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過,當他看到洛天身上那數不盡的傷口之時,便猜到了洛天能夠走到這裡,到底經歷了什麼。

「鄭大哥,既然到了,趕快採摘下樹葉和枝幹,咱們就趕快離開吧,你的時間好像不太夠了!」洛天輕聲開口。

一枚丹藥落在了洛天的手中遞到了鄭博文的手上,這是他這幾天在儲物戒指中找到的曾經煉製的一枚解毒丹,雖然不能解掉鄭博文身體中的毒素,也能緩解幾日,這樣兩人的時間就更充裕了一些,否則僅剩四天,洛天根本就走不出這疾風谷。

「嗯……」鄭博文也不客氣,知道此時不是客氣的時候,接過洛天的丹藥,放進了口中。

「嗯?」鄭博文眼神中帶著一絲疑惑,他能感覺到洛天的丹藥和過去吃過的丹藥明顯不同,那濃郁的草木之力,讓他身體中的毒微微緩解了一下,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紅潤。

「我也是個丹師!對草木之力頗有些研究!」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枚療傷的丹藥放進了口中,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起來。 第四百一十二章奪舍

看到洛天服下丹藥之後,傷口這麼快就開始癒合,鄭博學臉上露出一絲驚訝,身為疾風穀穀主的二兒子,見識和眼界自然也很高,他有種感覺,洛天的煉丹術,絕對不低,不過僅僅只是感覺而已,他對丹藥並不是很感興趣。

「那你在這樹下面好好休息一下,看看能不能感悟到什麼東西,畢竟都風霆樹下一感悟很是難得,可別錯過了這個機會,我去去就回。」鄭博學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洛天說道。

洛天點了點頭,他也聽說過,天元大陸上有兩寶,萬古龍皇一精血,風霆樹下一感悟。

萬古龍皇一精血,說的當然不是龍皇的精血,但是價值卻是跟龍皇的精血差不太多,說的也是一種天材地寶,是一金紅色的液體,彷彿龍族的鮮血一樣,所以才被成為萬古龍皇一精血。

而風霆樹下一感悟說的便是這紫徽風霆樹樹了,兩者都是很多修士一生難得一見的天材地寶,整個天元大陸都非常少見,洛天在此遇見,哪裡能夠放過這等機會。

看到洛天點頭,鄭博文腳下蹬地,跳上了風霆樹,雙手狠狠的抓在樹榦之上,雖然身體中的元氣所剩不多,但是爬個樹對於鄭博文來說還是不成問題的。

看到鄭博向上爬去,洛天則是盤膝坐在了樹下,臉上露出平靜的神色,自從在御靈宗和江難軒住過幾日之後,洛天便隨時都能夠進入到靜心的狀態。

感覺到四周生氣瀰漫,即使是洛天都有些貪婪,玄功運轉,一邊開始吸收起四周的天地元氣,一邊仔細的感悟,想要看看這風霆樹能感悟出什麼東西來。

然而就在洛天剛剛盤坐在地上,靜下心來之際,一股強大的危機敢瞬間侵佔了洛天的心神,讓洛天猛然一驚,雙眼瞬間睜開。

兩道黑光閃過,在明媚的陽光之下,如同兩到黑色的閃電,瞬間來到洛天的身前。

「噗……」一道烏黑的匕首,狠狠的插在了洛天的小腹之上,幸好洛天躲避的及時,否則這匕首,會直接插在洛天的心臟之上。

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冰冷的匕首,如同一道寒冰讓洛天本就有傷在身體瞬間重傷,而另一道黑光則是插進了洛天的大腿之上。

「呵呵,我說過,我早晚會要了你的命!」一道玩味的聲音從遠處傳了出來,普通的面容,看向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修!」洛天看到來人,臉色瞬間難看起來,剛才的黑光就讓洛天想到了是誰,心中暗罵自己大意了,神識雖然外放出去,但是卻忘了自己現在已經是受傷,有些攻擊根本就躲避不掉。

