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之後的幾天之內,李岩天天依舊是上山砍柴,烤些野味。韓霜晚則是守在陸劍門中,一步也不離開。這二人本來就不是被人關注的焦點,因為現在最大的焦點就是陸風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這一下陸劍門上下都被震驚了,掌門立即命令:「徹查此事!!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於是所有沒有職守的門人弟子都被分派下山,找尋陸風的消息。

這時陸劍門內反到是人手不足,監管不夠。趁著這個機會,韓霜晚偷偷的帶著李岩打開了懸空泉的禁制,用懸空泉的泉水將原來陸風的那把風雲劍好好的洗了一遍。

果然,在被懸空泉水淬洗之後,風雲劍身上的光彩更加靈動,不時的還有小小的電光閃過,發出輕微的『啪啪。。』之聲。不要問韓霜晚是怎麼知道打開禁制的方法,看守這裡的可是她的親爹!!

更何況在李岩看來,這懸空泉的戰略意義,遠大於它的實際效果。雖然經過它的淬鍊,可以讓寶劍升級不假,可如果是二者的實力相差太大,那麼就算是你讓一個嬰兒拿著一堆神器,又如何能奈何的了一個成人??

當然在公開場合,韓霜晚還是一樣的冷漠,對李岩也好像從不相識一般。陸劍門上下全力搜尋了一個月時間,還沒有任何關於陸風的消息。這才讓陸劍門掌門承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陸風死了!!!風雲劍也不知道落入何人之手!!!每想到這一點,就會讓他肝火大盛。本以為這次好不容易門中出了一個奇才,終於能在奪丹大會上風光一把,誰知道就這麼夭折了??這讓他懷疑是不是哪個和陸劍門有仇的門派,故意用計殺死了陸風,以防陸劍門發展過快,壓過他們的勢頭。

越想越有理,越想越合拍,可是現在奪丹大會臨界近,肯定不是發動大戰的最佳時機。只好咬牙忍了下來,暗暗發誓:「等到奪丹大會之後,一定要將讓那幾個死對頭好看!!」

由於陸風活著的時候,雖然外表光鮮無比,高高在上。可是實在沒有什麼人緣,人前被尊稱一句師兄,背後卻個個恨不得喝他血,吃的肉。所以對於陸風的失蹤,陸劍風中反到是出現了一處喜大過悲的奇怪現象!!!

自從掌門不再督促搜尋之事,幾乎除了陸風的直系親友之外,再無一人參與其中。不知道如果陸風如果知道會是這樣一個情況,會不會好好的反省一下?到底是因為什麼,讓他如此的招人厭惡???

時間過的飛快,沒有了陸風的陸劍門,竟然顯得更有活力。這一天,李岩回山交過柴禾之後,回到大雜院。現在幾乎每天李岩回山的時間,胖道人都會出現在院中,然後李岩才會奉上自己烤好的野味,有時二人也經常會聊上幾句,這才離去。

這一日也是一樣,李岩一回到大雜院就看到了胖道人,照例將自己烤好的二隻野兔子,一隻野雞遞了過去,順口問道:「師兄,今日回山,看到四處張燈結綵,黃沙鋪路,可是有什麼重大節慶嗎??」

在李岩的印象之中,還從來沒有見過陸劍門如此隆重的準備過什麼,當然心中好奇。胖道人笑眯眯的接過李岩遞給他的野味:

「呵呵,這個呀,並不是什麼節慶。而是因為今天婆羅國的崑崙宗有人前來。所以才會有如此動作。」

「哦??婆羅國崑崙宗???為何為有如此禮遇??」看樣子這個崑崙宗好像比陸劍門強上不少的樣子,要不然也不會這翻榜樣。

「這個崑崙宗卻是婆蜀國數一數二的大宗派。而且和我們陸劍門相交甚好,有很多時候,我們陸劍門還要聽從崑崙宗的意見和安排。這是實力上的差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

這個並不是什麼秘密,所有人都知道崑崙宗其實就是陸劍門背後的靠山,也正是因為靠上了崑崙宗這棵大樹,陸劍門才會如此迅猛的發展起來。這崑崙宗來人,那陸劍門還不得按接待欽差大人一樣的供著呀???

