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當然,不是要你們出手!我是希望能幫我買點毒藥什麼的,我自己服毒自盡!」顧雲不想給人添負擔的趕緊補充道。

「那就不開精孔嗎!現在這樣不也很好!我是中階召喚師,憑藉著彩風的實力,養活我們六個完全沒有問題!」顧雲話音一落,美羽忽然大聲喊道。

頭一次看到美羽如此失態,顧雲表情一僵,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諾諾的安慰道:「美羽你不要激動!還有四分之一的成功幾率嗎!我只是說以防萬一!」

「什麼以防萬一!幹嗎要冒這個險!我也沒有嫌棄你!我都想好和你一起要個我們的孩子了……」最後幾近吼出這句話的美羽說到這,淚水奪眶而出,再也說不下去。

聽到美羽的情急之語,顧雲雙目一瞪,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雖然之前這六個多月自己和美羽朝夕相處下,自己已經對其情愫暗生,而且也能確定美羽對自己很有好感,但是如此表白畢竟還沒有!

震驚了一會兒,顧雲看著嚶嚶哭泣的美羽,咬了咬牙,上前抬手幫其擦拭臉上的淚水,摸了摸她的頭髮,柔聲安慰:「別這樣!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

說到這,顧雲頓了頓,不知道接下來如何說,看了眼又恢復到瞪著看自己的四郎,還有又知道、又不知道的誠也和嘉子,以及完全一臉懵懂的里佳。

撓了撓頭,顧雲硬著頭皮繼續道:「我都二十七了,我的世界觀里就沒有吃軟飯的這個想法!

讓我躲在女人背後,看自己心愛的女人出生入死,我做不到!

某國漫的超神學院 而且我也有自己自私的心:我不想還像以前在家鄉那樣,渾渾噩噩的活著!但凡有一絲機會,我都想去拼一拼!

想去嘗試一下萬千偉力歸於一人的暢快!

想去看看成神是什麼樣子!

看看是否像我家鄉那邊說的: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光、長生久視、坐看滄海桑田變化!」

越說到最後,顧雲的聲音越大,也越激動!

穿越到召喚界時間也不短了,雖然每天呼喚『系統』『老爺爺』失敗,但是卻依然沒有放棄,支持自己如此的初心,絕對是想嘗試萬千偉力歸於一人的感覺!

當然後來因為美羽的照顧,日久生情,也激發了自己作為東北大老爺們的『大男子主義』——怎麼能躲在女人身後呢!

兩種思想一個是初心,一個是升華,顧雲不想欺騙美羽,所以都是如實說了出來。

萬千偉力歸於一人這句話,美羽以前聽顧雲玩笑時說起過,但是作為一直當做召喚師培養、以及後來成為召喚師的自己,確實沒有多深的感受。 如今聽顧雲近乎用生命吼出的這句話,美羽忍不住身子一震!

有心想要找些話反駁,但是看到顧雲堅定的目光,美羽臨到嘴邊的反駁之語卻是說什麼也說不出口。

「穿越到了召喚界后,能遇到美羽還有你們,我真是覺得自己運氣爆好!謝謝各位的照顧!」說到這裡,顧雲學著以前看過的日本電影里的樣子,深深地朝著美羽和四個小孩鞠了一躬。

「顧雲哥哥你要走嗎?」這時不太懂事的小里佳怯怯的開口問道。

顧雲眨了眨眼睛,將快要流出的眼淚擠了回去后,笑著對小里佳答道:「不是!顧雲哥哥要去做一件事情,雖然有點危險,但是顧雲哥哥有信心一定能成功!

到時顧雲哥哥成功了,就給小里佳買好吃的!」

「真的?」小里佳一臉興奮的確認。

「嗯!」顧雲用力的點了點頭,「一定會成功的!一定給小里佳買好吃的!」

「喔!太好了!」小里佳興奮地拍手跳腳。

小孩子的童言打斷了之前的氣氛,美羽這時收起哭聲,拉住小里佳的手,半是對著小里佳說,半是安慰自己:「顧雲哥哥一定會成功的!到時美羽姐和顧雲哥哥一起去給你買好吃的!」

逸羽風流 顧雲看著美羽安慰小里佳,又看了看四郎、誠也和嘉子,朝他們微微一笑,顧雲翻手取下身後的背包,遞給美羽。

「包里是我家鄉的一些東西!先放你們這邊吧!明天我過去就直接葯浴了,這些東西也就不帶了!」

顧雲沒有說裡面有那個從九尾狐化灰灰后剩下的珠子,畢竟自己有兩成半的幾率成功,成功后沒準就能激發裡面的『系統』或者『老爺爺』!

