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也正因如此,雲府只收天才絕艷之輩。若非天資出眾,根本無法走上這條最困難的修行之道。

徐焰停下了他那揮舞手臂的動作,右手伸出。

熊……

只見一團乳白色的火焰落在掌心,熊熊燃燒著。

「這便是【怒火】?」

徐焰好奇的盯著掌心中的白色火焰,也是泛過一抹好奇。

看似徐焰在西漠赤壁那四力合一震天動地的一掌,但其實徐焰自身沒有太多的感受。他更多的只是一個力量的媒介,讓其釋放出伽義千年前就準確好的力量。

對於怒火真正的感受,他這還是初次。

當他調動起【怒火】后,便感受到異樣。首先出現變化的,是內心的情緒。一股怒意憑空而生,但這次與那初得【怒火】時徹徹底底的怒意不同。

這股怒意很安靜。

如果說初得怒火時的怒意,是熊熊燃燒著的柴火,現在的怒意像是油燈上的燈火。很安靜,甚至沒有太激烈的波動。但只要靠近,仍然能夠很清楚的感受到那股熱力。

在這股怒意剛生,心宮的天火琉璃心臟便有了反應。

心臟跳動得比平常更快,更劇烈。

炎發幾乎瞬間便生長出來。 第五百一十二章──見山便是山

「很奇妙。」徐焰靜靜的感受著體內的變化,這一切的變化,都是來自於情緒的。總是聽說人在一怒之際,往往能發揮出比平常更加強大的力量。但取而代之的,是很容易衝動而莽撞的行事。

但若是把這股怒意、這種情緒,能夠完美地被自身操控的話,那便會變成強大的助力。

當年伽義帶著徹骨的恨意,日日夜夜在後山轟山打石。只是那怒意沒有熄滅,反而越燒越旺。直至當他看到他師父的身影后,才一夜醒悟。那恐怖得足以焚燒天地的怒火,被他利用堅定的禪意壓抑在深處。

他沒有無視並放棄這股怒意,反而將其成為自身最強大的武器。

也正是憑著這股最精純的怒火,他才能成為那個時代最強大的修者之一。

…………

金千機微笑看著徐焰的變化,沒有急著出手。

他們之間本就切磋性質,更多的是令彼此更加熟悉自身的變化。

金千機突破的,是左手宮。

同樣的,在宋之軒與卓師的鑒定下,已經看出金千機用以刻紋入進氣宮的紋圖。

那是【氣定山河】圖。相傳乃上古傳下的神秘紋圖,只是這紋圖在數百年前已經失傳,就連雲叢書閣也沒有記載,沒想到竟然一直在宮內的藏經閣。

同樣的,以宋之軒紋術境界之高,只要看到紋圖后,都能夠進行逆向的推演。毫無疑問,紋圖【氣定山河】是很適合金千機的紋圖。其紋圖主要作用為平穩,中正平和。

這紋圖成為氣宮的紋圖,能夠用其運行速度、細膩度及威力都有約三成的增幅。對於以傀儡為主要攻擊手段的金千機來說,更是契合無比。

只見金千機眼眸泛過一抹精光:「我要出手了。」也不見金千機有任何舉動,一抹青影已經直撲而來!

徐焰咧嘴一笑,身影同樣消失在原地不見。

呼!