這樣看來,如此的大動干戈到也是說的過去。更為重要的是這次來的可以專門掌控奪丹大會事宜的羅英天師!!在崑崙宗內也是一個實力人物,當然要小心伺候,不敢怠慢。要知道陸劍門可是剛剛折損了本來要在奪丹大會上出人頭地的陸風,這會肯定想讓崑崙宗行個方便,以補上這一塊的損失。

次日一早,陸劍門掌門陸平,召集所有門人弟子,就連大雜院的弟子們也被特例允許休息一天,全都立在山門之處等候,準備迎接羅英天師。

可是在山下等了足足二個時辰還沒有看到崑崙宗任何人的影子,李岩有些服氣了,心說你要迎接起碼也要知道人家什麼時候到吧??這麼一大早的興師動眾將所有弟子拉到山下曬太陽??就算是你想要表達你的誠意,可起碼也得讓人家看到才行,這一出是作給誰看??

估計和李岩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卻都不敢表露出來。而陸平掌門卻在前面和幾位長老談笑風聲,好似非常愉快的樣子。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終於在天將過午的時候,天邊才遠遠的出現一隊人影。陸平精神一振,高聲喝道:「大家都給我精神著點,崑崙宗的羅英天師馬上就要到了!!大家千萬不要失禮!!如果有哪一個丟了我陸劍門的全面,那麼事後本座定不輕饒!!」

正說話間,人影己經到了近前,為首一人看上去五十開外,中等身量,相貌清秀,帶著一股子書卷之氣。如果將身上的道袍脫掉,換上身書生裝的話,怎麼看怎麼都像一個老夫子。

陸平急忙迎上前去:「呵呵,羅英師兄一路辛苦了!!大老遠的還要有勞師兄親自跑一遭。有什麼事直接派人傳話不就行了??何必如此麻煩??」

羅英中規中矩的還了一禮:「唉,此話說來話長,我等這也是迫不得己呀!!」

陸平連忙欠身往裡讓:「來來來,各位師兄請到門中,大家坐下慢慢詳談。」

一行人隨著陸平進了山門,到了這會,作為拉拉隊的這些門人弟子就沒有必要再跟著了。由各自的執事長老全部遣散,各歸各處。

陸平陪著羅英一行人在大廳之中坐定,自有弟子送上香茗。等大家都喝了一口茶,休息了一會,陸平這才繼續問道:

「剛才在山下,並沒有說的清楚,可是崑崙仙宗有什麼麻煩??如有需要之處,陸劍門上下定當全力以赴!!」

陸平可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表現中心的機會。雖然明知道這話的水分很大,可是羅英一行人還是非常的受用。輕輕的將手中茶杯放下,這才開口道:

「唉,師弟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崑崙宗雖然一直是婆羅中數一數二的宗派,可近期以來作為崑崙宗最大的對手昊天宗,這些年來不知道為什麼運氣這麼好,竟然讓他們找到了一個風靈根屬性的弟子!!一下子氣焰高漲,大有壓過本門之勢呀!!!」

「什麼???風靈根???這可是變異靈根呀!!!」陸平暗吃一驚,平時連真靈根都極為難得,更不用說這種變異靈根了。可以說哪一種只要成長起來,都會成為門中驕子!!

