前面就是神龍軍團,楚鍾離會保護你的。」

「我才不需要保護呢,剛才追得我像孫子似的,這次非要讓它們見識一下鷹爺爺的厲害。」孤鷹一抖遮日佛影槍說道。

龍在天看著孤鷹手中的遮日佛影槍,不由一陣心疼,這可是神器啊,竟然落在這個黑不溜秋的傢伙手中。

「也好,鷹將軍就跟在我身後。」龍在天說著,一揮龍影劍沖入鬼族之中。

燕無極見魑鬼幾乎將車靈郡所有鬼兵都帶了出來,氣得臉色鐵青,衝到魑鬼身前,祭出八卦鏡就打了過去。

魑鬼嚇了一跳,低聲道:「大王是我!」

「混蛋,你怎麼將兵力全部帶了出來?」

「我們發現了冷沐風的蹤跡,想將他圍住一舉擊殺。」

燕無極一愣:「你確定是冷沐風?」

「千真萬確,他就…」魑鬼剛要說前面那個黑大個就是冷沐風假扮,突然瞥見龍在天飛來,嚇得魂飛魄散,轉身就逃走。 燕無極見狀,催動八卦鏡就追了上去,不偏不倚,正好擋住了龍在天的龍影劍,襲擊魑鬼。

龍在天怒嘯一聲,龍影劍急轉飛入鬼族大軍之中,瞬間削掉幾名鬼兵、鬼將的首級。

「殺!」孤鷹怒喝一聲,對著魑鬼遠去的背影喊道:「你不是要和鷹爺爺單挑嗎,來,我們大戰三百回合。」

魑鬼如何敢回來,頭也不回的向遠處逃去,將一萬餘鬼兵、鬼將,全部丟棄在這。

人族聯軍,七個軍團盡出,加上參戰的十餘萬散修,共有二百二十萬餘人,將這一萬多鬼族圍得嚴嚴實實,鋪天蓋地的殺向車靈郡。

「鬼族有點少啊,費盡心力才圍住一萬鬼兵。」龍在天來到燕無極身旁說道,現在他一刻也不敢讓燕無極離開自己的視線。

「也許車靈郡還有鬼兵。」燕無極面色陰沉的說道,身上一股寒氣襲來。

龍在天知道他憤怒到了極致,這一次,他和胡五聯手坑了他一把,車靈郡不管有多少鬼族,都要將它們全殲。

「陛下,這裡的鬼族已無懸念,我們不如去車靈郡幫忙。」龍在天看了燕無極一眼說道。

燕無極面露難色,似乎擔心龍在天不高興,點點頭說道:「也好,今日就收復車靈郡。」

兩人說完,肩並肩向車靈郡方向飛去,孤鷹見狀,猶豫了一下,也手提遮日佛影槍跟了上去。

空中,無數人族的戰將在疾速飛行。地面,人族的騎兵、步兵,如潮水一般,湧向車靈郡。

龍在天、燕無極將身法施展到極致,宛若兩道流星,越過眾人,提前來到車靈郡上空。

看著空蕩蕩的城池,龍在天不由一愣:「是座空城?」

「難道鬼族已經撤退?」燕無極也皺眉說道。

「追!」龍在天沒有多想,騰空又往前方追去。

燕無極緊隨而上,兩人追了數百公里,連一個鬼族的影子也沒看到。

龍在天暗叫不妙,立即停了下來,對燕無極說道:「它們逃不了這麼快,鬼族就一萬鬼兵。」

「只派一萬鬼兵來守車靈郡,是太自負,還是另有打算?」燕無極心中微微一動說道。

龍在天看了他一眼,說道:「不管它們有什麼計劃,我們先將這一萬鬼族吃掉,然後穩紮穩打。」

「好,一切聽盟主吩咐。」兩人說著,轉身就準備飛回。

這時,孤鷹氣喘吁吁的追了過來,手提著遮日佛影槍,來到兩人跟前:「盟主、陛下,抓到追我的那個老鬼了嗎?」

「呵呵,早逃得不見了蹤影,車靈郡就那一萬鬼族。」龍在天呵呵一笑說道,同時眼神示意孤鷹馬上離開,去車靈郡圍殺鬼族。

孤鷹不解,疑惑的看了龍在天一眼,剛要說話,燕無極突然問他道:「我方才聽那名鬼將喊道,要攔住冷沐風陛下,不知冷沐風陛下在何處?」

孤鷹哈哈大笑,正要說魑鬼認錯了人,突然感應道一個冰冷的眼神盯住了自己,不禁一愣。

這裡除了他們三人,再無其他人,很明顯是龍在天在警告他,想到剛才龍在天示意他快些離開的情景,孤鷹恍然,隱隱猜出了什麼,對燕無極說道:「那個笨蛋,將我當成了陛下,陛下已經穿過車靈郡,前往東耀郡了。」

