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只有自己,擁有靈魂……擁有……靈魂?

穆璃心中一動,意識瞬間如潮水般恢復。

身下軟綿綿還帶著暖意的沙子托著自己的身子,耳邊一疊疊的濤聲也漸漸襲來,溫潤的水汽拍打著她的面龐,淘氣的水箭在水面高高躍起,濺起的水珠落在穆璃的身上,加速了她意識的蘇醒。

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穆璃還有些搞不清狀況,她剛剛不是還是一隻水母么?怎麼……

緩了好半天,她才終於反應過來,原來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夢而已。

緩緩地摩挲著手臂上晶瑩的水母紋身,穆璃的眼神略微有些複雜,自己剛剛夢到的,是她的記憶么?

那種無盡的單調的生活,那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深深的寂寞與孤獨,深深的戳進了穆璃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這段記憶雖然很可能是這隻水母的,可是她卻能夠感同身受,就像是,自己經歷過一樣……

良久,穆璃才悠悠的嘆了一口氣,將視線移開。

想到自己竟然在精神世界里睡著了,還做了夢,穆璃一瞬間竟然想起了自己那個世界里的「盜夢空間」,夢中夢,謎中謎,自己現在就像是那個潛意識裡鎖著旋轉的陀螺的妹子,有點分不清現實與虛幻了。

在今天之前,她從來沒有認真的體會過,原來哲學問題竟然是那麼深奧。

難怪武林外傳里的姬無命栽在了呂秀才手裡,思考哲學問題是真的可以把自己玩死的!

要是順著她睡著之前的思路想下去,恐怕就算是以她的精神力,也會瀕臨崩潰吧?

就像是現在,經過一個夢的打擾,穆璃稍稍回想起之前想的東西,還是會覺得腦仁疼!

人蠢就應該多讀書……啊呸,人太聰明就不該想太多!哪天真的把自己繞進去就好玩了!

+++++++++==

謝謝水落離殤的100打賞~謝謝白羊和愛蘭的打賞~么么噠~(未完待續。) 且不論這個世界的原貌究竟是怎樣,對於穆璃來說,她比普通人知道了更多,卻也因此而發現自己不懂的東西更多了。

如果將知識比做一個圓圈,人站在圓圈裡看世界,圓圈的周長就是他所認知的「未知的世界」。

當知識漸漸增加,圓圈漸漸變大,周長自然而然的變大,他站在圓圈裡所能看見的「未知的世界」便越大。

所以才會說,懂的越多,才越發現自己懂的太少。

想了半天,穆璃突然反應了過來。

她還有那麼多的東西等待著去探索,去了解,她還有精力,她還有機會,那麼,她在苦惱什麼呢?

二維世界的人物縱使有諸多對三維世界的幻想,除非有一天他真的進去了三維世界,要不然便永遠不可能知道原來自己以前只是個畫在紙上的圖案。

而穆璃,她已然跳出了三維世界,接觸了建立在四維時空的時空管理局,那麼,為什麼她就沒有可能有一天有機會更高的世界呢?

現在想那麼多有什麼用?好好努力才是正經事!這些有的沒的的事情,總有一天自己會弄明白的!

穆璃自嘲的搖搖頭,拍了拍腦袋,話說自己原來進入精神世界是想幹嘛來著?

哦!對!修鍊精神力!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瞧她這腦子!一進來就跑題了,到現在才拉回來,也不知道外面過去多久了,這個世界的任務可是爭分奪秒棘手得緊啊!

手一招,一枚淺綠色的光球從虛空中飛來,落在她的手上。

這枚光球就是當初小白貓給她的初級神鍛術,這次精神力修鍊升級,應該又「解鎖」了不少新姿勢吧?

啊呸,是新內容!恩,新內容!

搓了搓手,戳開光球的屏幕,穆璃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

河邊沙灘上靜靜佇立的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本來就很大的精神世界早在她思考「哲學問題」的時候,悄無聲息的又擴了一小圈……

嗯哼,回到正題上來!