「真是捨不得殺你,你這麼好玩的獵物,還是我這些年來第一次看見!」修輕嘆了一口氣,彷彿在訴說自己心中的孤寂。

洛天將小腹上的匕首拔出,在匕首拔出的一瞬間,一道血劍順著洛天的小腹竄出,讓洛天已經稍微紅潤一點的臉色,再次恢復到了紙一樣的蒼白。

洛天心中苦笑,他感覺到自己在東域真的是太倒霉了,好像自從來到東域,傷就一直都沒斷過,自己在北域順風順水,到東域卻是處處受挫,這讓洛天心中產生一絲說不出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從雲端被打如地獄的感覺。

聽到修的話,看到修眼中的孤寂,洛天怔了一下,慘白的臉上微微笑了起來:「你不會殺我,你很孤獨,所以你捨不得殺我!」

「哦?」修臉上露出一絲詫異,目光看向洛天,看到洛天眼中露出笑意,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本來,不想殺你的,不過,你這句話,讓我很不舒服,所以,我決定送你上路!」修輕聲開口,身形消失,瞬間出現在洛天的身前。

黑色拳頭狠狠的揮出,一拳轟在了洛天受傷的小腹之上,洛天整個人如同風箏一般倒飛出去,撞在了風霆樹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一絲鮮血順著洛天的嘴角流淌下來,腹部更是彷彿出現了一個窟窿一般,將洛天的衣衫瞬間染紅,但是洛天卻是雙眼卻是露出笑意看向修,嘴角更是微微咧開。

神武霸帝 「你不怕死?你在笑什麼?」修看到洛天依然在笑,不由的開口問道。

「我笑你,沒有朋友,沒有親人,沒有活下去的目的!」洛天輕咳了一下,一些內髒的碎片吐到了地上,將洛天的身下染濕。

「轟……」聽到洛天的話,修整個人瞬間變化起來,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雙眼猩紅,如同地獄走出來的一隻惡魔,渾身黑氣瀰漫,飄蕩在空中。

「你很成功的惹怒了我!我的確有些舍不的殺你!不過現在,我徹底改變主意了!」修在次落在了洛天的身前,一拳再次轟在了洛天的身上。

「碰……」彷彿什麼碎裂了一般,洛天的胸口整個塌陷了下去。

不過洛天卻是彷彿沒有感覺到一般,嘴角微翹的看著修,眼神之中不在是笑意,而是帶著一絲憐憫的神色。

看到洛天眼神,修彷彿是被激起了兇殘之氣的凶獸,不在有絲毫的留手,一拳一拳的轟擊在洛天的身身。

「呼……」不知道砸了多久,感覺到洛天渾身的骨骼不知道碎裂了多少,更是呼吸微弱,修才徹底停手,口中喘著粗氣,在看洛天的眼神依然是帶著憐憫看向自己。

「嘎吱……」修的拳頭死死的握著,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雙眼帶著瘋狂之意看著洛天,臉上露出掙扎,最終雙手緩緩的停了下來。

玉冰鎖 「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修低聲呢喃了一聲,臉上恢復到冰冷,盤坐在了樹下,開始感悟起來。

「哈哈,就是現在!」遠處一道不起眼的虛空裂縫之中一道大笑之聲響起,隨後一道灰氣如同一道利箭一般衝出了裂縫,直奔已經昏迷過去的洛天而去。

這灰氣快到了極致,甚至就連修都沒有發現這到灰氣的存在。

灰氣剛一觸碰到洛天的身體,便順著洛天身上的一道傷口鑽到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四更,書包這兩天還是很給力的吧! 第四百一十三章恢復

洛天此時已經虛弱到了極致,身體彷彿都不是自己的了一樣,他知道如果不及時的治療,那麼自己有可能就會真的徹底死去。

此時的洛天意識彷彿都模糊了起來,修沒看到那道灰氣,洛天卻是感覺到了,眼中露出一絲苦澀,帶著強烈的不甘心,洛天雖然不知道那道灰氣是什麼東西,但是那股危機敢卻絕對比修帶給洛天的危機敢強了太多。