顧雲包里沒電的腎機美羽是知道的,之前腎機雖然沒電,但是顧雲確實一直當寶貝,不給小里佳玩,如今卻是主動拿出來,像是交代後事一般!

美羽鼻頭又是一酸,偏過頭擦了一下眼睛,然後轉回頭笑著點了點頭,保證道:「好!我讓嘉子幫你收著!等你成為獵人後再給你!」

見美羽不再哭了,顧雲又是一笑,然後說起了接下來的安排……

最終決定:『明天美羽和顧雲帶著四郎一起去武館,讓四郎認認路,剩下的三個小孩留在房間內一會兒應該問題不大。

等到四郎認好路之後,顧雲也開始葯浴,美羽再帶四郎回旅館。三日後美羽先出發,讓四郎看著三個小孩。

八日後,美羽應該無法趕回,由四郎去武館接顧雲。(當然這是失敗的情況)』

對於這個安排顧雲很是放心,琿南堡的安全還是不錯的,所以四郎照顧三個小孩沒有為什麼問題。

不過顧雲提出的給自己準備毒藥之事,美羽卻沒有接茬。

顧雲對此很是無奈,畢竟就算毒藥在自己身上,如果全身癱瘓的話,怕是也無法自己取出。

『只能到時走一步看一步,實在不行,就讓武館的人出手,我預先給美羽留一個口信吧!』顧云云中暗暗決定。

之所以留口信而不是留書信,是因為召喚界語言雖然有點像日語,但是顧雲到現在能無障礙交流就已經是自己學習的極限了,想要書寫,那卻是寫不了幾個字。

商量完畢了,美羽又旁敲側擊的勸了勸顧雲,不過見顧雲態度堅決,只能無功而返。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服務員小四就來到了旅館。

等到六人吃好了早飯,美羽讓旅館的服務員代為照看一下三個孩子后,就和顧雲、小四一起帶著四郎,前往武館。

也許是一路上見大家有些沉默,小四隻能發揮自己的好口才,岔開話題的說一些琿南堡的趣事。

來到武館,這次幾人一進門,就被直接領到了正對院門的那排房子的一個偏東的屋子內。

屋子不大,四人一進屋,就看到屋子內也坐著四個人,其中一個中年男人坐在上首,昨天的一男一女挨著坐在左側,右側也坐著一個身材敦實的青年男子。

看這位置,中年男子應該就是此間的主人——武館的館主。

不等小四張口,中年男人就用其略微有些沙啞的聲音開口問道:「你們就是昨天過來要開精孔的?」

幾人點了點頭,小四更是自報家門的把自己的師父提了提,

也許是獵人也要用到附魔鑄造師,也許是六級附魔鑄造師的實力要高過館主不少,反正小四自報家門后,館主的客氣程度明顯提高了不少。

「開精孔的危險你們也都知道了,那今天還過來,想必還是堅持開唄?」客套完的館主直奔主題。

顧雲點了點頭,語氣堅定地答道:「嗯!晚輩決定了,不管如何,都要開精孔!成為獵人!」

館主面無表情的上下打量了顧雲一番,緩緩地點了點頭,道:「其實以你的年齡,就算強行開精孔成功,此生最多也就是一星獵人!

想要晉陞到二星,那可能性十分之低!

天道至公!其實這不僅是你這個歲數開精孔的情況,所有強行開精孔成功的,就算是年齡小的,那最多也就是三星獵人,超過三星的限制,基本上鳳毛麟角!

想要走的遠,那就得從小修鍊,和法師、召喚師一樣!自行開精孔!沒有絲毫取巧的辦法!

否則的話,我們獵人界就能夠量產獵人!四界融合后就算我們沒有神,那也是四界中最厲害的!」

館主的話顧雲深以為然,扭頭看了眼美羽,顧雲淡淡一笑,再次肯定的道:「閣下說的晚輩都明白!不過力量總是讓人著迷! 與黑絲美女老師同居的故事 我願意用生命去博那一絲與眾不同的機會!」

「與眾不同!」館主嘿嘿一笑:「也是!人活一世,既然有了攀登高峰、見識不同風景的機會,又有誰會自甘平庸呢!