話說穆璃看著手中明顯清晰了許多的光屏,強行按耐住心裡的激動,沉下心看去。

首先出來的是常規的下一階段的精神修鍊方式。

隨著穆璃精神力的總量和質量的雙雙提升,最開始的精神修鍊方法能提升的精神力越來越少,必須學習後續的精神力鍛煉方法,才能進一步提升精神力。

所以,對於這一段,穆璃是認真又認真,仔細記下並確認了好幾遍。

修鍊功法要是出了岔子,後果可是很嚴重的,之前穆璃就試過一次,只不過稍稍離功法有點偏差,就感覺有走火入魔的跡象,還好最後她即使反應過來,馬上改了,這才沒有釀成大錯。

所以,現在她對待功法的態度都極其的鄭重。

恩,除了後續功法之外,光屏上還顯示了幾個精神力運用的方法。

最厲害的一個就是傳說中的「搜魂大法」,能夠以強橫的精神力粗暴的掠奪對方的記憶,適用於頑固不化的俘虜。

當然,前提是施法人的精神力必須遠超於被施法的人,要不然很可能便會面臨嚴重的精神力反噬。

其實嚴格來說,這個法術應該屬於「禁術」,因為被搜魂的人的靈魂將收到嚴重破壞,輕則成為白痴,重則直接死亡。

這要放在修真世界里,這方法就是一種邪術,施法者必然屬於人人喊打的「邪修」。

但是,對於穆璃嘛,就沒那麼多限制了!畢竟她也是有點小特權的「內部工作人員」嘛!

在懲惡揚善的時候,還是需要具備一些「非常規手段」的嘛~

所以,看到這個「大殺器」的時候,穆璃毫不猶豫、毫無心理壓力地將它收入囊中,嗯,這下子可好了,下次再遇到窮凶極惡的人,就可以試試這個技能的威力了!

嘿嘿,出來的第一個技能就這麼強大,後面的又會怎樣呢?

穆璃背誦好了口訣,又在自己的腦海里模擬演示了幾次,終於將視線再次投向了光屏。

下面的幾個技能,並沒有像她想象的那樣那麼厲害,她卻沒有絲毫的失望,反而感到無比的驚喜。

你問為什麼?

因為這幾個技能正是她現在迫切需要的!

之前被那個「devil」用精神力狠狠地蹂躪到感覺滿眼絕望的時候,穆璃就一直在想,他到底是怎樣通過精神力操縱遠在電腦那頭的人?

她也曾試著摸索出了一些竅門,將自己的精神力寄托在聲音里試圖去拯救那些孩子,卻沒有把握讓看到郵件的家長們一定能夠將音頻放給孩子聽,她能做的只是盡了自己所有的綿薄之力而已。

而現在,這些新展現出的技能和技巧,卻恰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這些技巧詳細解釋了怎樣通過媒介釋放自己的精神力,通俗一點,就是通過具體的物質作為導體,釋放自己的精神力,對目標產生作用。

初級一點的,可以通過衣物、傢具等具體的實物來寄託自己的精神力,通過一定的布局,使精神力在一定的空間里形成震蕩,以對空間里的人或動物產生影響。

這樣一來,即使穆璃本人不在那裡,只要所有附有她的精神力的物品都按照規律擺放,便能夠達到預期的效果。

當這種技術運用熟練之後,穆璃還可以嘗試下一階段的技巧,就是精確控制精神力停留的時間和強度,以達到在不同時間節點的時候起到不同功能的作用。

當她的精神力再進一步提升,控制技巧也更加熟練的時候,就可以通過像是網路、文字排版等這些比較抽象的東西來釋放自己的精神力了。

舉個例子,她可以通過強大的精神力和精密的計算,排版出一段文字,這些文字本身並沒有附著上她的精神力,但當所有文字按照一定規律一起呈現在別人眼前的時候,就會自然而然地觸發一種「催眠效果」。

古人常說,********,大象無形,而這種精神力的高端運用,大體規律也是這樣吧!(未完待續。) 等到她的精神力再進一步強大,幾乎要蛻變到修士口中的「神識」的時候,她便能遠程操控留有自己精神力的物品了,就像是劍修可以在幾公里之外召回自己的劍一樣。

不過,那些東西對她來說還是太遙遠,她現在還是收收心,練習練習些基礎的東西吧!下次再面對「devil」的時候,也好有個準備不是?要是不小心發現了他寄託精神力的規律,說不定還能直接破解呢!

嗯哼,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險阻的,同志尚需努力啊!