羅英也是一臉的愁容:「是呀,這還不算奇的。其它的八大門派弟子,也都各有收穫,得了不少真靈根的弟子。尤其是玄天宗。它的下屬門派竟然走了狗屎遠,找到了二個天靈根的弟子!!!這怎麼能讓人不妒忌??」

陸平有些無語了,這什麼時候有這麼多的優秀靈根問世??這是修真界要大亂的節奏呀!!都是時勢造豪傑,亂世出英雄。也只有在動亂的進修背景之下才會湧現出大批的優秀人才。

「那麼,不知道崑崙仙宗的意思是。。。」起碼陸平要先知道崑崙宗的意思,才好對症下藥。現在看來,一個不好,要是馬屁拍在馬腿上那就熱鬧了。

羅英一臉的苦相:「我們崑崙宗這些年來找到了最強的一個也只不過是擅長遁術的土靈體真靈根。其它再無奇特之人。如此一來,假以時日,豈不是要讓其它門派所替代??也不求能找到變異靈極的弟子了。發怕真靈根的能多收幾個,也是好事!!!」

似乎說到心中煩悶之處,將茶水一口喝盡,連茶葉也一併下肚了:「現在己經連我們崑崙宗的老祖宗都被驚動了,在崑崙大殿之上將宗主和一眾長老痛斥一頓,揚言三年之內如果不能找到讓他滿意的弟子,那麼他將自己出山!!!」

這話把陸平都嚇的一激靈,要是因為這個讓老祖宗出山,那可丟人丟大發了。雖然明知道老祖宗說這話多半是氣話,可還是沒有人敢不信。

「這下可把宗主和長老們急壞了,連連保證,這才讓老祖宗暫時消氣,繼續閉頭。然後,我等就全都被分派出來,挑選弟子了。我記得你們陸劍門應該是剛剛收過一批弟子,這才特意前來看看,有沒有什麼驚喜之處。」

陸平心中一苦,怎麼怕什麼來什麼,這一次挑選弟子完全就是不想破壞以往的規矩,這才草草了事,讓他說又如何說的出來??靈機一動,面現悲色:

「唉,不瞞師兄,這次我們弟子中最強的一個,乃是原來我陸劍門第一弟子陸風。可是剛剛把這陸風內定為奪丹大會弟子人選后,不久,那陸風就被人殺害了,至今不但沒有任何線索,連個屍體都見不到!!在下正想求師兄作主呢!!!」

羅英聽了也是一驚,他對這個陸風還是有一些印象,畢竟也是號稱陸劍門當代弟子第一人,而他又是專門負責奪丹大會的人,這方面接觸的也多一些,

「你說什麼??陸風師侄竟然被人殺害了??這事可屬實??」

「此事的確屬實!!師兄認為在下會用本門的未來和你開玩笑嗎???」

「這到也是,看來這裡也不平靜呀!!」羅英還是相信了陸平的話,畢竟陸風對於陸劍門的意義可是非同一般,據他所說,陸平可是將把風雲劍都賜予了陸風,現在看來。。。。怕是肉包子打狗了。

這時正好趕上李岩進來給羅英倒茶。這活平時本來不是他負責的。可是今天負責端茶送水的弟子竟然修鍊之時岔了氣,現在正在醫治。無奈之下,胖道人只好讓李岩進來伺候。

因為別人胖道人實在是放心不下,也只有李岩看上去人長得清秀,作人也乖巧,小心一些應該不會有什麼差錯。可誰曾想,之前百般叮囑,李岩卻也並沒有認為是多難的一個工作。

不就是進去加上茶,倒上水,然後就退出來嗎???至於這麼小心嗎??可誰知道剛一進來就聽到他們在談論陸風之事。畢竟陸風可是實打實的死在自己手中,那把風雲劍也在自己的乾坤袋中呆著呢,要說一點都不心虛那是假的!!

