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將幾個趙家的黑衣人滅殺之後,紀羽曾經見過一股巨大的黑色力量的降臨,似乎在爭奪些什麼東西……

「前輩……您是不是……」紀羽想到這裡的時候,再想問道。

「不需要問太多,等你強大了,你自然會明白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王者搖了搖手。

紀羽止聲。

「如天,你的入戰狀態我已經幫你調整過了,今後你進入入戰狀態的時候也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失去理智,你要記著,一個修士,即使成為了殺戮的機器,也必須要保持應有的理性。你是我黃家的後人,你的使命我想你的父親應該也給你說過一些了,黃家曾經一路輝煌,只可惜發生了那件事情,許多人都心灰意冷了,但現在,打劫降臨,我希望你們能回到那裡,再為眾生撐起這一片天地。」王者轉頭,看向黃如天。

他第一次這樣溫和的說話,先前他知道哦黃如天是他的後代,但他卻沒有一點的偏私,甚至連認都不認一下,而現在,黃如天得到了他的認可,這也是他第一次正面對黃如天說話。

「為什麼黃家要有那樣的使命……」黃如天面色平靜,忽然開口問道。

那王者也是一怔,苦笑道:「天意吧……」

他的身體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來去似乎都有些匆匆,看他的樣子卻像是鬆了口氣一般。

紀羽雙手緊攥,其實他有些事情想要知道,在那石棺上,他看到的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別想太多了,你看到的,都是當年曾經發生的,那群自稱為天人的傢伙,又將會回來了……紀羽,你的路跟如天的很相似,但卻又不一樣,你需要變強,或許你現在沒有這種感覺,但你要記著,不久后,這片天地需要你,我希望你能回來,跟你的家族一般。」王者轉身看向紀羽,他似乎一眼就看出了紀羽所想。

踏上問道台第二十層的人,都是這樣的人,或許他已經知道了吧。

「我的家族……是怎樣?」紀羽第一次聽到家族兩個字。

問道台上的時候他曾經看到過紀家最後的一戰,但那只是片段,他對家族沒有任何的概念,其實……他只認為自己是個普通人家的孩子,並未曾想過有任何家族的存在。

「你的家族,很偉大……我希望那天到來時,你能繼承你家族的一切,又是一個天段年末啊!每一個天段年的人們都試圖抵抗那天人的殺戮,但卻沒有任何人成功了,我只希望,這一次……你們能堅持久一些。」

王者的聲音,聽上去是那樣的無奈……紀羽心中微微一顫,他轉眼看向了那滿地的屍骸。

他們都曾經活在某一個天段年之中,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而戰死,哪怕是最後死去了,他們卻都沒有任何戰勝的機會。看著家園的毀滅,這是何等的悲哀。

有時紀羽也會想著……若是身邊的人都毀滅了,那他會怎麼樣?

想到這裡,他狠狠的握了握拳頭,搖了搖腦袋。

「不可能!我不會讓那樣的事情發生的,絕對不會!」他第一次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危機。

「好了,我的意念存在的時間差不多要到了,走了,走了,希望給有一天真身能再跟你們相見一次吧。」

這時,王者虛影緩緩開口,聲音之中充滿了蒼涼。還能,再見面么?

轟!

然而就在此時,紀羽他們感覺到整片地域都發生了一陣大地震。

「糟了,有人強攻大墓!」紀羽色變,一股恐怖的力量轟擊著王者大墓。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在這個地方出手!」黃如天臉色一冷,聲音之中充滿了殺意。

這是他黃家先祖的墓地,怎會允許有什麼人擅自破壞。

「唉!天地將變,然而他們還在自相殘殺嗎,我已經許久沒有出手過的,在這個時代,似乎也需要留下我的一些印記才好啊!」

原本虛幻化的王者虛影忽然嘆了口氣,身體慢慢又恢復了一些力量,他嘆了口氣,有些失望的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王者之墓外圍。

西北域的許多家族門派勢力已經噤若寒蟬。

在這裡,他們甚至連插嘴的地方都沒有,他們只有老實的站在一邊,暗自咬牙,因為長期積弱的原因,身為西北域大勢力的他們,連東方域的小家族也難以招惹。

「唉!西北域氣數要盡了嗎!」一位老人痛哭涕零,曾幾何時,西北域也輝煌過啊!