龍在天在聽到孤鷹前半句話時,心都沉了下來,恨不得一腳將孤鷹踹回去。待聽他說完,才鬆了一口氣,冷沐風、雲飛揚遲遲沒有傳出信號,這次他們終於替他們兩人傳遞出了信息。

「冷沐風陛下不是在閉關嗎,為何要去東耀郡?」燕無極臉色微微一變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陛下去哪可不會向我彙報。」說到這裡,孤鷹不敢再與燕無極多糾纏,天知道,哪一句話說得不對,又要惹來什麼麻煩。

「那個,盟主,您大約我完成任務,就封我為古武大陸的鷹將軍,不知這樣,算不算完成任務?」孤鷹問龍在天道,順勢將話題移開。

「當然算。」龍在天心情大好,說道:「若全殲這一萬鬼兵、鬼將,收服車靈郡,你就是超額完成任務,待回去之後,我一定封你為古武大陸的鷹將軍,將你今日的壯舉,傳遍古武大陸。」

「嘿嘿!」即便孤鷹臉皮夠厚,還是忍不住有些臉紅,被鬼族追得滿地跑,哪裡算什麼壯舉:「這不算什麼,只要盟主別忘了自己的承諾便好。」

說完,孤鷹向龍在天、燕無極告辭,轉身沖向了被包圍的鬼族,他要趕緊為今日的『壯舉』鍍幾份金。

龍在天、燕無極互相看了一眼,兩人各有打算,臉上卻是微微一笑,一同飛向戰場。

等他們趕到時,一萬鬼族還剩不到三千人,正在負隅頑抗。張豹、燕無力正在帶人拚命向它們圍攻。

「陛下何不將試一下鬼面鏡,也讓我開開眼界,上次在神都吞噬修鍊者,龍某錯過了機會。」龍在天對燕無極說道。

燕無極心中惱怒,看了一眼戰場說道:「上次使用鬼面之後,我修為大損,現在鬼族已堅持不了多久,還是等打到東耀郡再讓盟主開開眼界吧。」

「是嗎,陛下的意思,這裡到東耀郡,都沒有大戰了?」龍在天微微一笑問道。

「哈哈!我也希望如此,到時我們在東耀郡,將鬼族趕下大海去。」燕無極哈哈大笑一聲說道,同時對龍在天的無孔不入,又多了一分了解。

「好,到時我們就看陛下如何大展神威。」龍在天說道。

豪門盛婚: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這時,戰場上的鬼族還剩兩千多名,都在拚死頑抗,與人族的修鍊者,殺得難解難分。

龍在天觀察一番,高聲說道:「抓幾個活的。」

張豹、燕無力聞言,同時發出一聲厲嘯,暴龍軍團和人族散修,吶喊一聲,更加兇猛的向鬼族沖了過去。

燕無極見狀,身體不由輕輕一晃,察覺到龍在天在暗中觀察自己,便轉過身來說道:「盟主,大勢已定,我先回營中準備繼續東進的事情。」 「也好,陛下先去準備,我等等就回。」龍在天說道。

燕無極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龍在天知道,他的心都在滴血,一抖手中的龍影劍,怒喝一聲,殺入鬼兵、鬼將之中,一時間,慘叫聲四起。

燕無極飛快的回到營地,剛好大軍盡出,營地中,只有少量的士兵留守。

燕無極來到自己的營帳,命令所有的侍衛都撤到遠處去。然後飛快的在一張紙上寫下一行字,打開一個密封的盒子。

裡面有一隻雲翅鳥,燕無極將它抓了出來,把信綁好,來到帳外,趁四周無人,放飛出去。

雲翅鳥展翅高飛,疾速向神龍城方向飛去。數日後,來到神龍城上空,在夜色中,俯衝而下,飛到一處大宅中。

林夢龍走了出來,抬頭用渾濁的眼睛看了一眼雲翅鳥,一道精光一閃而過。

右手一探,林夢龍飛快的將雲翅鳥抓在手中,動作迅速、利索,完全不像耄耋之年。

將信取在手中,林夢龍還未看完,眼中便是精光爆閃,想不到冷沐風、雲飛揚竟然去了鬼族腹地。

「廣善!你的死期到了!」林夢龍桀桀的一笑,低聲說道,宛若一隻夜梟低鳴,駭人至極。

第二日,一個面堂紅潤的大漢,風塵僕僕的來到天緣山腳下,抬頭看了看天緣山,不由長出一口氣。

「大哥,勞駕問一下,從這裡到天緣寺,還要走多久?」面堂紅潤的大漢,側身問一個正在招攬生意的客棧的掌柜。

「這裡到天緣寺,遠倒是不遠,不過沒有三個時辰,怕是上不去,客官,看你遠道而來,不如在小店休息一晚,明日一早上山。」那個客棧老闆打量大漢一眼說道。

「多謝掌柜的,怎麼要走這麼遠,可是出了什麼事情?」大漢問道。

老闆突然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鬼族當真囂張,竟然敢到天緣寺行刺廣善大師,大師有佛祖保佑,幸好沒事,只是,這上山之路,現在盤查極嚴。」