絕望,洛天從來沒想這一刻這麼絕望,一點辦法都沒有,束手無筞,但是洛天在這一刻卻是沒有什麼怨念,心中只有深深的遺憾。

「呵呵,當初我掉進瞭望幽潭,本就是將死之人,能活到現在已經算是造化了,只不過……」

「對不起了,千雪,沒能去幽冥山上把你接下來,對不起了師傅……」洛天心中不斷的對自己每個親近的人道歉。

灰氣到達洛天的身體僅僅只是片刻的時間,但是這一瞬間,卻讓洛天想到了自己的過去。

但是就在灰氣剛剛觸碰到洛天的身體之時,洛天識海中的紀元之書,卻是微微震動,一頁縫隙微微開啟,強大的吸力,瞬間抵達洛天的周身,彷彿將洛天的神魂吸入到了書中一樣。

「嗡……」灰氣瞬間侵蝕了洛天的全身,神魂在洛天的身體中大笑起來。

「哈哈……我仇太平又活了……有了這具身體,我有望恢復成為凝魂,甚至是界尊!」神識大笑中瞬間和洛天的身體融合到一起。

洛天虛眯著雙眼看向盤坐在那裡感悟的修,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這個身體,雖然現在受傷嚴重了一些,但是,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半日的時間,我便能夠修復好,只不過這小子的神魂去哪裡了,難到是死去了?」仇太平心中疑惑。

「應該是死了,我來先將這身體治好吧!」仇太平心中低聲呢喃一聲,強大的神魂瞬間展開,衝進了洛天的儲物戒指中。

「這小子在外界一定是某個宗門的寶貝吧,這麼多丹藥,居然還有六品丹藥,地級的大鼎,這把槍也有些不簡單,嘖嘖,這些都是我的了!」

一枚丹藥散發著綠意,自行出現在了空中,掉落到動彈不得的洛天的口中。

「嗯?」盤坐在地上的修,眉頭微微皺了皺,睜開雙眼看到一枚丹藥落在了洛天的口中,嘴角微微翹了起來,也不在去管,便繼續盤坐在地上,感悟起來。

「真是有趣的小傢伙,等我將這身體,修復好了,在收拾你,有你這麼一個天賦稟異的天才當個僕人也不錯!」仇太平心中冷笑。

神識之力瞬間展開,讓人奇怪的是,服用過丹藥之後,仇太平並沒有去運轉功法去煉化丹藥,而是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彷彿將神魂給燃燒起來了一樣。

神魂一燃燒,洛天殘破的身軀,瞬間便有了好轉的跡象。

就在洛天和修,兩人一個感悟一個修復身體之時,鄭博學也是緩緩的盤坐在了風霆樹的一棵樹榦之上,臉上露出凝重,強大的風屬性的氣息,從鄭博學的身上流過,整個風霆樹,一時間陷入到了平靜之中。

三個時辰轉瞬即逝,躺在那裡的洛天,猛然睜眼,這一眼如同黑暗中的一道閃電憑空升起,將整個天空瞬間點亮。

一股唯我獨尊的氣息,從洛天的身上傳了出來,嘴角微翹:「燃燒了兩成神魂的力量,才將這具身體修復,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五行體啊!」

洛天臉上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披靡的看了四周一眼,但是仇卻是沒有在識海中發現紀元之書的存在。

「這就風霆樹么?果然是個好東西啊,不過馬上便屬於我了!」洛天手掌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風霆樹,臉上露出激動之意。

仇太平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自然知道這風霆樹最珍貴的地方在哪裡,元古時代,便有無數的強者,甚至是祭魄,凝魂境的大能,遇見風霆樹,都是拚命爭奪。

仇太平知道,風霆樹最最真貴是樹根下面,根須之間凝聚的風雷琉璃心,萬年才能凝聚一顆。

而風雷琉璃心最逆天的作用便是,融合在丹田之中,有機會讓人產生,風屬性,或者是雷屬性!

這不是像洛天之前三屬性相剋產生的光屬性,而是實實在在的生出一種新的屬性,與本人融合,也就是徹徹底底長久存在的。

這個作用堪稱變態,雖然機會很渺茫,但是憑空多了一種屬性,誰不想得,就連大能都抵擋不住這樣的誘惑。

「如果真的能多了風屬性和雷屬性,那麼這具身體,將更加完美,不過還是先解決掉這個小傢伙吧!樹上面還有一個!肉身也是不錯,不過樹上那個總有一種讓我討厭的氣息!」洛天睜開眼看向已,已經早一步醒來,觀察著自己的修。

「醒了?」洛天淡笑開口,目光淡然的看著修。

感覺到洛天那淡然的目光,修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本能的感覺到洛天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而且三個時辰的時間,一個垂死之人就恢復到了過來,這明顯有些不太可能。