不由得有些慌神,一不小心竟然將羅英的茶杯弄撒在地,還好羅英見機的快,連同身下的椅子一同平移一丈。可就在李岩手忙腳亂的在那裡收拾殘局的時候,羅英卻彷彿發現了什麼奇形異寶一樣,一步步的逼近李岩,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目光。

聲音有些顫抖的指著李岩向陸平問道:「你。。。你平時就讓他干這些雜活???」

陸平心中一緊,以為是羅英在責怪這個下人不懂事,惹惱了他,連忙起身到了近前,狠狠的扇了李岩二個巴掌,大聲罵道:

「你這小子,好生沒有規矩,如此笨手笨腳的竟然還敢站在這裡丟人現眼??我到要看看是誰把你安排到這裡的!!我要將你們全都逐出山門!!!」

這話聽的李岩心中一驚,自己好不容易費盡心力才進到陸劍門。雖然說地位低了一些,可是好歹也算是正規門派,如果這一下子要被逐出山門,那是要被通告全國的!!想要在這修仙界生存何等不易。要是從新再尋個門派就難上加難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還會因此連累到胖道人!!雖然他們二人的接觸不多,可是李岩能感覺的到,胖道人是真正的在維護著自己。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事而讓胖道人也受到這種懲罰。想到這裡,李岩撲通一聲跪在當場,

「弟子知錯了,是弟子的不是,還請掌門和天師開恩,給弟子一個機會吧!!」

「你是個什麼東西!!!竟然還敢在我們面前討價還價??起來越不像話了!!」陸平這個氣呀,怎麼現在的門人弟子都這麼大膽了??

李岩一看陸平這架勢,知道恐怕是真的不能善了,心中有了一絲悲意,不過還是再次拜倒,沖著羅英磕了三個響頭:

「弟子魯莽,衝撞了天師。弟子也知道罪不可恕,甘心受罰。不過求天師能替管事求個情,所有的過失,弟子一人承擔,就不要再連累他人了!!!!」說完又是連磕三個響頭,再抬頭時,額頭己經濟片面烏青帶血了,可見是如何的用力。

陸平氣的真哆嗦,「你。。。你到是挺有擔當的嗎??今天我要是不將你們全都逐出山門去,我就。。。」

還沒陸平將下面的話說出來,就聽到羅英說道:「師弟,你門下這樣的雜事弟子還有多少??如果個個像他這樣,那麼我全帶走了!!」

「什麼??」這一下不只是李岩,就連陸平都被弄迷糊了。「師兄這話是何用意??請恕小疵愚頓,還請師兄明示。」

其實羅英之所以這麼大反應,是因為李岩在失打弄灑茶水之後,一時心慌,體內的靈力一陣動蕩。這羅英是什麼人??那可是崑崙宗里的當紅人物!!也是專門為崑崙宗選擇靈根弟子的執事,他閱人無數,被專門授權掌管奪丹大會之事。

只是感覺到了李岩那一線靈力波動,就驚喜的發現李岩竟然也是一個變異靈根的擁有者!!!而且還極有可能是所有變異靈根之中最強大的雷靈根!!!這讓他如何不激動???沒想到後來因為一時失態,造成了陸平的誤會!!!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羅英反而不著急了,他正好借這個機會來看看李岩的心性如何。(鳳舞文學網)要知道如果是心性狹窄之人,那麼就算是靈根出眾,也不會被他看好的,要是心情惡毒,說不准他還會親自出手將他斬殺!! 玄炎濤天 如此大的隱患,怎麼可能讓他繼續活下去???

好在李岩天性善良,為人忠厚。不管是神情還是言語,都非常讓羅英滿意,最後那連磕六個頭為自己的管事求情更是讓他感動。不由得心中暗嘆,這樣的弟子才是昆崙山真正想要尋找的!!!

這時想要了解的都己經了解到了,也就不用再隱瞞了,「師弟要是還有他這樣的弟子,那在下可是來者不拒呀!!!」

陸平傻傻的道:「連他在內,一共有十餘名雜事弟子。師兄門中可是缺少雜役???」

到現在陸平還是沒有弄明白羅英要這麼沒有用處的雜事弟子幹什麼??羅英沒有理他,上前先是將李岩親手扶了起來,聲音和藹的頭號道:「你叫什麼名字??修鍊的是什麼功法??」

李岩獃獃的回答道:「弟子名叫李岩,正是這次剛剛入門的陸劍橋門弟子,因為被測試為偽靈根,所以一直在雜事院當值。修行的是一本偶然得到的功法---玉靈訣!!!」

羅英點點頭,轉身對陸平道:「師弟可是好奇我為什麼向你要人??」陸平連忙點頭,這事太奇怪了,他可不相信作為婆羅門數一數二的大宗派,崑崙宗會缺少人手??

