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是巨獸在這片土地上生存。

在這片土地上生存的人類,相較於其他天域,是要少很多的。

因為這裡的環境太過險惡,難以生存了。只有修為很高的武者,才好在這裡生活。

龍釗天域的城池不多,平均方圓百萬里才有一座城池。要在這片險峻的環境中,建立起來城池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位於龍釗天域中心的龍釗古城,其實規模並不算大。但是和龍釗天域境內其他城池相比,算是非常了不得了。

四面八方前來的隊伍,在得到消息后的第一時間,就朝著龍釗古城趕去。

「大家最好結伴同行!小心獸潮!龍釗天域各地都盤踞著各種巨獸,巨獸很多,時常有獸潮發生!大家結伴而行的話,才穩妥一點!」

大家都有抱團取暖的意思,但凡是相遇的隊伍,都盡量一起靠攏。

說到底還是以清風明月閣這邊為中心,誰讓清風明月閣這邊本來就是跟了一大堆的人呢。

對此,清風明月閣也沒有排斥。畢竟現在首要防衛的,乃是龍釗天域的獸潮。

這一路行去,眾人也的確是見證了好幾次的獸潮。

有黃金沙蟒組成的萬蛇出洞,也有巨角神獅組成的萬獅奔騰。一片濃煙滾滾,席捲天地,聲勢之浩蕩,看的人是心驚不已。

他們這裡聚集百萬武者,這些獸潮碰到他們百萬大軍當然要繞道走。

大戰可以避免。

但是這不妨礙大家對龍釗天域的震撼。

「早就聽說龍釗天域在天武大陸一眾天域中,是非常特殊的,如今一見,真是令人嘆服!如此險惡的環境,人族實在難以生存。那個從來沒有人能踏足的龍之墓地,更不知道是怎樣的兇險了。」

「寶聖女皇選擇在龍釗天域召開輪迴大會,卻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用意。」

「寶聖女皇光明偉大,她之想法,自不是我們所能想象的。」

「莫非是和龍族有關?當年龍族可是輪迴帝尊的好朋友啊。這萬年來,也從來沒再聽說過龍族的消息了。」

人群中是議論紛紛。

其中有個修羅殿的馬權長老,是個主宰人王。修羅殿是三十六武道聖地中實力最為頂尖的那一批,因為他們的殿主藏重天乃是一位大天位人皇。

他馬權長老在大陸上也向來有些威名。

此時他儼然成為了百萬隊伍中的一個意見領袖。他喜歡賣弄自己的見識和才學,很是享受大家都聆聽他說話的樣子。

「你們可知道,在萬年前,龍釗天域本也是一方錦繡山河,是沒有這麼多巨獸生存的。是因為龍之墓地的陰沉龍氣,自地底貫入而來,影響到了這裡的天地環境,改變了這裡的風水和靈氣,所以龍釗天域就成了現在大家所看到的那樣。」

馬權長老老氣橫秋的說道。

他是這裡當之無愧的權威,這個極少有人踏足的龍釗天域,他在年輕的時候卻曾來過這裡歷練。並且還一人獨自深入過巨獸巢穴,擊殺過上百隻的黃金沙蟒。

這一直是他引以為豪的事情,不知道和人說過多少次。

「原來龍釗天域萬年前不是這樣的!是龍之墓地那裡龍族的龍氣自地底侵入到這裡!」

「這萬年前,竟有如此的大變!」

眾人聽得都是咋舌不已。

馬權長老哼了一聲,說道:「所以說,不要以為龍族是我們人族的朋友,龍族那邊可也給我們人族製造了很大的一些災難……」

馬權長老正是說的意氣風發的時候,只聽得一個聲音冷笑說道:「誰說龍釗天域變成現在的模樣,乃是龍族的原因。你算個什麼東西,連龍釗天域在萬年前經歷過什麼都不知道,居然就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這一聲就像是一桶冷水一般,朝著馬權長老的腦袋潑下來。

這讓愛面子的馬權長老當即就臉色一變。

「是誰,敢這般不給馬權長老面子。」

眾人下意識都是一驚,而當大家搜尋到那個出聲的人的時候,臉色頓時都變得非常的古怪了。

「是鹿羽!」

眾人隨即釋然,敢這般頂撞馬權長老,也的確只有鹿羽這麼一個絕世凶人了。

馬權沉聲喝道:「鹿羽,你什麼意思。莫非要挑釁我修羅殿?挑釁我們殿主藏重天嗎?」

馬權故意這麼說,因為在世人看來,他們修羅殿是不可得罪的。

他們的修羅殿的掌門人千影愛,乃是一位大天位人皇!