小子!就憑你這心性,我就看好你會成功!

其他的話不多說了,你應該都準備好了吧?」

顧雲點了點頭。

「那就直接開始吧!」館主說完,朝屋內四人中,之前沒有見過的那個身材敦實的青年男子點了點頭。

身材敦實的青年面容嚴肅的點了點頭,開口宣佈道:「接下來的七天,你每天都要浸泡在一種我們武館秘方調製的藥液中兩個小時。

其餘的時間,除了吃喝拉撒,其餘的時間都要閉目凝神,收攝自己的念頭。

這個過程你收攝念頭的效果越好,直至最終心無雜念,那將來開精孔的時候越容易成功!

所以你這七天都要在我們武館的凈室內渡過,七日後,館主親自為你開精孔!

到時不管你念頭收攝的如何,都得立即開精孔!

因為即便時間拖了一點點,葯浴的效力就會大打折扣!這點上,所有的開精孔都一樣,沒有絲毫的通融之處。

現在和你的夥伴告一下別吧!七日後他們再過來,是成是敗那時候也就有了答案!」

身材敦實的青年說完,小四就識趣的取出一個紫晶幣,在館主眼神的示意下,交給了身材敦實的青年男子。

顧雲朝美羽和小四笑著點了點頭后,就轉頭朝身材敦實的青年笑著道:「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始!」

身材敦實的青年看了眼手中的紫晶幣,嘿嘿一笑后,站起身,朝顧雲揚揚下巴示意他和自己一起走後,就當先朝門口走去。

顧雲又看了美羽一眼,露出一個讓她放心的微笑,就頭也不回的跟著青年走了出去。

等到顧雲他們離開,屋內的館主瞥了眼美羽,半是安慰、半是自言自語的說:「男人尊嚴就要自己這樣!總不能讓一個女的一直冒險照顧自己吧!」

美羽聞言苦笑了一下,朝館主拱了拱手,相信他這個在琿南堡開精孔名聲最好的人,也沒多餘的說要他盡全力的話,帶著四郎也轉身離開。

……

話分兩頭,顧雲被身材敦實的青年帶到一個十多平米的凈室后,就吩咐之前就守在門口的兩個類似僕人的小童準備葯浴,然後自己就先行離開。

進入凈室后,顧雲看到除了中間的一個碩大的木質浴桶,靠近一側牆邊還有一個木床,其他就沒有任何東西。

當然這個東西僅僅是指傢具,其實在木床靠的牆上,還掛著一個類似山水畫的掛畫。

山水畫的風格比較寫意,和國畫和西方油畫都不同,顧雲也是看了兩三眼后,才確認確實內容是山水畫。

不過看掛畫時間長了,顧雲的內心確實有一種莫名的平靜,看來這個掛畫類似以前寺廟參禪時掛的『禪』字,能讓人靜心。

這時兩個小童還沒有準備好藥液,顧雲沒什麼事,就在此凝目細看牆上的掛畫,嘗試著放空身心……

因為將自己手錶留在了背包內,所以當兩個小童往屋內浴桶內倒藥液的聲音驚醒自己時,顧雲也不知道自己沉浸在畫中多長時間!

『沒想到效果還真好!』顧雲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心中忍不住暗暗想到。

將近半個小時,兩個小童才將浴桶倒滿並打手勢讓顧雲進入。 兩個小童做完手勢,簡單的說了句兩個小時后二人再進來,就退出凈室,顯然是沒有搓澡服務。

當然就算是有,顧雲也不太好意思!家鄉的明朝時有不少人喜好**,自己可沒有那種愛好,以前一直都是公共浴池的大叔給自己搓澡。

脫下衣服,顧雲跳進了浴桶內,沒有想象中的藥液刺痛皮膚的事,反而一種比泡葯浴溫泉還要更舒服的感覺傳來,看起來這個葯浴比家鄉那些宣傳葯浴的溫泉有效多了。

既然兩個小童說他們兩個小時以後過來,顧雲也就放空心思,享受著將近三四個月沒有享受過的『泡澡』,雙腳蹬住浴桶一邊,支住自己以免滑入水面下后,閉目享受起來。

……

兩個小時一晃兒而過,在小童的敲門提醒聲中,顧雲才睡眼惺忪的醒轉過來。

看了眼已經變得清澈了不少,不似剛開始那幫發黃的藥液,而且自己泡了兩個小時,絲毫沒有脫力的感覺,顧雲覺得這次葯浴的效果很是不錯!