「你,不是洛天!」修臉上露出冷淡,目光冰冷,如同一道閃電一般,與洛天對視起來。

「恩,我不是,這還得要謝謝你,否則我也不可能奪舍的這麼順利,與其說奪舍,到不如說是你將他殺死之後,我侵佔了他的身體,作為感謝,我允許你活下去,但是要給我當個僕人!」洛天舒展了下身體,目光中帶著戲謔的神色,看向修。

「滾……」修沒有繼續說話,烏黑的匕首出現在了手中,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身形消散在了空中。

看到修消散在了空中,洛天輕蔑的笑了笑:「我給你機會了,是你不珍惜,可不要怪我!」

洛天說完,腳下蹬地,如同一隻迅捷的獵豹瞬間出現在十幾丈外,彷彿是對著天空揮出一拳一樣。

「滅生!」一拳轟在了虛空之中,灰氣瀰漫,強大的腐朽的氣息,瞬間席捲成一條通道。

「不錯,這小子這個殘留在記憶中的武技都還是不錯啊!」洛天微微一笑。

「砰……」一道沉悶的想聲響起,修的身影眼中露出一絲駭然,看向站在那裡的洛天。 第四百一十四章滾

「化骨巔峰的修為,還不錯,等下看看能不能衝擊一下元靈境吧,化骨巔峰還是有些太弱了!」洛天攥了攥拳頭臉上露出笑意。

仇太平對這個身體真的是越來越滿意了,他當初也在化骨境呆過,自然能夠感覺到,這身體比起他當初在化骨境時強了幾倍還不止。

修眼神之中露出強烈的忌憚之意,此時他已經徹底的明白了,洛天的身體中隱藏的一個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怪物,剛剛那一拳,滅讓自己損失了兩百年的生機,自己遠遠不是洛天的對手。

想到這,修已經想到了逃走,畢竟他也不是傻子,面對不可能的對手,他還沒蠢到去送死,更何況他是個殺手,最擅長的便是隱匿刺殺,剛才洛天的一擊,很明顯能夠發現自己的位置,看洛天那自信的眼神,很明顯擊中自己那一拳不是湊巧。

「放心,你的仇,我會替你報!」修低聲呢喃了一聲看向站在那正滿臉不屑看著自己的洛天。

「報仇,是我要替這個身體的主人報仇!」洛天低笑,身形如同一道閃電,瞬間出現在了修的身前,滅生拳再次轟出。

在洛天說話之間,修的腳下便是青光涌動,一滴精血從指間劃過,瞬間吸進口中,化作滾滾的修為。

但是即使如此,洛天的身影還是趕在了修之前,來到了修的身邊。

然而就在洛天帶著灰氣的拳頭即將落在修的身上之時,拳頭卻是微微一頓,在修的胸前停留了剎那。

修心中微微疑惑了一下,眼中精光四射,心中暗嘆此時洛天強大的同時,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呵呵,看來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還不想讓你死!居然還有殘念阻止我來殺你!」 將門嫡妻 洛天輕笑間,收回了拳頭。

而此時正在逃走間修的身影微微一頓,臉上露出絲狠色,身形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逃跑中的修,眼中冷意涌動,心中頗有些後悔剛才對洛天下了死手,否則也不會是現在這樣一個局面,同時暗自慶幸自己是風屬性和黑暗屬性的雙屬性體質,剛才在紫徽風霆樹下,又感悟了風屬性的真諦,否則今天還真的有些說不準,會留在這裡。

看到修消失在了自己強大的神識之中,洛天一拳轟在了風霆樹上,發出一聲震天的響聲。

聲音順著風霆樹的主幹傳到了盤在在樹上的鄭搏學而中,將正在感悟的鄭搏學強行從感悟之中喚醒。

睜開眼,鄭搏學臉上露出一絲怒意,他剛才已經感悟了一半風屬性的真諦,只要在有一點時間,他便能夠感悟全部,此時被人喚醒,眼中甚至露出了一絲殺意。

不過想到洛天便在樹下,沒有其他人,不由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此時鄭搏學身體中的毒素,由於他感悟了一半風屬性的真諦,已經被他強強行排除去了許多,元氣已經恢復到了四分之三,足以經應對任何危機,眼中露出一絲自信的神色。