羅英看向邊上束手而立的李岩,簡直是越看越滿意,說出了心裡話:「那是因為,此子正是我要尋找的身懷變異靈根之人!!」

「什麼???」

「怎麼會這樣???」

李岩和陸平同時驚呼出聲,李岩沒想到自己竟然身懷的是變異靈根!!而陸平則在惱怒於自己竟然讓一個身具變異靈根的弟子去干雜役!!而且剛才自己好像還衝他大聲喝斥,好像還動手打了他二巴掌!!!!

看著李岩臉上那清晰可見的手掌印,陸平想死的心都有了!!!哪一個變異靈根不是各個門派打破腦袋都要收為己用的??自己卻。。。。可是,好像羅項似乎很喜歡折磨人,又慢吐吐的吞出了一句話:「而且,極有可能是變異靈根之中最為強大的雷靈根!!!」

這一句,不亞於晴天霹靂,把陸平雷的那叫一個外焦里嫩呀!!!咬著牙,向下面吩咐道:「給我把孫列那個廢物,拎到這裡來!!!盞菜時間之內,如果不到,格殺勿論!!!」

這下子陸平是真的怒了,真想當著崑崙宗的面自己打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呀!!!本以為這一次招收弟子走走過場也就完了,哪想到竟然能碰上一個千載難遇的雷靈根,還讓這孫列小子給錯過了,孫列小子如此不爭氣,竟然收到一個變異雷靈根,還去讓人家干雜役去了!!

陸平這個恨呀,此刻看著一臉驚慌跪在下面的孫列,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吃了!!當著羅英天師的面,陸平不好發作,但忍了忍最終還是重重的甩了孫列二巴掌:「從今天起,你就去雜事房做雜役吧,沒有我的命令,不准你離開!!」

孫列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可是知道肯定是自己無意中,闖了大禍。不過好在小命是保住了,連忙謝恩,轉身灰溜溜的離開了。羅英一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看來這小了就是當時負責測試靈根的人。

羅英此刻對陸平說道:「還請師弟將這批被收入到雜事房的弟子都叫到此地,讓在下重新測試一下如何??」

陸平一聽這話,老臉上更掛不住了,可是卻也無奈,誰讓自己這次出了如此大的笑料呢??可以想像的是,以後李岩肯定會跟著羅英回到崑崙宗,以雷靈根的特殊性,任何一個門派都會當成寶貝來供著!!

那麼以後的成就想不出眾都難!!自己究竟是在幹什麼呢??明明是自己挖到的一個寶,卻一直當成一根草!!!如果當時自己可以好好的培養,那麼假以時日,肯定會成為陸劍門的頂樑柱呀!!現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陸劍門的一次掘起機會就從自己的指尖悄悄的溜走了。

陸平突然之間感覺自己很累,本以為在自己的努力之下,可以將陸劍門打造的如日中天。為此他不借自降身價,不遠萬里的攀上了崑崙宗的關係,聯繫了許多中等門派達成同盟。可是在作了這麼多之後,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忽略了最根本的一樣東西---人才!!!

如果沒有一個核心弟子作為陸劍門強勢掘起的根基,那麼就算是和所有的門派都達到聯盟又有什麼用??不過是作為一個老好人罷了!!總有一天會被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沒有人會記起還有一個陸劍門,曾經出現在這片土地上出現過。

那邊陸平還在懊惱,這邊大雜院之中的難兄難弟們都被叫到了大殿之上。不過一個個一臉的迷茫,不知道是怎麼一個情況。羅英一一看過之後心中不禁一陣狂喜,原來在這十幾個人之中,竟然還有三個真靈根,甚至還有一個變異靈根霧靈根!!