穆璃磕磕絆絆地按照光屏里的指示修鍊著,精神世界里的小人盤膝而坐,雙目緊閉,一根根帶著絲絲銀白色光輝的細小光帶從她的身上延展出來,像是一隻只小巧的觸手,慢慢伸長,延展,漸漸地布滿了整個精神世界。

穆璃的手臂上,水母文身似乎活了過來,同樣銀白的觸手與穆璃自身散發出的細小光帶混合在一起,隱隱間有了融合的跡象……

穆璃的身心完全沉入了修鍊之中,心神又漸漸地進入了空靈的境界,時間一點點飄過,現實中一個晚上已經過去了。

高永安從睡夢中驚醒,滿頭大汗的從床上坐了起來,顧不得其他,連忙雙手顫抖著翻出了床頭的手機,按了半天才終於成功的把屏幕點亮,仔仔細細的確認了一遍,沒有簡訊!

「呼!」一聲如釋重負的嘆息傳來,高永安重新癱回了床上,抬手抹去了臉上的汗水,「還好!還好!」

睜著略微帶些死氣的眼睛望著天花板老半天,高永安才終於緩過神來,眼裡也漸漸地恢復了一些光彩。

想到昨天是楊梅的生日,自己卻沒有像往常那樣「寵幸」她,高永安連忙翻了個身,手臂卻摟了個空。

身旁的被窩,是空的。

「嗯?」高永安心裡一驚,卻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連忙再次點開手機,嗯,現在已經7點了,估計她已經在廚房忙碌著做早餐了吧?

誒,這麼多年,真是難為她了……高永安的心裡略微有些愧疚,可是很快,他就把這點情緒驅逐出了腦海。

要不要去廚房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當做補償?

還是算了吧,有點噁心嗯……而且她做飯的時候向來不喜歡別人的打擾不是嗎?

高永安這樣安慰著自己,在床上又翻了個身,想要再睡一會等她做好飯來喊自己。

「滴答,滴答……」牆上的掛鐘一步步的挪動著,高永安的心神有些放鬆,迷迷糊糊的就想要再次進入夢鄉,卻突然間再次驚醒。

不對啊!

再次翻開手機,今天分明是周六!怪不得沒有聽到往常一大早的喧鬧聲,原來今天是周末,女兒高曉雯不上學。

可是,這就更不對了!

周六高曉雯要睡懶覺,楊梅往往也會貪多再睡一會,不會這麼早起來做早餐的啊!

摸了一把身旁,被子和床鋪都是涼的,仔細一看似乎並沒有被睡過的痕迹,那麼,楊梅去哪了呢?

高永安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重新坐起身子,下床,卻依然沒有忘記抓住手裡的手機。

環視了一圈,地板上也沒有打地鋪的痕迹,卧室自帶的浴室里也沒有洗漱過留下的水漬,應該是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沒有用過了。

推開門,揉著頭髮走了出去,客廳里靜悄悄的,只有掛鐘在滴滴答答的忠實地履行著自己的義務。

轉過一個彎,繞到了沙發前面,高永安終於看到了楊梅,嗯,現在是穆璃了。

身材不算健壯的女人歪倒在沙發上,身上穿的還是昨天沒換下來的衣服,一張臉面色蠟黃,透出著些許憔悴,隱隱約約還有些黑眼圈,透著一陣陣令人憐憫的可憐氣息。

雙手環胸,似乎有些缺乏安全感,一條腿耷拉在沙發邊上,身上什麼都沒有蓋,地上卻是一坨毯子,應該是半夜被踢掉的。

高永安看著這樣的楊梅,心裡有些微痛,也有些微微的慌亂。這個女人,該不是因為昨天自己的拒絕而生氣,哦不,是傷心了吧?

雖然他並不真正喜歡面前的這個女人,可是畢竟一起生活了這麼久,還共同生兒育女,愛情也許不多,親情還是有一些的,看到此時此景,不由得有些心虛。

這個女人是真的喜歡自己的,這一點他早就知道,唉,都怪他,都怪他,可是……唉……

高永安在心底里嘆了一口氣,彎腰撿起地上的毯子,輕輕拍打了一下,將上面的髒東西拍掉,這才輕柔地蓋在穆璃的身上,仔細的掖好被角……

然後……然後……

就跟所有偶像劇里演的那樣,穆璃醒了。

所以說,男孩紙們,有事沒事別隨便幫女生蓋被子,神經稍微敏感一點的女生很容易就會被你們打擾了好夢。

嗯哼,如果你們本來就是抱著半夜來一場刻骨銘心的激烈運動的話,當我什麼都沒說!