在三十六武道聖地中,他們修羅殿算是排名最頂尖的那批。

「區區一個大天位人皇,在我面前裝什麼能耐。我針對的就是你,你如果信口開河說其他的,我不會去管你。但你這般誣陷龍族,肆意造謠,我可就容不得你胡說八道了。」

鹿羽毫不留情的說道。

他開頭那一句「區區一個大天位人皇」,真是讓全場之人都打了一個冷顫。

大天位人皇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在他們天武大陸可以算是最為頂尖的強者了,但到了鹿羽的口中,居然成了「區區」。

鹿羽的膽子大到都要吞天了!

「鹿羽!你真是比傳說中的還要狂!」

馬權長老被鹿羽氣的全身似乎都要冒火了。

他怒指著鹿羽,說道:「那好,你今天就和老夫說清楚,何以就不是龍族的龍氣毀了龍釗天域了,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老夫絕對不會饒了你!」 鹿羽冷哼了一聲,說道:「不知所謂的東西,連龍釗天域當年發生了什麼,你都沒搞明白。你可知道,龍釗天域的變故,是來源於那一片黑暗森林。」

「黑暗森林?」

眾人聞言一驚。

這還真是一個稀奇的觀點。

對於黑暗森林,很多人並不陌生。因為這黑暗森林乃是龍釗天域中出了名的險惡地形。

黑暗森林就在龍釗古城的旁邊,幅員遼闊幾百萬里,就像是一條黑色的龍一般,蜿蜒盤旋到那飄渺的遠方。

據說黑暗森林是巨獸聚集最多的地方,在裡面,就連黃金沙蟒和巨角神獅都只能算是小角色。

那裡也遍布著很多毒氣和妖花,進入到裡面的人,隨時要面對危險。

就算是人王級別的強者,也只敢在黑暗森林外圍一點的地方活動,根本就不敢進入到深處。

「鹿羽,你隨便說個黑暗森林,也真是信口開河的可以。龍釗天域的變故,和黑暗森林又扯得上是什麼關係?」

馬權長老冷笑應對,他一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架勢,就是要讓鹿羽最後吃癟獻醜。

他不信鹿羽能繼續編下去。

鹿羽冷冷的說道:「你又豈能知道,在黑暗森林的深處,封印著怎樣驚世的東西。」

「鹿羽!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了!鬼才會相信你的話,你這壓根來都沒來過龍釗天域的人,不知從哪裡道聽途說了一些編造的故事,就敢在這裡大放厥詞,真是可笑,也不問問有誰相信你的話。」

馬權長老毫不留情的批駁著鹿羽。

眾人也大多是聽信著馬權長老的話,覺得鹿羽是在瞎說吹牛皮。

畢竟鹿羽年紀輕輕的,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來到龍釗天域,而馬權長老可是曾在龍釗天域歷練過的。當然是馬權長老的話要讓人信服一些。

而且鹿羽似乎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當有人追問黑暗森林深處的到底是什麼存在時,鹿羽又冷笑著不說話了。