這陸劍門長期在修仙界散播自己廣收天下散修為徒,不論資質,只要是贏得了鬥法大賽,就可以入門為徒。門檻低,也就可以引來大批的散修,當日來陸劍門進行入門比試鬥法的散修沒有上萬也有八千了。這一網撈下,有幾個靈根弟子倒也不奇。

而崑崙宗呢,作為婆羅國數一數二的大門派,收徒的手續繁雜,門檻也較高,都是由負責收徒的執事私下查明靈根屬性,再收入門派,不像是陸劍門那樣什麼散修都可以進門,所以這崑崙宗能找到真靈根弟子的機會和概率,反倒是比陸劍門低了很多。看來被埋在沙土淤泥中的人才,還真是不少啊!!

此刻羅英心中兒喜,哪怕平時冷靜如此的他,此時也不僅心花怒放,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崑崙宗呀!!!陸平師弟,在下這就要起程回山了,這幾位弟子我就帶回去了。對於陸劍門的大功,日後獎勵肯定不會少!!告辭了!!!」

說完也不再理會還在那裡犯傻的陸平,帶著自己來時的人馬,還有李岩以及後面選到的幾位弟子一起動身,風風火火的趕回崑崙宗。甚至於羅英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回去一定要建議宗門,日後每一次陸劍宗招收弟子之後,崑崙宗負責選擇靈根弟子的執事都一定要去他們的雜事房挑選一番。

不要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不過是十來個人,竟然讓他找到了二個變異靈根,三個真靈根!!!這是何等逆天的節奏???這是意想不到的收穫呀!!他現在己經在憧憬憑藉這一件大功,就足己以讓他可以在激烈的門內鬥爭之中穩穩的立於不敗之地!!!

而陸平竟然連羅英什麼時候走的都沒有了知覺,他似乎一下子就蒼老了許多,終於在一柱香時間過後,大殿之中傳來陸平瘋狂的咆哮之聲:「孫列!!!看看你辦的好事!!!我要讓你生不如死!!!」無論怎麼樣,都不能改變的事實,一個陸劍門掘起的機會己經己經失去了,要說自己訂下了廣收弟子的門規,這收上來的弟子怎麼就沒有好好看看呢。。。

一時間,關於這次崑崙宗到訪,大雜院走出五個真靈根弟子的消息成為了最熱的話題。成功的將陸風之死淹沒的無影無蹤。懸空閣中,韓霜晚和韓冰潔相對而坐。

李岩原來是變異雷靈根的消息早就在陸劍門中傳的沸沸揚揚,哪怕韓霜晚足不出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想起那短暫的相處,還有那羞人的一幕,韓霜晚的心中不由得激起了層層漣漪。雙眼迷茫的看向窗外,

「不知道在你的心裡,可還能記得在陸劍門,有一個叫韓霜晚的姑娘在記掛著你。祝你在崑崙宗大展宏圖,飛黃騰達!!也許,今生再無相見時!!!」

這是多麼痛的一種領悟。韓霜晚深深的清楚,只要李岩身具變異雷靈根的事情屬實,那麼他們二人將從此成為二個世界的人。李岩以後將會被當成崑崙宗的重點對象培養,未來的一切都以崑崙宗的利益為根本。

在不知不覺中,二人的身份悄然變化,在韓霜晚的心裡,李岩變成了高不可攀的存在!!只能說這世界上起起落落的太過瘋狂,根本不是人力可以左右的。長嘆一聲,收回自己的心緒。對面的韓冰潔沒有睜開眼睛,而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你對他有心,替他開啟了風雲劍的威能,也算是報了他的救命之恩。從此之後,你們二人難有再見之日,不要因為一個虛無飄渺的念頭,影響了自己的心境。」

韓霜晚並不奇怪自己的父親會知道這件事,可以說任何人進入這個懸空閣都不能逃過他的神識。哪怕是這裡多落了一片枯葉,他也可以清楚的知道所落的方向!!!