「大……大人,小的不知大人來此,未曾遠迎,還望恕罪。」

在眾人鄙夷的目光之下,陰家的那個老戰王正點頭哈腰的朝著一位正值壯年的強者說話。

奴性畢露! 軍戀照我去戰鬥 許多人都是嗤之以鼻。

先前這個老王者在這裡對他們指手畫腳,威武十足,然而當又一群恐怖強者來了之後,他卻完完全全的換了一副嘴臉。

即使是面對比他更弱的存在,他也是點頭哈腰的討好。

這讓眾人奇怪了,來人到底是什麼身份,連陰家的人都必須要討好?

眾人無法看出來到的幾人的實力,他們只是有種敬畏,在他們身上,有一種恐怖的氣息。

「哼!陰家的人不好好獃在東方域固守一隅,來到這裡做什麼!」此時,一群人中的一位王者級彆強者哼了一聲。

陰家老頭整個人都是一個激靈,他急忙跑出來笑著解釋道:「大人,大人……我們家公子修行天賦本身不好,比起東方域的各大少年英雄,尤其是溫家的那位人傑來說,相差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家主不希望少爺與其他英傑鬧得不愉快,便只有來到這西北域尋找機遇了。」那老王者一臉諂媚,生怕觸怒了這位「大人」。

眾人自然也聽到了這話,他們開始明白,原來來人是溫家的人……東方域溫家,雖然不算是一流的家族,但也是一個強者的家族,據說還有一位老戰皇的存在,而陰家,最強者也不過是一位魂級強者罷了……

想到這裡,西北域的眾人不禁都低下了腦袋,他們甚至連插嘴的權力都沒有,因為他們西北域,他們的勢力之中並不存在這種級別的強者!

「這不過是一座小小的墓地,又能有什麼機緣呢?我看你們簡直是想機緣想瘋了吧?來跟西北域一群土著搶這等不入流的資源。」

此刻,一名身材略微瘦小,有點賊眉鼠臉樣的男子朝著周圍看了一下,冷笑道。

「是啊,這個地方甚至連天地能量都稀薄得可憐,又怎麼可能會有什麼資源呢?你以為這裡還是幾萬年前的西北域么?哈哈!」

幾個溫家的強者說話間沒有任何的掩飾之意,那種鄙夷表現得非常的明顯,使得西北域許多勢力都暗中緊握拳頭,然而,他們並沒有人敢出頭反抗。

「大人有所不知,這裡埋葬的是曾經的一位強者。」陰家老頭急忙解釋,身為王者,他也不希望被人嘲笑沒眼光。

「呸!小小西北域又能出什麼強者?這裡的人只要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了!」又是那個瘦小的修士站出來冷哼了一聲。

「溫猴,你少說兩句,我已經告訴過你了,不要看不起西北域,曾經西北域也是強者輩出的,比起我們東方域來說絲毫不差,出現這種強者的墓地沒有一點的奇怪。」此時,那為首的男子輕聲的呵斥了一下,那名叫溫猴的王者才稍微收斂了一下,但臉上還是寫滿著不服。

「大哥,西北域積弱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當年他們或許真的很強,但現在,我覺得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再這麼重視他們了,照我看,這裡的西北域的人乾脆就全部都斬殺了吧,就算這樣,也沒有人敢來找我們溫家報仇。」

一名看上去粗獷非常,手中持著一把大刀的人站了出來,殺氣騰騰。

使得許多西北域的人們都涼汗直出,他們多數人的修為也只有戰將跟天空戰師,而這個粗獷大漢是實打實的戰王巔峰強者,要對付他們根本不需要費多少工夫。

「唉!西北域積弱啊,老祖宗在時,我們何時會淪落到如此地步!」一些西北域的老人,曾經也經歷過那一點點的輝煌,現在,他們臉上流著淚水,只剩下回憶。

現在,他們就像是砧板上的魚肉,這場大墓的傳承怕也是要結束了,有強者降臨,他們只擔心自己的後代會被捉走,他們卻無力抵抗。

「哥!我們走吧,我真怕他們會忽然出手將我們斬殺了!」

人群中,一名西北域的天空戰師男子開口對自己旁邊的男子說道,他二人都是中年,實力在天空戰師後期,在西北域已經是不錯的修為了。

兩兄弟非常有默契,轉身便欲離開。

「哼!」

電網大師 而就在此時,一聲冷哼傳來,使得兩兄弟渾身發顫,不得不停了下來。

「前……前輩……我,我們……」他們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恐怖的威壓,全身都在顫抖。