青影撲空,卻是一個轉折緊追著徐焰。

呼呼……

一抹紅影加入了戰局,同樣緊追著徐焰。

但更令徐焰警剔的,是一道極細小的黃影。

四年的過去,金千機自然增加了手段。

非但紅鳥、青狼都壯大了一圈,其各種機關都增加了不少之外,金千機也打造了第三具傀儡--黃蜂。

那是一頭只有拳頭大小的傀儡,只是莫要小看其小小身形,裡面卻足有十種不同的機關,以產生不同的攻擊。正因為徐焰有份兒幫忙打造,所以才知道其兇險與可怕。

徐焰沒有久戰的打算,他的重重踏在地上,一躍在空中。

呼呼呼……

青、紅、黃,三道影子同時向著空中的徐焰撲殺而去!但徐焰卻恍若不覺,只是把右拳抱於腰間,那團乳白色的火焰靜靜的燃燒著。金千機警兆大生,右手突然伸出。

五指張開。

與之同時,徐焰已經靜靜的出拳。

這一拳,沒有了以往狂暴的火焰彎月。

同樣是一輪彎月,卻是通體玉白,彷佛這是一具由白玉雕琢而成的實物,而不像是紋技。但在那白玉般的外圍,卻是燃燒著深紅的天火。

【七月流火】!

這仍然是那式【七月流火】,但卻又不是以往的那式。因為此刻的七月流火,卻是混雜著一抹狂暴的怒意。

這一拳,比起之前在一宮境時要強上不知多少倍。

金千機眼露精光,面上笑容不減:「來得正好。」

他那五指張開,眼眸深處似是倒映出一個三角。

那不是三角,那是山。

山在他眼中。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見山便是山。

氣宮、左手宮,紋力噴涌而出。

紋線瘋狂的交錯構築,然後成形。

一座山憑空落下,擋在金千機與徐焰之間。

那是山意。

【大青山】!

真要說起來,這次金千機閉關所得,比起徐焰來得更加多。他四年間不斷參悟著那道大山的天道意境,卻遲遲未能領悟出屬於他的絕技。但在這次閉關后,他終於悟了。

只見這大山如同真實存在,若單以肉眼看去根本看不出這是一座由紋力與紋線組成的大山。

這是山,同時也是一具盾牌。

以山為盾,除非把這座山轟破,否則豈能傷到山後之人?

轟隆!

玉白色的炎月與青色的大山重重碰撞在一起!

二人還沒有反應得及,已經重新出現在徐焰的房子里。

宋之軒有點無奈:「我說你們只是切磋一下,熟悉自身而已。用得著打得那麼激烈嗎?」

徐焰沒所謂的聳了聳肩:「反正在大師兄的畫里,也翻不出什麼花樣。」金千機則只是含笑不語。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

入夜,明月升起。

清野崖上,徐焰坐在崖邊,灰撲撲的石猴縮在他懷裡靜靜的睡著。為了怕危險,所以徐焰這次出發留下了石子讓藍明心照顧。雖然石子也很喜歡藍明心,但它還是最親近徐焰的。而且自它出生后的四年,從來沒有離開過徐焰。

還好徐焰回來得快,否則還真說不定小石子會偷偷溜出去尋找徐焰了。

徐焰摸著小石子那柔軟的細毛,看著月色出神。

片刻,一道身影來到他的身邊,遞來了一個酒壺。

徐焰看都沒有看,直接就接過喝了一口。

「徐焰,三師兄說過,那天在荒漠時,他感受到屍紋道的氣息。」

來者自然便是金千機,他坐在徐焰身旁,輕聲道:「或許你那位友人……」

徐焰搖了搖頭:「不會的,我感受過他功法的氣息。雖然有著陰冷之氣,但卻沒有屍紋道的那道死意。」

「屍紋道,將死人靈魂強行操控成為自身的屍魂。這種巔倒陰陽之事,會令其靈魂變成怨魂,有一種很強大的怨氣。但那位兄弟身上沒有半分這種怨氣,反而有著一種堂皇之意。」

金千機沒有開口。

畢竟徐焰可是真正面對過如黃泉道婦這等屍紋道強者的撲殺並存活下來,而他自己則沒有真正面對過屍紋道,所以無法對此作出評論。

徐焰看著月色,想起那個如月色般的青年。 第五百一十三章──第二門絕學

「你知道嗎,若那天沒有蕭兄弟,或許我就真的死了。雖然相識不到數小時,又或許因為共同面對過生死,所以我對他還是選擇相信。不過哪怕卓師真的沒找到任何生命氣息,但我冥冥中還是認為那位兄弟沒有死。我們將來還會有相見的機會。」徐焰低聲說著。