所以當日韓霜晚帶著李岩來到懸空閣的時候,一切都被韓冰潔看在眼中。如果不是看到李岩取出的是風雲劍,那麼就算是韓霜晚也別想真的可以輕鬆破掉懸空閣的禁制。

活了這麼大,可以說掉一根眼毛,都是空心的!!要知道自己的女兒什麼樣的性格自己最了解不過,突然之間就和李岩一個新入門的弟子這麼熟,而且這李岩拿著的還是當初門主賜給陸風的風雲劍!!!

再聯繫到之前一段時間韓霜晚的反常,那麼稍微一想就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這一定就是陸風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想要佔韓霜晚的便宜,被她和李岩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給滅掉了!!而且是李岩出的全力!!要不然的話,他相信風雲劍是絕對不會在李岩手中的!!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韓冰潔當然知道自己女兒的心思,輕輕一嘆:「是你的,總歸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就是強求也求不來!!!」說完再次進入了修鍊狀態,再不開口。(鳳舞文學網)

韓霜晚心中酸楚,卻也明白父親說的話是對自己好,可是,想要忘記一個人,真的可以那麼容易嗎??

這邊再說李岩一行人跟著羅英一路毫不停留的回到了崑崙宗。在將他們帶到宗門之後。宗主那叫一個心花怒放呀!!馬上就許了羅英一個內門長老的職位,這可是僅次於宗主的存在呀!!

要知道這些天他都快愁壞了,沒有想到派出去那麼多人去尋找弟子,都沒有得到讓他振奮的消息。可是沒想到這羅英果然夠勁爆,要知道他可是被第二批派出去的!!只不過是出去轉了一圈就給我帶回來了二個變異靈根三個真靈根!!這是什麼樣的效率??這要是再不重獎,他自己都覺的對不起羅英!!人才,人才,我們現在缺少的就是人才啊!!

最重要的是他終於可以揚眉吐氣的去見老祖宗了!!讓羅英先去給他們幾寶貝靈根弟子安排住處,自己一轉身屁顛屁顛的來到了老祖宗的閉關必室之外,朗聲通報道:

「啟稟老祖宗,外面弟子己經找回二個變異靈根,一個是攻擊最強的雷靈根,另一個是最為詭異的霧靈根。此外還順帶著找到三個真靈根,現在己經送到住處,不知道下一步老祖宗要如何安排??」

「什麼???你們說竟然找到了只在傳說之中才存在的雷靈根???」隔著厚厚的閉關秘室,老祖宗的聲音之中的充滿了不可思議的意味。

「是的,現在人都在宗內,隨時聽從老祖宗的召喚!!」

「哈哈哈,好好好,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話音剛落,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閉關秘室的石門竟然被他硬生生的震碎,身形一閃,便來到了他怕身邊。聲音焦急的問道:「小子,那個雷靈根在哪??快點帶我去看看!!」

別看他己經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歲,可是對於雷靈根卻還是第一次見到。人人都說老小孩,老小孩,就是說人越老,那麼有的時候就會更像小孩子。喜怒無常,難以捉摸。不過誰讓人家的地位高呢??貴為崑崙宗的老祖宗,又是當仁不讓的第一人,說什麼都是對的,沒有人敢反駁。

這一下子整個崑崙宗算是熱鬧了,因為老祖宗在看過雷靈根的神奇之後,竟然決定要自己親自教導!!這可如何使得??以他怕身份和地位,教了一個徒弟,你說讓這些其它門人弟子如何稱呼??難不成要叫他小祖宗嗎??