「哼!我們在談話,誰允許你們離開了?還真以為這裡是西北域,你們就能做這裡的主人了?」

那名粗獷的溫家男子冷哼了一聲。

他的速度快到了極點,一把大刀橫空劈開,兩位天空戰師甚至連屍骸都不完整,從空中落下。

「西北域這幫小蟲子似乎還以為自己還有當初的輝煌呢!」溫猴冷笑一聲。

眾多的西北域強者此時只感覺到憋屈非常,他們什麼時候受到過這種屈辱了?或許是太久沒有離開西北域了,他們已經形成了一種優越,忘卻了西北的積弱。

「我警告你們,從現在開始,你們西北域只要有一人離開,我便會大開殺戒,西北域之人,全死!」那持刀粗獷王者冷冰冰的喝到。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

「溫刀,你的脾氣太沖了!別忘了我跟你說的話!」那為首的溫家魂級強者淡淡的開口。

旋即便見他輕輕的揮了揮手,一股莫可名狀的恐怖力量兀然襲來。

在場的人幾乎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一空……

他們有些恐懼的看著這位溫家強者……

「現在你們的靈魂都被我下了禁制,西北域的各位,這一次我們只是來辦點事情而已,我希望你們不要離開,以免給我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當然,若是有人離開,我可以保證,當他走出十步之後,將會魂飛魄散。」那位強者聲音不溫不火……

西北域眾多強者卻是無比的憋屈……這是他們的屈辱,是西北域的屈辱!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不需要再等了,在這樣下去不知道他們何時才出現,大哥,這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王者的墓而已,我們完全可以破壞了。」

時間過去悠長,此時已經接近傍晚,眾多的強者還站在大墓之前,他們想要在紀羽等人出來之時將其捉走,然而一等就是一天。

「大人……這,這可是王者大墓啊,墓主人生前是一尊無敵的王者,我們……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敬啊?」那陰家的老者此時顫顫的走向前來,他不願意這些人真的將大墓破壞了,他家少爺還在裡頭,若是出了什麼意外的話他就完蛋了。

「哼,區區一尊王者,竟然還敢自稱無敵,我看你們西北域果然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窩囊了,即使在東方域也不曾有人敢自稱無敵,西北域的人眼光果然太狹隘了。」

「他們實力積弱,又有幾個人敢來東方域闖上一闖呢? 北城扶桑 敢如此固步自封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幾個溫家的王者級別人物在那裡冷笑。

西北域諸強此刻緊緊咬著牙,雙手握拳,憤怒得渾身都有些發顫,甚至已經有人想要立刻衝上去將這群自大的傢伙給打一遍了。

「西北域的老祖宗,他就是無敵王者!」此刻,一個小青年嘀咕了一聲。

就在此時,一個偌大的手掌忽然伸出,將那青年一把拽了起來。

青年是從王者大墓提前出來的人,他心中有熱血,感覺憋屈無比,從未有人這樣侮辱西北域的。

「小子,你再說一遍!」溫猴的聲音冰冷。

「哼!墓主人就是無敵王者,他實力絕對是無敵的!」青年哼了一聲。

「哈哈!好!很好!既然如此……溫刀,乾脆你就一刀將這大墓給劈開吧,也好讓這小子看清楚,那所謂的王者,到底有多強大,哼,死後連自己的墓都保不住的一個廢材,也敢自稱無敵?」溫猴陰森無比的聲音冷笑著。