咳咳,好像扯遠了。

穆璃之所以會醒嘛,除了總裁小說里的套路的推動,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的精神力比較強大,神經比較敏感。

其實正常來說,在高永安靠近她三米以內的時候,她就應該從精神力修鍊中回過神來的,只不過這次的技巧鍛煉需要消耗的心力遠比之前的各種小技巧要多。

全身心進入修鍊狀態的穆璃花了太多的注意力在修鍊上,警覺性自然就小了許多,這才在高永安幾乎要直接碰到她的時候才堪堪醒過來。

就算醒來了,她也沒有及時反應過來,上一刻她剛好在研究「搜魂」的技巧,下一刻她自然而然地便把眼前的高永安當成了試驗對象。

精神力凝結成的一條條細小的觸手探出,將高永安團團圍住,下一秒就要探入他的腦海進行搜魂了!

等等!

在精神力觸手探入高永安腦海的最後一刻,穆璃終於反應了過來,萬千無形的觸手一僵,下一刻瞬間回收,所有的威壓和氣息都重新內斂入了她的身子里。(未完待續。) 略微有些心虛和尷尬,穆璃偷眼望向面前傻愣愣的立著的高永安。

「搜魂」的一個重要前提就是「威懾」。

你必須要把對方打服了,讓對方絕望了,才能輕而易舉的侵入別人的內心世界不是嗎?或者說你本身超級厲害,直接仗著絕對實力的壓迫碾壓過去。

這兩種情況,不論是哪一種,「威懾」都是前提和基礎,因此,剛剛穆璃在下意識地施展搜魂的時候,就自然而然地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形成威壓來壓迫對方。

睜著一雙迷茫中帶著無辜的眼睛看著現在依然渾身僵硬的高永安,穆璃眨了眨眼,剛剛,不會是一不小心把他嚇傻了吧?

哦!老天保佑,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努力地裝成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穆璃用明顯沒有睡醒的聲線開口,「唔……怎麼了?」

「啊?啊!沒什麼!」高永安渾身一震,連忙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連忙轉移話題「你醒了啊?昨天怎麼在這裡睡的?是……生氣了?」

由於剛剛差點做錯了事,穆璃將她所有的精神力都龜縮了回去,並沒有發現,在她視線不可及的地方,高永安的後背上透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那是冷汗。

穆璃眨巴眨巴眼睛,這高永安好像沒被嚇著啊?難道自己的威懾力還釋放的不夠?要知道他可是個普通人啊,自己竟然嚇不住他!

這可成何體統!以後萬一遇到真的窮凶極惡的需要搜魂的俘虜,自己要怎麼辦!看來這個技巧還是修鍊的不到家啊!再練練,再練練!

「那個,昨天晚上看了會電視,然後不小心就睡著了……」穆璃按照楊梅以往溫柔的性格,模仿著她的語氣和神態,沖高永安微微一笑。

「咳咳!以後可別這樣了,著涼了怎麼辦!」高永安故作嚴厲,實際上卻在關心著穆璃。

「好~好~知道了~」穆璃彎著眉眼,滿含笑意地答著,收拾收拾起了身,去洗漱和準備早餐去了。

高永安又好生「開導」了穆璃一會,見她的心情似乎真的不錯,並沒有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生氣,不由得微微地鬆了一口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想起剛剛叫醒穆璃的一瞬間的感受,高永安還是有點后怕。

那種撲面而來壓迫得你喘不過氣來、似乎下一刻就會被吞噬的氣息,總是讓他心有餘悸。

他不是沒有被嚇住,而是被嚇懵逼了!

下意識地再次點開手機來仔仔細細的翻了一遍,確實沒有他沒有看過的簡訊和信息啊!

關上屏幕,再次癱在床上,高永安不禁回想起了多年前他第一次接到「那個人」的簡訊的時候,那時候受到的壓迫感,至今讓他感到刻骨銘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