但是清風明月閣這邊是例外。

「我們相信鹿羽公子!勸你們最好也早些聽鹿羽公子的警示之語!」

幾乎是所有人,毫不猶豫的支持鹿羽,堅信鹿羽所說的話不假。

就算是被鹿羽粗暴對待過的公孫靈兒,也都相信鹿羽。

自鹿羽傳授給他們逍遙心訣和逍遙遊劍法以來,他們就奉鹿羽為無所不知的神人。

「清風明月閣的人是怎麼了,莫非被鹿羽灌了迷魂湯不成?」

眾人都是覺得不可思議。

卻說眾人一路前行到龍釗古城,也遠遠看到了黑暗森林,只見森林的上方黑氣籠罩,有如是烏雲密布一般。

一望無際的深處,傳來巨獸的嘶吼聲,看的大家都是心驚不已。

馴服惡小開 不過大家並不覺得真相是如鹿羽所說的那樣,他們覺得事實應該正好相反,正是因為龍釗天域被龍之墓地導致的變故,才形成了黑暗森林這等險峻之地。

龍釗古城雖是粗狂,卻很高大,遠遠看起來也像是一隻天地巨獸。在這片險惡的環境中,要抵禦獸潮,只有高大的城牆才能辦到。

這些城牆可還不是一般的材料能製成的,乃是地底千里之下的晶剛玄鐵岩打造而成的。

看似荒敗的古城,實則建造起來非常的艱難。

在這險惡的龍釗天域中築城,本身就是一個奇迹。

龍釗古城明顯布有許多門陣法,遠遠就能感受到陣法和結界的氣息。

萬年來的大能,無不在加固著這些陣法和結界。

「大家馬上就可以參見寶聖女皇了!」

眾人懷著激動的心情,臨於龍釗古城之前,卻不敢進入到裡面。

鳳情宮的天女衛隊在此守候,就算是最為普通的守衛,居然也都是人尊以上的級別。身穿赤金鎧甲,鮮紅頭盔,陣容恢宏而強大。

她們的神色冷清,一種藐視所有宗門的感覺,似乎所有人都入不得她們的法眼。

「龍釗古城已戒嚴!我們鳳情宮的諸位女官大人在里居住,外人不可打攪!」

天女衛隊警告著眾人。

「請諸位仙長幫我們向上稟告!我們百萬之眾,各大武道聖地的人不遠千里而來,參拜寶聖女皇!」

眾人虔誠的請示。

「寶聖女皇鳳駕未到!諸位女官大人有言,讓你們先一步在外等候,不得入城!不時,將有旨令傳出!」

「啊,寶聖女皇居然鳳駕未到!」

眾人都是一驚。

本來都是滿懷虔誠朝拜寶聖女皇而來的,沒想到卻沒順利迎到鳳駕,這多少令他們有些失落。

不過想想也是,寶聖女皇定下的輪迴大會尚有一月多才正式開始。

以寶聖女皇之尊貴,自不會早來等候諸位。

「卻不知諸位女官大人,有什麼旨令交待我們?」

一些武道聖地的人問道。

鳳情宮和他們一樣,同為武道聖地的人。但是地位之高低,卻是全然不同的。

鳳情宮更像是他們的上級。

甜妻來襲:沈少,我不嫁 「無可奉告,所有武道聖地的人自行在城外安營紮寨,耐心等候便是。」

鳳情宮的天女守衛依然是冷傲的姿態,俯視著眾生的樣子。

居然讓眾人有城不能進,在外面安營紮寨,那可是有危險的。

但是面對鳳情宮的安排,大家也都沒有脾氣。

既來之則安之。

在城外安營紮寨就安營紮寨吧。耐心的等待著寶聖女皇的到來。

同時大家也無比的好奇,女官大人們讓他們等待的旨令,到底又是什麼。

清風明月閣這邊並不太平,因為很快就有一支新來的隊伍,來到了這邊。

「鹿羽!你在這裡!」

一個聲音帶著無比仇恨的意味,對著鹿羽狠狠的叫喝。

這個人對於鹿羽來說,是非常熟悉的。

是聖星宮的左明長老!

這支隊伍是聖星宮的人!

聖星宮一共來了上千號人,大多是年輕一輩的弟子。 俊俏總裁我不愛 帶隊的是十位長老,其中兩位長老乃是主宰人王,其他長老則是天地人王和大成人王。

在這些長老中,左明長老的修為算是低的,但是他叫喊起來鹿羽卻是最為激烈的。 左明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鹿羽,那眼神中的仇恨之意,真是恨不得將鹿羽給撕成碎片。

說起來也是,當初他找鹿羽算賬,卻讓鹿羽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後面還讓大道蒼生門的玄青子給追擊了一下,總之是狼狽不已。

他很少吃這麼大的虧。每每想到自己被鹿羽這麼一個少年給欺負了,他就覺得萬般不甘心。

發誓要找鹿羽算賬。

後面也真是神了,鹿羽的消息居然從來沒斷過。從丹神谷,到萬劍冢,鹿羽做下的事迹,那是一個比一個轟動天下。

再讓他一個人來找鹿羽麻煩的話,他心裡也比較發虛。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大成人王。

但現在他是跟著自己聖星宮的先鋒隊伍而來,他自然是底氣十足。

雖然說長孫佟大長老還在為童洋宮主護道,等後面才能來。但這次前來的覺月長老和韓星長老,可都也是主宰人王!

要滅鹿羽不成問題!

「他就是那個鹿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