若是金千機自己,定不會對一個只相處了不到數小時的人有著這種執念、這種情誼。但若出現在徐焰身上,一切卻變得合理。因為這就是徐焰。

「抱歉。」金千機戛然開口。

徐焰一怔,看向了他:「為甚麼?」

金千機搖頭:「本來出現在身邊,應該是我。」

「本來應該守護住你的,也是我。」

徐焰聞言失笑:「這甚麼胡話。」

徐焰不知道,金千機卻是發自內心的內疚。這次前往險地,宋之軒本來的想法是讓金千機與徐焰一同前往,順便當作歷練。但因為出發前,金千機吃下了【金鱗】進入頓悟之境,所以無法前往。

而金千機下意識把徐焰遇險的事情歸疚於自己,若自己在的話,徐焰至少不會那麼危險。

徐焰看著金千機的表情,大概也猜到他在想甚麼:「你想太多,你別忘了,我還有最後的保命手段。」一邊說著,徐焰拍了拍自己腰間表示著甚麼。

金千機自然知道,徐焰指的是他那神秘父親給予的錦囊。

事實上,若徐焰在奪去那團【怒火】仍然沒有轉機,他將會毫不猶豫的打開那黑色的錦囊,看看裡面到底又寫著甚麼。

「喝吧。」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徐焰把酒遞迴去:「今天月色真美。」

金千機沒有搭話,只是灌了口酒。

不會再有下一次。

他默默的這樣說著。

對徐焰,他情同兄弟。他無法容許自己的兄弟因為他的大意而有甚麼意外。他的【大青山】,只是一道天道意境。最後能感悟出甚麼,全是自身的決定。

像徐焰,把【血戰拳】的氣血運行方式,與那炎陽的天道意境融合,成為了霸絕無倫的攻擊紋技【七月流火】。那是因為他內心本來就如同火般熾熱,在戰鬥中總是充滿侵略性。

而金千機則是把【大青山】里的大山當作能抵擋一切的巨盾。

為的,就是守護。

上世他要守護的,是那如同妹妹般的女孩兒。

今世他要守護的,便是情同兄弟的徐焰。

……………

翌日,徐焰與金千機在宋之軒的帶領下,再次走上了青山的山巔。

他們來的,自然是要拜見七星道人。

說起來還真是古怪至極,徐焰與金千機來到雲府雲深不知處四年之久,但見過七星道人的次數才只有兩次而已。第一次是他們拜進雲府門內,第二次則是獲取第一門絕學的時候。

今次前來,也是因為徐焰與金千機突破二宮境后,可以前來拜見七星道人並獲取第二門絕學。

只是四年以來,才只能看到其老師三次?

這若放在任何學府眼中都會覺得奇怪無比。

山巔仍然雲霧繚繞,老人仍然手執魚竿,憑空垂釣。

彷佛感覺到三人的前來,老者微微放下釣竿,同樣擱在山石上那個微微的陷下去的坑位,又似自亘古以來便是這樣。

「老師,六師弟與七師弟皆突破二宮境,前來求老師指點。」

七星道人微微點頭,然後擺手。

宋之軒會意,微微弓身退去。

…………

山頂上,徐焰與金千機弓身起禮,不敢起來。

感受著那老人的氣息,二人越發驚心。

在二人感知中,老人的身影彷佛不存在,卻又無所不在。

簡單來說,他們能夠感受到來自天地間、雲霧間、大青山的自然威壓。

但卻感受不到七星道人的存在。

彷佛他的存在已經與這個天地融為一體。

就在這時,二人只感一抹無形的意境陡然噴涌而來,沒入眉心!

徐焰猛地睜開雙眼,只是雙眸通體乳白,更無瞳孔,就像那次他由伽義四力合身的那般。而在他腦海中,卻是反而出現一片夜色。

他四處張望,只覺自己身處中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