「砰……」鄭搏學,此時不在是從樹上爬下來,而是直接從樹上跳到了地面之上。

「砰……」兩個深深的腳印,在鄭搏學的腳下形成。

當鄭博學看到只有洛天一個人在樹下之時,眼中不由的露出了責怪的神色,語氣也是有些冷淡:「洛天,為什麼叫我下來,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了呢!」

看到鄭博學那有些責怪的眼神,活了無數年的「洛天」自然知道鄭博學在想什麼,畢竟這麼好的感悟的機會,就被他給打斷了。

「恩,我的確出了點事,不過已經沒什麼事了,倒是你快要出事了!」洛天一開口,彷彿說繞口令一般,戲謔的對鄭博學說道。

「什麼?」鄭博學此時終於感覺眼前的洛天有些不太對勁了,不由的疑惑的問出聲來。

「你身上有我討厭的氣息,你姓鄭,難到你是那個老傢伙的後人?」洛天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目光打量著鄭博學。

被洛天這眼光一掃,鄭博學感覺到自己在這道目光之下,根本沒有什麼秘密可言,身軀不由的有些顫抖起來,一股沉重的壓力。

「果然是那個老傢伙的後人!」冷哼了一聲,想都沒想滅生拳一拳轟出。

鄭博學和洛天距離如此之近,雖然感覺到了洛天的不一般看,但是哪裡能夠躲的過,洛天的速度就連領悟了風之真諦的修都躲不過,更何況是鄭博學。

鄭博學就感覺眼前一花,洛天的拳頭已經觸碰到了自己胸前的衣襟之上。

「該死!有是這原主人那殘存的意志!」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猙獰,輕聲開口,讓鄭博學一頭霧水。

「你滾吧,我今天心情不錯,不想殺你!」洛天幾乎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這句話,看向鄭博學的眼神之中幾乎快噴出了火來。

他可是清晰的記得,當初將自己打的魂飛破散的那個人,便是姓鄭,疾風谷的一代老祖,幸好自己命大,一縷魂躲到了虛空裂痕之中,才沒有被發現,苟延殘喘一直到現在。

眼下他感覺到鄭博學明顯是那個人的後人,卻是不能滅殺,這讓仇太平氣憤不已。

「你奪舍了洛天!」鄭博文眼神之中露出瘋狂,兩柄鎚子出現在了手中,此時他已經徹底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滾……」洛天大吼了一聲,一腳踏出,踹在了鄭博文的胸口之上,將鄭博文踹到了十幾丈外。

這一腳,洛天並沒有動用全力,否則這一腳下去,鄭博文必定骨斷筋折。

即使如此,鄭博文也是大口咳血,眼中露出一絲駭然,看向洛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這個化骨後期的強者,居然不是洛天的一招之敵,而且還是不動用武技的情況下。

「砰……」鄭博跌落在地上,眼中露出一絲複雜。

「早晚有一天,我會替你報仇!」鄭博文輕聲開口,知道此時,即使自己去戰,也是送死,當務之急是將洛天被奪舍的消息傳遞迴去,否則別人不知道,那麼麻煩可就大了。

「滾……」洛天再次眼神通紅的看著鄭博文一眼,殺意再次緩緩的凝聚起來,他發誓,如果鄭博文在不走,即使拼著再次燃燒神魂,自己也要將其擊殺。 第四百一十五章祭煉

鄭博文臉上露出一絲掙扎,咬牙目光深沉的看了洛天一眼,朝著遠處風霆樹範圍外的狂風中走去。

「姓鄭的,早晚有一天,我要讓這天元大陸上沒有鄭姓!」看到鄭博文走遠,洛天臉上露出一縷狠色。

「人都沒了,我來看看這風霆樹下,倒底有沒有那傳說中的風雷琉璃心吧!」洛天低聲呢喃一聲,手掌狠狠的拍在了風霆樹紮根的地面之上,雙眼微微閉起,強大的神識瞬間滲透到地面之下。

「十丈……百丈……千丈……」地面下,風霆樹龐大的根須,盤根錯節的出現在洛天的神識當中。

「找到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喜色,神識當中,一枚閃閃發光的如同整個風霆樹心臟一般的珠子凝結在風霆樹最粗的一根樹須之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