跳出浴桶,顧雲用小童們撘在浴桶邊緣的毛巾擦拭了一下后,穿好小童之前備好的上衣下褲的寬鬆練功服,對小童們喊了聲『好了』,就盤膝坐在木床之上,對著牆盯著山水畫,再次放空身心。

小童們忙忙碌碌的將浴桶內的失效藥液淘走,然後關上房門,留下顧雲一個人。

午飯和晚飯的時間,小童們按時送來吃的。

吃的除了常規的外,還有一杯漆黑的、類似中藥的發苦藥液,顧雲估計也是補充身體元氣的。

就這樣每次吃完飯稍微在凈室內活動了十多分鐘后,顧雲就繼續打坐放空心思。

當然打坐時間長了,難免雙腿酸疼,但是顧雲都是咬牙在室內慢走活動好腿部氣血后,就繼續打坐。

第二天早飯過後,葯浴繼續進行,之後的六天,都是第一天的重複。

作為一個成年人,還是一個給個電腦就能宅在家裡一個月的處女座成年人,顧雲對於七天的葯浴很是輕鬆的就堅持下來。

不過雖然足不出凈室堅持下來,但是顧雲除了第一天的時候看那個山水畫能完全靜心,後續隨著宅在凈室的時間變長,山水畫靜心的效果越來越差,自己的放空心思也是時斷時續。

總是放空了一會兒就忽然出來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念頭!

作為理工男,愛找原因的顧雲分析了半天,覺得可能現代人的大腦經歷過高頻度的刺激后,對刺激已經上癮了,所以一旦刺激的頻率下來,那自己就會冒出各種各樣的念頭。

對此顧雲也是無奈,後來忽然想起以前聽同事說過讀佛經可以靜心,好在自己會背《心經》,顧雲就死馬當活馬醫的一邊看山水畫、一邊輕聲背誦《心經》,將口、眼全部用起來。

還別說,這樣一套組合拳還真有些效果!剛開始還是時不時的有各種念頭冒出,但是隨著時間到了第五天,顧雲靜坐的時候已經不會再有任何念頭冒出,。

第七日的上午,吃過早飯又葯浴過後,兩個小童中的一個也不忙收拾浴桶,徑直的領著顧雲,來到了當初初見館主的房間。

房間內館主依然上座,不過除了那個身材敦實的青年和服務員小四,屋內就沒有其他人。

顧雲餘光掃視了一圈,見房間窗戶緊閉,暗想應該就是在這裡開精孔,心中還真有一些緊張!

畢竟接下來就是要不成功、要不癱瘓,二者幾率各佔一半!

雖然之前下過決心,但是事到臨了,顧雲內心還是不爭氣的出現了一個打退堂鼓的聲音。

不僅如此,顧雲還感覺自己的心臟就像是堵了一塊大石頭一樣,一點也沒有之前的輕鬆。

「咳咳!」館主輕咳了一聲。

顧雲注意力被吸引,感覺心中稍微好受了一些,露出一絲苦笑。

大概館主這種事看多了,一見顧雲苦笑,館主沒有勸解,只是提醒道:「一會兒就要開精孔,在此之前,你一定要放空心思!」

顧雲點了點頭,深呼吸了一口氣,閉目,嘴唇微動的默念《心經》。

直到兩遍《心經》念完,顧雲才從之前的心境中脫困而出。

朝著館主抱了抱拳,顧雲語氣堅定地道:「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館主上下看了眼顧雲,確認顧雲卻是放鬆下來,微微的點了點頭,指著自己身前早就放好的一把凳子,命令道:「脫光身上的衣服,盤膝坐在上面!」

顧雲聽到脫光衣服,面上下意識的猶豫了一下,不過隨即自嘲的笑了笑,一邊脫武館配備的練功服,一邊說出了自己之前心中計劃好的話:「能不能請館主幫個忙?」

顧雲話音一落,館主眉頭有些不耐的一挑,不過隨即落下:「什麼請求?順手而為的我倒是可以答應你!」

「假如失敗了,我想請館主結束我的生命!」已經脫下上衣的顧雲注視著館主,平靜的說出了自己來武館之前就想好的請求。

之前說是讓美羽他們幫忙,顧雲覺得既然美羽對自己有情,外加其還是個涉世不太深的、單純心善的女人,不見得能下得去手。

可是癱瘓的活著又絕對不是自己想要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