「什麼?」那個紅面大漢顯然還沒聽說這個消息:「鬼族不是找死嗎,竟敢行刺廣善大師,他可是咱們古武大陸第一武神。」

「正是,我看這鬼族,八成是腦袋不好使。」那個掌柜說著,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呃!」紅面大漢一窒,他本想打探廣善大師的傷情,沒想到竟被人當面說腦袋不好使,原來,他就是林夢龍偽裝的。

林夢龍暫壓下心中的怒火,臉上堆起笑容說道:「我有急事上山,等下山時,再到老哥這歇息幾日。」

說完,林夢龍轉身離去,腳下虎步生風,哪裡還有一絲弱不禁風的樣子。

上山的路上,正如那個掌柜所說,接連下了十多道關卡,幾乎是一步一查。上山的香客和避難的難民,排成一條長龍,緩緩向山頂移動。

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來,林夢龍才來到天緣寺外,但這時,天緣寺已經大門緊閉,香客和難民都在前面擠成一團。

林夢龍在人群中擠來擠去,不知不覺來到一個懸崖旁,為了防止有香客失足墜落,天緣寺在這裡建起一道圍欄。

趁人不注意,林夢龍身形一晃,突然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殘煙又向山腳下飛去。

飛到半空,林夢龍身形一轉,向懸崖峭壁飛去,來到一塊微微突出的,一尺見方的石塊上。

站穩身形,林夢龍探手往右上方拍去,他面前的山壁微微一陣晃動,裂出一道縫隙。

林夢龍飛快的鑽了進去,身後的山壁又緩緩合上,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林夢龍又成功的滲入天緣寺。

山壁內一團漆黑,僅有一條半尺寬的裂縫,蜿蜒延伸向山體內,林夢龍晃動一下身形,身軀迅速變小,小心翼翼的往前方飛去。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林夢龍才來到盡頭,在一個山壁前停了下來,側耳傾聽,等確認外面沒有聲音,才悄悄按了一下身旁的一塊圓石。

山壁悄無聲息的裂開,林夢龍閃身飛了出去,竟然已經來到廣善療傷的那個小院外。這是他耗費數百年的時間,才發現的一條秘密通道,他費盡心力,才挖到了廣善的眼皮子底下。

林夢龍俯身在一塊假山後面,一動不動。他感應到,四周埋伏著數十名高手,看來上次廣善出事後,這裡的戒備不是一般的嚴。

不過,林夢龍也是早有準備,他的手一絲一絲的向腰間抹去,足足用了一刻鐘,才將手伸到腰間,悄悄取出一個黑色的瓶子。

將瓶子慢慢擰開,一股無色無味的氣體散了出來,向四周飄去。慧能此時正藏身在距離林夢龍不遠的一處草叢中,自從上次被燕無極李代桃僵,他便請命來守護小院,發誓要一雪前恥。

他瞪大眼睛,小心的感應著四周,突然鼻子微微一抽動,「不好!」慧能還沒來得及出聲,身體一軟,竟昏倒在草叢中,嘴中還發出均勻的呼吸聲,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懷疑。

半個時辰后,小院外埋伏的數百名高手全部昏倒,林夢龍身形一晃,如殘煙一般向小院飛來。

小院門口外,站著十多名守衛,警惕的看著四周,為首之人,正是臧俊。

臧俊還絲毫不知,前面埋伏的守衛已全部昏倒,伸了個懶腰,向林夢龍藏身的地方走來。

林夢龍微微一驚,沒敢動彈,趴在地上,拚命的向下壓去,身體慢慢與大地融為一體。

臧俊來到他不遠處站定,四處看了一下,竟然解開褲子,準備在此方便一下。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林夢龍那個氣啊,目測這個距離,這一泡熱湯正好澆到他的腦袋上。

有心要鬆開手中緊握著的瓶子,但又擔心臧俊摔倒的聲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林夢龍一咬牙,忍了下來。

辛苦準備了數百年,這一刻,無論如何要堅持住,林夢龍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臧俊還不知道下面就藏著一個刺客,痛痛快快、舒舒服服的撒了一泡熱湯,全澆到林夢龍的腦袋上。 一絲鹹味滲入林夢龍的嘴角,不可阻擋的流入他的嘴巴里,林夢龍氣得直要暴起,恨不得一口吞了臧俊。

臧俊這些天日夜加班,精神緊張,體內難免有火氣,直將林夢龍熏得眼淚幾乎流出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