雖然這些天來來往往探望李岩的人很多,可是李岩感受到的是一種友好和親熱,絲毫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煩躁。而且他和老祖宗非常的投機,這二個人,一個童心未泯,一個是好奇寶寶。幾天下來就讓崑崙宗的眾多門人弟子領教了他們的厲害之處。

原來老祖宗非常喜歡聽李岩說一些山外的事。自己正式歸隱之後,他幾乎就沒有下過昆崙山。所知所聞也不過是崑崙宗這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雖然崑崙宗也不算小了,可一天天的哪有多少新鮮事??、

無外乎是今天藥王峰又出出幾爐丹,神匠峰打出個上品靈器。哪怕是靈獸園新出生了一隻靈獸,都差不多能上當天的頭版頭條了!!這樣的日子過了幾百年!!怎麼還能讓他不煩??乾脆閉了死關,落得個清靜。

雖然昆崙山也時常有新的門人弟子加入,其中也有不少靈根出眾,知識淵博之輩。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看不上眼!!!可以說,李岩是他這幾百年來相處時間最長,說話最多的人!!其他人,沒有之一!!就連在任的宗主都不行!!

這一天聽到李岩說自己在陸劍門,天天上山砍柴,隨便捉一些野味燒烤,不由得起了心思,「我說小石頭呀,聽你這麼一說,你的烤肉手藝不錯了??」

現在左右無人,因為老祖宗不想讓別人打擾他們二人,所以不管有多少人,只要一看到他大駕光臨,馬上集體讓路。沒人的時候,李岩也沒有那麼多約束,直接就叫他小老頭。老祖宗呢,就說他過於呆板就像一塊石頭,乾脆就叫他小石頭。好傢夥,這二人算是真的玩到一塊去了。

聽到老祖宗這麼說自己,李岩有些不高興了:「我說小老頭,別看你年紀大,要是論起吃這一方面,你還真的不一定有我吃的好!!你要是不相信我的手藝,你就找一隻野味過來,我給你烤上一次你不就知道了??反正我這裡的調料都有,全是我自己調配的!!」

老祖宗一翻白眼:「我說小石頭,你也太懶了吧??我老人家一大把年紀,你還好意思讓我去找野味??」

李岩雙手一攤:「那你要我怎麼辦??我可是才上山不久,人生地不熟的,怎麼知道上哪去找野味??而且這些長老一個個的天天留了那麼多功課,還要抽出時間陪你開心,我容易嗎我??」

老祖宗一想也的確是這麼個道理,他也是從新人作起的,當初的那段艱苦歲月可是一直記憶猶新。當也點頭道:「恩恩恩,你說的極是,是我想的太天真了,你在這裡等著喲!!我去去就回。」

李岩看他身形一閃就沒人了,連忙高聲音喊聲道:「再帶一些乾柴禾回來!!!」可惜不知道他聽沒聽的到。

不過一刻鐘的時間,老祖宗就一手拎著一隻仙鶴回來了。看到他手中之物,李岩頓時無語:「我說小老頭,你這是野味嗎??沒搞錯吧??」

老祖宗一臉無辜的道:「我只知道靈獸園裡有靈獸呀,而且這些大鳥天天在我頭上飛來飛去的煩人的很,正好用它們來試一下你的手藝。」

李岩不由得啞口無言,半天才堅起一個大拇指:「你強!!!我服了,可是我讓你找的乾柴呢??」

老祖宗一瞪眼:「讓我去給你砍紫??沒門!!直接去雜事房讓人送幾袋上好的木炭不就可以了??」

李岩坐在他的身前,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毫不留情的數落著他:「小老頭,你這就不對了,炭火是炭火,柴禾是柴禾,光是不同的叫法就說明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東西。我要給你作的是我獨門烤肉,你如果找不來柴禾,那麼我也無能為力!!」

說完一轉身,那意思,你看著辦吧,不給我弄來柴禾,我就不給你烤!!老祖宗立在當場,半天才恨恨的說道:「好!!!我這就去給你弄!!你是我祖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