溫刀似乎不願意出手,有些顧忌的看著老大,老大跟老二是他們的帶隊人,都有魂級強者的實力,二人沒有表態,他也不敢違背他們的意思。

「大哥,破墓吧,不然家主那邊等不了太久。」溫猴等人催促。

此時,那名老大站正了,身子對著這塊大墓,隨意揮了揮手:「破!」

兀的,一股股強勢的力量從天而降。

這一行,溫家來了兩大魂級強者,四大王者,四大王者飛在空中,手上皆是聚起了一股戰氣。

「不行!不能讓他們講墓打破!」此時,林家的一位戰將級彆強者終於忍不住了,率先出手。

「對!王者墓是我們西北域的,絕對不能讓他們打破!」紛紛有人回應,他們憋屈太久,只等有人出頭。

「哼!一群西北域的垃圾,就該給我安分的呆著!」

魂級強者出手,他只是哼了一聲,幾大戰將強者只感覺靈魂像是受到了一座座巨山的壓迫一般,他們痛苦無比,就要趴伏在地面了。

「誰敢再動,定殺之!」那位大哥冰冷的喝道。

他不殺這些人,是因為他有些顧忌其中一些古老門派的禁制招數,否則以他的脾性,這裡的人怕都已經死去了。

「西北域的一些螻蟻,這裡早已經不是數萬年前的西北域了,你們,輝煌也不復從前。」說著,他轉身看向那王者大墓。

絢麗無比的戰氣在這一刻爆發下來,巨大的能量波動壓迫到了王者大墓之上。

兩個魂級強者聯手,將這一帶用力量給封閉了起來,不讓西北域其他強者捕捉到力量波動而來。

轟!

一陣劇烈的轟鳴之聲傳播而開。

許多的西北域強者都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他們……竟然沒有任何能力去阻止!

總裁掠愛很強勢 於此同時的王者大墓之中。

一片震動之聲傳出,整個大墓搖晃了起來,許多人都感覺到了這種震動,差點就要站不穩腳跟了。

「這裡的力量禁制就要消失了,你們將會恢復成你們原本的力量,是有人要破壞我這大墓了。」王者虛影無喜無悲,對紀羽跟黃如天說道。

此時紀羽他們已經清楚,這座大墓之所以設置禁制,只是因為這位無敵王者真心要找一個傳承者,禁制設置在戰師二階以下,只有這樣,在這個級別之下還足夠強者,有強力的基礎,成長起來才會越走越遠。

力量的禁制,消失了……

許多人都已經感覺到了,他們臉上皆是浮現出那麼一絲的欣喜,同時也有那麼一絲的不解。

「大墓即將破開,你們都離開吧。」王者虛影朝著眾人道。

那解開禁制的力量慢慢的回歸到他的身上,他面色冷淡之極,看著頭上的一片空間,他戰意非常。

「呵呵,看來我已經太長時間沒有出現過了,他們都已經忘記我了吧,東方域的傢伙們,我會讓你們看看曾經輝煌的西北域,是怎麼樣子的。」這位王者似乎已經知道外界將要發生的事情了。

他的身子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亂了,亂了,要亂了!我們也趕緊想辦法離開吧!」大墓之中的人們此時也明白有事要發生了,紛紛準備朝著外界離去。

「奇怪了,紀羽他們還未出來。」林仙兒他們在人群中並未尋到紀羽跟黃如天的身影,也並未離開,在此等待。

「溫家的人來了么……再等等,老爹,你可千萬不要坑我啊!」懶貓感覺得到外界的事情,它也有些焦急了。

轟!

就在此刻,一陣轟鳴之聲傳出,眾人皆是一驚,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

「陰無法,你做什麼!」

「為何攔下我們的去路!」

丈無刃幾人面色陰沉的看著眼前男子,陰無法。

禁制消失之後,陰無法的實力恢復,沒想到竟然會如此強大,到達了天空戰師級別,這使得丈無刃他們不敢隨意動手,然而,陰無法也攔在他們的面前,不讓他們離去。

「為什麼?嘿嘿,這裡就你們踏上了問道台的最上層,你們自然是要留下來的,放心吧,等我將你們得到的東西取出來之後,你們就可以離去了,嘿嘿嘿嘿……」陰無法冷笑。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禁制解除,眾人實力恢復,此刻,陰無法卻擋在了他們的面前,以一種強者的姿勢將他們強行攔了下來。

「你想要在我們身上取得什麼東西?」申屠帆面色陰沉。

竟然有人敢擋在他面前,想要奪取他的東西,這還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

他殺意慢慢顯露,若不是顧忌著陰無法的實力,他早已經出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